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四卷 素绾九阙萦指柔 第238——241章:蓦然泣红泪

第四卷 素绾九阙萦指柔 第238——241章:蓦然泣红泪

所属书籍: 倾世皇妃

  灵水依与连胤的事经过了两个多月,已经平复下来。但是连城似乎还不能放开,这些日子经常在御书房几日不曾出来,我也很少见到他,每次来都只是匆匆小坐一会就离开,说是有很多奏折要批阅。我知道,他无法从连胤的事中抽身而出,是因为太信任这个弟弟了吗?

  原来帝王之家信任与提防竟是相互的,你若提防,坏了兄弟间的感情,你若信任,得到的却是无情的背叛。曾经我身为公主,每日看着父皇撑着额头想着该立谁为太子时,我就觉得很奇怪,不就是立个太子嘛,用的着如此费心吗?但是经过了纳兰一族的夺权我才明白了当时父皇的忧虑,治江山比打江山还要难,尤其在立储君之位时,竟是如此困难,生怕手足相残,发生人间惨剧。人人羡慕帝王之家,谁又懂身为皇子的苦呢?

  这些日子以来,连城表面依旧如常对我,但是他眼中时时流露的伤是骗不了人的。我不想多问,再次挑起他的伤。

  而这些日子我也很少见曦,听说连城频频召他进御书房,似乎在商讨些很重要的事。难道是对付祈佑?这么快……祈佑的朝廷才除去杜丞相,元气肯定大伤,按理说这个时机确实是对付祈佑的好机会……但是,真有那么容易吗?

  今日我再踏入储秀宫,才发觉自己很久没有再来看纳兰敏了,是从一年前被太后禁足起吧……

  可当我推开屋门之时,却见她病怏怏的躺卧在床榻她,咳嗽声声刺耳。我立刻冲到纳兰敏身边,望着伺候她的那名宫女厉声道,“怎么回事?”

  “小主她连日来重咳不止,奴婢去请御医,可是他们看小主不得圣宠,就不肯来医治。奴才想找辰妃您帮忙,可是当时的您又被禁足,根本见不到您。直到数月前才好了些,可谁知今日又复发,比以往严重许多。”她猛的跪下,身子略微有些颤抖。

  “你现在就去请御医,就说是辰妃的命令,不来的话,等着掉脑袋。”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吩咐着。心中对纳兰敏的担忧之情更是加重,她……若有事,我如何向祈殒交代?他临送我们前,千叮咛万嘱咐,托我好好照顾纳兰敏,我竟没有做到,让她病成这个样子……

  我双手紧握那只柔软无力的手道,颤抖着声音说,“姐姐放心,马上你就能回家了,祈殒的手上有先帝给他的传位遗诏,先帝……很聪明对吗?临死前都将了祈佑一军……所以我们取胜的把握很大,很快,你就能回到他身边,你可以做皇后,可以有你们自己的孩子。”我不断的给她希望,给她期许,让她有一个期望坚持下去。

  她虚弱的笑着,黯淡无光的眼神有了一丝光彩,“皇后……孩子……”笑过后,却是一丝绝望,“不,我的身子怕是已经撑不到那一刻了。”

  “姐姐不许胡说,你怎会有事呢?”我强扯着笑,抚慰着她。

  “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如果我真的没命……回到祈殒身边……”她的泪水顷刻间滚落满脸,湿了衾枕,看着她我的整个心都揪了起来,“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回去再见祈殒最后一面……”

  我的泪水湿了眼眶,硬咽下酸楚笑道,“只要你的病好起来,我们就回亓国,好吗?”

  她的眼光一亮,“真的吗?真的可以回去吗……”

  我狠狠的点头。

  “娘娘,御医来了。”

  一听见御医的到来,我立刻由床榻边起身,好让御医诊脉,也不知是起的太快还是身体不适,眼前一片黑暗,脚下全然站不稳。御医忙扶住欲倒的我,“娘娘,奴才先为您诊脉吧。”

  我摇头,“先为多罗小主诊脉。”我找了一张小圆凳坐下,单手撑着略微晕眩的额头,望御医为其红线诊脉。

  半晌,他收起线,捋着胡须道,“小主的病情因久不得治而积累成疾,再加上她性情沉默寡言,忧郁而成心病,要治愈有一定难度,奴才觉得还是先解开小主的心病再行医治。但是……治不治的好就难说了。”

  听到这,我的心稍提的老高,“你说什么?治不好?”我的眼前突感一片黑暗,险些由椅上摔下,御医立刻上前扶着我,“娘娘,您脸色很苍白,奴才还是先为您诊诊身子再谈多罗小主的病情。”

  他将红线绕在我的手腕上,诊治许久,脸上由最初的担忧转而浮现出笑容,欣喜的大叹,“娘娘,恭喜您是个喜脉。您可是第一个为皇上怀上龙子的呀,恭喜恭喜……”

  我的脸色渐渐僵硬,望着御医的嘴巴一张一合,脑子突然无法再行运转。

  他说喜脉?我有身孕了?怎么……可能

  我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不可能!”

  御医因我的话错愕了好一阵子,“娘娘,千真万确,您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

  我仍然不住的摇头,犹如听见一个晴天霹雳,“怎么可能有身孕……我一直服麝香近半年,早已是不孕之身……你一定诊错了。”

  御医再次捻起红线为我诊断,我屏息望他脸上的表情,呼吸几欲停止。

  良久,御医抽回红线,疑惑的盯着我,“娘娘,您的以内根本没有您所说的麝香存在,何来不孕之说?”

  我倏地由凳上弹起,“你胡说!”

  御医立刻跪地而下,“娘娘息怒,奴才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您若是不信,可请再几名御医前来诊脉……”

  我连连后退几步,“不可能……”双腿逐渐无力,思想一片混沌。房内突然陷入一片尴尬的气氛,诡异到连我自己都不敢呼吸,只能紧紧将自己的双指紧扣,指甲掐入手心,疼痛蔓延。

  御医有些畏惧的唤了一声,“娘娘……”

  我沉默了良久,最后深呼吸一口气,“本宫怀孕之事,你们不准对任何人提起。”

  “这……娘娘有孕是件好事……”御医急急的脱口而出。

  我厉声打断,“就按本宫的吩咐做,如敢泄露半句,唯你们是问。”

  断云连碧草,点点是春色,日暖风拂露,翠袖衬罗衣。我昏昏噩噩的的回到昭阳宫,望处处僚人的景色竟是暗淡无光。

  幽草远远见我回来,便朝我跑来,口中还大喊着,“主子,皇上等您很久了。”

  听到这,我有片刻的失神,恍惚的后退几步,欲往回走。

  “馥雅。”连城一声低唤令我止住步伐,我望着连城立在寝宫门槛之内,看着我的眼神那样认真。淡淡的回避开,缓步向他走去。

  “你怎么了?脸色如此苍白。”他担忧的抚上我的额头,“幽草,去请曦过来为……”

  “不用了。”我急忙打断。

  他担忧之色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疑虑之色,“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累了,休息会就好。你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忙吗,不要因我耽误了国事。”我强颜欢笑的将他往寝宫外推去。

  “你是不是怪我这些日子冷落了你,其实……”他着急的想解释,我却笑着摇头,“没有,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真的只是……累了。”

  望着我,他突然沉默了下来,静静的盯着我,似乎要把我看透。

  我佯装做没看见,朝幽草笑道,“幽草,送皇上。”言罢,我也未多做停留,徒步朝寝宫内走去,身后很安静,我却始终没有回头。脚步声声回荡在空寂的寝宫,微暗的烛火在桌案上摇曳,滴滴红泪滚落,我便伸手去接。滚烫的红蜡滴在我的肌肤上,火辣辣的灼痛,我用力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的哭出来。

  ——没错,你这杯所谓的梅花酿,与当年我所饮之香味一模一样。

  ——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杯梅花酿内加有麝香!所以那日你见我饮此茶才略有激动之色?

  ——是。

  ——对不起。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没什么,只要你幸福开心便好。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能飞多远便飞多远,再也不要回来了。

  想到曾经的一切,我不禁笑了出声……

  到底是韩冥骗了我,还我是误会了祈佑?

  “主子,你这是在做什么!”才踏进寝宫的兰兰立刻冲到我身边,一把将我的手由烛台上抽离,忙将凝结于手心的蜡拨区去,再冲外边大喊,“幽草,快打盆冷水进来。”

  看着焦急的兰兰,我依旧挂着淡笑,“我没事,你去请连曦大人过来。”

  兰兰犹豫片刻,终于是放开我的手,信步跑了出去。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曦来了。他一见我便要为我把脉,我立刻将手藏在衣袖,“曦,这次我召你过来是想问下,我体内的毒何时能除尽?”

  “再过三个月吧,只要你日日服下我为你调配的茶。”

  “你的医术确实高明呀。”我不住的赞叹一声,“那你说我的身子有希望怀孕吗?”

  曦奇怪的睇扫我一眼,“当然有希望。”

  “是吗?那为何我与连城同房半年之久,竟不能怀上孩子?”

  “你的身子确实太虚弱了,所以比一般女子要难怀一些。待到你的身子好起来,定能为皇上怀上孩子。你无须太担心。”他细声安抚着我。

  我含笑而点头,“对了,你初为我把脉之时,有没有发现我体内潜藏着……麝香?”

  “没有。”他很肯定的摇头,“你千万不能乱碰那东西,若误服了它,就真不能怀孕了。”

  “是么。”我平静的笑着,藏在衣袖中的手却在微微颤抖着。

  “你的脸色真的很差,让我为你看看。”

  “不用了,曦。以后你无须再来昭阳宫为我诊脉了。”

  夏雷阵阵,雨卷残花,满庭风雨落叶凋疏。孤立回廊阶前望纷飞乱雨溅泥,声声敲心。这场雨似乎下了很久,却始终不肯停。

  在雨滴乱弹声声间,有人高唱:皇上驾到。

  隔着密密麻麻的雨望去,连城在几位奴才的拥簇之下,打着一把伞而来,即使伞很大,仍旧湿了他的龙袍,泥土沾满了他的龙靴。

  待到他进入廊内,我由袖中取出帕子为他擦拭额发间的残珠,“这么大的雨你还来做什么!”

  “相信你听说了,兰嫔有了我的骨肉。”他任我在他发间擦拭着。

  “恩。”我点点头,“是好事,皇上该开心。”

  他轻笑一声,“我是很开心。”

  看着他脸上的笑,根本没有笑到眸内,我知道,他想要一个属于我们之间的孩子。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他,我必须先完成一件事,才能对他说。

  见我沉默,他说,“刚批阅完奏章,突然想喝一杯你亲手泡的雨前茶。”

  为他拭干了发间的残珠我才收回帕子,“只为喝一口茶吗?”

  “只为一口茶。”他含笑搂着我的肩,“你肯为我泡杯雨前茶吗?”

  我倦倦的靠在他怀中,闭上眼帘,“不论多少杯我都愿为你泡,但是……我想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他温润的声音传至我的耳中,暖暖的气息拂在我的脸上,痒痒的。

  “纳兰敏病了,非常严重。我希望带她回亓国见祈殒一面。”我的声音非常平静,没有起伏。却感觉他的身子一僵,立刻回了句,“不行!”

  我睁开眼睛,看着连城肃冷的脸色,心头一紧,“她怕是快不行了。”

  “不行。”依旧是这两个字,我黯然垂首,望着脚下污泥飞溅,不再说话。

  我们之间顿时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只听连城的一声叹息,“让曦同你们前去吧。”

  我霍然抬头仰望他的脸,无奈中带了丝丝宠溺,“你答应了?”

  “现在能为我泡杯雨前茶了吗?”他执起我的手,将我领进寝宫内。

  感受到他温热的手心,我的心中涌现出愧疚之情,“你不担心纳兰敏一去不回头,将来助祈殒登上皇位后没有可挟制于他的筹码?”

  “傻瓜。”他半带苛责半带爱恋的斥了一句,“相较于这件事,我更担心的是你。我怕的是,你一去不回头。”

  我的眼眶一热,“连城,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不准哭,我最怕你哭了。”他见我的眼泪随时可能划落,忙制止我继续伤感下去,“我相信你,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笑着转身走向桌台为他泡茶,泪水却弥漫了了整个眼眶,滴入杯水,在澈明的杯中荡漾出圈圈涟漪。有些事我一定要回去弄清楚,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甘心的。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四卷 素绾九阙萦指柔 第238——241章:蓦然泣红泪
回目录:《倾世皇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16 言惊四座作者:风弄 2后宫·甄嬛传 3外篇作者:风弄 401 魂落西雷作者:风弄 5如懿传 第五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