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7章 朝堂

  接下来的几日我与刘恒的心中总是惶惶的,坐卧不宁的等着刘恭的消息,准确的说,是在等他的死讯。

  世间的人都会死,只是死于何时谁都无法预测,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总好过这般扳着手指头等待最后一天的降临。

  我相信,这种死亡逼近的气息已经蔓延所有大汉统治的地带。京城内外,诸侯属国,大江南北,无处不都在等着少帝驾崩的噩耗降临,他们都在准备着,或起兵造反,或控制京城,抑或为自己寻找好最后的退路。

  当死变得众望所归时,恭儿如果此时去了是否应该算是死的其所?

  我远望着西北方向,注视难以看见的心中所想。那是高高壮丽的汉宫宫阙,却也是世间最肮脏血腥的地方,在那里生长的嫣儿也该十八岁了。

  十八岁的嫣儿该是绝美的。倾城绝世,依水伫立,夺人心魄。她是汉宫众人精心打造的一个传奇。甥女嫁舅,十岁太后,处子皇后。每一个故事背后都由她的血泪写成,却成全了吕氏一门的心意,也许女子的血泪于他们来说,本来就是微不足道的东西,从来不必为此愧疚追悔。

  三月底,虽然桃花已经开过,寒风却依然有些料峭凉人。沉浸在思虑中的我被肩膀上的力道惊了一下,我回头看去,原来是灵犀在为我披上衣衫,于是轻轻笑问:“代王走了?”

  “喏!代王去乾元殿上朝了,娘娘站在窗口没看见么?”灵犀探头有些疑问。

  我驻足在窗前已经许久了。刘恒为免打扰了我的清梦,起来洗漱时皆在外殿,宫人们也都蹑住了手脚,轻声行动。我眯眼佯装不知,睡于内侧。等他穿戴齐备准备出发去往乾元殿时,我才起身站在窗边目送他远去。

  他对我的情意我总无法分辨。就像昨晚,他又再次让我同他一起坐朝,虽然他面容带有诚意,我去依旧莞尔拒绝,所以今早我也只能故作假寐,唯恐他再提及此事。

  朝堂于我来说,是心力交瘁的象征,更是我难以分身的地方,知道的多了就必然会偏向于刘恒,携手对敌。参与多了又惟恐吕太后不满,伤了锦墨。两相为难的我只能将自己置身世外,竭力逃避开锋芒交汇的所在。

  “娘娘,常美人她们来觐见晨省了,您看……?”灵犀见我没有出去相见的意思,轻声询问着。

  “不必了!你先出去,就跟她们说本宫还睡着。今日的晨省就免了罢!”我走到床榻前,和衣睡下,满腹心事却还在轮转。

  薄太后自我踏上后位就很少管理后宫事宜,每日里只在宁寿宫专心教养世子。所幸后宫众人也算安守本份,我许给她们自在,她们还给我清静,勾心斗角之事并未上演。毕竟在我独宠的情况下,这些也确实很难上演。

  困乏的双眼刚刚闭拢,就进入昏昏当中,偏又睡不沉,耳畔总能听见细小的声音,有哭泣的,由吵闹的,有怜爱的,有咒骂的。又是梦魇么?为何总也清醒不过来?我开始有点慌,心突突的,想在虚无缥缈中抓住一根浮萍。竭力伸臂,终于抓住了,伸手来看,却是女子的头发,这长发是嫣儿的么,还是是锦墨的?

  越想心中越是惧怕,于是大叫一声,浑身冷汗的醒来,床帏帐外灵犀一阵阵仓皇的轻唤:“娘娘,娘娘,太后娘娘的宫来人了,说有急事禀报!”

  我心一沉,急声道:“快请!”

  那宫娥战栗着身子,仿佛面临的是天崩地裂的危急,颤抖着说:“世子……世子他刚刚去讲学堂聆训,途中,失足落水,虽然已被宫人打捞上来,但是气息全无,怕是,怕是……”

  一句话让我重重的跌坐在榻上,呼吸有些紊乱,只急切的问:“那太后娘娘呢?”

  “太后娘娘姨惊厥过去了,御医都已传到宁寿宫为世子和太后娘娘诊治,境况不明。此事宁寿宫上下无人敢回代王,所以奴婢过来和娘娘讨个话儿,该……该怎么做!”那宫娥抖如筛糠,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混账的东西!这也是能耽误的么?”我咬牙恨骂道。

  不等灵犀反应过来,我猛站起身。大概是用力太急的缘故,眼前有些发黑,我强稳住心神,急匆匆披过外袍,命人备车辇赶快前往乾元殿。

  身随车辗过石子的颠簸抖动不停,我指尖冰冷,双目紧闭。

  熙儿的顽皮众所周知,去年我才命众家为他开了个讲学堂,就在从前的聆清殿对岸。那里风景宜人,又无闲人滋扰,很适合晨起静读。薄太后那时对我的安排也颇为满意,只是如今出了事,我即便无心怕也是有过,推诿不掉干系了。

  车辇行至乾元殿前,不等停稳我已经慌忙步下,殿门前执事的宫娥和内侍见我身着寝衣披散发髻径直走来都有些惊诧,不过依然躬身施礼,手起阻拦,不让我再近一步。

  我冷冷的睨看着眼前拦住我的两人,“怎么?本宫你们也拦得了的么?”声音之厉前所未有。

  那黑衣内侍面容平静,仍是挡在我面前的石阶上,恭敬说道:“回王后娘娘,代王此时还在早朝,王后娘娘如果有要紧的事,不若先在偏殿休息,等里面散朝了,奴婢自然通稟代王。”

  我愤然怒急,扬手扇掴,霎那清脆得声音响过,那内侍惊愕,这掌力道虽是不大,却足以震慑住众人。

  拂袖甩开众人,昂首几步迈上石阶,伸手用力推开殿门。

  大殿两边皆跪坐满文武百官,他们纷纷惊愕的回首,见到我如此打扮都有些骇然。我不理会他们,肃意迈步进殿,脚步虽急,踏地有声。

  大红的罩衣下雪白的寝裙,再配以飞散的长发,如此慌张的我使得刘恒也不自觉的由龙案后起身站立。

  我双眼目视于他,思量许久,想着如何把此事平静说出。

  高高在上得他一动不动,蹙紧眉头等着我的解释。

  猛然低身下跪,喉咙有些哽咽的哑然:“代王恕罪,臣妾实属无奈才敢擅闯朝堂,世子他……”

  先说出世子两字,我再压低身形拜倒,以眼角余光观测众人神情。

  果然,两边的文武们闻听世子二字也全都屏息,面面相觑下发不出半点声响。

  刘恒神情一变:“熙儿他怎么了?”

  “刚刚有宫人到臣妾这里禀告说,今晨世子落水了,太后娘娘也在宁寿宫昏厥不醒。”我暗自隐瞒了世子已无气息的消息。

  刘恒向前连走两步,手指关节咯咯作响:“为何没人前来禀告本王?”

  我仍是哽咽着:“宁寿宫的宫人们都慌了神,她们知道代王还在早朝,不敢妄闯朝堂,只能先去禀告臣妾,再由臣妾来禀告代王。”

  刘恒再不说话,头也不回的冲出殿外,殿前服侍的宫人们互相看了一眼后也立刻随之追了出去。

  杜战一身寒甲从文武席中蓦然站立,银质的甲胄哗棱棱作响,刺儿的撞击声让人越发胆战心惊。

  就是此时了,他不必再拿什么丝帛来威胁我保全刘熙世子之位,若世子连性命都没有了还做什么牵制?他徐步走向我,眼底恨意带着锋芒似乎可夺人性命,从齿缝中迸出问话“世子清晨落水,现在才来通禀,王后娘娘禀告的好及时阿?”

  他高大的身影已将我全部罩上,面颊一片冰冷。我陡然后退一步扬起头,镇定道:“杜将军所言差矣,对于此事本宫已竭尽所能。”

  杜战冷冷的看我,目光变换,最终变为阴狠。他眯起双眼,冷笑一声“这么说王后娘娘先下手了是么?”

  浑身早已僵硬,我说不出话,余光却瞄向他手中暗自按出鞘的银剑。

  寒剑如霜,所耀光芒扫过我无畏的面颊,流光刺骨。

  他是要杀我么?刘恒已走,为什么他还不动手?

  跪在席间的永安公周岭起身,狠狠将杜战的双手按住,低沉着声音说:“杜将军,老夫认为此时更该关心世子的安危,而不是再惹纷争。”

  怒火充斥眼底的杜战根本听不进周岭的劝说,他仍阴着面容一步步逼近我身,我清了清声音道:“杜将军之痛,本宫感同身受。只是此时若计较这些与世子性命也是无益。”

  他手中探出的剑锋离我只有一臂远,只需抬手即斩之。

  我抬眸,清澈对他,扬起下颌。既然我本问心无愧,死又有何惧?

  相峙许久,命悬挂在剑尖。时间漫长又熬人心神。

  周岭再次上前,用力按住杜战双臂,口中却是为我打了圆场:“王后娘娘还是先去宁寿宫照料太后娘娘和世子罢,此处有老臣照料。”伸手又按了按杜战手中横握的剑鞘。

  他使个眼色给杜战,示意将剑交给他保管。就在此时不理会他劝阻的杜战哑然开口,一字一句用力咬得清楚:“王后娘娘若是觉得自己无愧,尽可回身去宁寿宫。”

  直视于他被阴狠蒙蔽的双目,我的动作停顿一下,不假思索翩然甩袖回身。

  一步,两步,三步,浑身紧绷的弦让我的步履有些凌乱,歪斜中我依然昂首朝殿门走过去。

  我赌的就是厮杀疆场的杜战不屑从背后下手。

  手心里早已沁出了一层冷汗,湿腻粘滑,我压住气息,望向殿门外的光亮,就只差一步而已。

  身后一声长剑入鞘的声音,激人浑身一震,这声音让我心口一松,背后随即浮起一身冷汗,塌透内裳。

  鼓气迈步,踏出殿门。虚软的我一把扶住灵犀,伸手拍抚胸口长舒口气,随即又急切的说:“快!快去宁寿宫!”

  灵犀答应,招来车辇,扶我登上。我回头,看见那个被我掌掴的黑衣内侍依然站立在原地,岿然不动。我吩咐乾元殿内侍总管:“好好替本宫谢谢那个人,赏他一万钱。明日把他调到承淑宫任总管。”

  那内侍总管见有这样天大赏赐,献媚着鞠躬唱喏,我再不理会,急催一声,车辇立时前往宁寿宫。

  未及进入内殿,阵阵悲恸声已经从内里传出。

  我的双腿有些无力,只觉腔子里的一口气都散了,这般啼哭非同寻常,莫非熙儿真的去了?

  灵犀从后用力扶住我几乎瘫倒的身子,我茫然回首,凄惨一笑。

  一步步挪到床榻前,刘恒在那无声伫立,身边满是跪地痛哭的宫人们。他没哭,我心头一酸,心疼之下忙扶住他臂说:“代王?”

  他迷茫着回首,神情极其疲累,哀伤已经裹住了他。二十二岁的他失去了他的第一个孩子。

  “王后,孤王对不起你。”他嗫嚅的话语说得模糊,却不料清醒的我听得心冷。

  杜王后,熙儿的母亲,才是真正的王后,他人辛苦一生亦无法替代。

  此刻我不想说话,只将双手环住他腰,将头埋于他的颚下,以自己的心给他以温暖。我悄悄挪步旋转,将他转过背对熙儿,而正面的我却将躺在床榻上的熙儿看个满眼,被水泡得浮肿的他,身量还那么小。他稚嫩的面庞上甚至仍含有丝笑意,仿佛此刻他不过是在装睡,调皮的等我们难过到最深时,跃身而起,好吓唬我们。不自觉的鼻翼有些酸,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其实愧对杜王后的何止只是刘恒一人,还有我。

  杜王后那日欣然托孤,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没做到对她的承诺,说到底我愧对于她。

  “启禀代王,太后娘娘已经醒了。”灵犀在我们身后轻声禀告。

  刘恒闻言瞬间脱离我的怀抱,疾步走到内殿。我带着他的体温呆愣在原地,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我了。

  殿门外,有内侍跪倒通禀,我以背对着门口,以外裳袖摆擦拭去眼角渗出的酸楚泪水,轻声问“什么事?”

  “汉宫有急讯!”那内侍有些犹豫,没说出内容。

  我回头望望内殿门口,内里骤然响起哭声,那是薄太后苏醒后的哭声,凄惨的哭诉伴着对熙儿身边服侍宫人模糊不清的责骂一并传了出来,句句狠毒。此时的薄太后心神俱伤,顾不得往日的端仪慈善了。

  我蹙下眉头。刘恒还在内殿陪伴薄太后,我若此时进去传话必然有如火上浇油,定会招来薄太后更多责骂,可是如果不通禀,怕又是极其重要的事。

  思量半刻,低声对那内侍说:“你去传那个信使来宁寿宫送话。”

  那内侍觑着我苍白的脸色,知此事重大,不敢再多说质疑,爽利的转身去传来人。

  我用袖子将残留的泪痕狠命擦拭干净,准备迎接汉宫信使。

  此时内里薄太后已近癫狂,她的声量越来越大,殿深人远已经无法掩盖,我听得很清楚。她口口声声清清楚楚告诉刘恒,熙儿之死全部都是我下手所故,逼迫刘恒答应立刻下旨废后。

  闻声,我心沉到谷底。此时是除去我的最好时候,过了,便没了这个痛彻心肺作药引子,用起来也就不灵了。

  陪同我伫立殿门的灵犀也听到了薄太后的话,她双眼充满了惊恐,低声示意我:“娘娘……”

  我摇手,长叹一声。手中端正了衣衫,立于殿门前。

  不听,不看。我沉下心,仿佛世间众物已片刻消失,空留下一片无垠寂静。

  “奴婢参见代国王后娘娘,王后娘娘洪福金安。”那信使得声音有些惶恐,以他低下的身份恐怕也是第一次可以进得内宫。

  “说罢,究竟什么事?”我不想说得太多,眼眸依然半闭半阖。

  “昨夜子时,汉宫有飞鸽传信,说少帝崩了。”他谨慎回答。

  我的身子顿时僵住,急忙回头查看内殿动静。

  所幸内殿依旧是哀声连连,哭声惨惨,宁寿宫的宫人也都在内里忙前忙后,顾不得角隅。

  “你家主子还说什么?”我笃定他绝对不是汉宫的信使,吕太后此时此刻必不会有心情来四处通传刘恭的驾崩。

  那信使见被我轻易猜中了身份,吓了一跳,旋即又垂眸悄声说:“奴才家主子让奴才转告王后娘娘,代国兴亡就靠王后娘娘了。”

  不等他说完,我厉声断喝“这也是个混账东西,来人,把他拉下去罢!”我作愤恨状,命人将他拉下。

  灵犀上前,低声问:“娘娘,他是?”

  “你去告诉外面把他连夜逐出代国,不许停留。”我沉下面容不答她的问话,只冷冷的叮嘱灵犀。

  灵犀得令转身离去。

  我迈步进入大殿,刚刚我没有听到刘恒的回答,不知孝顺的他是否答应了薄太后废后的命令。

  长叹一声,顿了顿,我翩然进入内殿。

  阴暗之中,薄太后哭倒在床榻,刘恒则跪倒在她的面前。两人听得有人进入,一同回首,薄太后的面容刹那间变得狰狞,恨不能立即将我碎尸万段。

  不等薄太后恨言恶语出口,我先寂寂躬身说道:“启禀太后娘娘,代王,臣妾刚刚得报,汉宫少帝驾崩了。”

  几乎扑上来准备扼住我颈项的薄太后赫然间呆愣住了,停顿良久后忽而一改满脸怒容开怀大笑:“她也不过如此,哀家还要强过她去。”

  我知道她指的是谁,低头不语。

  半世的争斗,你来我往,若不是恨到了极点又怎会有这样的癫狂反应?谁咎由自取?谁从此快意?谁又能真的逃脱生生死死?两个几乎同时失去了孙子的祖母,两个同样沉浸在伤恸中的女人,还用得着再去追究谁赢过了谁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未央·沉浮(美人心计)作者:瞬间倾城 2如懿传 第二册 3步步惊心 4大明风华(大明皇妃孙若微传)作者:莲静竹衣 5如懿传 第三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