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芈月传目录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420章 归去来(2)

第420章 归去来(2)

所属书籍: 芈月传     发布时间:2019-09-12

芈月怔了一怔,失笑道:“是。我笑他人执迷,却忘记自己是另一种执迷了。”
庸芮暗暗松了一口气。
芈月闭目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大王在外面吗?”
庸芮道:“是。”
芈月道:“他不敢进来,所以叫你先进来当说客?”
庸芮道:“太后若要做慈母,就要做三个儿子的慈母,如此,则三子皆安。”
芈月嗤笑道:“你这个面团团糊四方的性子,一辈子也改不了。出去吧,叫他进来。”
庸芮微笑道:“臣遵旨。”
庸芮走出章台宫殿外,早已经等在那儿的嬴稷一把抓住了他道:“如何?”
庸芮道:“太后有请大王。”
嬴稷精神一振,转身欲入内。
庸芮叫住了他道:“大王!”
嬴稷停住脚步,转头看着庸芮。
庸芮郑重一揖道:“臣迈出这道门以前,劝太后做慈母,臣做到了。迈出这道门以后,臣劝大王做孝子,大王可能允臣?”
嬴稷郑重地点头,按住庸芮的手道:“卿是忠臣,寡人记得你的劝告。”
嬴稷整了整衣冠,一步步走进章台宫内殿中。
芈月在席上倚着枕头,一头白发格外刺目。
嬴稷走到芈月身边,一时百感交集,扑过去抱住芈月双腿纵声痛哭起来。
芈月看着嬴稷走进来,一时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儿子,却不防嬴稷竟抱住她大哭。听着嬴稷的哭声,芈月的神情从惊愕渐渐到无奈,终于长叹一声,轻抚着嬴稷的头发。
芈月道:“子稷,子稷……”
嬴稷哽咽着道:“母后,你打儿臣一顿吧!”
芈月笑了道:“打掌心,还是打屁股?子稷,你五十多岁了,不是五岁多!”
嬴稷道:“儿臣对不起母后,儿臣伤了母后的心。”
芈月轻叹道:“世人都是这样。说的是孝道大于天,当重父母多于儿女,可实际做起来呢,在父母和儿女中间,终究都是选择了顾全儿女。我也说不得你,我也是为了儿女,辜负了不应该辜负的人。”
嬴稷哽咽道:“不是的。儿臣愿意为了母后做任何的事,儿臣宁愿死,也不愿意违拗了母后,让母后伤心。可儿臣,不仅是母后的儿子,更是嬴氏子孙,嬴氏列祖列宗在上,大秦千万臣民在下。儿臣若不是这个秦王,儿臣可以为母后而死,可儿臣做了这大秦之王、嬴氏子孙……母后,母后,儿臣这一生,都唯母后是命,只有这一件事,儿臣没得选择,没得选择啊……”
芈月长叹一声道:“你这孩子啊……”
嬴稷抬头,脸上涕泪纵横。芈月拿着手帕,慈爱地为他一点点擦去眼泪,嬴稷像一个孩子似的,任由母亲擦拭。
嬴稷道:“儿臣这些日子,常常想起在燕国时候的情景……虽然当时艰苦无比,常常恨不得早日脱离。可如今想来,也就是在那时候,你我母子亲密无间,同甘共苦,同食共宿,那是儿臣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芈月道:“那时候我病着,大冷的天,你抄书抄得手上都是冻疮,我看着不知道有多心疼。”
嬴稷道:“母亲给我呵着手,给我搽药的时候,眼中都有泪水……”
芈月长叹一声道:“子稷啊……”
母子相偎,静谧温馨。
芈月坐在轮车上,魏丑夫推着芈月,走在章台宫庭院中,金色的银杏叶片片落下。
一片黄叶飘到芈月的膝前,芈月轻轻拾起叶子,忽然叹道:“叶子掉光了,我也要走了!”
魏丑夫停住脚步,跪在她膝前,深情地看着她道:“太后何出此言?银杏叶子落了,明年还能再长出来。臣还想陪着太后明年夏天一起去划船采莲呢!”
芈月微笑道:“你当真愿意一直陪着我?”
魏丑夫道:“是。”
芈月道:“若我死了,下葬之时,以魏子为殉,你可愿意?”
魏丑夫脸色不变,深情道:“这是臣所盼望之事,求之不得。”
芈月微笑点头道:“好,好!”
魏丑夫依旧笑着,如常与芈月游乐,似乎刚才两人说的事情,谁也没放在心上一样。
可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笑容蒙上了阴影。
过了数日,太子嬴柱邀了上大夫庸芮游园,闲谈中,玩笑般说了这件事。
庸芮一听便即明白,当下笑道:“太子这是为魏子请托了,不知太子与魏子是何交情,竟有这份善心?”
嬴柱知道他疑心,但自己得还魏丑夫这个人情,当下只得道:“我与魏子并无交情,此事我也只是略有耳闻。之所以过问此事,为的也不过是不忍之心。”
庸芮询问式地挑起眉头:“哦?”
嬴柱知道庸芮是极聪明的人,只得挑明了原委:“太后毕竟是我嬴姓家妇,这种事不足为外人道,因此请庸大夫帮忙,也是我等子孙一点私心罢了。”
这个理由,庸芮倒是能接受的,当下微微点头道:“这倒也是。”
嬴柱见状,长揖为礼:“此事不敢言谢,算我欠庸大夫一个人情如何?”
庸芮抚须笑道:“老臣老矣,纵有什么人情也于我无用了。但老臣若要以此人情,为他人请托,太子可允?”
嬴柱哈哈一笑,亦明白他的意思:“庸大夫毕竟是太后的忠臣,我明白庸大夫的意思,这份人情,我用于泾阳君、高陵君,如何?”
庸芮看着嬴柱,缓缓道:“还有华阳夫人。”
嬴柱闻听此言,怫然作色:“孤之爱妻,还用不着别人操心。庸大夫此言,视我为何物也?”
嬴柱固然知道自己娶芈叶,有着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然而这一点他有意忽视的小事,一旦被人当面揭穿,竟是让他感到极度的愤怒和难堪。这个老奸巨猾的臣子用一副了然的神情看着他的时候,他要用极大的力量去控制才能让自己不会狠狠地揍这老头一拳。
他握紧双拳,为防自己失态,竟是顾不得礼仪拂袖而去。
庸芮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刻他看到了嬴柱眼中有他不曾预料到的真挚和愤怒,他抚须微笑,心中暗道:“太子,为了你这句话,老臣愿意替你还这个人情。”
他站起来,拂了拂衣袖,道:“进宫。”
他在章台宫早已经熟不拘礼,任何时候都可以来去自如。
芈月穿着常服就见了他,笑问:“庸卿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
庸芮道:“老臣打算告老了,所以接下来会更有空找太后聊天了。”
芈月叹息道:“庸芮,你我都老了啊!”
庸芮道:“大王对老臣说,太后若是愿意,可以召泾阳君与高陵君回来侍疾。”
芈月摇头道:“不必了,来回折腾,平白多生事端,朝中又要不宁了。我其实并不在乎这些事。”
庸芮道:“大王要的只是收回王权,并不想伤了亲情。穰侯出关的时刻,千乘马车尽是珠宝,富可敌国啊。”
芈月斜视他一眼:“你是羡慕,还是嫉妒?”
庸芮呵呵一笑:“以穰侯之军功,这等财富,也是应得的,这说明我大秦军功封赏之厚。我这个文官,羡慕不来啊。”
芈月道:“你那庸氏祖传的封地再加上我这些年所赏赐的,也不少了。”
庸芮笑了:“这倒也是。”
提到魏冉,芈月便想起来:“冉弟的身体一直不好,你告诉大王,在我的陵寝边,给穰侯留一块地。”
庸芮便趁机道:“骊山脚下的陵寝,好像修了有十几年了吧,最近大王又新征了数万民夫在赶工。”
芈月道:“嗯,那是大王继位三十年的时候就开始修了。呵呵,六十来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大病,以为就要这么去了,结果拖到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不过这一次,可能真是拖不过去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我也够本了。庸芮,咱们君臣一辈子,到时候我先走,我在陵寝边给穰侯留块地,也给你留块地。”
庸芮道:“呵呵,太后以为,人死了,还能有知觉吗?”
芈月道:“人死如灯灭,还能有什么知觉?”
庸芮道:“那太后何必计较,葬得与谁近,与谁远,将来谁会陪葬,谁会殉葬呢?”
芈月听到“殉葬”两字,眉头跳了一跳:“丑夫来找你了?”
庸芮摇头:“不是,是有人听到这件事,觉得于王室不太好看,所以来找我。太后,若人死后无知,何必令魏子殉葬?若死后有知,太后带着魏子于地下,岂不令先王动怒?”
芈月怔了一怔道:“先王?先王?”
庸芮见芈月陷入了呆滞中,不禁叫了一声道:“太后,太后——”
芈月猛回过神来道:“哦,怎么了?”
庸芮道:“太后刚才似乎走神了!”
芈月轻叹一声道:“是啊,我似乎忘记先王的样子了。真奇怪,现在回想起来,与先王的恩怨纠葛,竟不像是真的发生过似的,或者,像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420章 归去来(2)
回目录:《芈月传》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懿传 第六册 210 飞流激湍作者:风弄 315 爱恨烽烟作者:风弄 404 兴衰与共作者:风弄 520 十面埋伏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