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四卷 素绾九阙萦指柔 第207——210章:凤血玉之诺

第四卷 素绾九阙萦指柔 第207——210章:凤血玉之诺

所属书籍: 倾世皇妃

  我在王府中养伤有半个月,祈殒未再踏足过一步。他竟因一幅画,一句话而断定我的身份,而且是馥雅公主的身份。可见先帝已将所有的秘密告诉祈殒,那先帝与祈殒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先帝,真是个可怕的人呢。

  而如今,我已不怕将自己的身份公诸于众人所知,即使前方危险重重,我亦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有和畏惧?

  在养伤期间,我见到了祈殒的王妃,那位被先帝称赞为“才思细腻,必为大事者”的多罗郡主纳兰敏。慧心纨质,玉貌绛唇,说不尽的灵美淳朴,看不厌的绝代风华。

  她对我更是照顾有佳,无微不至,更是善解人意,常伴身侧与我闲聊。她的言谈举止风雅不凡,才情兼备,难怪先帝都对她另眼相看,原来这场婚姻也是早有预谋。先帝将如此聪慧女子安排给祈殒,只为让她助他一臂之力,在政治上对其有所帮助。

  在伺候我的几位婢女搀扶下,虚浮的迈出门槛,轻靠座在苑中小凳上,任柳絮飞散,飘然掠发间。初夏暖风侵袂,闭上眼帘,沐浴在暖阳中,心头之事越绕越多。

  细微的脚步声传来,我睁开眼眸,仰视着祈殒,他终于来见我了。我知道,这些日子他在逃避,逃避我是馥雅公主之事实。

  他对我勾起淡淡一笑,后与我并肩而坐在石凳上,伸手接住几瓣残飞的柳絮,随后朝天际一抛,“父皇对我说过,潘玉就是夏国的馥雅公主。你与祈佑有一场复国交易。”

  我点点头,“先帝说的不错。”

  他再次将“凤血玉”从衣襟内取出,拉过我的手,将它递塞在我的手心,这是第三次将此玉给我。

  “凤血玉为我母妃钟爱,它代表至高无上的承诺,你收好。”他紧握我的手,将它手拢。

  我想推拒,他却凄然一笑,“不要拒绝了,这枚玉是我对你的承诺。若我登记为帝,定为你讨伐夏国。”

  笑声由我口中逸出,听着竟是如此讽刺。他是第三个承诺我复国的人,但是我知道,真正要复国只能靠自己。我不能再如曾经呆在祈佑身边,傻傻等待他把一切处理完后,再去讨伐夏国,不能再靠别人了,我必须靠自己的双手。

  在眼眸流转之即,我瞅见一张悲伤苍白的脸,是纳兰敏,“王妃!”

  祈殒也随着我的视线望去,我连忙将手由他掌心抽出,我知道,她误会了。

  纳兰敏只是幽幽的扫了我们一眼,曼妙转身,飘然而去。虽然她离去时如此高雅傲然,但她沉重的步伐却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祈殒忙起身想追出去,但是才迈一步却又退了回来,望望身边的我,神色极为复杂。我见他在原地踌躇犹豫,明了的一笑,“如此在意,为何不追?”

  他一怔,明显的讶异表现在脸上,“可是……”

  “我与王妃,谁才是能与你共患难,生死随,不离不弃的那一位,相信王爷的心会告诉你。更不要为了一段你割舍不下的依恋迷乱而放弃了自己的心之所爱。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永远无法挽回。”我用平静清透的声音对他说着,想唤醒他的心。

  他原本迷乱无措的神色渐渐明朗,对我回以真心一笑,俊逸风雅。随而绝尘而追去,毫无一丝犹豫。今日,算是我为祈殒解开了一个心结吧?我一直都明白,他只将我当作袁夫人的影子而割舍不去。可见他有多么渴望母爱,我只希望纳兰敏能理解祈殒,用爱去抚平他的心伤。

  当我正望着空空回廊转角出神之时,曦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身边,“恢复的不错,都能出门走动了。”

  我惊讶的瞅着他,似乎来很久了,那我与祈殒的对话他又听到多少?

  薄笑而邀他与我同坐,望簌簌青叶,纤纤素畹,明艳娇花,清风遐迩。

  “身中一箭一刀竟能一直挺下,硬撑着不肯道一句疼,真挺佩服。”他的唇畔边有一丝赞赏之意,浅浅淡笑。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笑,颇为新奇。

  “国破亲亡,容颜被毁,陷害中毒,阴谋利用,无情背叛,我照样挺了过来,这一刀一箭又何足道惧?”我洒脱的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件一件道出,如今再谈起已是习以为常,“幼时有算命先生说我命硬,那时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我不得不信呢。”

  他没有对我说的话做出任何表示,只是问道,“为何要挡下那一箭。”

  我摇头道,“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你若受伤,我们二人定沦为阶下囚。为你挡下一箭,你我才有一线生机。”

  “你不仅胆识过人,还很聪明。”他脸上的笑容敛去,再此沦为一脸冷寂,“你真的是夏国的馥雅公主?连城的未婚妻子?”

  “对。”我蓦然点头,如今再将我的身份隐瞒下去已没有多大意义。但是他似乎对连城的事特别关心?

  “那你听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二十五年前卞国有一奇女子名李秀,是青楼头牌歌妓,通晓琴棋书画,才貌兼备,艳冠群芳。多少王公贵胄,江湖侠士慕名而来,只为一睹芳容,听其一曲。多少人散尽千金想与她共度春宵,可是她向来高傲,那群庸人她一个也看不上。直到有一日,一名风流倜傥的俊气男子出现,他用那满腹的才情赢得了她的芳心。那夜,她将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献给了他。

  那一夜的风流,却铸成了一场悲剧。

  她怀孕了,那名男子亦要纳她为妾。这件事在汴京闹的沸沸扬扬,尽人皆知。因为那个男子是卞国的丞相,连壁,家中有妻室,父母更是坚决反对纳一名风尘女子为妾。此事一直僵持了一年,直到一个男婴的出生,丞相家人才勉强同意让她进门,将她安置在凄凉的小院中就住。没有侍婢,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那个男婴出生在晨曦第一道曙光破空之时,所以父亲为他取名为——连曦。

  随着时间的飞逝,那年他七岁。他看着母亲原本纤细柔嫩如雪的双手因多年浣衣而变的粗糙,生出厚厚的茧子。曾经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美貌,因常年的累积已覆上一层斑斓的沧桑。她在府中甚至连一个卑贱的奴才都不如,遭受了数不尽的冷眼。但是她忍了,为了她心爱之人而默默承受这一切,让她宽慰的是,连壁对她很好,大多数时间在她屋里留宿,甚至冷落了正妻。

  他还有两个哥哥,皆是正房的孩子,一个名连城,一个名连胤。可他从不叫他们为哥哥,因为他知道,丞相府内,除了父亲,其他人都看不起他与母亲。有时候他非常恨父亲,恨他身为丞相却如此懦弱,竟不敢站出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说上一句话,还要母亲承受那么多委屈。

  但是母亲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只因她爱父亲。为了爱他,甘愿来到府中受欺凌,为了爱他,甘愿放下她的骄傲陪伴其身侧,为了爱他,甘愿忍受命运对她的不公平。他默默的看着母亲受苦,却无能为力,毕竟他们都是寄人篱下,有什么资格去指责?

  直到那一次,连胤跑到母亲面前,对她破口大骂,说母亲是下贱之人,用狐媚手段蛊惑父亲的心,想要毁了这个丞相府。母亲呆呆的站在原地,任他那不堪入耳的言语无情的将她吞噬。

  看这母亲这样,隐藏多年的怒火一股脑冲上心头,上前就将他狠狠推在地上,“不准欺负我娘。”

  连胤不甘示落的从地上爬起,冲上来与他撕打在一起。母亲一直在劝阻,但是谁也没有理会,都气红了双眼。直到一声温雅却包含着无尽威严的声音传来,“你们给我住手!”

  他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望他们的大哥——连城。

  “大哥,这小杂种打我。”连胤竟冲上前先行告状的指着他,“大哥,这小杂种打我。”

  连城因这句话给了连胤一巴掌,“什么小杂种,他也是爹的儿子,我们的兄弟。”

  因为这句话,他的心中涌现出一股酸涩,他从没想过,竟有人会为他们说话!甚至称他为“兄弟”。多么奢侈的两个字,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他口中听见。

  此后,连城频频出入小院,给他们母子二人送好吃的糕点,水果,他还说,“在这儿,我们是一家人。”

  他盯着连城,心被填的满满的,一向不善言语的他破天荒的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大哥!”

  十岁那一年,父亲奉皇上之命领兵出征,独留他与母亲在府里。那时,他隐隐有个不好的预感在心中蔓延。果然,在父亲出征后第三日的夜里,正妻穆馨如领着几名家丁闯入母亲的房中,将还在睡梦中的她拖了出去,说是要将母亲填井。还口口声称她是一只修道百年的妖狐,欲来迫害府中上下,吸其阳气。

  他躲在屋内,偷偷的看着外边的一切,那时他很想冲出去求她刚过母亲,她不是妖狐。但是大哥却从后窗爬了进来,他说,“曦,你要逃。我娘不会放过你的。”

  他就这样被大哥拖着朝后窗逃去,在离去那一刻,他眼睁睁看着母亲被那几名家丁推入井中,“扑通”一声,穆馨如脸上痛快得意的笑,他一辈子都无法忘却。

  我听着他一字一言的诉说,脸上并无哀伤之气,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但是,他时不时流露的涩笑,泄露了他的心事。令我没想到的是,曦,竟是连城的弟弟。难怪我见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太像连城了,言谈举止与身上散发的气质皆无二般。

  “后来,你遇见了绝世神医,他收你为徒,对吗?”我开始猜测着下面发生的事。

  他点头,“这些年来,我一直策划着欲暗杀穆馨如,但是……大哥救我脱险后,恳求我原谅他的母亲。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未下狠心动手。”

  我哀叹一声,“但是杀母之丑你不得不报,你又不愿让连城知道此事是你所为,所以你找了一个与你毫无关系,有认识连城的女子,替你完成这次刺杀。”看着他沉默不语,我知道自己又猜对了,才道,“你不怕我将你的计划供出?”

  “我不会看错人的。”

  “看样子,我不能拒绝。”

  他将冷然的目光投放在我脸上,“既然你的伤势已无大碍,那我为你复容吧。”

  一个月后。

  我的脸缠着重重纱布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每三日曦都会来到我房内为我换药。我始终不敢睁开眼睛看我自己,因为我怕,更多的是恐惧,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这样。曦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总是低沉的对我说,“不要怕。”

  而今日,是正式卸去纱布的日子。曦,祈殒,纳兰敏伫立在我身边。坐在妆台前的我则是双手纠结在一起,微微颤栗。

  纳兰敏紧紧握着我的手,温暖的手心抚平了我内心的恐惧,“动手吧。”

  缓缓闭上眼帘,只听“卡嚓”一声,曦将纱布的死结剪开,一层一层将那白纱布卸下,千思百绪闪过脑海。

  “如果,我毁了你这张脸,连城还会爱你吗?”

  “真想拿一面镜子让你瞅瞅现在的样子,陋丑恐怖。”

  灵水依用那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将我的脸毁去……血腥味仿佛又传进我的鼻间。

  霍然睁开眼帘,正对上铜镜内的自己。嫩脸修蛾,肌如白雪,娇娆意态不胜羞……这是我,这是馥雅曾经的脸。我不确信的伸出手,抚上我的脸颊,是真的,我的脸竟完完整整的恢复了……一丝痕迹也看不出来。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能将我的容貌恢复,他的医术又达到何种境界了!

  纳兰敏会心一笑,“原来馥雅公主竟有如此倾城之貌。”

  祈殒深深凝着我的脸良久,竟不发一语的退出了房内。纳兰敏尴尬一笑,追了出去,独留下我与曦在房内,他歪着头若有所思的打量我。

  我怪不自在的问,“怎么了?”

  他将手中的纱布丢弃,“我就说那张平凡的脸根本不配你那出众的气质。”

  “你是在夸我还是贬我?”

  他不语,信步走至桌旁,为自己倒下一杯茶水,轻抿一小口,似有回味,“你的要求我已完成,如今,只剩下你的承诺了。”

  “你放心,我说话算数,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我回首盯着他的侧脸,“接下来,我该去昱国了。”

  他将手中的玉龙杯放在指间来回旋转把玩,“为了避嫌,此次你们先去昱国,我数日后便到。”

  疑狐的瞅着他问道,“你们?你是指我和谁?”

  “你与纳兰敏。”他将玉龙杯重重的放下在桌上,有水渍溅出,“既然要与连城谈交易,必定要找个有身份,能信任的人与你同去昱国。这些日子我与王爷商议过,王爷若离开金陵必定会引起怀疑,选来选去惟有纳兰敏最适合。”

  我的笑容渐渐敛去,拿起桌上的玉梳,一缕一缕的将发丝理顺,“你似乎对政治也很有兴趣?”

  “我的生命中有三个最重要的人,一是母亲,二是父亲,三是大哥。如今母亲与父亲皆已亡故,惟剩下大哥一人。所以我会用尽自己的一切帮助大哥。”他这句话脱口而出,我才真正觉得连曦真的很敬重连城,对他的情亦是纯正的兄弟情谊。我忘记了,多久未再见到如此纯正的手足之情了。

  是我在纳兰一族看太多手足相残的戏码了吗?

  “这么多年,你一直与连城有联系?”

  “是,一直有书信来往。当我知道你是馥雅公主之时,我真的很惊讶。因为大哥在信中提过你多次,一直想见见你,却始终没机会。如今,却是这样的情况下相见,我终于明白为何大哥对你依然如此惦念。我相信,你对大哥的宏图霸业会有和大的帮助。”他顿了顿,又道,“但是,你若敢再伤大哥,我不会放过你的。”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四卷 素绾九阙萦指柔 第207——210章:凤血玉之诺
回目录:《倾世皇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后宫·甄嬛传4 2如懿传 第五册 3天才小毒妃(惹不起的韩芸汐)作者:芥沫 4芈月传作者:蒋胜男 5如懿传作者:流潋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