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笙箫冷华知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笙箫冷华知

所属书籍: 倾世皇妃

  展府处处红帏喜煅,熙来攘往的官员几乎能将门槛踩破,个个衣着光鲜捧着手中的贺礼将展府的院落几欲堆满,可见如今的展幕天在朝廷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此刻有皇上亲临,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芝麻小官皆来展府凑上一脚。但众多没有接受到帖子的官员还是被随行祈佑而来的禁卫军拦在府外。

  此时正值初喜,空中下起了绵绵细雨,给许多人造成了不便,也正是伴随着这场霏霏细雨,一对新人踏看红地毯朝正坐主位的我和祈佑渐步而来。两侧随行的花童由手中抛出那血红的玻瑰,那一片片花瓣洒在他们的发颈问,有些残留而上,又有些滚落而下。

  展幕天与苏月皆是一袭红妆嫁衣,但是木然的表情却应正了二人时这庄婚事的不愿。我细细打量着苏月,头顶厚重繁复的凤冠,额前零落的珠翠随着她的步伐相互交鸣,铿锵作响。她的身材甚为较小玲珑,脸上却散发着脱俗的灵动之气,其气质与苏姚一般无二。

  他们二人跪在我们面前奉上了茶,展幕天在我面前至始至终都很平稳,平静的目光恭谨的扫过我与祈佑。而苏月则是垂首而奉茶,没看我们一眼。

  一连串琐碎的婚礼终于在一声‘遥八洞房’下结束。我有些疲累的靠在椅子之上,祈佑则同苏景宏说起了话,在他身边的我总觉得苏景宏对我颇有敌意,于是盈盈一拜借由烦闷便离堂而去。

  绵绵小雨依旧,飘洒在我的发丝之上,沁凉的微雨拍打在我的颊上凝结成细微的水珠。我走入幽静的小院竞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熟悉之香,是残留着的梅香。

  我觅香而寻,曲径通幽,刹那问,数百株梅闯入眼帘。褪糟梅稍,归来旧处。

  “姐姐。”展幕天一脸黯然的伫立在我身后,竞不知何时出现的,那样无声无息。

  “你的府上竞种植了这么多梅。”看的出来,他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对这桩婚事的极度不满意。我也不便与他继续提成亲之事,转而谈起了这满园的梅树他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低的冲我勉强扯出一笑,“姐姐生辰快乐。”

  我一愣,奇怪他为何会知道。转念又想起元宵那日祈佑提起我的生辰,想必随行的花夕也听见了吧。于是了然一笑,“谢谢。”

  他沉默片刻,“既然姐姐生辰,低低就遥你两个消息。”他扫望了一眼四下无人的梅林,才道,“韩冥,是天下第一神E的徒弟。”

  我一怔,天下第一神医的徒弟?难怪能请到他为我整容呢,原来他们竞有此等关系不对!若他是天下第一神医的徒弟展幕天此时又开口低语道,“据闻天下第一神医又祢神秘老人,他一生只收过两名徒弟,一个精修医术一个精炼武学。这个曦,相信姐姐已经猜到了,正是昱国的皇帝——连曦。”

  婚礼完毕,祈佑本想带我去好好观赏下这繁华的金陵城,我却借口不舒服推脱了。祈佑不疑有他,赶忙将我带回宫,寻来御医为诊脉。车太医为我煎了一副药,祈佑亲自将那黑汁一口一口的喂进我的口中,直到碗见底他才放过了我。让我好生休息,明日再来看我。

  祈佑前脚刚走我便吩咐花夕去太后殿请韩冥于锦承殿相见,我将一身的绫罗绸搬,珍珠翡翠全数取了下来,丢至妆台之上。换上一件单薄的莲荷素表,脸上的脂粉也全数由清水洗尽。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天色渐暗,树影浮动,我才动身前往锦承殿。

  那一路上,我走的很慢很慢,残飞絮,深处杜鹃啼,如此悲伤的呜叫似乎狠狠的敲击在我心中。

  直到锦承殿,在月光黯淡灯火微明的殿中,我看见了韩冥的背影。木然的朝他走去,他闻我脚步声蓦然会首,我的眼光在这已经黯淡无光的殿中扫视了一番,随即轻笑,“你知道我为何邀你来此吗?”他不说话,我继续朝前走,声声脚步在空荡的殿中来回不断的萦绕,“这,就是祈星背叛我与他之间的友情之地。

  他将我灌醉,套出了我的话,最后逼得祈佑不得不将你的妹妹,云珠推出作替罪羔羊。”

  他的目光随着我的步伐而动,当我说起云珠之时,他的脸色突然闪过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阴据之凛。我注意到了,同时也笑了,“韩冥,不让我对祈佑说,云珠是你的妹妹,只因怕祈佑会因你与云珠之间的关系而开始对你戒备。其实你一直在恨祈佑,你恨祈佑将你妹妹当作替罪羔羊而推了出去。所以你选择了与你的师兄连曦一同联手对付祈佑!”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神色并无起伏。

  “你不懂?连城死之前,我清楚的记得你对我说‘他的毒已侵入五脏六腑,你看看他的人中,早已被黑气弥漫,是死兆’。试问一个不懂医术的人怎会说出这样一番看似普通却大有深意的话来还有第一次,客栈中我对心婉下毒,而你给了心婉一颗解毒九,使稳定下她的病情。我还记得你说过‘幸好此毒的分量下的不多,否则华佗在世也救不了她’,一介武夫竞如此熟悉药理。而那次巧遇连曦,并不是巧合,而是早有预谋吧他突然笑了起来,“你似乎知道的很多。”

  “韩冥,你口口声声要我去追寻我自己的幸福,口口声声是为了我好,其实你和连曦早就预谋好要将我送到昱国,你根本就知道孩子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因为你的姐姐也被人谋害导致不孕。你要借用我的仇恨来帮助连城,你要我用仇恨去对付祈佑,对不对!”我的声音渐渐提高了许多,在空荡幽深的大殿是如此凄厉。

  终于,我的步伐在他面前停住,他的笑意愈发大了,却不说话。我有些自嘲的笑道,“当年我被灵水依毁容,你为何能救到我?我记得早在数日前你已经离开了昱国,为何你害会出现在昱国?只有一个解释,你还有未办完的事,所以你逗留在昱国迟迟未归。为何要在昱国逗留?是因为有熟识之人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隐瞒了。”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似乎将所有的烦闷之气全教吐露而出。

  “曾经,我是真心帮助纳兰祈佑夺得皇位,更觉得他是个好皇帝,所以我选择了帮助他,忠心他。可是,他竞利用了珠儿,我唯一的亲人。

  其实早在三王大婚那日我便与珠儿相认,我一度想放弃仇恨与珠儿远走,过一些平凡的日子。但是珠儿说她不走,她想一辈子陪在你与纳兰祈佑身边,因为,一个是她爱的男人,一个是她爱的姐姐。她对你们两的情是我始料未厦的,所以我选择留下,继续复仇。

  记得那日在太后殿外,珠儿突然晕倒吗?其实我与太后对她说的是‘与纳兰祈星合作,将祈佑的所做所为全数搂露’,但是她不肯,她誓死都要保护纳兰祈佑的地位,只因她是如此的爱他。后来珠儿因一封匿名信而死在乱辊之下,我以为是祈星做的。于是我怂恿纳兰祈佑,杀其母后嫁祸祈星,来个一箭双雕,一为我沈家报仇,二为珠儿报仇。

  我以为一切都会就此结束,却没想到那日由你口中得知,送匿名信的人是纳兰祈佑身边的公公!自那一刻起,仇恨就在我体内生根发芽,珠儿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纳兰祈佑,而纳兰祈佑却对珠儿做出这样不耻之事。我便找到了我的师兄,连曦。

  是的,我承认是刻意要将你送到连城身边,是想用你的仇恨来帮助连城。可是,你竟然怀孕了,我的谎言不攻自破了。我百般要连曦劝阻连城,绝对不能让你会到亓国,但是连城却因为爱你,放你回来了。我们的计划正因为连城的一时心救,完全被打乱。

  你知道我们的计划是什么吗?两国交战之时,利用你来要挟祈佑,让祈佑心神大乱,这样,他自然就打不出好战了。可连城偏偏要放你回来,真是……个情字弄人呵。”

  他缓缓叙述着一切,时不时发出几声冷笑,几声自嘲。我呆呆的听着他口中的一切,其实我早就心里有底了,可是当我亲耳听到韩冥说出真相之时我竞还是如此伤心。连曦、连城、韩冥竞一起欺骗了我,这次的阴谋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自六年前就开始筹谋了,如今被我揭发了,那我是要死在他的手中了吧。

  突然我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飞快的脚步声,我才回首便见到苏思云手握E首,朝我狠狠刺了过来。一个手臂将我搂过,一脚踢开了苏思云的手腕,匕首飞了出去,‘哐当’一声跌落在地。苏思云抚着自L疼痛的手腕怒视韩冥,“早就叫你杀了这个女人,你却偏偏要护着她!现在好了,她全知道,你还要护着她!”

  “没人可以动她。”韩冥冷硬的吐出这句话,我讶异的侧首而望他坚定的表情,欲从他的眼中找出此话是真诚还是别有用心。

  苏思云听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单手指着韩冥道,“你还责怪我沉溺于纳兰祈佑那虚假的爱中不可自拔,那你自己呢?不同样为了一个女人,打乱了我们多年的计划吗?你比我可怜,至少我得到了纳兰祈佑的宠爱,我和他甜蜜的相处了三年。而你呢,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她,甚至连一丝丝的甜蜜都没有。”

  看着苏思云近乎疯狂的脸,以及那悲伤的神色,我持脱出韩冥的怀抱,低低的唤了一声,“连思。”

  她蓦地怔住,狂笑之声哑然而止,惊诧的凝视着我久久不能说话。我继续道,“或许我该称你为连思吧。连曦曾经对我说过一个故事,那个故事中却没有提及他还有个妹妹……”

  她渐渐后退几步,最后跌坐在地,轻笑了出声,“好久都没有人再叫我连思了,好像是连城大哥在阴山大败那一次吧,六年了……我离乡背井来到亓国整整六年,曦哥哥为我伪造身份,让我接近纳兰祈佑,更想让我蒙得他的宠爱。

  到时候,我就能从他那刺探到更多的情报。

  我苦心与你结拜为姐妹,只为学你的仪态,喜好,举止,神情,因为纳兰祈佑爱你。若我能学到你几分,得到纳兰祈佑的宠爱是轻而易举的事。终于,你的逃跑给了我一个机会,那夜我故意在纳兰祈佑会途径的地方用酷似你的声音唱了一首《疏影》,他果真误认我是你,当夜就宠幸了我。

  往后,他待我真的很好,又赐长生殿,又日夜专宠,我不禁陷入了他的柔情之中。甚至几度忘记了我来此的意图,是奸细啊。我是来做奸细的,怎么能胡乱动情呢?直到我怀上了纳兰祈佑的孩子,我选择了放弃自L奸细的身份,我想与他长相厮守,我想有一个与他的孩子。于是我在他面前坦诫了自L的身份,他接受了我,也接受了孩子。我更加认为他是真心爱我的,几度我想对他说出亓国的奸细,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是曦哥哥筹谋多年的计划,我不能毁了它。

  直到你的出现,纳兰祈佑对我的宠爱再不如前了,却也还是时我百依百顺。

  直到曦哥哥用浣薇的手杀了我的孩子来警告我,可我仍旧一心一意的向着祈佑,因为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当我知道你就是馥雅的时候,才彻底明白,纳兰祈佑他从来都没真正爱过我,他对我做的一切都是假象或许,他早就知道我是连思,他留下我只为来牵制曦哥哥。

  多可笑啊,我的爱竟是如此卑微不堪。”

  她最后一句自嘲之声让我的心一痛,我相信,祈佑早就知道连思的真实身份了,否则绝对不会如此包容她。是呵,我的到来确实坏了他们的计划。

  连思猛的瞪着韩冥,“早在她发现你与云珠的关系时我就叫你杀了她,你就是不杀,偏偏要用我孩子的死来驱逞她出宫可没想到,她的孩子会被纳兰祈佑给弄没了,哈哈!她的孩子可是曦哥哥一直想要的孩子,却没你们那愚蠢的计划给弄没了!”她笑的格外诡异,神情似乎害有些癫狂。

  我蓦地凝望着韩冥,“一直操控着所有事的幕后之人是你。”我早已经知道他的一切,却还是想亲耳听见,听见这个我从来不曾怀疑过的韩冥。

  “是。”回答的即干脆又利落。

  “当初灵月公主说的一切,也是你安排的?故意要我将视线转移到太后身上”

  “是姐姐她要是月说的,因为她知道你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不查出幕后之人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所以她背着我叫灵月对你说那些话,因为她想一个人承担下所有的罪名,她只为保我。她真傻,真傻。

  为了帮我复仇,她卷人了后宫的权利之争,与先后斗的你死我活也不罢休。

  为了帮我妹妹报仇,竞甘愿背负奸细的罪名……她做的哟且都是为了我,她从来都没计较过任何的回报。是吧,她真傻”

  他不禁露以苦涩一笑,却是比苦还难看的表情。他说的话更让我惊讶,原来那天的一切都是太后自作主张。我改庆幸的是,这一切并不是韩冥所为,他并不是无情的人。但是仇惟真的会让人变变的如此可怕,我不正是如此吗?正因为仇恨,我溺死了浣薇,毒死了莫兰……甚至想要利用祈佑的爱,来报复他故意将我推倒,害我的孩子死去。

  “韩冥,杀了她。她已经知道我们的一切了,她不能留下。”连思突然恢复了自己的情绪,将跌落在地的匕首捡起,递给韩冥,“她根本不爱你,从来没有爱过你,这样也就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韩冥接过了匕首,凝望那闪着寒光的匕首良久,再将目光投放至我的脸上。

  犹豫,矛盾在他脸上挣扎徘徊。片刻后,他拉过我的右手,将匕首递至我手心,“我甘愿死在你的刀下,你可以为那枉死的孩子报仇。”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笙箫冷华知
回目录:《倾世皇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凤于九天作者:风弄 207 王威浩荡作者:风弄 3如懿传 第一册 418 风起云涌作者:风弄 515 爱恨烽烟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