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三十三章(二更)

第三十三章(二更)

所属书籍: 长风渡

    叶世安来做什么?

    柳玉茹完全想不到,她不敢贸然出头, 哪怕是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 此时此刻, 她也不敢随便给予信任。

    她看见叶世安驾马在周边转了一圈, 然后就走到了树林边上,他四处查探, 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了他们去时的路, 一路追了过去。他一面追,一面还在边上用剑另外劈砍出几个方向的路来,柳玉茹远远跟着,看着他的动作,大概有了一个猜想。

    他或许……在帮他们遮掩痕迹?

    这个想法冒出来, 让柳玉茹放松了几分,然而她还是不敢松懈, 远远跟在叶世安身后,见他发现了他们藏身的山洞后,她立刻急了, 叶世安正打算揭开洞口遮掩着的荆棘,柳玉茹再也藏不住, 她迅速拔刀冲过去, 将刀抵在了叶世安身后, 厉喝道:“不许动!”

    山洞里的顾思瞬间睁眼, 他翻身起来, 握着刀弯了腰, 打探着外面的情况。

    叶世安被刀抵着,也没有慌张,他举起手来,平静道:“玉茹妹妹,我没有恶意。”

    “你来做什么?”

    柳玉茹警惕询问,叶世安淡道:“救你们。”

    “你为何要救我们?”

    柳玉茹还是不肯放心:“此刻我们是钦犯,你不怕叶家遭受牵连吗?”

    “唇亡齿寒,今日是顾家,来日焉知不是叶家?”叶世安开口道,“顾家的事儿我清楚,无论是道义还是良心,我都看不下王家如此肆意妄为,顾公子毕竟与我曾是同学旧友,你又是我世交邻妹,我能帮自然是会帮的。”

    柳玉茹听着,其实她已经是信了,叶世安的为人她是知晓的,可如今顾思重伤,她又只是一个弱女子,这刀若撤了,谁都拿叶世安没有办法。叶世安叹了口气:“玉茹妹妹,我若真想对你们怎么样,我直接带着王家的人过来就是了,我单独来找你们,又能有什么好处?”

    “玉茹,”顾思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放下刀吧。”

    听得顾思的话,柳玉茹终于是找到了一个支持者,她放下刀来,叹了口气道:“抱歉了,叶哥哥,今时不同往日,我得警惕些。”

    “这是好事。”

    叶世安不以为意,他点点头,走上前去,拨开了门口的荆棘,看见躺在里面的顾思。顾思的刀放在手边,他瞧着叶世安,嘴角带着笑:“这种情况下还能见到你,我真是没想到啊。”

    叶世安打量了他一眼,直接同柳玉茹道:“玉茹妹妹,你将我的马牵过来吧,等一会儿我们一起把他抬上去,前方两里就是大道,我的小厮带着马车候在那里,你们先上马,我给你们牵着马过去。”

    “好。”

    柳玉茹赶紧去牵马,顾思听他的话,有些不高兴道:“我自个儿站得起来,又不是死了,哪里要你们抬?”

    叶世安没理会他,伸手就要去扶他,顾思瞧着叶世安的手,冷笑一声,拿着刀就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叶世安面无表情,淡道:“英雄。”

    说完,叶世安转了身,顾思自己撑着自己上去,叶世安瞧着他,似笑非笑:“英雄请上马。”

    一听这话,柳玉茹心里就发紧,顾思现在的伤,哪里能自己上去,她赶紧道:“我扶你……”

    “不用。”顾思本还犹豫着,一听柳玉茹的话,自己抓了缰绳,咬牙就翻身上去。

    柳玉茹:“……”

    不用这么耍面子,面子早就没了,真的。

    柳玉茹不好当着叶世安的面数落他,就轻咳了一声,顾思立在马上,朝她伸出手道:“我拉你。”

    “不用不用。”

    柳玉茹哪里还敢让他拉,自个儿赶紧爬了上去,她坐在顾思背后,手里抓着缰绳,顾思像是被她抱在怀里,顾思皱了皱眉道:“你下去,重新到我前面来。”

    柳玉茹这次明白顾思纠结什么,她觉得顾思真的是无聊透了,她没搭理他,转头同叶世安道:“叶哥哥,不过我先领着思到前面去,将他安置在马车里,再回来接你?”

    “也行。”

    叶世安点了点头。不好放柳玉茹一个女子在林子里,也不能放顾思一个伤患在林子里,最妥当的就是叶世安自个儿慢慢走,柳玉茹出去了,再让家仆回来接他。

    柳玉茹同叶世安倒了声抱歉,便驾马领着顾思往林子外出去,顾思脸色不太好看,等不见了叶世安,他才小声道:“你当着他的面这么抱着我,成什么体统?”

    “哟,”柳玉茹忍不住笑了,“你也会讲体统啊?”

    顾思被她嘲讽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过往那架势,的确是不把任何体统放眼里的。于是他换了个话题又道:“你们说话怎么这么肉麻?他叫你都不会叫名字的,柳玉茹就柳玉茹,一定要喊成玉茹妹妹,叶世安就叶世安,一定要叫成叶哥哥,你怎么不叫我顾哥哥?”

    “从小就是这么叫的,”柳玉茹解释道,“你突然改,显得生疏,多尴尬啊?”

    “那有什么尴尬的?”

    顾思不满道:“你嫁了人,你改个口又怎么了?哦,你这么一口一个叶哥哥的,以后让外面人听见了,我的脸往哪儿放?”

    柳玉茹听着,有些无奈了,她觉得顾思胡搅蛮缠,但她不想同他理论这些,便道:“好好好,那以后我不叫行不行?”

    “他也不能叫。”顾思道,“他得叫你顾少夫人!”

    “顾思,”柳玉茹哭笑不得,“你怎么总管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儿啊?不就是这么两个称呼,你纠结半天做什么?”

    “这哪里是两个称呼的问题?”顾思理直气壮,“这是我的颜面!”

    “行行行,”柳玉茹无奈了,她叹了口气道,“我知晓了,你别嘀咕这事儿了,我头都被你说痛了。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婆婆妈妈的,你不烦吗?”

    顾思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他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说得多了,再说下去也不像个样子,就不再多说了。

    柳玉茹带着顾思行了两里路,终于见到了叶世安说的马车,那马车前方挂着个牌子,写着一个“叶”字。柳玉茹上前去,那侍从认出柳玉茹来,同柳玉茹一起把顾思扶上马车,而后便听柳玉茹的,骑马去找叶世安了。

    柳玉茹在马车里,检查着顾思的伤口,原本包扎好的伤口,此刻渗着血,应当是他强行上马的时候又裂开了。柳玉茹有些无奈:“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脾气?我和叶哥……”话没出口,柳玉茹看见顾思眼神迅速扫过来,她赶忙改了口,“叶公子抬你上去就抬你上去,你犟个什么?”

    “刚才那小厮认识你。”顾思扬了扬下巴,柳玉茹愣了愣,有些茫然,“又怎么了?”

    “你和叶家很熟嘛。”

    顾思酸溜溜开口,柳玉茹没说话了,过了好久后,她慢慢道:“思,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顾思愣了愣,随后他用吓到了的表情道:“柳玉茹,你这个想法真的太可怕了。我不乱说话了,你也别乱想了。”

    柳玉茹抿唇笑了,抬头点了点他的额头,手指触碰过去时,发现他额头滚烫,她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来,这人表现得生龙活虎,却满身带着伤,还拖着高热。见她不言,顾思就知道她是想起他的病来,他放柔了声音,温和道:“我没事儿,你别担心了。”

    柳玉茹应了声,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坐到他边上来,让他靠着她,放低了声音:“睡一会儿吧。”

    顾思没说话,他靠着柳玉茹,他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他就觉得身边这个女人太过不可思议。明明是那么柔弱一个姑娘,是人家口的大家闺秀,是提着刀都会颤抖的小女生,怎么就能从那么多人手下救下他,能拖着他在水里飘这么久,能在此刻还坐着,让他靠在她消瘦的肩头,给他一种,只要此人还在,便现世安稳的错觉。

    他内心特别平静,他曾经以为自己无法抗下这么大的风雨,可这风雨真的来了,他才发现,一切比他想象里,要好上许多许多。

    两个人静静靠着,叶世安和小厮一起赶了过来,叶世安迅速上了马车,让小厮驾着马车往最近的城池赶过去。

    “你们有牒吗?”

    叶世安率先发问,柳玉茹应了声:“我们有两份新的牒。”

    “那就好。”叶世安点点头道,“等一会儿你们就说是我朋友,水土不服,临时染了病,其他一切我会出去交涉。”

    说着,叶世安拿出了一个包裹和一个盒子道:“你们先换了衣服,然后上妆,现下你们的通缉令已经发了出去,多改动些。”

    说完,叶世安便走出马车,马车里留下顾思和她两个人,柳玉茹有些难堪,顾思抬手从旁边抓了一条带子,直接绑在了眼睛上道:“你换吧,我不会看的。”

    柳玉茹没说话,让她在一个男子面前——哪怕他蒙着眼睛,让她这么换衣服,她也觉得有些难堪。

    可是如今也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于是她咬咬牙,终于还是开始换衣服。

    顾思就听着旁边细细索索的声音,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听力仿佛变得格外的好,他甚至能分辨出大概是什么重量的衣服落在了地上。他感觉马车里有些燥热,他扭过头去,假装随意道:“还没换好啊。”

    他一开口,柳玉茹就慌了,尴尬道:“嗯……”

    “你们女人就是麻烦。”

    他这话骂出口,柳玉茹顿时觉得尴尬少了几分,气性多了几分,她将最后的腰带系上,嘲讽道:“我倒要看看等会儿你多快。”

    说着,她抬手抓下系在他眼睛上的带子,将衣服扔给他道:“自个儿换吧你。”

    柳玉茹说完,便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若不是叶世安和小厮都在外面,外面也挤不下第三个人,她就出去了。顾思嗤笑一声,开始脱衣服道:“你可别偷看我。”

    “少不要脸。”

    顾思换得很快,没一会儿就叫了柳玉茹:“好了。”

    叶世安听见里面的声音,询问道:“那在下进来了?”

    “进吧。”

    顾思大大咧咧道回声,叶世安卷了帘子进来,这时候柳玉茹已经端端正正坐着了,顾思带着伤,没法坐得这么端正,就没了骨头一样靠在柳玉茹身上。

    柳玉茹有些尴尬,她推了推顾思,顾思抬了眼皮,不满道:“我伤着呢。”

    于是柳玉茹无奈,只能朝着叶世安勉强笑着道:“他……他伤着呢。”

    叶世安点点头,完全没有在意这个话题,只是道:“昨日我听说顾家遭难,便赶了过去,但是也不能多做什么,只能悄悄潜伏在暗,后来看见二位入了湖,便顺着下游一路找了过来。”

    “你可见到王家的人?”

    柳玉茹忙道,叶世安应声道:“今早上他们挨着一路搜查过去,不过好在昨夜一夜,这些兵都疲乏了,大多只是走个过场,没有仔细搜查,只想着沿着河一路做做样子。”

    顾思和柳玉茹松了口气,顾思沉默了许久,终于道:“你可知我父亲他……”

    叶世安摇了摇头:“未曾听说令尊的消息。”

    顾思没再多话,柳玉茹抬手握住他的手道:“此刻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

    顾思吹了眼帘,低低应了一声。

    叶世安抬眼看了二人一眼,犹豫了片刻后,终于道:“虽然冒昧,可叶某还是想询问……顾家……为何突然有此大祸?”

    两人都没说话,许就后,柳玉茹回答了她:“我们与王家有仇怨,又提前得了消息,陛下想动梁王,因此我们打算离开,王家或许是知道了这消息,又或许是其他原因,昨夜就来了。”

    “我们本打算今天走的。”

    叶世安愣了愣,片刻后,他沉吟道:“江尚书与梁王一系牵扯颇深,陛下如今三月为曾临朝,也就是说,如今陛下已经对梁王起了心思。可梁王哪里是好相与的,他一直暗屯兵,不过是差一个借口而已。”

    柳玉茹听他说着,叶世安道:“所以,王家是看江尚书如今倒了,所以特意报复顾家?”

    “你可以这么认为。”顾思冷静道,“但是若想长远些呢?”

    顾思抬头看叶世安:“若是往更长远一些,陛下想要处置梁王,梁王反叛,以梁王如今实力,以如今各藩王节度使拥兵自重之局势,你觉得谁输谁赢?”

    叶世安不敢回答,他学过的东西,不允许他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说出口。然而顾思却直言不讳:“梁王会赢。所有人会看着梁王一路攻入东都,再然后呢?”

    “梁王师出无名,乃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柳玉茹出声,抬眼看向叶世安:“至此,天下大乱,再无朝廷纲纪。”

    顾思从旁边端了水,抿了一口,他等着叶世安消化这些内容,随后抬头看向叶世安,平淡道:“到那时候,你觉得,王善泉想做什么?”

    叶世安如今若是再听不明白,那就是白被称赞了那么多年。

    他此刻已经清楚了王善泉的意图,王善泉所谋划的,岂止是报复顾家?若是报复顾家,他怎么会搭一个儿子进去?

    他是准备着自立为王,而顾家就是他的刀开刃的血,平了顾家,到时候他举刀朝着所有人,谁又敢违逆?谁又敢反抗?

    该交钱交钱,该称臣称臣。

    而他们又能怎么办?

    叶世安一时竟想不出其他的法子,他双目无神,他满脑子顺着顾思的话往下想下去。

    那是与之前十几年既然不同的乱世,而这乱世之,他一介读书人,又能做什么?

    “那……”叶世安不自觉喃喃出声:“叶家该怎么办?”

    “走。”

    顾思开口,叶世安抬眼看着顾思,有些茫然:“走?”

    “不要留在扬州,”顾思平静道,“十三州哪里都可以,扬州不行。”

    叶世安沉默不言,他很快便明白了顾思的意思。

    纵然乱世,十三州大家的境遇估计都差不多,毕竟打起仗来都要钱,可是能做到王善泉这步的却不多。毕竟其他边境的州府年年都有盐税,只有扬州的钱从来都交给了东都。

    而且这不是最惨,最惨的是,扬州空有钱粮,却无雄兵,一旦乱起来,便是首先进攻对象。

    叶世安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对面两人道:“我明了了,多谢顾兄指点。”

    “指点谈不上,”顾思淡道,“不过你救我一命,我报你一恩。”

    说着,一行人到了城门口,叶世安卷了车帘,下去交涉,守城的人随意看了里面柳玉茹和顾思一眼,柳玉茹给自己脸上加了痣,又变了装,和画像几乎对比不出来,叶世安又给了银子,对方也没过于检查,便匆匆放行。

    入城之后,叶世安将顾思和柳玉茹安置在一座小院,又去请了大夫。

    大夫过来,瞧见顾思的伤,急得忙活了大半夜。

    等伤口处理好后,大夫同柳玉茹道:“他接下来若是高热一直不退,便危险了,若是高热退了,也就没有大事。”

    柳玉茹愣了愣,许久后,她道:“若是不退会怎样?”

    大夫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后,他叹了口气道:“准备后事吧。”

    柳玉茹整个人呆住,旁边叶世安反应过来,忙给大夫白银,让小厮送了出去。

    等大夫走了,叶世安才道:“玉茹妹妹,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必太忧心。”

    柳玉茹一时也听不进叶世安说什么,只是理智让她强撑着自己,朝着叶世安点了点头。她撑着要进屋去,叶世安却道:“你还是去休息吧,你不比他好到哪里去,再这么强撑着,要出事儿的。”

    “我没事儿。”柳玉茹摇了摇头,往里面去道,“我还行的。”

    “柳玉茹,”叶世安终于出声,“你这个人,怎么从小就这么不听劝呢?”

    柳玉茹回头看他,有些诧异叶世安会说出这么逾矩的话来。叶世安叹了口气,却是道:“我看得出来,你打小就性子倔,要做什么都要做到。我惯来欣赏,但是凡事要量力而行,你这么熬着,对你和他都没好处。我和我的小厮都在,等一会儿我们照顾他,你先好好睡一觉去,行不行?”

    柳玉茹知道叶世安说得也没错,她挣扎了片刻,终于道:“我再看看他吧,看一眼,我就去休息。”

    叶世安争不过她,便见她卷了帘子进了屋里。

    顾思闭着眼睛,似乎很是疲惫,他到了安全的地方,也没了强行遮掩的动力,整个人都迅速萎靡了下去。

    柳玉茹坐到他身边,他低声道:“你去休息吧,我没事儿,你别熬坏了你自己。”

    “我很快就好了……”他声音有些干哑,“我明早就好了,然后咱们去找我爹……他一个人这么到处乱走,我不放心……”

    “好。”柳玉茹抬手拂开他额前的头发,她温和道,“明天你就好了,我带你去找公公。”

    顾思没说话,柳玉茹静静瞧着他,过了片刻,她还是放心不下,便去了隔壁,将棉被都抱了过来,干脆歇在了外间。

    叶世安看着她抱被子,有些发愣,片刻后,他有些尴尬道:“玉茹妹妹,今夜我会照顾顾大公子。”

    他也在房里,她睡着怕是不好。

    然而柳玉茹却是摇摇头道:“我就睡外间,无妨的。”

    说着,她有些无奈道:“我听不到他声音,我睡着放心不下。”

    叶世安没有说话,片刻后,他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柳玉茹睡在外面,叶世安将小厮赶了出去,搬了凳子,便守在一旁。柳玉茹睡到凌晨,就听见顾思梦呓,她忙惊醒睁了眼,慌慌张张进内间去,就见叶世安正在给他换头帕,叶世安朝着柳玉茹摇了摇头,小声道:“你去睡吧,没什么事儿,他做梦了。”

    柳玉茹还在刚起床时的茫然里,瞧着床上的顾思,就听他慌张道:“爹……爹你快走……柳玉茹……柳玉茹你快走!快!”

    柳玉茹清醒了几分,她走过去,半蹲在床前,握住了顾思的手。

    “没事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那么几分心疼,她声音带了叹息,宽慰道,“思,我在,没事了。”

    叶世安静静看着。

    他不知道怎么,他看着面前两个人,他感觉他们仿佛是独立形成了一个小世界,这世上风雨于他们来说都无所畏惧,他手里握着帕子,他看着面前的姑娘,心里突然有了几分艳羡。

    这是他一生从未遇到,却十分期待的感情。

    有这么一个人,于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祸福相依。

    他突然生出那么几分遗憾,过了许久,顾思慢慢稳定下来,他听柳玉茹道:“叶大哥,你先去休息吧,我睡够了,我照顾他。”

    说着,她靠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温和道:“我不在,他睡不安稳。”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三十三章(二更)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2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3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4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5琅琊榜作者:海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