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瑶草碧何处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瑶草碧何处

所属书籍: 倾世皇妃

  我看着祈佑将今夜所发生的一切处理好,随后使拖着疲累的身于与沉重的心情与祈佑回到了昭风宫,翠微宛然风,绛幕掩香风.我环着自己微币的双臂跟在祈佑身后踏入高高的寝宫朱槛.寝宫之内寒气甚重,但是看着他的背影我更觉得冷.仿佛那一刹那,我与他形同陌路,我不禁想问,这是我认识了八年的祈佑吗“你现在一定在怪我借你口套出了韩冥所有的话,再次利用了你.”他背对着我站在寝宫中央,仰头而望顶上那琉璃珠.离他有三步之遥的我无声的笑了笑,怪?如今的我还有资格怪吗?他从来都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我,仍旧是有所保留.“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会与韩冥在锦承殿见面.”

  “你应该早就知道,心婉是我的人.”他—语道破,随后又道,“不要怪我事先没通知于你,我知道你与韩冥的交情,若这事告知于你,你定然会心慈手软多么冠冕堂皇的一句话啊,将利用我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我朝前迈了好几步,与他面对面而立,“你说的这一切,倒像是在为我好?”我嗤鼻一笑,对上他那深连的眸于,“利用我对付我的朋友,这是为我好?”

  “他有当你是朋友吗?你的孩子可是他……”他的话还没落音,我使激动的打断,“是你,纳兰祈佑!害我孩子的那个人是你!”咄咄逼人的语气今他有些失神,片刻不语.而我便继续道,“韩冥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我的孩子,他只是想利用这件事让你怀疑我,让你能将我送出宫.可他没你聪明,更没你绝情,当你发现长生殿发生的事有蹊跷,当下使知道了事情的轻重,你故意推开了我,对不对.”

  我一口气说出了自己憋在心中多日而不能宣泄的愤怒,而他则是静静的盯着我,复杂的情绪充斥着全身.祈佑又一次的沉默,屋内静谧的让我觉得格外诡异,片刻后他带着自责愧疚道,我承认,我是故意推开你,只是没想到孩子会掉酸涩的热气顷刻间蒙上了我的眸,泪水在眼旺中打转,他上前一步,我立刻后退一步.“馥雅,对不起.”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

  “你难道不知道,我亏欠了连城多少情?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孩子对我有多重要?你难道不知道,我多想将对连城的亏欠投放在这个孩子身上?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孩子足唯一支撑我活下来的理由?”泪水终于恩不住溢了出来,滴滴落在自己的手心,冷如寒冰.他伸出略微有些颤抖的手为我抹去脸上的泪痕,这次我没有躲.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勉强的扯出一笑,“祈佑,每当我想起你对我的所做所为,我想恨你.但是你是我爱了八年的男人!如今我舍不得的,只有我们之间的那一份情而已.”

  “你也是我爱了八年的女人.”他非常认真的说下这样一句话,随后将我狠狠拥入了怀中,我会补偿你的.”

  又是这样一句话,记得什么时候,他也对我说,会补偿我.到如今,就是杀了我的孩子作为对我的补偿吗?我的手轻怀上他的腰际,听着他的心跳声,“你要真想补偿我,就给我一个孩子吧,我真的很想要个孩子.男孩对吗?这样我才能做你的皇后,做你唯一的妻子.”

  “你原谅我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手又收拢了几分,身子有些颤抖,“馥雅,你会是我的皇后.只要韩家的事稳定了下来,我就会让你做我唯一的妻子,我的皇后.”

  “你知道吗,我和展大人很早就认识了.”我试探的性的将我一直不敢心诸而出的事说出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祈佑他一直都知道我与展慕天多次秘密见面.舌则,以展慕天一人之力根本无法查出韩冥与连思的真实身份.只有以个原因,祈佑的人在暗中帮助了他.当展慕天告诉我这些事的时候,他猜测我肯定会去找韩冥,所以鹰组之人才会事先埋伏在那.他的身子—僵,随后缓缓松弛,“我知道.”

  果然是知道的,所以我现在对他坦承,正好可以去了他对我的疑一.佯装惊讶的说,“你知道?”

  “恩.”

  “我与慕天算是旧相识了吧,记得那年我被灵水依毁容之后……”

  就像是闲话家常那般,我娓娓的对祈佑敏连起当年如何被人毁容,如何易客,再如何与展慕天有过一面之缘.进说起在昱过,连城对我那种种的好.是的,我说这些,一为坦白,因为我与展慕天的事没有事能瞒的近祈佑的耳目.二为让他愧疚,更为让他觉得,比起连城,他待我有多么的可恶,多么狠.只有让他觉得对我有太多太多亏欠,我才能真正的生存在这个后官,也只有这样,我才能为所欲为.昨夜韩冥之死,韩太后苏贵人被囚,举朝震惊.翌日展慕天也被提升为兵部尚书,韩冥所属的—般兵权归他所有,另一半兵权祈佑自己收回掌控.速度之快让朝野都无法接受,直到他们真正反应过来之时,大事已经成定局,无可挽回.韩家的残余势力刹那间群龙无首,成为一片散沙,相信祈佑会乘此机会逐个击破吧.这就是祈佑的做事手法,雷厉风行,一刀见血.直到所有事情都解决之后,众人才恍然太悟,这使是祈佑的手段.而昭凤宫也接道了两道圣旨,一是册封我为正一品雅夫人的圣旨,而另一道则是放心婉离官归家的圣旨.放心婉回家这道圣旨倒是另我有些惊讶,如今她才二十有四,提早六年离开皇宫是不可能的.除非,这是祈佑承诺给她的,只要她监视着我,将我的一举一动都禀报给他知道,心婉就能提早离开这个皇宫.祈佑也说起昨日是她通风报信的,也就是说,心婉利用我得到了这个摆脱皇宫的机会.冷笑一声,想离开皇宫?她在做梦.妄想利用我得到离官的机会,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当下我使吩咐了花夕为我办—件事,乘此刻的心婉才离开昭风宫不九,去一处幽静无人的地万劫杀她.不论她亲自动手也好,还是命令隐藏在四处为慕天命是从的人动手也好,我只要心婉走不出这皇宫.我的手紧紧攀附着窗槛,望淡香几缕,玉宵云海露,香林森森.大概等了一个时辰,花夕踏着平缓的步伐回来了,附在我耳边轻声道,“主于,已经处理好了.”

  我将手由宙槛上移开,转身步至桌上,端起花夕为我准备好的龙井茶轻吮一口才问,“尸体呢?”

  “抛尸枯井.”花夕冷淡的抛出这四个字,我便放心了.“主子……”她有些迟疑的唤了声,随后将手摊开摆在我面前,“这是她临死前,挣扎着递交于我的帕子.”

  我疑惑的凝望着花夕手中那素净的绿帕,一手拖茶,另一手取过帕子,那上面绣着几行密密麻麻的字.

  辽阔苍穹,千林白如霜.

  卧看碧天,云烟腌蔼间.

  细叶舒屑,轻花吐絮,绿阴垂暖,只恐远归来.

  临水夭桃,倚墙且酬春.千里暮云,瑶草碧何处.

  隐隐青冢,画戟朱翠,香凝今宵,遥知隔晚晴.

  这诗……好熟悉.我的记忆开始一点一滴的转动回想,对了,这诗是心婉为我作的诗呀.(详见葬花亦心伤1)她为何要将这首诗绣在帕子上?她是祈佑派来监视我的人不是吗?她对我的好,皆是为了能够早点离开这血腥的皇宫啊.可她为何要将这些字绣字帕子之上“她临死前说过什么没有?”我倏地回神,急急的问道.花夕沉思片刻,才道,“隐隐约约听见她说着……‘皇妃’二字.”

  听道这,我的手一松,始终端在我手中的那杯茶狠狠掉在了地上,另一手的帕子也随风飘散,在空中打了几个圈才掉落在地,与那随了的杯与蔓延的茶掉落在—起.皇妃难道她早就知道,此刻的辰主子,便是那日的蒂皇妃。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瑶草碧何处
回目录:《倾世皇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倾世皇妃 221 疾风劲草作者:风弄 307 王威浩荡作者:风弄 420 十面埋伏作者:风弄 502 太子出使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