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一卷 夜阑翩舞雪海心 第62——67章:阴山铭血耻

第一卷 夜阑翩舞雪海心 第62——67章:阴山铭血耻

所属书籍: 倾世皇妃

  阴山连绵两千四百多里,南北宽一百五十多里,地势高峻,奇峰林立,岗峦层叠,怪石遍地,悬崖立壁。是夏国的北部界线,更是卞国与夏国之间的交界之处。四日前,我随连城的大军已抵达边关,前方二十余里正是阴山,一望无尽的苍茫荒原雪覆盖万里,北风席卷着十万将士,寒风冻了四肢,他们却毅然守卫军帐,顶着漫天飘雪目视远方,以防有突袭者前来进犯。

  而我则是一身男装,发鬓已全数挽于弁中,所扮演的正是伺候连城起居的小厮。这四日我一直呆在主帐内一步也没迈出去过,他不允许。每日听着连城与赵鸿以及数位副将商议阴山的地形,寻找一个好的突破口,将其一举拿下。

  令我奇怪的是,连城堂堂一个丞相,带兵打仗哪该轮到他出马,但经过这几天听起他谈如何布置伏兵,设下关卡还真是有模有样的。但是,就怕他是纸上谈兵,将这十万大军葬送阴山。这阴山可是夏国最重要的防线,夏国皇帝定会格外关注此处,连城若没有清晰的思路与果断的决心,怕是很难攻下阴山。

  “赵将军,我们前去阴山边防的探子还没回来?”连城将所有的计划布置好,突然沉思道。

  赵鸿摇头,连城的眼神再次陷入渺茫之处沉思,“派人再探。”

  众将领命后就一个个掀帐离去,原本热闹的军帐顿时安静下来,连城有些疲倦的靠在银狐椅上,闭上双目小憩,他已经三日没有休息了,现在肯定很累。领兵打仗是最辛苦的,他为何要给自己接下这个苦差事。

  “四年,你愿意等吗?”

  连城的承诺突然浮现脑海,萦绕不绝。我不敢置信的盯着正安详闭目养神的连城,难道,此次攻打阴山是他主动向皇上请缨,又是为了我?

  “连城……”我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他淡淡应了一声,依旧未睁开双目。

  “很累吧。”我走到他身后,纤手一伸至他太阳穴两侧,为其轻轻揉捏,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他的身体因我的触碰突然僵住,随后又缓缓松弛而下,享受着我的揉捏,脸上出先了淡如春风的和煦微笑,“只要此次顺利拿下阴山,过不了多久……”他漫不经心的浅吟着。

  “不要太为难自己。”手中的动作因他的话顿了片刻,随即又继续揉捏着。

  良久,他都没有回话,平静的呼吸以及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告诉我,他已经睡了,小心的将手中的动作停下收回,若有若无的叹息一声,“对不起!”

  又是两日过去了,可连城派去的所有探子没有一个归来,军中将领个个都心急如焚,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难道真的出了变故。望望连城一脸的凝重,似乎这事真的很棘手,好几次我都想开口询问,可终是忍了下来,不想再给他徒增烦优,只是静静的陪伴于他身边。

  “不能再等了,这严寒之气逼的将士们的斗志慢慢下降,若再不速战速决,后果不堪设想。”一位副将急噪的吼了出来。

  “可夏国的虚实我们都摸不透,如何能战?”赵鸿将军安抚着那位副将。

  “难道我们就干耗着?”又是一位沉不住气的将军。

  当两方争执不休,意见相左时,连城却一言不发的冷看着,他心中应该也没底吧,兵家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如今连对方的底都摸不透,如何与之开战。依我之见,现在只能等,敌不动我亦不动,现在就是比耐心了,连城应该不会不懂的。

  “报——将军,方才我们在军帐外捉获一名夏国的探子。”一个士兵冲进来禀报。

  所有人一听皆喜出望外,这个消息无疑是雪中送碳。当士兵将那位所谓的夏国奸细五花大绑架近来时,众人都围上来审问其夏国的内部消息,他却咬紧牙关一字不说。

  “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并让你享有受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连城终于开口了,他名奸细一听,眼神变的迷惘,“你真的可以放我一条生路?”

  “本帅一言九鼎。”连城很认真的承诺着。

  他又是一阵思考,终于还是松口了,“驻扎在阴山边防有四万精兵,大青山四千余人,乌拉山八千人,虽然驻兵人数甚少,但是援兵于两日后就回赶来。所以将军把卞国所有探子都全部抓了起来,只是怕你们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他只为拖延时间等援军。”

  所有将士一听此话,纷纷调转目光,把希望放在连城身上,等着他下决心。这探子的话很重要,以现在的形势来看,驻守在阴山的夏军根本不堪一击,如若两日后援军真的抵达,怕又会是一场恶战,到时候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现在只能,速战速决。

  “众将士听令,即刻朝边防出发。”连城的目光闪烁,深知如今的形势危急,不能容他再犹豫,只能下决心。众将士一听此令,脸上立刻显露出蓄势待发之态,信心满满。

  风劲弓鸣,军旗飞扬,号角连天,三驱陈锐卒,七卒列雄材,九万大军分为前锋军,右护军,左护军,后卫队四部,另有大队游骑齐出发,惟留一万大军驻守军营,而我也被连城给留了下来,他要我等他回来。

  望这大军兵甲铿锵向北挺进,气势如山,锐不可挡,我的心却乱了,总觉得事情似乎太过顺利,好象有个地方不对劲,却有说不上是哪儿有问题。或许是我太过多疑,但我总觉得那个夏国的探子特别眼熟。

  北风呼啸,烛光摇曳,我躺在军帐中久久无法入睡,越想起那位士兵我就觉得眼熟,我肯定在哪见过。还有他说的话,真的很可疑,驻扎在阴山的军队仅仅只有四万?记得父皇在位时,将阴山边防定为第一关卡边防,光驻守的军队就是七万之多,现在的夏国皇帝只放四万,对这也太不够重视了吧?

  我猛的从床上弹坐而起,快速披好貂裘就冲出军帐,朝关押那位探子的军帐中而去,一掀开营帘进去,就见那名士兵躺在雪地上依旧被五花大绑的捆着,见我来,眼中有一丝惊奇。

  我蹲下身子望着躺在地上的他,“陈易之教头,可还记得本公主!”我记起了他,他就是负责训练宫中禁卫的教头,以他的忠臣是绝对不会因贪生怕死而将夏国的军情出卖。

  听完我的话,他怔怔的打量我良久,眼中终于恢复神彩,从地上爬坐而起朝我磕头,“馥雅公主,您还活着。”

  “别叫我公主,我没有你这样的属下,父皇被人篡位,而你却如墙头草般投靠二皇叔。现在你竟然不顾性命跑来卞军传递假消息,你还有脸叫我公主?”我用力拽着他颈下的衣领,气愤的瞪着他。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卞国欲攻我夏国,难道您要我眼看着卞国夺我夏国江山,杀我子民?况且,现在的皇帝,是个好皇帝!”他说的义正词严,仿佛,错的那个人是我。

  “好皇帝?那你还当不当我是公主?”我一阵冷笑,失望的望着他,难道我的父皇不是个好皇帝,难道淳王篡位天经地义?

  “您永远是易之的公主。”他重重的点下头。

  “那你告诉我,夏国到底有多少人驻扎边防。”现在连城的命比任何事都来的重要,其他的事只能先放下。

  他犹豫了一会,才开口,“实话告诉您,光驻扎在边防的夏兵就有八万,三日前,亓国又派来十万大军增援,卞军此次前去,定然全军覆没。”

  我的手一松,脑中空白一片,无力的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真的如我所料,有问题。这根本就是一个有预谋的陷阱,那连城此刻不是危在旦夕?

  “卞军已经于晌午向边防挺进了吧,现在怕是已成为甍中之鳖,根本无法逃脱而去。公主,乘现在大军还未杀到此,您领着剩下的一万残兵赶紧逃吧。”他别有深意的提醒着我。

  “你说……亓国的十万援兵,主帅是谁?”灵光一闪,骤然出声询问。

  “亓国的晋南王与汉成王。”他的眼神不明所以,却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的声音方落下,我就飞奔出帐,紧急的找到留此驻守的李副将,将现在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并恳求他助我,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能救连城了。若是不成,我会与你陪葬,毕竟现在你身陷险境是拜我所赐。若我不是毫无考虑的答应你的四年之约,你也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向夏国出兵,我会为做错的事负责的。

  幸好李副将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较熟悉,我两策马横插一条小道朝边防而进,我问过他,若要伏兵将我九万大军困围住,最好的位置应该在哪,他说应该在大青山,那地势险要,极易隐藏埋伏。那么亓军定是躲在大青山守株待兔,欲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们连夜奔赴,终于在翌日的卯时到达隐藏在大青山的军队,希望,来的及。

  李副将以他出色的身手将两名守卫打昏,我们换上他们的军装,堂而惶之的走进军中,四处来回巡视的士兵在我们身边来来回回走过一批又一批。

  “喂,你们两是哪位将军手下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一名头绑红巾的士兵将我们喊住,在我们两人之间来回打量审视。

  “我……我们是晋南王手下的兵。”我稳住自己即将软下的腿,很平静的说。

  “我也在晋南王手下,怎么从没见过你们?”他的疑心越来越重,眼神锐利的想将我们看穿。

  “我们是新来的。”刻意将声音放低,避免更多的将士前来围观,那我们暴露的就更快了。

  “什么事这么吵。”一名男子从军帐中掀帘而出,是祈星!我朝他冲了过去,紧紧的揽住他的腰大喊,“王爷,王爷!”

  他被我弄的莫名其妙,用力想将我推开,可是我却抱的更紧了,“臭小子,我是潘玉!”细若蚊丝的声音,他仍是听见了,全身猛的一僵,整个人呆在原地。

  “王爷,你们……认识?”那位士兵疑惑的望着正“拥抱”的我们,八秆子也摸不着头脑。

  “认识!”很生硬的吐出这两个字,后将我拽进军帐,谴退了里面所有人,后借着烛火望着我良久才吐出一句骇住我的话,“你没死?”

  “你说什么疯话呢?”我将脸一沉,隐约觉得亓国发生了大事,而且与我有关。

  “那夜,所有人都瞧见揽月楼一场大火,你被活活烧死在里面,现在你有……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始终不肯接受这个事实,而我也更是了然了许多。

  难怪我逃出宫后没人来阻追我,原来是皇上演了一出偷天换日的戏码,那场大火肯定是他命人放的,目的只为让所有人都认为潘玉已死,尸体烧焦,又有谁能辨认出,死者到底是不是潘玉?好一个用心良苦的皇上,为了让祈佑断了对我的念想,不惜做出这样的事。

  “那么云珠呢?”我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小声的问起与我同住在揽月楼的云珠,她不能有事,不可以有事。

  “她是第一个发现着火的,为了冲进屋救你,半边脸已被烧毁。”祈星的目光始终徘徊在我脸上,想确定站在他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我。

  云珠的脸被烧毁,为了救我。我无力的跪在祈星跟前,木然的仰头望着他,“我要求你两件事,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答应我吧。”

  “第一,今日见我的事,不可以对任何人说起,否则你会有生命危险。”

  “第二,求你放过卞国丞相连城,只要给他一条生路就好。”

  他阴沉着脸,冷然不语的注视着我,复杂之色闪过,“第二个要求不可能,就算我答应了,七弟也不会答应,除非你亲自去求他。因为现在的他才是一军统帅,一切由他说了算。”

  “不可以,我不能见他。”用力摇头,紧拽着他的手恳求道,“你去同他说一句‘归师勿遏,围师必阙’,他听了一定会明白此中道理。”

  “参见汉成王。”帐外传来士兵异常响亮的声音,我知道是祈佑朝这里来了,心中暗惊,立刻钻到床底,趴在里面大气不敢喘一声,我不能让他再见到我,否则我会害更多人,云珠因我而受伤,那么祈佑,我怎么能自私的再去招惹他。他是亓国将来的皇帝,他将大展报复,我不可以牵拌住他的脚步,就让他当我已经死去,馥雅,就永远埋在你心中。这样才是最正确的。

  “七弟,战况如何?”祈星声音很平静并无起伏。

  “九万卞军已被我十八万大军团团围住,只可惜他们仍做着困兽之斗,自不量力。”是祈佑的声音,依旧高傲自负,清淡如水,只是语气中似多了一分冷戾与沧桑。忍住想冲出去紧紧抱住他的冲动,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滴落,我只能用力掩住嘴巴,我不能让哭声传出。

  祈星沉默了一阵,继而叹气道,“《孙子兵法》中的军争篇有写这样一句话‘归师勿遏,围师必阙’,生灵涂炭并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你要我给他们留后路?”一声冷笑,阴鹜之气渲染在空气中。

  “错了,不是给他们留后路,而是给自己留后路。他们现在已是甍中之鳖,难逃一死,若是他们拼死搏斗,我军势必伤亡惨重,到时候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你愿意见到这一面?换而言之,若是放了他们的主帅,剩下的九万大军就如同一盘散沙,我们要歼灭其根本是易如反掌。”祈星说的话正是我心中所想,还是他理解我。现在只要看祈佑的态度如何,如若他坚持不肯放手,那么……卞国全军覆没。

  帐内安静了下来,最后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祈佑一定在两难吧,而我,相信他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会不顾自己子民的安慰,将其推上死路。

  我与李副将终于还是安全的离开了亓军,是祈星亲自将我们送走,路上听他说回在大青山的南处小路让我们逃生,只要连城一离开,剩余的军队都会被他们继续困围,这是他最后能帮我的,他还要我万事小心。

  临别前,我对他说谢谢,可是他却未接受,只是说,“你以为这次的事是你一句谢谢就能完的?告诉你,我会要你还的。”

  这句话逗笑了我,与祈星在一起,他总是能将我内心最深的难过化解,甚至引得我连连大笑。在心中,我早已将他当作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可是,当我再见到连城之时,他的态度却让我彻底失望,他不愿逃,他认为这是一个统帅的耻辱,是懦弱,他说要与大军共存亡。

  我用力甩了他一巴掌,周围的将士都看呆了,我指着被困住的大军,一张张绝望的脸,“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是战略的基本原则,虽说‘败’‘逃’是人所不耻,但是你也不能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连城勾起一抹冷笑,讽刺的对我笑,“项羽兵败乌江,宁愿拔剑自刎,都无脸逃过乌江,而我连城,又有何颜面逃回卞国去见皇上,面对卞国子民,我如何对众士兵的娘亲交代?”

  “那是项羽傻。”我用尽全身力气朝他吼出,眼泪更是瞬间决堤,“他明明可以避其锋芒,保存实力,以待将来,况且他的雄材伟略明明可以东山再起,而他却因怕面对父老乡亲而自刎,我看不起他,我眼中的男人要能屈能伸,像韩信甘受胯下之辱,他依旧千古留名,谁又小瞧了他?”

  也许是被我所说的话所撼动,所有将士一同跪下齐道,“丞相请速速离开,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连城动容的望着众将士,又望望我,无法言语,而李副将的眼眶早已酸红,“丞相,您可知这位小兄弟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潜入亓军,为您求到这样一个机会,您可不能辜负了他,求您速速离开吧!”

  他将目光凝至我脸上,目光隐藏着无法言欲之伤,我用力将脸上的泪水抹去,紧紧扑进他怀中,用仅剩下的力气抱着他,“连城,你死了我怎么办!”

  我感觉到他的手动了动,轻抚上我的头顶,在颤抖,在犹豫。我已经不能等了,立刻与李副将对望一眼,示意他用蛮力将他弄上马。

  几个将士携住连城的双手双脚,将他押上了马,最后领着两万人迅速逃往祈星唯一留给我们的出路。

  我深深记得连城在马背上依旧连连回首,望着剩下的七万士兵,他说,“今日阴山之耻,我会永生铭记。总有一日,我会为众兄弟报仇,我要亓、夏两国血债血偿。”他的神色是如此决绝,就连我也被他脸上的寒冷气势所震慑,那份噬血之态,我第一次见。如果,我能预料到将来所会发生的事,今日还会不会选择救连城,但是我很肯定,我不会后悔。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倾世皇妃 > 第一卷 夜阑翩舞雪海心 第62——67章:阴山铭血耻
回目录:《倾世皇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未央·沉浮(美人心计)作者:瞬间倾城 2大明风华 上册:初入深宫作者:莲静竹衣 3后宫·甄嬛传5 4大明风华(大明皇妃孙若微传)作者:莲静竹衣 5如懿传 第四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