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梦里不知她是客 > 第144章 休了我好了

第144章 休了我好了

所属书籍: 梦里不知她是客

  杜芙蕖一看见萧惊堂就跑了下来,急急地扯着他的袖子道:“惊堂,你来做什么?”

  眼神幽深地看了她一眼,萧惊堂淡淡地道:“我也想问,你来做什么?”

  喉咙一噎,杜芙蕖连忙道:“这里乱得很,咱们先回去吧?”

  看见她下来,有知情的人喊了一声萧家二少奶奶,一圈儿百姓顿时更沸腾了。这场戏可热闹了,心狠手辣的前任萧家二少奶奶以及现任深受二少爷喜爱的二少奶奶,再加上个萧家二少爷,比戏台子上唱的还好看。

  “回去做什么啊?二少奶奶?”温柔笑了笑,看着她道:“今日不说清楚,我这店子还怎么做生意?你们萧家的人不是说我水性扬花,爬墙裴家吗?来,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证据来我看看?”

  萧惊堂皱眉,扫了一眼周围,目光落在她身上:“那都是误会。”

  “误会?”温柔失笑:“您现在知道是误会了?可知道这误会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知道错了?那先前散播流言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呢?”

  散播流言?萧惊堂好奇地问:“你说是谁散播的流言?”

  难道不是幸城的百姓听见风声自己胡编乱造的?

  深深地看他一眼,温柔反应了过来,这事儿看样子不是萧惊堂做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二少爷问我,不如问问尊夫人。”她道。

  神色一凛,萧惊堂看向杜芙蕖,后者心虚地垂了眸子,低声道:“谁有空去管她啊,她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还怕人家说吗?”

  “她做什么了?”人群里响起一个声音。

  众人一愣,纷纷让开,却见裴记的东家裴方物慢慢走了过来,神色严肃,手里捏着折扇,扇面却未打开。

  “一直找不到机会解释,也无力解释,既然今日人这么多,又是光天化日,裴某便有话想通萧二少爷说个清楚。”

  萧惊堂皱眉,看着他走到温柔身边站定,一双眼盯着自己,颇为恼恨地道:“我与杜氏温柔,从来不曾有苟且之事,只是生意上的往来,何以到了你萧家人嘴里,就是爬墙扬花,下流无比?”

  百姓哗然,人云亦云的事谁都说不清楚,但听这当事人对峙,那至少比别人口里传的更真实,于是都纷纷尖起耳朵听。

  眼瞧着杜温柔这一身脏污要开始被洗干净,杜芙蕖连忙站出来道:“都知道你裴公子喜欢杜温柔,这时候颠倒黑白替她辩护,还不就是想以后干干净净娶她过门?可萧家对她恩重如山,她怎么对萧家的,是个人都有眼睛!”

  “我如何对的萧家?”温柔冷笑,转头看向萧惊堂:“二少爷是个爱憎分明的人,误会我背叛他的时候就将我直接赶出了府,可他现在为什么会心平气和站在我面前,不叱骂我?”

  “因为你没有做错。”配合地垂眸,萧惊堂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是我误会你与裴方物有染,冤枉了你。”

  自己的相公都这么说,杜芙蕖的处境就很尴尬了,聪明的人都会选择忍气吞声闭嘴当个误会盖过去,可她偏偏性子冲,张口就道:“怎么算是误会?她都那样帮裴家了,还能是与裴家没关系的?!”

  “我不知道杜家是怎么教你的。”压住了火气,温柔微微一笑,端庄万分地道:“但是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以最恶毒的想法去揣度别人。有人说过,你想到的是什么,你就是个什么样的人,二少奶奶为人想必也不怎么干净,才会把人想得这样不堪。”

  “你!”杜芙蕖咬牙:“我问心无愧,你敢说你问心无愧吗!”

  温柔嗤笑:“你这样的人都敢说问心无愧,那这句话说出来还真没什么分量。你不是当事人,却比谁都更激动,上门来污蔑我,毁坏我的名声,巴不得我过得不好。你这样的心肠,也有资格骂我歹毒吗?”

  “我……”

  “女子的名声有多重要,在场的各位想必都清楚。”没理杜芙蕖,温柔转头看向四周,正色道:“要是有一天你们的妻子女儿被人污蔑,你们想必就能体会我的感受。流言猛于虎,小女子未曾违背什么礼法,只不过是想自己混口饭吃,奈何都有人不答应,非得往我身上泼脏水,那我今日就立个约在这儿吧。”

  “幸城之中,无论男女老少,只要能提供我杜氏温柔私通裴家公子的证据,我背后这座琉璃轩里的东西,随他拿,想拿多少拿多少!”

  此话一出,四下惊呼,琉璃轩里的东西有多珍贵是个人都知道,现在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随意拿?!

  本来大家都是看个热闹,就是找个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没人会真的去追究事情的真相,这个道理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一样,所以温柔知道,解释了没用,得证明才行。

  不是都觉得她私通了裴方物吗?那好啊,找证据啊!

  “哎,你上次不是说这杜温柔和裴方物苟且,说得跟亲眼看见的一样吗?现在去拿东西啊!”

  “我…我是没本事拿,那个谁不是还说捡到杜氏偷欢之时掉的绣花鞋了吗?拿上去咱们帮你抱琉璃回家!”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听谁说的有声有色的……”

  人群骚乱起来,议论纷纷,温柔平静了点儿,挥手让修月跟疏芳抬了桌子出来,道:“各位慢慢讨论,我就将这约定写出来挂在我琉璃轩的门口,顺便,萧家二少爷既然冤枉了我,是不是也该陪我写个公开信?”

  “公开信是什么?”

  “就是你公开写冤枉了我,我并没有做出出墙之事。”翻了个白眼,温柔道:“不然光是我写的东西挂着,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温氏琉璃轩怎么了呢!”

  这怎么能答应?杜芙蕖瞪眼,萧惊堂是何等看重颜面的人,让他写这种信挂在琉璃轩门口,不是相当于告诉全城的人他错了吗?怎么可能……

  “好。”点了点头,萧惊堂应了,脸上没有恼怒,神色看起来反而更轻松了。

  裴方物皱眉,颇为心疼地看了温柔一眼。

  再怎么澄清,她始终得被人议论,也是当真看得开,换做其他人,怕是要自尽了。

  “我也来写吧。”裴方物道:“总归我也卷在里头。”

  “不劳裴公子费心了。”看温柔拿起了毛笔,萧惊堂连忙伸手夺过来,一边蘸墨一边道:“我与她两个人足矣,你再卷进来,又是麻烦,况且……”

  抬眼看了看他,萧惊堂皮笑肉不笑,低声道:“她对你是清清白白,你对她却未必没什么想法。”

  裴方物一顿,微微皱眉。

  温柔当做没听见,伸手就要去抢毛笔:“你就不能让我先写?”

  “不能。”扫她一眼,萧惊堂面无表情地道:“你总会把毛笔掰断,那我还怎么写?等我写完你再掰吧。”

  温柔:“……”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杜芙蕖皱眉看着他们,越看越觉得委屈。萧惊堂对她冷漠得很,可对杜温柔怎么就完全不一样?先前分明是很讨厌她的啊,这一转眼,为什么就这么护着?不仅他护着,裴方物也护着,凭什么啊?!

  萧二少爷的道歉信写完了,温柔拿过去,几笔写了告示,让人拿了两块木板出来,就贴好放在门口。

  “白纸黑字,各位努力去找吧。”拍了拍手,温柔笑道:“千万银子在向你们招手。”

  反应过来的众人这才一哄而散,纷纷去找人,有认识什么萧家丫鬟或者裴家奴才的,都拉出来询问。

  温柔转头,看向表情有些扭曲的杜芙蕖,微微一笑:“你是不是很恨我?”

  抬头瞪着她,杜芙蕖冷笑。

  “没事,我也很恨你。”温柔耸肩:“不过还是友情提示你,回去小心点,别再犯错,你婆婆可能已经看你不顺眼了。”

  婆婆?萧夫人?杜芙蕖嗤笑:“我是杜家嫡女,她很满意的儿媳妇,有什么看不顺……”

  话说到一半,想起刚刚那个镯子的事,杜芙蕖脸都绿了。

  本是打算把镯子追回来不买了,所以才跟杜温柔在这儿闹的,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让她一时间都忘记了那事儿,以至于……这会儿镯子应该已经送到萧家了。

  “今天有点累,琉璃轩提前打烊吧。”打了个呵欠,温柔道:“我和妙梦还有别的地方要去,感谢萧二少爷仗义出手,也多谢裴公子帮忙,咱们就先走一步了。”

  想退货?琉璃轩是不收的。为了这一万两,闹大了败坏萧家名声,萧夫人也是不会做的,只会打落牙齿和血吞,并且会对杜芙蕖这种不知分寸大手大脚的儿媳妇分外膈应。

  一旦让自己的婆婆膈应,又是这种封建家庭,那杜芙蕖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一想到这个,温柔好歹觉得好受了些,翻了个白眼就想走。

  “温柔。”看了看还有些没散去的百姓,裴方物不放心地道:“我送你一程吧,顺便也有话想同你说。”

  看了看他,温柔刚想拒绝,就见他补充道:“谈生意,不谈其他的。”

  萧惊堂皱眉,沉声道:“温氏和萧记已经联手经营,裴公子当着我的面拉她谈生意,是不是不太好?”

  “她该有选择的机会,没道理全部的路都让二少爷一人堵死。”回头看了他一眼,裴方物笑了笑:“二少爷从一开始就站在上风,现在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萧二少爷脸色不太好看,眼瞧着又要吵起来,温柔一把就将阮妙梦从里头拉出来,再带上修月,打了个圆场:“行了,裴公子要谈生意,那咱们就现走一步。二少爷有空还是回家看看账单吧。”

  账单?萧惊堂疑惑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杜芙蕖。

  杜芙蕖委屈地拉了拉他的袖子:“惊堂,咱们回去给娘亲解释一下吧,那个镯子当真不是我想买的……”

  又惹了麻烦?萧惊堂皱眉,看温柔一行人已经上了马车,也别无选择,只能带着她回去。

  像萧家这样的富贵人家都是不缺钱的,也舍得花钱,但是一下子花这么一大笔钱,还是要出问题的。

  萧夫人也算个和善的婆婆,但是在屋子里坐着拿着账房送来的账单,差点骂出了口。

  “她敢这么花银子?”气得拍了桌子,萧夫人道:“我萧家再有钱也经不起这么花!”

  账房无奈地道:“听琉璃轩的伙计说,二少奶奶很阔气,除了这件儿镯子,还有别的东西要买?”

  还有别的?!差点背过气去,萧夫人坐在椅子里,扶着额头道:“去,把人给我叫回来!”

  “是!”

  杜芙蕖急急忙忙回来,刚跨进屋门,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盏茶就摔在了她面前。水花四溅,吓了她一大跳,脸都白了:“娘亲?”

  “为人儿媳,当勤俭持家。”萧夫人冷声道:“我不知道你把这萧家当金库还是别的什么,平日里花销大我也不说你什么,从妙梦手里拿了账本还说是我的吩咐,念在你是正室的份上,我也不说你什么,你倒好,越来越过分了?!”

  劈头就是一顿骂,杜芙蕖听得憋屈极了,又不敢顶嘴,只能跪在地上委屈地道:“那镯子我不想买的……”

  “你萧家二少奶奶不买的东西,人家还敢硬送上门不成?”萧夫人笑了,揉着额头道:“我原以为娶你回来更好,毕竟更合惊堂的心意,现在瞧来,倒是闹得家宅不宁。”

  这话说得有点重,杜芙蕖也是个小心眼的,当即便沉了脸,忍不住道:“与我有什么干系?您不也是为了杜家的势力才让惊堂娶的我吗?我又不欠你们什么。”

  此话一出,萧夫人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如此。”杜芙蕖撇嘴:“你们萧家人可真难伺候,一个杜温柔被你们废了,我过来也被你们嫌东嫌西,要是觉得不需要杜家了就直说,我还能改嫁呢,何必弄得跟我求你似的?”

  不可置信地倒吸几口气,萧夫人气得急了,红了眼眶站起来:“没个尊卑了是不是?你杜家的大小姐就很了不起,敢爬到长辈头上来?”

  “那你休了我好了!”杜芙蕖哇地就哭了:“你休了我,咱们杜家与你们萧家一刀两断!”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梦里不知她是客 > 第144章 休了我好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梦里不知她是客作者:白鹭成双 2重紫作者:蜀客 3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4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5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