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5章 临战

  我默默坐在灵犀身边,摩挲着,淡然安睡的脸。

  她静静的躺在粗木的床榻上,眉目平和,就在还有月余她就可以以安平郡主身份下嫁的时候。

  睡吧,太累了。这一生,我已经不能选择自由,至少她还可以先我一步。

  “娘娘,请御医来看看吧,您的眼睛!”那个宫娥跪倒在地,唯恐说了不该说的话,惊扰了我的沉思。

  我仍能看见,却是一阵模糊,一阵清明。

  其实有很多时候是不必用眼睛去看的。这世间有了太多的虚幻东西,即便是看,也看不真切。如果有朝一日看不见了,我也会感谢上天,至少,给我下半生干净。

  趁我还能看见的时候,我想再看看她。

  我凝视灵犀的睡颜,辛酸孤独将我瞬间湮灭。拉起她的手,要为已经开始发凉的她盖上被子。

  突然,一个硬硬的绿意让我戚然停止。

  灵芝型的玉佩,狠狠的攥在灵犀手中。

  我震了一下,咬牙,想看清楚,拽了几次都没能行。最后忍痛将灵犀手指掰开,才将那玉佩拿到眼前。

  绿意流转下,仍带着灵犀的体温,发出惊人的凉。

  陡然间,周身的力气全部消失,眼泪困在眼底,隐忍着,不肯滴落。

  灵犀,原来你曾经这样难以取舍。

  灵犀,原来你曾经这样忠心护我。

  为了我,你只能死。

  颤抖声音,指着问着下面跪倒的人问:“还有谁知道灵犀姑娘过世了?“

  那宫娥浑身颤抖着,爬了几步,“娘娘饶命,娘娘饶命阿!”

  “本宫只问你,还有谁?”我将颤抖的手狠狠咬住,迸出问话。

  “奴婢不敢告诉别人,只有栖凤殿上的几个人,可能会听到奴婢禀告娘娘时的话!”

  我茫然抬头,盯着她:“从今日起你就是未央宫尚书,打点本宫一切事物。你叫什么名字。”

  那宫娥已经瑟瑟发抖,呆在那里想了半天,才抖着说:“奴婢璧儿!”

  “好,璧儿,现在你先出去,拿着这个,“我解下随身的凤佩丢给她。”两件事,本宫要你去办,一,所有知道和可能知道灵犀姑娘死的人全部拘禁扣押,你用什么方法本宫不管,只是如果再有一个人知道这儿事,你就保不住你的小命!

  璧儿惶恐的直叩头,却没有哭。我心底有些凄惶,是灵犀早就知道会这一天了么?已经为自己先找了一个接替的人?

  我相信灵犀那么谨慎,轻易不会随便叫人来到我的身边,既然送过来了,我就不会怀疑,就像我从来不肯怀疑她一样。

  “另一个,到未央宫去拿本宫的夫人礼服过来,全套都要。“

  璧儿点头,虽然僵直的身体仍有些颤抖,却可以看见眼底的坚定。

  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我轰然趴在灵犀身上,恸哭。

  不能想,越想越心凉。原来在你死的时候,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而我却仍浑然不知。

  三次许婚,第三次你答应了,也不过是为了自己一个不能圆的梦。

  灵犀,你更知道,我兑现诺言的那一天不会到来,却依然陪我笑着,憧憬着,你真傻!为了我,你不值得阿不值得!

  我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脸,什么也做不了。绝望已经湮没了我。

  还能如何?还能怎样?绝境之中我左右难为。

  亲情!什么是亲情?血缘骨肉之情么?还是肯为生死之情?

  灵犀才是我的妹妹。只可惜我知道的太晚!

  大红的一品宫装已经拿过来了。那是我册封时的服装。虽然日子久了,颜色却没有退却。

  我缓缓吩咐了璧儿,“去吧,传司平侯进未央宫。”

  我需要长君,在我最茫然无措的时候。

  璧儿呆了一呆,颤巍巍的出门遣人去请。

  寂静的狭小屋子里,只有我们姐妹俩人相对。

  我站起身,亲手为灵犀更衣梳洗。她侍候我一辈子,从未得到过这样的待遇,如今只有死了,才能让我停下心来,为她也做上一回。

  她是继乔氏以后第二个让我穿衣的人,我没有恐惧。活人才叫人害怕,死了了的她们却是我最最心安的知己。

  抖开大红的裳为灵犀披穿。灵犀是漂亮的,虽然瘦弱,却眉眼秀气,我轻轻抚摸过她眼角的纹,原来不知不觉中,她也老了。

  这一生她默默站在我的身后,尽心竭力,总在我回头时就能看见熟悉的面庞,给我莫名的心安。我忽略着,理所应当的人认为这是主仆情分。

  如今看来,是我错了。而她在最后时刻的表现更加重了我的愧疚。

  我和他之间,她选择了我。

  为她收拾好一切。我坐在她的身旁。等着仅剩的体温慢慢变凉。等着柔软的身体慢慢僵硬。

  泪再次滑落脸庞,灵犀,此生我已经对不住你,若是来世,我愿意我们颠倒,我来服侍你,一生都不悔!

  长君迈步进门,轻轻地将门反掩。

  我身后的大红衣裳下灵犀冰冷的脸庞让他也有些暗暗吃惊。

  他一言不发,将我拽起,检查一番后,默默将我用力揽入怀中。紧紧的,不透气的勒紧。

  在我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又是他在我身边。

  我仰起头,泪早已哭干,看着他蹙紧的眉头,笑着,带着心酸。

  惨笑也罢,难过也罢,我终得为了自己算计下一步。

  “陪我坐吧,等到天黑。”我哀求着,不用他回答也知道一定会答应。

  夜已经慢慢降临,我的心也开始复苏坚强。

  前面未央宫的灯已经开始点亮,隐隐晃动着宫娥的身影。

  吩咐璧儿将随侍门外的宫人领开,长君与我将灵犀尸体抱出。环佩叮当下,她仍是万事不晓,安稳长睡。

  未央宫的后花园是最适合的。长君为灵犀选了一块长睡的好地方。

  真好,几棵绿荫垂着密布交错的枝叶,繁花似锦下,布满了飘落的花瓣。

  灵犀,看见了么,这儿很美,就这儿了,我送你入土。

  良久,长君将灵犀接过,放置在坑内。他低身为灵犀整理衣裙的时候,我原本干涸的泪汹涌似海。一个该为她如此整理的男人不在这里,如今却要用别人的手来送她上路。

  一层土,两层土,我执意拂去她面庞上的沙砾。哪怕最后仍要被土掩埋,我仍希望在最后时刻她是干净的。

  我跪倒在地,灵犀,我发誓,我会为你报仇,我一定会让他来娶你!

  将那玉佩塞在她的手中,我无声无息的哭,却最是断肠。

  终于,一切恢复平静将树枝埋上,长君有些默然。

  目光中带着晦暗难辨的神伤。

  我含泪看着他,清了清喉咙冷笑道,“怕么?跟了本宫就是这个下场!”

  他摇摇头,将我揽过。这双手臂曾经给过我无数温暖,如今愈发让我觉得可贵,也许,也许此时我还能相信他。

  “带上馆陶,明日出宫,本宫要你走的张扬。”我低声说道。

  他凝视着我:“那你怎么办?太子和武儿呢?”

  我几乎被他的关切击倒,微微的颤抖透露着我的心悸,“本宫自有本宫的安排,太子既然是要继承皇位的,他不该此刻逃离!”

  满目的心疼怜惜下,他沉吟半晌,轻轻用手抚过我的脸颊,“你该值得更好的男人,不必为他厮杀一生!”

  我咬唇,凄然惨笑:“已经厮杀半生,还能改变么?”

  一声深深的叹息,在我耳边呼出,一个用力将我扳他面前。柔软的唇,温暖的唇,流连在我紧闭的唇上,没有色欲,只是久久的流连,仿佛对待世间最最珍贵的宝物。

  我颤抖的厉害,却无力去推隔,甚至我有些贪婪,吸闻着淡淡的墨香,想着惠帝。

  还是不同的。他更有些迫人。惠帝是君子,他不会如此。

  一声清脆,我结束自己的迷思。几乎只差一点点,我就会瘫倒在他无边无垠的温暖中。

  此时,我不需要暖,我身上的冰冷不能被暖感染。我还要争斗,为了我,为了孩子,还有灵犀,我不会停止我的脚步。

  “如果你肯,我愿意一生等你。”他最后的誓言带着月光,诱惑着我去相信,我轻笑出声,将双眼紧闭:“本宫不是你该等的人,更不会相信你。你不要以为控制了本宫会拿到更多,因为本宫也可能随时失去一切,怎么还会来保你?”

  他笑了,声音轻而纯净:“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保护你了,我希望你可以给我机会。现在……我不用你保护!”

  我张望着他,原来他也是有泪的,幽寂的眸子中,凝起了一层水雾,带着凄凉,掩盖了往日的妖邪。

  “记得,如果有一天,一定给我机会!”他殷殷叮嘱着。

  我嘴角牵动,笑得凄楚:“本宫希望,这一生都不会用你。”

  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丝丝细雨,有些花瓣随着雨打飘落泥土之上,伴随着阵阵凉意,我笑得开心。

  “走吧,去看看他们!”我将手交给长君。

  寂静的深夜,扬扬洒洒的雨幕中,我一身红衣与翩然白裳的他相携。

  也许这一生只有今天才可以如此放肆,也许这一生只有今晚我才属于眼前这个男子。

  温暖的太子宫中,只有奶娘未睡,启儿皱起的眉像极了刘恒。

  他也是无法不蹙眉的。只要与皇位牵连,谁还能展眉一笑?

  留下一句好好服侍太子,我赶往馆陶处。

  馆陶开始筹备成亲后便从建章宫搬出,分配了随嫁的侍女在这里指导规矩礼仪。

  我闪避过宫娥的跪拜,笑着走入内殿。

  “母后,怎么深夜来了?”馆陶笑着,也在扑过来时发现我的湿意。我定定的看了看她,莞尔笑着。要嫁人了,她还像小时候那样爱撒娇。

  温柔的笑,将泪挡了回去。我回头,看着长君,他躬身站着,却仍是深深望着我。

  就这一晚了,明日我将在何处我自己都不知,笑着招手,紧握住他冰冷的手。

  是为了什么,他会如此害怕,是因为会失去我么?

  他从来不曾拥有过我,又凭什么为此害怕?

  我不说话,将他的手盖上馆陶的手:“明日你先去舅舅的府邸住上一阵子,出嫁总是要这样的。“我回过头,语声微弱道:“馆陶就交给你了,一定让姐姐放心。”

  仍是深深目光,仍是坚决肯定,他叹了一声:“我是你的亲人,还有什么不信的呢?”

  我噙着笑,难掩心中的凄凉。亲人?我的亲人在磨刀霍霍呢!这里最不相干的人却肯做我的亲人。

  “真是这样,本宫也就无所求了。”我拍抚眼前一大一小的手,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所以我会将你们远远的放出。

  “明日记得乖乖的和舅舅出去,要走的有公主气派好么?”我抬手抚摸馆陶的脸颊,如果再不能相见,现在就是最后一眼。

  馆陶有些感觉到我的哀伤,眼底闪过一丝不舍得:“母后不要伤心,馆陶出去了,还是可以回来的,永远也不会离开母后。”

  我扑哧笑了:“出去了还怎么回来?如果可能,母后希望馆陶一生都不要回来。远远的走吧!那是母后一生的梦想!”

  一声长叹,悠悠起身。再不舍得就会坏事,我该做回我的皇后了。

  仍是那双有力的手搀扶着我,我不再吝啬笑容给他。

  两年多的时光,我打过他,恨过他,最后却是他在我的身边跟随。

  未央宫就在眼前,脚底因为水气变得冰冷,迈也迈不动步子。

  没有凌乱的忙碌,没有切切的猜疑,看来璧儿确实可以让灵犀瞑目了。

  将那手脱离,我回眸粲然。就这儿吧,再不用往前了。

  再难的路,还是我一个人走,既然选择放出,我就不会再用这根拐杖。

  又有些黑意,灯也变得模糊不清。我踉跄的挪步,却挥掉任何奔过来的搀扶。

  长君是否走了,何时走的,我都不知。因为我将双眼紧闭,只为了体会那即将到来的黑暗。

  “武儿睡了么?”我坐在内殿问着。

  呼吸声是那样的清楚,原来,耳朵也可以代替眼睛。

  “回娘娘,睡了”那奶娘的声音离我不远,摸索着,将她拉过。

  “本宫睡不着,给本宫讲讲你的事,本宫记得你是少帝八年跟着本宫的,如今算来也六年多了!”

  “嗯,奴婢进宫六年多了!”黑暗之中我能感觉到她的颤抖。

  不用怕,如今我已经看不见,又何好怕?“家里都好么?”我又问。

  那声音犹疑着,顿了顿。我发现我可以在心底看见她的凄惶神情是那样的悲哀痛苦“进宫时候是灵犀姑娘说能给丰厚的月钱,那时候家里穷,没了其他法子只能如此,奴婢就和家里的商量进了宫来。”她有些哭意。

  是思念吧,孩子,丈夫舍弃了是很难的。

  “娘娘仁厚,总有赏赐,奴婢想就算此生死在这里也是值得的。所以把钱都给了家里的,让他好好看着儿子。”奶娘的哭声更大。

  我笑了笑:“然后呢?”

  “然后他竟用奴婢的钱娶了小妾,还两个人过上了好日子,也买了房子,也买了地。”

  又是一个鸠占鹊巢的故事,我笑得更开心。

  原来世间男子,不管富贵至顶也好,权势避天也好,贫困潦倒也好,都是如此。只一刻,就忘记了当年的相伴。

  还笑着,却不想再听:“下去吧。记得看看武儿。”

  她答应着,细细的声音是裙摆拖动地面发出。我端坐着,听着那声音。

  突然开口:“那女人对你的孩子好么?”

  显然吓着了她,慌乱的颤抖回答:“后娘哪会有亲娘好?”

  “哦,下去吧!”我的笑容爬上的面庞。

  左手抚摸断裂的指甲,冰冷,锋利,破损,却能伤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懿传 第五册 2后宫·甄嬛传 3大宋宫词(女君纪)作者:米兰lady 4如懿传 第六册 512 雏凤初鸣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