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十九章(三章合一)

第十九章(三章合一)

所属书籍: 长风渡

    顾思一晕,整个府邸人仰马翻。

    江柔和顾朗华赶紧赶了过来, 看着顾思几天内瘦了一圈, 心疼得不行。

    江柔寻了柳玉茹, 斟酌着道:“玉茹啊, 万事不可操之过急,我这孩子打小也没吃过什么苦, 你一下让他这样劳累, 会出事儿的啊。”

    柳玉茹叹了口气,她知道顾思没吃过苦,却也没想到柔弱成这样的。看上去精神头这么好一人,说晕就晕,也实属罕见。她低头道:“婆婆说得是, 玉茹知错了。”

    见柳玉茹让步,江柔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她观察着柳玉茹的神色, 却也是知道柳玉茹绝不会这样罢休的。她瞧着躺在床上的顾思,心疼得不行,慢慢道:“玉茹啊, 其实人这辈子有许多路要走,也不一定就是要读书。思不适合, 你也别逼他了……”

    “那他适合什么呢?”听见这话, 柳玉茹抬眼, 静静看着江柔。

    江柔被问得噎了噎。

    柳玉茹再次重复:“婆婆觉得, 郎君适合什么呢?”

    江柔沉默了, 柳玉茹试探着道:“郎君武艺高强, 不若送到军……”

    “不行不行,”听得这话,江柔立刻道,“我们家就思一个孩子,这战场凶险,若有个三长两短……”

    “婆婆,”柳玉茹叹了口气,“您在我心,一直是个聪明至极的女人,怎么在郎君这事儿上,就看不开呢?”

    “习武的路子走不了,只能从,无论是经商还是做官,哪里有不读书的?既然读了书,当然要往最好的路子走,如今扬州城里,哪家哪户富商家没有几个出仕的家族子弟?郎君没有亲兄弟,日后他若不去考个功名,就只能靠他的表亲堂兄弟去考,这些亲戚都在东都,你们远在扬州,到二位年迈,郎君撑起顾家时,他们还会卖思这个面子吗?”

    这话让江柔沉默了,柳玉茹慢慢道:“就算卖这个面子,郎君只是一位商人,地位终究差了些,公公婆婆已是扬州首富,可舅舅要从东都来将郎君带走,你们也毫无办法,不是么?与其攀附他人,不如自立根生,您得为郎君未来着想。你得想着,他今日之所以要这般吃苦,就是因为年少时过得太过无忧无虑,人这一辈子要经历的都是均等的,该吃的苦不吃,未来就会加倍还回来,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江柔听着这话,许久后,她叹了口气,点头道:“你说得是。”

    “而且,”柳玉茹喝了口茶,出声道,“郎君其实很聪明,这些时日来,我观郎君之才,不落于他人。所以我希望公公婆婆日后,不要再说郎君做不到什么,有什么不行。于我心,他就算拿了状元郎,我也觉得没什么奇怪。”

    江柔静静瞧着柳玉茹,柳玉茹低头道:“儿媳一时心急,出言冒犯了。”

    “无妨,”江柔吐出一口浊气,“你说得是,是我和朗华迷障了。你好好照顾他。”

    说着,江柔起身,拍了拍柳玉茹的肩膀,柔和道:“你是个好孩子,思娶了你,我很放心。”

    柳玉茹心里微微一动。

    她垂下眼眸,心里有那么几分欢喜。

    毕竟只是十五岁的人,被长辈夸赞着,还是难免有些飘然。

    只是她面上不显,恭恭敬敬送了江柔出去,到了门口,江柔突然道:“等思身体好些了,陪你回门后,你也抽点时间,我带你去几个铺子看看。”

    柳玉茹愣了愣。

    顾家的产业太大,顾老爷一个人管不过来,所以有一部分产业是由江柔一手管着。这事儿放在其他人家就是骇人听闻,居然有让妻子管着产业,还同外人谈生意的。可对于顾家来说,这再正常不过。

    柳玉茹知道,让她去几个铺子看看,便就是打算让她接手生意的第一步。

    江柔……竟要她也像她一样经商吗?!

    柳玉茹心突突跳。

    她面色沉稳应是,然后恭敬送走了江柔。

    她压着心里的激动,折回内间来,便见顾思醒着,他睁着眼,看着床顶,似乎是在发呆。

    柳玉茹走到顾思身边,坐到床边,摇着扇子道:“郎君可觉得好些了?”

    顾思应了一声,随后叹了口气道:“我已无碍了,是不是要读书了?”

    “今日先休息吧。”

    柳玉茹笑着道:“我陪你说说话好了。”

    “哦,”顾思面色漠然,“我不想说话。”

    “那你陪我说说话吧。”

    柳玉茹撑着头,靠在顾思身边,顾思被她的话逗笑了,笑着看她道:“你脸皮怎么这么厚了。”

    “你娘让我陪她去铺子看看。”

    柳玉茹压着心里激动,面上的笑容却是遮都遮不住。顾思感觉到她的开心,转头道:“看看就看看,你高兴什么?”

    “我猜她是想让我陪着她做生意。”柳玉茹以为顾思不明白,又补充了一句。顾思“嗨”了一声,满不在意道:“不就是做生意么?你这么高兴吗?”

    说着,他突然想起以前柳玉茹在柳家的身份,他便明白过来,他想了想,随后道:“我娘让你陪她去看看,估计就是想瞧瞧你是不是这块料。你不是想让我读书当官吗?以后我们家业总不能荒废,她估计就是想着,以后我当官,顾家的产业就全权交给你了。”

    听到这话,柳玉茹睁大了眼:“你说……你说……”

    “顾家未来都是你的。”看着柳玉茹被震惊的样子,顾思突然高兴起来,他给她让了位置,侧着身,头靠在手上,笑着道:“怎么,高兴傻了?”

    柳玉茹没说话,她深呼吸了几下,有些忐忑道:“那你说,我成么?”

    顾思愣了愣,他头一次瞧见柳玉茹这忐忑样子,他骤然笑出声来。

    柳玉茹被他笑得没头没脑,她有些不满,伸手推他:“你笑什么?”

    “柳玉茹,”他高兴道,“你也有今天啊?”

    原来面对未知事物忐忑不安的,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柳玉茹忍不住伸手去掐顾思,顾思赶忙往床里退进去躲着她,叫喊着道:“哎呀,疼疼疼,饶了我吧姑奶奶,你最厉害最凶了……”

    柳玉茹被他逗笑,一面笑一面掐他,顾思躲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抓住了她的手道:“好了好了,别掐了,我输了。”

    “放手!”

    柳玉茹故作凶狠看着他。

    “那你可不能掐我了。”

    说着,顾思放了她的手,柳玉茹“哼”了一声起床去,同他道:“你休息一下,这两天找个时间陪我回门。”

    如今扬州里的风俗是满月回门,如今也到了回门的时间。

    顾思懒洋洋应了一声,看着柳玉茹坐在镜子前,他抬手撑起头,温和道:“你也别担心了。”

    卸着头钗的柳玉茹动作顿了顿,顾思打着哈欠:“你放心吧,就你这么厉害,我都能管,几个小商铺,你管得下来。”

    听这话,柳玉茹才反应过来,顾思是在说她接手生意的事。

    她动作顿了顿,许久后,她垂下眼眸,应了一声:“嗯。”

    顾思这么些天来,终于睡了一觉好觉。等第二天起来,柳玉茹看着他精神头不错,便让人去柳家给了帖子,领着顾思回门。

    回家路上,柳玉茹一直在给顾思吩咐:“到了我家,你少说话,就表现得对我好就行了。”

    顾思点着头,认真道:“放心吧,我保证给你挣脸。”

    “还有一件事……”柳玉茹皱着眉,顾思抬眼看她,柳玉茹思索着道,“我想将张月儿那妾室最小的孩子过继到我母亲名下,你……”

    说着,柳玉茹顿了顿,随后道:“算了。”

    她想,这么复杂的事儿,顾思也是做不了的。

    而顾思瞧了她一眼,却已经明白她要做什么,撇了撇嘴,扭过头去,没有多话。

    顾思领着柳玉茹回门,刚到柳家大门,柳玉茹便看见柳宣领着苏婉站在门口,张月儿同芸芸一起站在两人后面。

    这么多年了,苏婉第一次站回这个位置,柳玉茹一瞧见,便知道母亲这些时日过得不过。她眼眶微红,微微低头,随后就感觉顾思握住她的手,众目睽睽之下,一脸关爱道:“夫人怎么哭了?可是哪里不适?”

    柳玉茹:“……”

    不,我不需要你这么虚伪做作的关爱。

    但她不能拂了顾思的面子,便勉强笑了笑,柔声道:“见到父母,喜极而泣罢了。”

    说着,她便领着顾思上前去,恭恭敬敬给苏婉和柳宣行了礼。

    顾思行礼周正,让柳宣舒了一口气,他惯来听说顾思行事张狂,本来就担心这么众目睽睽下顾思打他脸,谁曾想顾思居然这么给他面子,当即让他高兴许多,连忙招呼着顾思进去。

    于是顾思陪着柳宣,柳玉茹扶着苏婉,一家人欢欢喜喜进了柳家大门。

    顾思一心想着给柳玉茹挣脸,于是一顿饭下来,一直给柳玉茹夹菜,嘘寒问暖,看得在桌人面面相觑,柳玉茹脸红了个通透,顾思却浑然不觉,旁边下人有些忍不住抿了笑,张月儿心不屑,觉得顾思太没规矩,却又不得不去艳羡。而苏婉看见柳玉茹过得这样好,便低了头,不让人看她红了的眼。

    等一顿饭吃完,顾思被柳宣拉去喝酒。

    大概是对顾思期望太低,顾思稍稍表现,柳宣便对他印象极好。而柳玉茹被苏婉带回房里,苏婉同她说着近些日子的情况:“如今张月儿心思一心一意在芸芸身上,同你父亲吵得厉害,你父亲看见她们头疼,便到我这里来得勤快了。”

    “我倒也不觉得什么,他来或者不来,我也不甚在意了。只是大家看见他抬举我,对我便好上了许多。”

    “倒是你,”苏婉瞧着柳玉茹,关心道,“那顾大公子,对你……”

    “挺好的。”听到这话,柳玉茹便笑了,柔声道,“娘,思人比外界传言好多了,对我很好。”

    “他在家,”苏婉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大堂,“也是那般模样么?”

    柳玉茹红了脸,点了点头,小声道:“您放心吧,他是真心疼我。”

    “那就好。”苏婉舒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女人能得到丈夫这般宠爱,一辈子便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柳玉茹笑而不语。

    以往她觉得苏婉说得不错,如今却已经无法认同,但她也知道苏婉这样想了一辈子,要转变太难了,于是她也只是笑着陪着苏婉说话。说了一阵后,她想起今天的来意,同苏婉道:“您如今和父亲感情也好了,趁着这个机会,也该为未来打算一下。我想了想,我婆婆那日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您如今没有孩子,不妨过继一个。若是抢了芸芸的孩子,怕她会寒心,如今月姨娘最小的孩子尚不满两岁,不如我今日同父亲提这件事,您看?”

    “你提……怕是不好吧?”

    苏婉有些担忧,柳玉茹叹了口气:“总不能您来说。父亲如今之所以爱来您这里,就是觉得您性情淡泊,不争不抢,若是您开了这口,父亲怕会不喜。”

    苏婉沉默着,没说话,柳玉茹想了想:“您别担心,思在呢,父亲就算不高兴,也不敢说什么。”

    苏婉和柳玉茹说了一下午的话,等到晚饭时,大家说着话,柳玉茹见张月儿抱着孩子,便笑着道:“荣弟如今也快两岁了吧?”

    听到柳玉茹提到儿子,张月儿顿时有了几分底气,笑着道:“是呢,快两岁了。”

    “会说话了吗?”

    “还不大会,但会叫娘了。”

    张月儿说着,催着柳荣道:“荣儿,来,叫个娘给大家听听。”

    孩子叽哩哇啦说了一堆,也没吐出个完整的字音来,顾思“噗”的笑出声来,张月儿瞧过来,顾思低头道:“对不住,这孩子太好笑,我没忍住。”

    众人:“……”

    柳玉茹淡淡瞧了顾思一样,顾思立马收敛笑意,坐端正了。

    就这么一个细节,苏婉这才真的放下心来。张月儿脸色有些难看,柳玉茹忙道:“姨娘您别同他计较,思孩子脾气。”

    “顾大公子天性率真,”张月儿勉强笑着道,“哪里有什么好计较。”

    “月姨娘膝下如今已经有了两个儿子,玉茹看着十分羡慕,玉茹总想着,如今玉茹嫁出去了,母亲身边总该有个人照顾,父亲,您说是吧?”

    说着,柳玉茹就看向了柳宣。张月儿抱着孩子的手忍不住紧了紧,柳宣听着柳玉茹的话,点了点头,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直接道:“你说得是,你母亲膝下是该再有个孩子。”

    “不如这样吧,”柳宣直接道,“月儿,荣儿就交给夫人抚养吧。”

    “老爷!”

    张月儿惊叫出声:“这……这……荣儿还小,”她脑子转得极快,忙道,“他若离了我,不行的!”

    “月姨娘这话说得有意思了,”顾思懒洋洋开口,“哪家男儿离了娘就不行的?又不是什么软骨头,姨娘,孩子还是交给大夫人养,免得走了弯路。”

    张月儿听得这话,便明白顾思是在暗讽她没眼界,张月儿咬碎了牙,暗恨自己那些年还是对柳玉茹和苏婉好了些,才让她们有能力在今日来翻身。

    她就该早早弄死苏婉,又或是把柳玉茹随便嫁个糟老头子做妾室,让她们母子一辈子翻不了身。

    然而说这些都太晚,她只能是抱着孩子,开始哭哭啼啼闹起来。

    柳宣见她在顾思面前闹,顿时大火,让人将她拖了下去,随后便同苏婉说起过继这件事来,又留顾思喝了一会儿酒,这才让柳玉茹和顾思回去。

    等到了马车上,柳玉茹便有些奇怪:“今日我父亲怎么这么好说话?”

    她原本想,要让柳荣过继这件事,是要闹一会儿的。顾思用手撑着头,靠在窗户边上,含笑道:“这你得夸我。”

    柳玉茹听到这话,转过头去,便看见公子红衣金冠,面色含笑,月光落在他白如玉瓷的皮肤上,带了一层淡淡的光华。

    他的笑容懒散自带风流,竟让柳玉茹有那么一瞬间恍惚。

    见柳玉茹不说话,他伸出手,朝她招了招:“发什么愣?夸我呀。”

    “夸你什么?”

    柳玉茹回过神来,觉得有些不自在,扭过头去,用团扇给自己扇着风。顾思掸了掸衣服,颇为自豪道:“我下午便同你爹说起这事儿了。”

    “嗯?”

    柳玉茹回头看他,好奇道:“你说什么了?”

    “我说呀,人家大户人家的妻子,都有个儿子,没有也要过继,你娘孤身一个人,我担心啊。”

    “我本来打算给我小舅子送好多东西的,可惜你也没个弟弟。把东西给个妾室的孩子,还打压着你娘,我心里多不高兴啊。”

    “就这样?”柳玉茹愣了愣,顾思挑了挑眉,“不然你要怎样?”

    “你这样说话,会不会……”柳玉茹斟酌着道,“太直接了些?”

    “所以我说你呀,”顾思用扇子轻轻戳了一下她额头,嘴角带了笑,“做事儿就是想太多。你以为你爹为什么这么多年没休了你娘?”

    柳玉茹皱起眉,犹豫着道:“因为休妻这事儿……传去不体面?”

    顾思叹了口气,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眼柳玉茹,直接道:“你爹是要脸的人吗?他不休你娘,完全是因为你娘是苏州苏家的千金小姐,休了你娘,他哪儿再娶这么体面的女人?有那么得力的舅哥?所以啊,你爹会宠张月儿,可那也是在不得罪苏家的前提下。你娘要是早早就闹,你爹还敢这么宠张月儿吗?”

    柳玉茹听着顾思的话,她慢慢道:“男人家……也要这么算计着吗?”

    “男人也是人,”顾思嗤笑,“是人就贪财,就好权。在你爹心里,女人算什么?如今他想要巴着顾家,所以自然会对你娘好,我提了要求,还明明白白告诉他,只要孩子过继到你娘名下,我就给他送东西,我们顾家送东西是随便送的吗?你爹心里算得清楚着呢。”

    柳玉茹没说话了,顾思摇着扇子,等着柳玉茹夸他,等了一会儿,没见柳玉茹有反应,不满道:“你怎么不说话?”

    “顾思,”柳玉茹这次没叫他郎君了,她慢慢品味过来,抬眼看着面前吊儿郎当的人,诧异道,“你……你挺厉害啊。”

    至少在琢磨人心这件事上,顾思比她通透太多了。

    他想人想得简单,每件事都往本质上想,绕开了规矩和表面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每次都是直击要害。

    对柳宣这样的人,顾思手到擒来,只是对柳玉茹这种和他根本不在一个思路上的行走牌坊,他才无从下手。

    顾思听着柳玉茹的夸赞,挑了挑眉,手搭在窗户上,颇有些骄傲道:“叫夫君。”

    柳玉茹听了话,高兴蹲到顾思边上去,给他捶着腿,讨好道:“夫君,你太厉害了,你再给我说说张月儿,你说这人怎么样?”

    “茶。”顾思听着柳玉茹这么讨好,心里顿时飘了起来,柳玉茹赶紧给他倒茶,巴巴看着他。顾思喝了口茶,看着柳玉茹那崇拜的眼神,他忍不住笑了。

    “柳玉茹,”他笑着道,“我发现你挺能屈能伸啊。”

    “那是,”柳玉茹立刻道,“成大事者必须要有这种魄力。”

    顾思哈哈笑出声来,拉着她起来坐在他边上。

    他醉后兴致高,就开始高谈阔论,柳玉茹问着问题,他就给她说着自己的见解。

    从张月儿、芸芸、一路说到他认识的身边各个人。

    这些时日,柳玉茹让夫子给他说了天下局势,他心里也有了底,柳玉茹见他大约是醉了,什么都说,便忍不住道:“那你觉得,梁王如何?”

    听到这个名字,顾思眼闪过一丝冷意,冷笑道:“乱臣贼子,其后必反。”

    柳玉茹心骤然一惊,她还要再问什么,顾思却是两眼一闭,靠在马车上,不高兴道:“我要睡了,不要吵我。”

    后面无论柳玉茹再如何摇他,他都不肯再多说了。

    然而这话却是刻在了柳玉茹心里。

    柳玉茹一夜未眠,她在床上辗转反侧,等第二天醒过来,柳玉茹早早就蹲在了顾思的地铺边上,开始摇他:“顾思,顾思。”

    顾思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满喃喃:“不是说好给我放假吗?我好累,好疲惫,好困……”

    “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睡。”

    顾思捂着耳朵,假装什么都听不到,柳玉茹把他的手拉开,忙道:“你为什么说梁王会反?”

    “嗯?”顾思迷迷糊糊睁开眼,“我说了?”

    “对,”柳玉茹肯定道,“你说了。”

    顾思艰难想了想,憋了半天,他终于道:“瞎说的吧……”

    柳玉茹:“……”

    看着柳玉茹的脸色,顾思知道自己不能再睡了,他坐起身来,痛苦道:“我就是个感觉,梁王这人太假了。你说他有兵有权,什么都给皇帝想好,还把自己家里人送去当人质,你要真这么忠心,把兵权交回来啊,你看他这两年打了三次仗,每次都叫朝廷增兵,但我看了仗,我觉得好几次都是可以追击一举歼灭的,但他就不,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就想啊,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外敌他能打赢,但他怕狡兔死走狗烹,他自己也知道皇帝怀疑他,所以就已经开始琢磨着谋反了,只是现在时机还没到,所以他就装乖,然后故意让陈国出兵骚扰边境,通过这种打着玩一样的仗反复增兵给自己。”

    “你怎么知道他可以一举歼灭?”柳玉茹好奇,顾思叹了口气,“以前在赌场,遇见过好多次梁王封地来的人,他们给我复述过那边的情况。我也是瞎猜的,做不得真。”

    柳玉茹没说话了,顾思抬手抱着头,好久后,他抬眼看她:“你还有没有要问的?没有我想睡了。”

    “睡吧。”

    柳玉茹抬手就把他的头按回了枕头。

    顾思头一沾枕头,立刻闭上了眼睛。

    宿醉真的容易头疼。

    柳玉茹琢磨着顾思的话,经过这些时间的了解,她觉得顾思说话大多是有一些道理的,他说他瞎猜,但柳玉茹却觉得,可能比许多人认认真真分析情报准得多。

    毕竟情报可能是假的,但到赌场来随便说的话,却没有作假的必要。

    柳玉茹想了一会儿,外面就传来印红的声音道:“少夫人,大夫人叫您过去。”

    柳玉茹回了神,忙应声洗漱,随后便去了大堂,江柔已经等在那里,见柳玉茹过来,她笑着道:“来,吃过早饭,我带你去铺子里看看。”

    柳玉茹低头应声,同江柔一起吃过饭。江柔问了一下顾思同她回娘家的情况,又问了之后的安排,随后道:“等思习惯了读书,后面思的功课,你也不用时时盯着,挪点时间到生意上来。”

    “听婆婆吩咐。”

    江柔带着她用过了早饭,便领着她去了铺子,江柔将她介绍给铺子里所有人,细细给她讲了所有铺子的运作。

    每个铺子的选址、盈利的方式、采购的来源……

    江柔毫无保留,都给柳玉茹说了,等去过她手下所有铺子之后,江柔取了一个账本,手把手教着柳玉茹看账,而后她同柳玉茹道:“如今刚好到了一年查账的时候,你便帮我将所有的账查一遍吧。”

    柳玉茹微微一愣,她知道这是江柔给她的考验,便没有推辞,虽然心里忐忑,却还是应了下来。

    当天回了家里,顾思并没在家,她询问了人后,才知道顾思是出去玩了。

    想着顾思已经许久没去见他朋友,她也没有再管,自己洗漱之后,坐到了桌边,看着账本,最后忍不住倒头趴在书桌上睡了。

    顾思玩了一天,兴高采烈回家的时候,就看见柳玉茹倒在桌边,她手边是个账本,旁边是算盘,顾思愣了愣,上前摇了摇柳玉茹:“柳玉茹,醒了,去床上睡。”

    柳玉茹迷迷糊糊睁开眼,似乎是困极了。

    顾思看见她眼神,叹了口气。他太能体会这种困到极致被人吵醒的感受了。于是他干脆弯下腰,小心翼翼将柳玉茹打横抱起来。

    柳玉茹比他想象更轻,他抱着她走向床边,柳玉茹迷迷糊糊睁开眼,瞧见顾思的面容,小声道:“你回来啦?”

    没骂他。

    顾思第一个想法,于是他高兴许多,应了一声,催促道:“别说话,赶紧睡吧。”

    柳玉茹应了一声,再次闭上眼,她太困了,困得没法。

    顾思将柳玉茹放到床上,给她盖了被子,这才去隔壁洗漱,他洗着澡时,忍不住问木南道:“少夫人今天做什么了,怎么这么累?”

    “大夫人带少夫人去熟悉铺子了,”木南早猜到顾思会问,提前打听好了消息:“听说大夫人把今年查账的事儿交给少夫人了。”

    顾思愣了愣,他知道每年查账是他娘最忙的时候,不由得道:“这么大的事儿,就交给她啦?”

    “是啊。”

    木南给顾思搓着背道:“大家都说了,大夫人是在栽培少夫人,不久之后,家里的事儿说不定都是少夫人说了算了呢。”

    “现在不就是她说了算吗?”

    顾思翻了个白眼。

    但想了想,他还是道:“那她一边监督我读书,一边管账,岂不是很辛苦?”

    那自然是辛苦的。

    之后柳玉茹每几天,柳玉茹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她没去管顾思,顾思倒也没给她找麻烦,乖乖读书,印红帮柳玉茹看着顾思,说顾思近来也还算努力,虽然偶尔开小差,但也尽量控制着自己,没真做什么出格的事儿。

    柳玉茹点点头,也没再多管,说到底,她不能真管顾思一辈子,她开了头,走不走得下去,还得看顾思自己。

    她一开始看账比较慢,后来就看得快了,每天算着账面上对不对,然后要去铺子里盘点,每次一去就是一整天,回来的时候便是大晚上。有时候回来还弄不完,就只能熬着夜的来做。顾思常常就是睡在地铺上,看着屏风后的灯火一直亮着。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努力的人,如此自律、克己的姑娘。

    那姑娘的身影落在他的眼睛里,带着温暖的烛光,就这么慢慢的、慢慢的浸入了他的生命,只是那时他浑然不觉。

    好在事情都是慢慢熟悉起来的。

    柳玉茹做多些,便熟悉了,江柔便教着她去谈生意,先带了几次,后来便放手让她自个儿去谈。

    幽州有一位远道而来的商人,想定一批布料,这恰好是柳玉茹的长处,她家本来也以布匹为主要货源,于是这件事就由她去谈。那天天气正好,她由木南和印红陪着,进了早就定好的包厢里。

    对方叫周烨,据说他的养父在幽州军任职,因此偶尔他会帮着军来采购。比如这批布,就是为了幽州今年入冬所准备。

    柳玉茹猜想着,这人应当已经上了年纪,否则不会被派来做这样大的事儿。因而进了包厢,见到里面是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时,柳玉茹还是愣了愣。

    对方面容英俊,带着北方男子特有的结实,看上去带这一种英俊阳刚之美。

    他见了柳玉茹,也是有些诧异,但他极好的掩饰了情绪,恭敬朝着柳玉茹行礼。柳玉茹压着心里的忐忑,同他介绍自己道:“周公子,妾身柳玉茹,乃江老板的儿媳。如今江氏商行暂且由我接管,因此布料一事由我来与您商谈。”

    “顾少夫人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必有非凡之能,”对方机会说话,恭维着柳玉茹,而后坦荡请柳玉茹入座。

    周烨说话善谈,脾气温和,和柳玉茹商谈着价格,两人都是实诚做生意,倒也一拍即合。

    具体商量完了数量、价格、运送方式等东西后,双方便签了契约,而后寒暄了一番后,也到了回去的时间,周烨瞧了天色,礼貌道:“我送少夫人回去吧。”

    “不用了。”柳玉茹笑了笑,“我带了家丁,周公子自便就好。”

    周烨点了点头,但还是送着柳玉茹下了楼,刚走了没几步,柳玉茹就听见走廊上传来了一声大笑道:“哟,这是哪家小娘子啊,大白天的,怎么跟着其他男人一起从包厢走出来,还勾勾搭搭的?”

    这一声叫唤出来,全场就安静了,所有人寻声回过头去,就看见走廊上立着一个男人。

    那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的样子,却一声颓靡之气,他似乎是喝高了,站都站不稳,双颊通红。

    柳玉茹跟着大家回头,目光触及到那青年的瞬间,整个人就僵了。在此之前,她是没见过这人的,可是她对这张脸一点都不陌生。

    是王荣。

    她肯定的想起来,就是她梦里那个被顾思打断了腿,然后怀恨在心杀了顾思的王荣!

    她呼吸一窒,随后立刻反应过来,转过身便拉了身边人要走。

    然而周烨却是立在了原地,他不知这人是谁,但他为人正直,仍旧道:“公子慎言,我与这位夫人只是洽谈生意,并无其他逾矩之处,家长辈尽都知晓,公子切勿污言秽语。”

    “哦~”王荣意味深长开口,“是家里长辈让出来做这些的呀。”

    他把“做这些”咬得极重,众人都听出间的旖旎味道,周烨面色不善,柳玉茹小声提醒道:“周公子,这是官宦子弟,切勿起了冲突,清者自清,公子别招惹了麻烦。”

    周烨冷哼了一声,全然不将“官宦子弟”四个字放在眼里。柳玉茹不由得看了他一眼,想起周烨似乎也是官宦出身。她抿了抿唇,同周烨道:“周公子,走吧,毕竟这是扬州。”

    听得这话,周烨迟疑了片刻,终于才转过头去。

    而这时王荣却是走了下来,大声道:“别走啊,小娘子,你伺候了这位公子,也同我玩一玩儿呗?”

    “王公子,”木南上前来,挡在柳玉茹面前,恭敬道,“我们夫人是顾家的少夫人,还望公子放尊重些。”

    “你说是顾家就是顾家。”王荣冷笑一声,“怕不是冒充的吧?”

    说着,王荣便上前去,端详着柳玉茹道:“看着是清白小菜,仔细瞧着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王荣用扇子去挑她下巴,柳玉茹捏紧了拳头,绷直了背,冷声道:“王公子,今日我身份已经说明了,你还要借酒装疯,那打的就是顾家的脸。你就算不想着自己,也想想王大人,到时候东都一封折子参上去,到不知王公子在家里板子挨不挨得起!”

    “你!”王荣抬着扇子就要抽过去,周烨一把抓住了扇子,厉声道:“王公子,既然身为官家子弟,便当严于律己当作表率,若你今日还要执意装疯买醉,可是真打算与顾家为敌了?”

    王荣没说话,他死死盯着周烨,似乎是在衡量。

    过了许久后,他冷哼了一声,突然抬手捂了头,露出头疼的表情道:“哎呀,醉了醉了,人都瞧不清了,来人啊,扶我下去吧。”

    等王荣走了,柳玉茹这才松了拳头。

    她舒了口气,同周烨道歉道:“周公子,这次牵连到您,给您惹麻烦了。”

    “无妨。”周烨摆手道,“如此败类,就算今日不是少夫人,周某也不会袖手旁观。”

    “王家在扬州家大势大,如今他拿我没办法,必会找您麻烦,您还是赶紧离开扬州为好。布料的事儿我会全权办妥,您放心就好了。”

    柳玉茹带了几分歉意,周烨笑道:“无妨,他也不敢拿我如何。”

    柳玉茹面露担忧,周烨看了看天色:“少夫人,还是我送您一路回去吧。”

    周烨神色不容柳玉茹拒绝,柳玉茹无奈叹气,点了点头,便入了马车。

    周烨驾马护着柳玉茹回了顾府,柳玉茹心里思索着,等一会儿要如何同江柔汇报此事。

    她心里有些害怕,更多的是委屈难受。她不知道江柔过去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儿,但凡做生意,总是要出去谈的,可这生意场上总不能女人和女人谈,男人和男人谈。而大买卖总是机密,得私下单独谈,男女共处一室,哪怕有小厮丫鬟,也总会让人说闲话,不知道江柔是怎么处理。而且王荣这事,他为什么突然找上门来?而她这样威胁了王荣,之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柳玉茹脑子里念头纷杂。马车正慢慢往顾家行去,临近顾家,外面突然传来了熟悉的打马声。

    柳玉茹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急促的喊着“驾”,她不由得赶紧掀开了车帘,随后就见顾思穿着一身素衣,正巧从她马车边上打马而过。

    柳玉茹愣了愣,随后急忙叫出声来:“顾思!”

    顾思全然不停,背对着她,只是道:“你回去!”

    柳玉茹懵了片刻,随后便看顾家家丁在后面驾马追着,柳玉茹忙拦下一个人来,焦急道:“大公子这是做什么去?!”

    “大……大公子听说王荣欺负了少夫人,”家丁喘着粗气,焦急道,“从家里抢了马,说要去折了他的腿!”

    一听这话,柳玉茹脸色煞白。

    周烨在旁笑了笑:“原来这位就是顾大公子,当真少年意气。少夫人您也别担心,大公子大概就是随便说说,过去吵一架也就罢了。”

    “不,不是。”

    柳玉茹缓过神来,忙道:“赶紧把大公子拦下来,快去!”

    说着,她缓了口气,随后同周烨道:“周公子,我家夫君性情暴烈,我得去看看,谢谢您一路相送,改日再见。”

    周烨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那少夫人保重。”

    柳玉茹应了声,随后坐进马车,同车夫道:“赶紧去追大公子。”

    追不上,王荣的腿就得真的折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十九章(三章合一)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2富春山居作者:扫雪煮茶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5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