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七章

所属书籍: 19 问剑苍穹

洛宁身负安全把秋蓝她们撤离出庆彰王府的使命,暗中庆幸自己可以暂时离开凤鸣身边,给妹妹通风报信。
趁着夜幕掩护离开同安院后,他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庆彰王府,而是寻了一间隐秘巷屋,用早已约定好的手法把藏身在附近的妹妹召唤过来。
洛芋芋显然早就在附近等候,一接到洛宁信号,很快就出现了。把门关上后,立即问道:「我瞧见那贱人的儿子进了同安院,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早就知道庆离看他不顺眼吗?」
「庆离对他的敌意,已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了。」洛宁沉着脸道:「算来算去,我们却漏算了那个古怪的单林王子,还有那小子派给贺狄的专使子岩。那两人待在同安院,原来一早就看穿了庆彰的阴谋,还知道了裳衣是被庆彰安插到庆离身边对付那小子的奸细。庆彰的什么迷药、美女,到如今一点作用都没有,大好计划,眼看成空。哼!我早说过庆彰虽然看似老道,其实胆小贪婪,不能成就大事,果然被我言中。」
洛芋芋只对凤鸣竟然深夜进入同安院感到奇怪,却丝毫不知道同安院里发生的事,脸色巨变道:「竟有这样的事?怎么如此忽然,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庆彰前日还说,裳衣发信给他,庆离又再次对她痴迷,绝对不会出岔子。」
时间紧急,洛宁把同安院里发生的事挑重要的告诉了洛芋芋,无奈叹道,「洛云也不让人省心。我们百般辛苦都是为了他,可他竟处处不听我这舅舅的话。」
洛芋芋神色一黯,「若论外头冷漠,这孩子和他父亲十足一个样,想不到内里心肠却如此之软。」低叹一声后,片刻又转为冷然容色,筹谋道,「他日后自然会知道我们的苦心。大哥,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出应对之策。」
他们兄妹从小在家规森严的萧家长大,都是心志坚定之辈,遇到难关绝不会轻易退却,现在计划被忽然打破,也不非常惊慌,都竭力冷静下来考虑下,一步怎么走。
洛宁在同安院的时候,就已在动脑筋,这时大致想出个大概,和洛芋芋商量道:「如今,我们有几件事要立即去办。首先要截断那小子在外头的支援……」
「容恬比那贱人的儿子难缠上百倍,若让他得到消息赶回来,恐怕我们再没有下手的机会。」洛芋芋立即明白,「我这就传下消息,派人截杀那个给容恬送信的侍卫。他刚离开,一定还没有走远,躲不开我下的追杀令。」
洛宁道:「庆彰那边由我去通报消息。反正我被那小子指派接送那群女孩子,倒是顺路了。」冷冷一笑。
「事情尚未明朗,庆彰也许还有别的用处,大哥见到他时,对他还是礼貌一点好。」洛芋芋忽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请大哥提醒庆彰。」
「什么事?」
「庆彰答应过我,会帮我杀死那个勾引云儿的低贱侍女。」
洛宁皱眉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纠缠这些小事,秋月一介侍女,又不会武功,要她的性命还不容易?何必偏要在此时生出事端?」
「不!就是今晚!她是那人身边重要的侍女,平常也在侍卫团团护卫中,今晚大乱将至,刚好借庆彰之手,趁混乱之际把她铲除,日后云儿闹起来,推到庆彰头上就是。若错过机会,恐怕以后就不好下手了。」
洛宁忍不住道:「秋月只是个不起眼的女人罢了,你为什么这样恨她?」
洛芋芋眉毛厌恶地一抽,咬牙道:「我一瞧见她迷惑云儿的假正经脸孔,和当年摇曳那女人勾引萧郎时简直一样。云儿不听我的话,多半也是她挑唆的,否则他怎么会为那贱人的儿子求情?大哥,你到底帮不帮我?」抬头瞪着乌黑的眼睛,逼视洛宁。
洛宁性格高傲,对这唯一的妹妹却异常疼爱。看她倔强地瞪着自己,不但不以为意,反而仿佛看到当年少女时的洛芋芋,清高自赏、冷漠带刺,每当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便会用这种目光瞪着自己,问他:「大哥,你到底帮不帮我?」
多少次,自己都莫名其妙地骤然心软,败在这乌黑瞳子下,不管提出的要求多不合理,还是心甘情愿为她去做。
洛宁轻叹一声,露出外人从来无缘窥见的怜惜眼神,点头道:「你既然决定了,我也不再阻拦。不过,芋芋,你要答应我,现在开始,立即离开同泽。」
「不!我要亲眼看着那贱人的儿子被砍成……」
「不行!」洛宁脸色往下一沉,摆出大哥的架势,盯着妹妹道:「若真如你所愿,那小子死在同泽,消息传开后,老主人不可能不过问。如果老主人知道你当夜就在同泽城中,怎可能不对你生出怀疑?」
「大哥,我可以……」
洛宁断喝一声:「老主人对你生出怀疑也就罢了,你就不怕牵连到云儿在老主人心目中的地位?你这样筹谋,不就是为了云儿吗?」
洛芋芋身躯微震,脸色不断变化,几番想要开口,最后终于还是忍住了,低头轻声道:「好,我答应你。」
洛宁沉声道:「放心吧,万事有大哥在。你留下对事情也没有好处,在阿曼江边等我消息就是。时间不多了,我要立即去见庆彰,再拖下去,恐怕会引起那小子的警觉。」向洛芋芋说了一声,大步迈向木门。
「大哥!」洛芋芋在后面叫住他,等他把脸转回来,才幽幽抬起浓密的睫毛,凝视洛宁,低声道:「大哥,你千万保重了。」
洛宁硬朗的唇角往上弯了弯,逸出个几乎看不见的笑容,不发一言,转身大步去了。
洛芋芋看着他离去,呆立片刻,甚为落寞。
但她并不是懦弱自怜之人,不过数息,便已恢复冷淡从容的神色,离开这个充当秘密据点的小木屋。
她掌管萧家情报网,权力其实很大,萧家杀手团的情报递送,包括追杀令,大部分都必须经由她这里发出。
萧家情报网遍及各地,足可与各国王族所用的情报网络相媲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同泽当然也有彼此约定好的,只有自己人才能看得懂的联络暗号和方式。
仿佛老天爷也知道大事不妙般的,这一夜恰好星月无光,是个适合杀人放火的一晚,倒非常方便萧家人办事。
洛芋芋在漆黑的同泽小巷中穿行,倏忽如魅影,无声无息地钻进一个小酒馆,上到二楼,取出特制的蜡烛点燃,放在窗边,并在窗纸上用墨水描了几个记号。
烛光靠近窗纸,顿时把窗纸上几个记号印得格外显眼,从外面看过去,更是明白。在这样的漆黑夜里,有心人远远就能瞧见。
当然,如非萧家人,不可能知道这简单的几个符号里面包含着什么信息,最多以为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半夜不睡觉,胡乱涂鸦罢了。
洛芋芋把追杀侍卫长怀的命令发出去,在同泽中已无事可做。
她已经答应洛宁离开同泽的要求,心里也明白洛宁这大哥确实是为她着想,事情办完,不再犹豫,当即离开小酒馆,向城门出发。
城门夜闭,却拦不住她这样的人,到了城墙脚下,洛芋芋在怀里掏出铁钩长索正打算甩往高处,忽觉得身后似有异动。
洛芋芋心中大震,以她的身手,竟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跟在她身后。此时无暇多想,全凭本能反应,电光火石间,洛芋芋长剑已经出鞘,转身间眼角瞥见一道身影,看也不看就一剑朝那黑影要害刺去。
却只见黑暗中亮光一闪,凌厉万分的一剑被硬生生挡住,更诡异的是,两剑相撞,也不知对手用了什么可怕手法,如此大的力道,居然一点金属攻击的声音也没有发出。
洛芋芋虎口剧痛,长剑几乎撒手,惊出一身冷汗,低吼道:「你是谁?」
那人一派雍容气质,不答反问:「什么了不起的角色,竟让你也劳动大驾,不惜在深夜发出追杀令?」
他声音悦耳低沉,音量不高,却充满悠远深厚的力度,仿佛任何时候都是有条不紊的,一边缓缓发问,一边从容举步,从黑暗的角落中移身出来,让洛芋芋可以借助黯淡星光,看到他的脸庞轮廓。
其实,何必瞧他脸庞轮廓。
他一开口,洛芋芋身体就已经剧烈颤抖,几乎连长剑也拿不稳般,连退两步,背抵在厚实城墙上,才勉强支撑住身躯。
她脸色雪一般白,用力咬着下唇,不知过了多久,才惨笑着低声道:「萧郎,你不是说过,今生今世,再也不见我一面吗?真好,你……你总算……还没有忘记我。」
她猛地弃了长剑,向前一扑,把自己使尽力气挤进眼前这冷漠男人怀里,似哭似笑,闭上了眼睛,忘情地喃喃叹道:「这竟然不是做梦,竟然不是做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12 雏凤初鸣作者:风弄 219 问剑苍穹作者:风弄 3未央·沉浮(美人心计)作者:瞬间倾城 4如懿传作者:流潋紫 506 冬雷惊梦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