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未央·沉浮(美人心计) > 第60章 永夜/锦墨番外

第60章 永夜/锦墨番外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①

  锦墨坐在锦晨宫的床榻上,听到缥缈的歌声,慢慢扶起肚子,倚靠在殿门口,张望着凌霄殿,怔怔的出神。

  皇上又有新人了,那个尹姬必是绝美的。

  她心下有些恍惚,突然之间觉得二十五岁的自己已经老迈不堪,沧桑的让人不能回顾,这一想,心也跟着抖了起来。

  自己的如花年华到哪里去了呢,被建章宫的琐碎磨光了么?

  每日服侍太后日常作息,小心翼翼,却仍是经常有莫名的责难,那时候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如今一切也都想明白了。

  是因为姐姐,姐姐没能够让太后顺心,太后也自然会将忿怒倾泻在自己身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姐姐在代宫飞黄腾达,妹妹却在汉宫受虐偷生。

  为了让姐姐安心,她甚至在齐嬷嬷的指导下写过那样的平安信,一切安好,勿念,可笑的是,那时的她满身是伤,不过是刚刚能拿起笔来。

  即便如此,还是要活下去。因为自己对自己说过,等姐姐回来,姐姐回来了,锦墨就得救了。

  只是姐姐走的时候,她还只是十四岁,回来的时候她却已经二十二岁了。

  八年,整整用了八年,自己待在这深深的宫闱里逝去了最宝贵的年华。

  “姑娘,进去吧,仔细风吹凉了身体,对孩子也不好。”鸩儿在身后劝道,强忍心中的酸楚。

  她最知道姑娘的苦处,姑娘苦在无人能理解。皇后娘娘仍然不肯原谅她,下跪的时间也一日长过一日,姑娘是真心的,未央宫门口的血色台阶可以作证。一次次叩首碰破了额头,她却从未喊过一声疼。纵是如此,皇后娘娘也依然不见。其实这未免有些不尽情理,娥皇女英不也是有的么?两人共同侍奉一夫有什么不对的呢?姐妹一起相伴圣驾多好,为何这样苟责姑娘呢?

  其实那夜……,鸩儿回头看看锦墨。那夜她是知道的。

  姑娘也是挣扎过的,只是再挣扎又能怎样,那是圣上,圣上宠幸,无比荣耀,如何还能拒绝?姑娘从不解释,难道皇后娘娘就不信自己的妹子么?

  “姑娘,还是进去吧,仔细孩子。”鸩儿想到这儿又劝了一回。

  锦墨黯然垂眸,长久的沉默。转身,慢慢挪步走到内殿。

  吩咐鸩儿将殿内的烛火都吹灭了,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榻上,感受着寒冷的夜。

  六个月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那么大了。

  该怎么办?当姐姐不原谅自己,皇上不理睬自己时,该怎样来保住这个孩子?

  还是错了,一念错,事事错。

  锦墨抬起头,摩挲着怀中的绣袋,陡然涌上心酸。她明白,这可能将是她唯一的纪念,纪念那个夜晚,曾经有一个伟岸男子,轻易的夺去她的心意,从此一生便毁在他的手中。

  昏暗的灯光下,锦墨轻轻依靠在宽阔的臂膀间,暗自体味着偷来的幸福。

  偷来的,确实是偷来的,锦墨也知道愧疚,但是还是不能克制自己。

  这样一个风仪隽秀的男子,这样一个堂堂九五之尊,大概很少会有女子能拒绝得了罢。

  更何况,已是满身伤痕的自己。

  宫倾那日,也是夜晚,暴虐的蹂躏,每每想起,仍是抖作一团。那是她一生的噩梦,狰狞的面孔,被凌辱的身体,刺骨的疼痛,满嘴的血腥,晃动的寂寥黑夜,每一样被想起,都会让她寒冷如冰。

  “姐姐,在我最难过的时候,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在哪里阿!”这句话已经在她心里反复喊上了千遍。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爬过泥泞的暗道,走不了了,因为双腿已经无力,看不见了,因为双眼已经被泪蒙蔽。

  活下来是她的目标,哪怕活下来以后是疯癫。

  她不愿意想起那些往事,她甚至愿意将自己躲在黑暗的壳子里,等着天亮的到来。

  于是,等啊,等啊。天终于亮了,一身华服,满眼富丽的姐姐坐在她的面前。

  不必说了,谁都知道她的肮脏,自己不说,话却传的飞快。

  很快,大家都知道,高贵的皇后娘娘,有一个被多人强暴的妹子。

  还躲么?能躲到哪里?诺大的皇宫已是天下最隐秘的地方,她还能去哪里?

  姐姐的愧疚是真切的,她知道。可是还能还回以前那个开朗的锦墨了么?

  慢慢圣上是锦墨唯一不怕的男人,因为他温润儒雅,因为他对姐姐是那么的好。锦墨也曾偷偷艳羡过,若是自己也能有这样一个夫君该多好,很快这样的想法就被自己轻易的唾弃。还配么?自己残败的身躯还配么?

  锦墨不敢笃定姐姐是否知道了自己的心事,因为那些世家子弟是姐姐几次提出要自己见一见的。

  见见罢,见后寻个眉目顺眼的就嫁出去罢,远远的离开这里。即使再难过也必须远离,那是圣上,更是姐姐的夫君。

  带着羞涩,锦墨还记得那日的情景,威武的朝堂上,目光所及只有一人。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英武,天下最最无尚的男子,让下面畏缩的人们都模糊了面貌。还有谁比他更好呢?为什么,这样好的男子,却是姐姐的呢?

  再不甘心,自己也依然要嫁给别人,因为那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怎料姐姐选出的佳婿竟是那样的猥琐,口口声声不过是为了几千户,难道屈辱的自己下半生仍要与屈辱相伴么?

  想到这里锦墨还是笑了,泪光滢滢,神色落寞。

  若是说到洗刷身上的耻辱,还有什么会比权力更好,更快,当自己能够站在最高峰的时候,谁还会议论出身遭遇,就像姐姐,她也不是完璧,可是谁又能怀疑高高在上的皇后。

  锦墨深深看着身边的男子,喝醉了也罢,被自己做了手脚也罢,终还是为自己撑起一片依靠。

  她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心中有些难过。这样,就是与姐姐为敌了。

  不过,这世间,谁又懂谁的挣扎。

  一杯清茶,咣当摔落地上。

  刘恒怒气冲冲盯着面前瘦弱的女子。那是他妻子的表妹,也是他最不该碰的女人。

  他声音低哑:“朕在问你一次,昨夜朕为何留在这里?”

  虽然有些迷离,但是刘恒分明记得自己曾经是要起身出门的。

  锦墨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原来自己还是没有抓住圣上的心。

  是的,即使酒醉,即使一夜恩夕,圣上心中仍是只想着姐姐一人。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一声声,伤透了锦墨的心。只不过是爱慕罢了,却是这样的羞辱,宠爱呢,几个时辰前的痴爱缠绵的良人怎么不见了。

  刘恒蹙着眉头,心却开始悔恨,漪房性子刚烈,必然无法忍受这般,她对自己的信任是一生相换,可是谁知酒后自己竟能如此放纵。他有些懊恼,懊恼自己昨日不该踏进锦辰宫。

  刘恒压低了身子,犹带着一丝宿醉,目光狠怒说道:“今日之事,不记档,也不许你告诉皇后,否则……”

  再痴傻的人也能听出其中的威胁,锦墨抬头凄然一笑。这就是自己痴心爱恋的结果,即便真的留下了他,也不过是翻脸无常。

  刘恒见她只知道哭泣,怒气略消,穿戴好衣冠,缄默寻找着东西。

  那是漪房最近送给自己的绣袋,里面还有三个孩子的发丝。

  刘恒还记得那日她送时盈盈笑着,说:“圣上最近繁忙,总见不着面儿,臣妾做了这个,让圣上随身带着,才能时时刻刻想起我们娘几个。”

  那里有没有漪房的青丝刘恒不知道,但是他相信,必是有的。他的皇后最喜欢将心藏起来,让他来猜。

  翻开了锦衾,扔落了绣枕,摸索遍了全身,也不见那个紫色的绣袋。

  “朕问你,你可看见朕身上的绣袋?”刘恒回首,狠狠的问道。

  锦墨被这样的语气吓得一惊,若是在高后身旁,这便又是一次无名教训,恍惚之间,她咽下了看见两个字,那绣袋她是知道的,是近来姐姐手上的活计。她还记得姐姐绣罢端看时恬笑的模样。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低不过一个绣袋。

  她咬紧了唇,倔强的抬起头,眼泪在眼圈里晃了又晃:“奴婢没看见,也不知道在哪里。”

  刘恒懊恼回手,生生将床榻布幔撕下。

  他沉下脸:“今日朕不罚你,但是你要把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来人……”

  一声高呼,外面的宫娥已经小步跑了进来。

  “起驾,凌霄殿。”刘恒冷冷的道。

  那宫娥有些不知所措,现在才寅时,这样早就离宫么?

  锦墨跪在地上,仰着头,看着这个男子。指尖微微颤抖,接下来身子也开始颤抖。

  正要拂袖离去,锦墨突然上前将刘恒的去路拦截:“启禀圣上,您不能走!:”

  刘恒眉头拧作一团,他没想过这个娇弱的女子还会有胆量拦截自己。

  “为何?”怒气十足的声音,让旁边的宫娥和内侍也慌乱跪了下去。

  锦墨缓缓起身,眼泪也开始滴落,委屈,难过,愧疚,犹豫,挣扎,每略过一个,她就咬紧唇角更深。

  说罢,还能留住他,即便不光彩,却不会成为后宫和天下人的笑柄。

  一夜换来冷言相对,就是再坚强的女子又能如何?

  她噙住一丝笑容站在刘恒面前,目光也有着刘恒诧异的温暖:“圣上不能走,若是走了,姐姐该伤心了。”

  刘恒一震,有些狐疑:“你再说一遍!为什么?”

  “姐姐让我在这里侍奉圣上,为的是为皇家多多繁衍子嗣,也可以与姐姐一起相伴皇家宫苑!”锦墨咬紧牙,将谎话说的圆满。

  曾经,姐妹相依,曾经,各自蒙难,曾经……太多的曾经,如今也该结束了。再至亲的姐妹也会有分飞的时候,就让咱们彼此相望罢!

  刘恒许久没有接话,他不信,他不信皇后会将自己推给妹妹,十一年的感情,一路风雨相伴,她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朕凭什么信你?”刘恒坚定了想法,冷冷对着锦墨说。

  “圣上只要想两点就好,一来,姐姐事事以奴婢为重,几次想为奴婢寻找天下最好的夫婿,只是这世上,哪个男子还能比圣上更尊贵?二来,今日姐姐早早离席,为的也是成全奴婢和圣上!”锦墨肯定的回答显然已经晃动了刘恒的坚定。

  皇后为表妹尽心竭力的事宫内宫外谁不知道呢,难道这次会是例外么?

  刘恒双目泛赤,即便是亲妹妹也不该如此,锦墨究竟是谁?难道窦漪房你就这么舍得了朕?

  再不想停留,冷冷的留下一句话:“就算一切都是真的,朕也不会再来锦晨宫,你就在这儿自生自灭罢!”拂袖离去时,锦墨瘫软在地。

  终于做了,却依然没能挽留住他。

  这样一来,自己可真是两头尽失了。

  是啊,两头尽失,姐姐依然不肯原谅自己,圣上也再未踏进锦晨宫半步。

  自生自灭,冰冷的词语总是回荡在凄冷的锦晨宫,也撞碎了锦墨残留的希望。

  孩子是无意中发现的,没有将养的汤药,也没有该有体贴膳食。一句自生自灭,将锦晨宫打入不复返的地狱。

  宫人本来就不多,索性就都遣散了吧,省些吃食,留给自己。

  用度越来越少,少了皇后的庇佑,连内务司也开始肆意踩踏。

  既然腆着肚子也无法去争去抢,就这样算了吧。

  孩子还要么?六个月来锦墨一直在想。

  不被皇上和皇后承认的孩子生下来会是怎样的结局?会被扼死么?还是被溺杀?

  也许不会,因为这是皇帝的骨肉,再低贱,也是有着皇室血统。

  可是自己呢,一定会死,私通守卫,秽乱宫闱,随便一个借口就可以让自己死的悄无声息。

  生死之间,谁还会明智取舍?

  轻轻抚摸着鼓鼓的肚子,那里有着扑通扑通的动静,是他和自己的孩子。锦墨闭上眼,回想着那昏黄宫灯下,酣然的他。也许是像他的,或者还有些像自己。

  孩子,多漂亮的一个孩子,若是能够活下来,也该和武儿一样被宠溺着。他也是王子阿,他也是圣上的子嗣。

  而如今,却必须要想,该如何以他的消失来结束这一场冰冷的对决。

  长叹一声,锦墨摸索着起身,叫来鸩儿,挑选一匹素锦。

  白色的素锦最好,因为白色是干净的。

  不干净的事就由干净的锦来结束吧,至少结果还算干净。

  ①:《诗经》郑风中的《子衿》,意思是爱人不见,女子思念他的意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从这里演变而来。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未央·沉浮(美人心计) > 第60章 永夜/锦墨番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21 疾风劲草作者:风弄 2后宫·甄嬛传2 3后宫·甄嬛传7大结局 4如懿传 第五册 501 魂落西雷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