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章 上

所属书籍: 19 问剑苍穹

师敏对贺狄肯答应夜见长柳感激万分,领着贺狄匆匆赶回小院,到了垂帘前便低声通报,”公主,贺狄王子到了。”
里面显然已等得焦急,立即到,”请进吧,大事当前,也管不着那些琐碎规矩了。”
“是,王子请。”
长柳公主都不在意了,贺狄更不在话下,他从来就是个最不守规矩的,当即跟着师敏大模大样进了同国王子妃的禁地内室,一入了垂帘,看见长柳公主正从半歪着的塌上艰难坐起,打个虚弱的手势,低声道,”有劳王子殿下了,深夜相邀,实在迫不得已。”
脸上泪痕仍存,艳容憔悴。
这般孤苦无依的模样,天下男人看了,十个有九个都会情不自禁怜香惜玉。可惜贺狄打出生就不知道怜香惜玉这四个字怎么写,就算有那么一丁点怜香惜玉的本能,恐怕也不会浪费在长柳身上。
贺狄大大方方挑个舒服的地方坐下,开口就道,”很好,我们彼此也都知道是深夜了,客气话不用浪费时间再提,先把正事说了吧。”
他这样无礼放肆,听在心事重重的长柳耳里,反而比虚言安慰顺耳,心道,这个贺狄王子,果然和庆离不同,是个做大事的,看来倒是请对了人了。
她稍一示意,师敏知机地将那封密信递给贺狄。
贺狄何等人物,拿过密信草草看一遍,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看完之后,也没兴致装个震惊悲痛的模样来表达一下同情,漫不经心道,”只凭这封密信,就能确定鸣王中一半毒的事是离国在搞鬼了。公主打算给离国回信吗?”
长柳心里也没底,所以才要将贺狄请来,沉吟了一会,试探着道,”离国和同泽隔着那么远,消息难通。看这封信的意思,只要我按照离王的指使,向鸣王隐瞒文兰的事情,就能保全父王的性命,可见离国并不知道文兰的圈套已经被鸣王揭开,要是。。。。。。鸣王肯为我保守秘密,装作并不知情,那我就可以回信答应焉暂且拖延。。。。。。”
贺狄冷笑道,”公主想得好容易,离王是这么好骗的吗?何况文兰的事,知情者除了鸣王和我们,还有一干乱七八糟的侍卫侍从,你能保证他们个个都不外泄?别的不说,就算鸣王肯帮你,但假杜枫的来历,西雷王是一定会彻查的。他一查,摆明就是看穿了此事,瞒得了谁?这消息迟早都会让离王知道,你就算撒谎也拖延不了几天,可一旦被离王发现你玩弄诡计,大怒下必然杀你父王泄愤。”
长柳好不容易想出的缓存之策,被贺狄三言两语扫得渣都不剩,不胜惶恐道,”王子说的是。可。。。。。。可如今我只有这个筹码可以应付离王,不然。。。。。。我父王他。。。。。。”
师敏在一旁央道,”我们女人家终究见识不足,只盼王子殿下指点一二。”
贺狄笑道,”这种事有什么好想的?总共就只有两条路。”
长柳急道,”王子请讲。”
“第一条路,你要是有本事,就立即杀回昭北,救回你父王,顺便把繁佳离国都灭了。我们男人做事,向来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长柳和师敏正悲苦无助,哪里知道贺狄这个时候还有闲心调侃,差点气晕过去,但现在三人之中,确实以贺狄最有对外作战的经验,长柳只能忍耐着继续求教,”那第二条呢?”
“第二条。。。。。。”
“王子!王子在哪里?”
贺狄才说了几个字就忽然被打断了。听到喊声,贺狄矫豹般猛跳起来,把垂帘一掀,喝到,”空流,有敌情吗?”
他惯了海盗随时随刻的杀戮生涯,对空流的忽然禀报早司空见惯,反射性的就问敌情,却十分镇定从容。
空流狂风一样赶至,人未站定就喘着气禀报,”不好了,那男人出事了!属下已经命人。。。。。。”
话还没说完,贺狄镇定从容的脸色大变,霎时冲下台阶,丢下所有人,出弦箭一般向着子岩所在的小院狂奔。
贺狄行动惊人,一口气冲回院中,伸腿就把门”砰”地踹开,喝道,”子岩!”
他离开前,房中只有哪也去不了的子岩,此刻却多了几个心腹侍卫,人人都一头大汗,正焦急万分地合伙按着在地毯中央翻滚的子岩。
“王子!”
听见房门被踹开的声音,众人惊慌抬头,看见贺狄都松了一口气,赶紧禀道,”王子走后,这男人忽然动起来。。。。。。”
“属下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空流赶去通知王子。。。。。。”
“他挣扎得厉害,我们几个人按都按不住!”
话说这瞬间一松神,子岩立即一阵骤然力挣,竟差点挣脱出来,慌得众人七手八脚加重了力气重新按住。
贺狄松了一口气,才冷哼道,”毒性才一解开就想逃走?”
快步走到床前,打算教训这男人一顿,看清楚子岩的脸色,顿时惊得一凛,失声吼道,”该死!谁干的?”
瞎子都能看出这男人正身处极端的痛苦中,端正的脸每一条肌肉都在扭曲抽搐。他竭力挣扎,几乎把身上几个壮汗掀翻,显然是剧痛之下,力气异乎常人,没了众人帮忙,连贺狄都制他不住,瞬间就被他挣出臂弯,额头直直朝墙上撞去。
“子岩!”贺狄吓得魂飞魄散。
一名侍从拼死抢上,千钧一发之际挡在墙前,当即被撞得惨叫一声,瘫软成虾米。
贺狄毫不犹豫把子岩死死按住了,抬起头来,目光犹如受伤野兽般狰狞,恶吼道,”都来按着!”
众人赶紧一哄而上,再次七手八脚压制子岩,贺狄这才有空腾出手来,慌忙去摸子岩额头,冷浸浸的,一点温度都没有,凝得贺狄也如掉进冰窟窿般。
他在海盗堆里出生入死无数次,惊心动魄向来只是刺激的调味品,竟从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惊心动魄的恐惧。
子岩被众人压着,虽不能挣脱出来,却仍在乱扭乱动,拼命晃着头,后仰的项颈肌肉绷得紧紧,仿佛随时就要绷断。
双眼大睁,虽似在看着贺狄,其实已经没了焦点。”子岩,子岩,喂,你能听见吗?说句话,快点说句话。”贺狄沉声乱唤,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拿掌心去替子岩抹额上冷汗,竟越抹越湿,心如刀绞,渐渐连手都颤了。
他字典里从没有害怕和心疼这两个词,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又害怕又心痛,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只觉得是盛怒之下难抑的杀气。
若让他查出来谁干的,一定要让那人受尽天下酷刑而死!连同那混蛋的家人朋友,一个个千刀万剐,放油锅炸了再丢进海里!
谁!
混蛋!
敢碰他的子岩?
找死!而且找的是天下最可怕的死法!
恰在这时,被贺狄撇下的空流也气喘吁吁地进了房门,进来见众人仍压制着子岩,贺狄在一旁乱为子岩擦汗,一脸恐怖狰狞,不由急道,”看样子是摇曳夫人说的那个什么毒药发作了,王子的解药呢?”
他这话好像一个响雷,把脑子懵成一瓶浆糊的贺狄顿时给炸醒了。
原来如此!
“解药!”贺狄狂吼一声,跳起来就拽出旁边的杂物匣子,暴风卷过一样的乱翻,片刻就把摇曳夫人给的小瓶找到了,拔了盖子一倒,掌心里出现珍个黑色的小药丸,黑润晶莹,看起来已知不同寻常。
其实子岩除了幻香迷毒外,还身有另一种剧毒,摇曳夫人是早就说白了的,还特意给了贺狄一年份的解药。
但贺狄把子岩弄回来后,想着既然是一年份的解药,发作至少也该在三月半年之后,晚几天再喂不迟,把解药瓶子一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怎么趁着这几天尽情欺负子岩上了。
若说把子岩弄成这样子的罪魁祸首,实在是满脑子淫欲的贺狄王子殿下本人才对。
不过贺狄何许人也?反省从来不属于他的做事风格,一边指派侍卫冲过去取水,一边就瞪眼怒目咬牙切齿,大骂起来,”就知道是那个死女人干的好事!要是我的人出了什么意外,非一把火烧了她的破山谷抓了她,再让所有兄弟每人把她奸上十遍后卖到妓院里去!不但她她那个混蛋儿子我也一刀阉了!”
骂到这里,侍卫已经取了清水过来,贺狄一把夺了,想了想,觉得药丸只有一颗,子岩又神志不清,要是喂的时候不小心弄没了,那可非常不妙。
当即回到子岩身边,示意众人按得用力点,千万别让他挣脱。也不理会那来自摇曳夫人的所谓解药到底是不是另一种毒药,仰头把药丸放进嘴里嚼烂,又含了一点清水,估计混起来比较好下喉后,才低头贴上子岩的双唇,撬开他的牙关往里送,紧张得停了呼吸,急切地观察子岩接下来的状况。
这解药效果好得惊人。
摇曳夫人果然不愧是毒中名媛,解药一服下,片刻就起了作用。子岩本来状若疯狂地挣扎扭打,瞬间浑身一松,好像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再没有一点威胁。
众侍卫压制他多时,现在才算彻底松了一口气,个个脊背汗湿衣裳。于是都松开手,逐个退出去,让大失常态的王子殿下来单独处理。
“子岩?”贺狄宝贝一样把子岩给抱了,压低声音唤了一声,”专使大人?”摸他的额头,还是冰冷冰冷,呼吸间气若游丝,胸膛起伏之际,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荏弱。
狄贺一抱之下,罕见的心肠大软,怜惜得不得了,肚中越发咒骂摇曳夫人那狠毒女人,连带着萧家鸣王西雷王都不是好东西。相比之下,子岩能够从那群禽兽不如的人那里,落入自己手中,实在是天大的福气。
至少自己不会在他身上下毒(顶多也就是媚药),还能给予他每晚的欢乐和怜爱。
顿时又暗中对海神发誓,以后若再有人敢让他的男人受苦,自己势必撕碎了那家伙!先断四肢再一丝丝扯成肉条挂在桅杆上!
空流已经出了房门,正好又撞上匆匆跟来打探消息的师敏。可怜的长柳公主才打算请教狄贺的所谓第二条
路,事情就起了变故,如果可以的话,她们还实在想再请狄贺去一趟。
师敏顺便慰问了子岩的”病情”,”不知道专使身体好点了吗?”
她一开口,空流就脸色古怪。
王子对那男人的执着,空流早就知道。但要不是出了今天这事,空流还真不知道会严重至此。
面对着子岩的惨状,向来处理上千人命都能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王子殿下,居然象个盲头苍蝇一样彻底失去了理智。
彻底!
换了平日,王子即使只用脚指头思考,也能在一秒钟内推想到那是摇曳夫人曾经警告的毒药发作。可谁想到自己身上被刺几个血洞都能笑嘻嘻的悍勇王子,一看见那男人翻滚痛苦,就这么懵住了呢?
天啊!这事要发生在海盗激烈的血战中。。。。。。
空流想都不敢往下想了。
被师敏再三请求,空流只好勉强去向王子禀报长柳公主还在苦等的消息,隔着房门道,”王子,长柳公主。。。。。。”
一句话没说完,里面一阵怒吼把空流和师敏砸得鸡飞狗跳,”叫她滚!昭北大王又不是我爸,他死关本王子屁事啊?本王子还没有和她算账呢!要不是她半夜三更把本王子从子岩身边叫走,子岩怎会这样?叫那女人等着瞧!”
贺狄一顿咆哮,不但吓走了闲杂人等,还把臂弯中的子岩也惊动了。
察觉怀里的人微微动了动,贺狄的神经顿时被扯住似的绷紧了,低头打量着,”喂,醒了?”
把唇贴在子岩瘦了一圈的脸庞上探探体温,双臂勒紧,观察子岩动静。
这人出生在王族,真是一种资源浪费,他简直是天生的海盗料子,翻脸就不是同一个人。
明明刚刚还在心软怜惜,现在发觉子岩可以动弹,大概身上幻香迷毒的药性也消失了,贺狄的第一个反应却是双臂用力,加紧钳制,免得猎物有能力反抗。
摇曳夫人毒药闻名天下,毒性岂是开玩笑的?
子岩近期连遭贺狄玩弄,又刚在炼狱里走了一遭,虽然毒性已解,却已是虚弱不堪。
“嗯。。。。。。”被贺狄在怀里用力一勒,疼得他模模糊糊地发出一声呻吟。
这呻吟和平日的都不相同,十足的脆弱,惹人怜爱到了极点,宛如贞节的处女脱光了衣服,在色狼面前瑟瑟发抖一样诱人犯罪。
贺狄一愣,心脏狂跳起来。
他本性恶劣透顶,为了再听见那仙乐般的呻吟,又故意收紧双臂。子岩在昏沉之中,觉得好像要被碾碎一样难受,忍不住又吃疼地呻吟起来,”啊。。。。。。”
总是骄傲的剑眉微微往里收敛,象被困于恶梦中一样,闭着双目,在贺狄胸前挣扎似的左右晃动脖子。
这蹙眉的表情,轻微的动作,看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眼里,绝对会明白子岩身体虚弱,正在难受,故而倍加怜惜,温柔以待。
但贺狄绝对不是个正常人,相反,他就是个顶着王子头衔,实际上无恶不作、卑鄙下流、唯我独尊,以自己满足为天下第一要务的海盗头子。
所以,子岩此刻的一举一动,包括诱人的呻吟、诱人的蹙眉神态、诱人的摩挲扭动,对贺狄来说只代表了一样:勾引!
想当然尔,王子殿下成了最乖的鳄鱼,一被勾住就主动上钓,二话不说把头低下,狠狠吻在苍白又性感的薄唇上,一路撬开牙关,狂冲直自入,如舔舐自己所有物一般扫过半昏迷中的专使的牙床、丁香、舌根。。。。。。
上面享受,下面也不闲着,把子岩夹在胸膛和臂弯间,腾出五指,钻入裤头,抓住现在连尺寸褶皱都非常熟悉的沉睡器官,力度不小的揉挤搓玩。
这样胡来,就算死人都会被弄醒。
子岩筋疲力尽,体力衰竭,脑子懵懵懂懂,竟也被硬生生弄得清醒过来,缓缓睁开双眼,顿时凛然,磨着牙低声道,”你,你滚开!”贺狄见他连说几个字都沙哑无力,黑色瞳仁却仍旧又悍又傲,那邪恶的蹂躏欲火花一闪,霎时熊熊烧起来,沉沉笑道,”呵,本王子若滚开了,还怎么让专使大人快活?你看,你这不是快活到醒过来了吗?”
一边说,一边频频动着五指,着意抚摸揉搓那根最能让子岩崩溃的嫩茎,要看子岩不得已射在自己掌心时那欲仙欲死的表情。
可这只是贺狄的如意算盘罢了。
他也不想想子岩体力早已殆尽,这时候怎么可能象平日一样被唤起欲望,技巧再高也是白搭。
贺狄把挣扎的子岩老鹰抓小鸡似的桎梏着,狠狠玩弄了一会,那软软的器官竟毫无变化,把一向蛮横的贺狄惹出躁性,冷笑道,”和本王子作对,你是自找苦吃。”
贺狄扬声,把空流叫进来,命他去匣子里翻摇曳夫人给的另外一瓶药。
空流两三下就找到了,把药瓶拿过来让贺狄过目,”王子,是这个吗?”
“对,就是这个。”贺狄点头,把子岩的下巴朝上一拧,逼他看着自己,邪笑着问,”摇曳夫人把这个给我的时候,专使大人也在场。这是你们那边的人卖了你,可不是本王子的错,专使大人大声求本王子上你的时候可不要怪错了人。”
子岩一看那个瓶子,就把摇曳夫人和贺狄都骂到了祖宗十八代。他知道贺狄心狠手辣,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而摇曳夫人的药绝对能把人折腾得死去活来。
他刚刚才尝过苦头,想到那剧痛无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心脏紧缩。当下咬着牙闭了眼睛,把脸狠狠甩到一边。
贺狄瞧他的样子,知道这倔强的男人惧是已经惧了,偏偏硬扭着性子不肯低头,心里居然涌上一股复杂滋味,象有什么在心里翻滚似的。
单林海域中从来都是杀伐决断毫不犹豫的第一大头领,居然破天荒地,心理矛盾了片刻。
非常矛盾!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后宫·甄嬛传5 204 兴衰与共作者:风弄 3大明风华 中册:龙凤情殇作者:莲静竹衣 4天才小毒妃(惹不起的韩芸汐)作者:芥沫 5后宫·甄嬛传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