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3 曲终

所属书籍: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4-01-06

  我到医院时,麻辣烫在急救室。
  因为肾功能衰竭,影响到其他器官,导致她突然窒息。
  王阿姨哭倒在许伯伯怀里,求医生允许她卷捐献自己的一个肾脏。宋翔盯着急救室的门,脸色青白,如将死之人。
  终于,医生走出来,对许伯伯说:“病人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但是肾脏的衰竭速度太快,如果不立即进行移植手术,只怕下一次……”
  他的话语被王阿姨的突然晕倒打断了,刚走出急救室的医生、护士又都再次进入急救室,忙着抢救王阿姨。
  妻女接连进急救室,许伯伯终于再难支撑,身子摇晃欲倒,我立即扶着他坐到椅子上,他问我:“你看完了吗?”
  “已经看完了,我想和麻辣烫单独呆一会儿,日记本我待会儿就还您。”
  许伯伯无力地点头。
  我走进病房,反锁上门,坐到麻辣烫床前。
  她没有睁开眼睛,虚弱地问:“蔓蔓?”
  我说:“是啊。”
  她说:“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可身体里的细胞不听我的话。”
  “你没有尽力!你只是没主动寻找死亡,可是你也没主动寻找生机。你内心深处肯定觉得自己怎么逃都逃不出许秋的阴影,所以你压根就放弃了。你从小到大就自卑、懦弱、逃避。你明明是因为觉得自己画得很丑,才不想画画的,可你不承认,你说你不喜欢画画了;你明明是因为自己跳不好舞才放弃的,可你说是因为你不喜欢那个老师。你每一次放弃都要由一个借口,你从不肯承认原因只是你自己。”
  麻辣烫大叫起来:“不是的,是因为许秋!”
  “对啊!许秋又成了你一切失败的借口。你不会画画可以说是许秋害的,你不会跳舞是许秋害的,你考不上大学是许秋害的,你不快乐是许秋害的,宋翔不爱你,也是许秋害的。许秋怎么害你的?她亲手把画笔从你的手里夺走了吗?她亲口要求你的舞蹈老师不教你了吗?她亲自要求你上课不听讲了吗?她归根结底只是外因,你才是内因!一切的选择都是你自己作的。外因能影响内因,可永不能替内因作决定。现在你累了,你失望了,你疲倦了,你又打算放弃了,原因又是许秋!”
  麻辣烫哭着说:“我不想听你说话,你出去!”
  我不理会她,翻开日记本,开始朗读,从许秋参加爸爸和那个女人的婚礼开始。
  “那个女人的肚子微微地凸着,姑姑说因为她肚子里住着一个人,还说因为这个人爸爸才不得不娶那个女人,我不明白……”
  麻辣烫的哭泣声渐渐低了,许秋的日记将她带回了她的童年,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自己,以及许秋。
  当她听到许秋推倒她后跑掉时,她在地上哇哇哭,许秋却在迎着风,默默地掉眼泪,她不能置信地皱着眉头。
  当她听到许秋在全校人面前捉弄她后的不快乐与焦灼,她困惑不解,喃喃自问:“我以为她很得以,她很快乐。既然她并不快乐,为什么要捉弄我?”
  当她听到每一次放弃,都是她自己主动地说出来时,她沉默不语。
  ……
  日记一页页往后翻,逐渐到许秋出国,我说:“许秋之后的日记和你关系不大,但是我想读给你听一下,并不是因为宋翔,而是因为许秋。”
  麻辣烫沉默着,我开始读给她听。为了方便她理解,我把日记本中含糊不清的“他”用宋翔和K代替。
  “……舞步飞翔中,我的眼泪潸然而下,我知道我即将失去宋翔——我的光明。从此以后,我将永远与黑暗共舞。”
  房间外,天色已经全黑。有很多人来敲过门,我全都没有回应。
  麻辣烫沉默地躺着,我低头看着许秋的日记说:“许秋活得很清醒,虽然她轻描淡写,但我们都可以想象K对她做了很多事情,不仅仅是替她打开地狱的大门,他还握着她的手,连推带拉,连哄带骗,领她进入。但自始至终,她没觉得一切需要K负责,因为她知道K只是外因,她自己才是一切行为的内因。当然,她是成年人,可以为自己负责,可有时候年纪小不能解释为原因,就如有的孩子家境良好,父母用心为他创造学习条件他却不好好学习,有的孩子父母整天打麻将,他却能在麻将声中把功课坐到第一。许秋的存在迫使了你的早熟,你在很多时候都有别的选择,可你作的选择都是放弃!我们都听过爱因斯坦的小板凳的故事,他面对全班人的嘲笑,可以坦然说出‘我现在做得已经比上一个好’,你为什么不能对许秋说‘我的确现在做得不好,可是我下一次会比现在好’。也许我这样说太苛刻,但是我想你明白,许秋永远都是外因,你自己才是内因,是你选择放弃了一切!”
  麻辣烫突然说:“你说她给我画过一张素描,我想看。”
  我把台灯扭到最亮,把画放到她眼前,她聚精会神地看着。画中的小女孩儿穿着小碎花裙,拿着蜡笔在画画,画板上是一个正在画画的任务,只不过小女孩儿的技法还很粗糙,所以人物面容很卡通。
  许秋当年画这幅素描时,肯定异乎寻常地仔细,裙子上的小碎花、小女孩儿正在画的人,她都一笔笔勾勒出来,甚至可以模仿小女孩儿的笔法来绘制画板中的任务。
  麻辣烫低声说:“我正在画她,我以为她不知道,原来她知道的。”
  “她有一个异常寂寞的灵魂,她渴望温暖,却又伤害着每一个带给她温暖的人。”
  又有人在敲病房的们,我没管,对麻辣烫说:“这本日记是你爸爸给我的,他在许秋死后就已经知道你所经历的一切,这么多年你留意到他的变化了吗?留意到他对你的关心了吗?你没有!”
  麻辣烫很茫然地看着我。
  我蹲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很用力地说:“你妈妈因为你也进了急救室,我无法想象如果你……你死了,她会怎么样?也许还不如把她的肾脏移植给你,让她直接死掉好。你爸爸看着还很坚强,那是因为他相信你,他相信许仲晋的女儿不是置亲人于不顾、轻言放弃的人。可如果你真这么做了,我向他……他会崩溃的,坚强的人倒塌时摔得更痛。”
  麻辣烫眼中有了泪光,我说:“我没有办法置评许秋和你之间的恩怨,也不能说让你原谅她,可是,你知道吗?她死前清醒的时候,是主动对你们的爸爸说‘把我的肾脏给小丫头’,我向她不是出于赎罪,,也不是后悔自己所为。她不关心这些,她只是很简单,却必须不得不承认你是她的妹妹,她是你的姐姐。”
  麻辣烫的眼泪滚落,滴在画上;我的眼泪也滚落,滴在她的受伤。
  “麻辣烫,如果你死了,我永不会原谅宋翔!可这世上,我最不想恨的人就是他。如果你真把我视作姐妹,请不要让我痛苦!”
  我站起来,向外走去。门外,许伯伯盯着我,眼中满是焦灼的希望,我把日记本还给他,“我已经尽力了,最后的选择要她自己来作。”
  许伯伯还想说什么,我却已经没警力听,快速地跑出医院,拦住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去房山。
  老房子里总是有很多故事。每个抽屉、每个角落都有意外的发现,玩过的小皮球、断裂的发卡、小时候做的香包……
  我关掉了手机,拔掉了座机,断了网络。
  我一边整理未完成的相册,一边整理房间,把爸爸妈在下的东西分门别类地收好。
  我每天清晨去菜市场,花十来块钱买的菜够我吃一天。我买了本菜谱,整日照着做,什么古怪的菜式都尝试,丝毫不怕花费时间。晚上坐在上看电视,从新闻联播看到偶像剧,一点儿没觉得闷。
  白日里,一切都很好、很安静,晚上却常常从噩梦中惊醒。
  一周后,我去买完菜回来时,看到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牧马人”。我的腿有些发软,不知道究竟是该上去还是该逃避。我坐到地上,盯着自己的鞋尖,迟迟不能作决定。
  “苏蔓,我们在上面等了你两个小时,你在楼下晒太阳?不要说你不认识我的车了。”
  “不知道她不想见我们中间的谁?宋翔,你是不是该主动消失?”
  麻辣烫的声音!我跳了起来,她坐在轮椅上朝我笑,陆励成站在她身边,宋翔推着轮椅。阳光正照在他们身上,一天明媚。
  麻辣烫眯着眼睛说:“照顾下病人,过来点儿,我看不清楚你。”
  我赶紧走到她身前,她笑,我也笑,一会儿之后,我们俩紧紧地抱住了彼此。
  她说:“两大罪状:一、我生病的时候,你竟然敢教训我。二、竟然不来医院看我。说吧,怎么罚?”
  “怎么罚都可以。”
  麻辣烫咯咯地笑,“你说的哦!罚你以后每周都要和我通电话,汇报你的生活。”
  我困惑地看着她,陆励成在一旁解释:“她的小命是保住了,可肾脏受到损伤,还需要治疗和恢复,王阿姨打算陪她一块儿到瑞士治病。”
  “如果全好了,眼睛就能完全复明吗?”
  “也许可以,也许不,不过那重要吗?正好可以一周七天,每天戴不同颜色的隐形眼镜。”麻辣烫翘着兰花指,做烟视媚行、颠倒众生的妖女状。
  我大笑,我的麻辣烫真正回来了。仰头时,视线碰到宋翔,我很快回避开了。
  机场里,大家都在等我和麻辣烫,她拉住我不停地说话,我只能她说一句,我点一下头。终于,她闭嘴了,我笑着问:“小姐,可以上飞机了吗?”
  她盯着我,突然说:“你给我读完许秋的日记的第二天,我统一让宋翔进病房看我。”
  我有点儿笑不出来,索性也就不笑了。
  她说:“我给他讲述了我爸爸和妈在下的故事,我告诉他,我是一个很小气自私的女人,绝不会犯妈妈犯过的错误,绝不会生活在另一个女人死亡的影子中,所以,不管他是否喜欢我,我都要和他分手。宋翔同意分手。”麻辣烫沉默了一会儿,“在他走出房间前,我问他是否曾经有一点儿喜欢过我,本来没指望他回答的,没想到他很清晰明确地告诉我,他不能拒绝我,是因为我有和许秋相似的眼神;他对我无所不能的宠爱,是因为他当年对许秋没有做到。他在用对我好的方式弥补他亏欠许秋的。”
  麻辣烫笑了笑,“他竟然丝毫不顾虑我仍在生病,就说出那么残忍的答案。当时我有些恨他,让他滚出去。可后来我想通了,这个答案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答案,因为我可以毫无牵挂地忘记他了。”
  麻辣烫轻捏着我的肩膀,“我因感激、无助而对他生爱,爱上的本来就不是他,而是一个不管我是谁,都会牵着我的手,温柔地对我,带着我走出黑暗的人。他对我好,我却折磨他,当时心里甚至觉得是他的错,对他隐隐地失望。现在才知道,我压根不了解他,也没真正珍惜过他。”
  我问:“你告诉他许秋的事情了?”
  麻辣烫摇头,把一沓复印文件递给我,竟然是许秋到纽约后的日记。
  “没有!我想这个决定权在你手里。其实,他不是一个好的爱人。他是你的唯一,你却不会是他的唯一。但是,爱情本来就不公平,谁叫你不可能忘记他呢?你会给他看吗?”
  我反问麻辣烫:“他深信许秋爱他,深信许秋的美好,也深信自己因为年少气盛、不懂得包容对方的缺点而辜负了许秋。如果我告诉他,他所相信的一切都是虚假的,相当于打破了他所相信的一切美好,这种做法对吗?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虽然想起我时会痛苦,可也会为自己曾有过这么好的朋友而感到幸福。可突然有一个人跳出来告诉你:‘麻辣烫,苏蔓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的。她实际上很坏,她不但内心深处没有视你为姐妹,还曾做过背叛你的事情。’你会如何想?你会感激这个告诉你实话的人吗?”
  麻辣烫想了一会儿,摇头,“我不会,也许我还会憎恨他多事。”她的眼睛中有悲悯,“蔓蔓,你真爱惨了他,对吗?”
  我淡淡地说:“他爱不爱我,和他爱不爱许秋并不冲突。我们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在,我即使打破许秋在他心中的地位,并不代表他就可以爱我。如果他爱我,就会主动往前走,可他压根不打算忘记过去,所以……”我把日记复印件还给麻辣烫。
  麻辣烫把它们收好,“我爸爸如果不是为了救我,绝对不会对别人承认许秋是一个有心里疾病的孩子。父母都是偏心的,在他眼中,不管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宋翔即使什么都没做,也不可原谅,否则他不会明知道许秋在纽约的事情,却依然痛恨宋翔。我怀疑他保留许秋日记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我。现在我已看过,许秋的日记大概已被销毁,所以,我会替你留着它,只希望宋翔值得你那么爱他。”
  王阿姨叫:“小怜,蔓蔓,必须要登记了。”
  许伯伯笑着说:“这两个孩子,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想聊天什么时候没有机会?非要赶着在机场一股脑儿地把话说完。”
  我站起来,推着麻辣烫走向王阿姨。王阿姨从我手中接过麻辣烫,推着她走向登机口。
  麻辣烫回头朝陆励成和宋翔挥手道别,又对许伯伯做了个飞吻的姿势,大声喊道:“爸爸,再见!我和妈妈会想你的。”
  “这丫头这么大了,还疯疯癫癫的!”许伯伯貌似责备,实则心满意足。
  等看不见她们了,许伯伯看向我,淡淡地说:“小秋从出车祸到去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笑着说:“昏迷了三天三夜,有没有短暂地醒来过,只有许伯伯知道。”
  许伯伯轻声叹气,“我觉得小秋是愿意的。”
  我点头,“当然!她毕竟是麻辣烫的姐姐。”死者已去,只要能让生者新安,哪一种想法又有什么重要?
  许伯伯和我握手告别,“谢谢你!小怜告诉我你爸爸去世后,你一直没工作,如果你想要找工作了,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
  虽然我不打算找工作,可我没有拒绝,微笑着接受了他的好意。我不会刻意去巴结奉承,但是如果能有助力,我也不会清高地拒绝,谁叫我还要在红尘中求一碗饭吃呢?
  陆励成、宋翔、我三个人并肩走出机场。陆励成提议一起去吃晚饭,宋翔和我都没有反对。
  我们在学院路上找了家小饭馆,装修不算精致,但还算干净。
  我说:“这顿饭,我来请,谢谢两位旧上司对我的照顾,也算是告别酒。”
  陆励成有点儿意外地说:“消息传得这么快?宋翔刚递辞呈,外面已经传开了?”
  我愣住了,看向宋翔,他解释说:“我刚向Mike递交辞呈,打算接受CS在伦敦的邀请。”
  “哦,那很好!听说英伦海峡风景很是优美。”
  我微笑着低下头,淡淡地说:“我不知道宋翔要走,我的送别酒本来是指我自己。”
  宋翔沉默地看着我,陆励成问:“什么一丝?”
  “爸爸刚去世时,我通过一个同学申请了去边远山区支教,已经批准了,我过几天就动身。”
  “去多久?在哪里?”
  “也许一年,也许两年,看我心情把!”
  “在哪里?”
  陆励成又问了一边,我看无法回避,只能回答:“我不想告诉任何人。”
  沉默,如窒息般弥漫在我们中间。
  陆励成点燃一支烟,吸了几口后,微笑着说:“你也不打算和我们联系了?”
  我婉转地说:“山区偏僻,通讯会比较落后。”
  宋翔一句话不说,只是给自己倒满酒,一饮而尽。
  我给自己和陆励成都倒满酒,举起杯子,“谢过两位老上司往日的照顾。”
  三人碰杯,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旁边桌子的客人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老同学聚会,酒酣耳热之际,齐声高唱:风也过雨也走
  有过泪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什么
  真爱过才会懂
  会寂寞会回首
  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
  想起当年剑拔弩张的场面,我竟然有淡淡的怀念。他们两人听到歌声也都笑着摇了摇头。
  我倒了杯酒,敬陆励成,“恭喜你,终于心想事成。”
  陆励成笑了,那笑容却好像看不出欢喜,他一手拿烟,一手接过酒杯,仰着脖子直接灌下去。
  我又倒了杯酒,敬宋翔,“一路顺风。”
  宋翔不看我,低着头,一口饮尽。
  陆励成和宋翔似乎在比赛谁先醉倒,一个比一个喝得快,两个人很快就把面具撕去,本态毕露。陆励成拍着宋翔的肩膀说:“当年恨不得赶紧把你踢出MG,如今却很舍不得你走。”
  宋翔立即很真诚地说:“其实我也不想走,要不然你帮我取个Mike说一声,要回辞职信?”
  陆励成愣住,宋翔和我都大笑。陆励成反应过来宋翔在逗他,在他肩头狠拍了一掌,“真不习惯你会开玩笑,吓了我一跳,你真要留下,我恐怕又得琢磨琢磨把你踢走了。”
  宋翔摇头笑着,“说实话,你是我碰到过的最难缠的对手。”
  陆励成大喜,和宋翔碰杯,“真的?我把它当恭维了。可惜你不在状态,这场比赛终究是不尽兴!等你将来恢复状态时,我们再真正比赛一次。”
  两人相视而笑,陆励成问:“问你件事情,我们比赛篮球那次,你最后的那个三分球,到底有几成把握?”
  宋翔笑着喝酒,陆励成不肯罢休,一边灌酒,一边接着追问。
  我安静地看着他们,心中空茫茫地伤感。
  往事仍历历在目,我们却已要和彼此挥手道别。
  曾希冀过这就是归途,最终,生活告诉我们:我们都只是彼此的过客,旅程仍在继续,只能道一声“珍重”后,各自继续自己的旅途。
  随着时光流逝,也许我们会淡忘彼此,也许我们会记住彼此,但今夜这样把酒谈心的日子却永不可能再有。
  我告诉陆励成和宋翔,我下个星期离开北京,但实际上我打算这周就走。
  自从爱上宋翔,我都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策地看着他的离去与归来,自己永远处于被选择的位置。这一次,我选择主动离开他。
  收拾完衣服,带上笔记本电脑,我乘火车离开北京的当日,把两封手写信丢到邮箱里。
  陆励成:
  我已经离开北京,不告诉你,是不想你劝我留下,更不想送别。这一年里,我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离别!自觉欠你良多,却能力微小,不能回报,只能以我的方式略尽感激之情。
  祝你身体健康,事业顺利!
  苏蔓
  其实,我知道他的事业一定会顺利。宋翔已经主动离开,麻辣烫又告诉我,她爸爸决定将XX的上市交给MG做。陆励成为MG拿下这个超级大客户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在中国市场的客户关系网,MG总部的老头子们不可能再视而不见,所以那个位置肯定是陆励成的了。
  宋翔:
  我昨天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了一张旧碟片《泰坦尼克号》。当年在清华看的盗版碟,除了一首《MYHEARTWILLGOON》,故事已经模糊。没什么事情,所以边看碟片边收拾东西。可看着看着,我开始停止收拾东西,专心投入这个故事,所有关于影片的记忆渐渐涌现。Rose本已经坐上救生船,我们都知道故事的结局,知道这座救生船上的人最终将得救,但是,她没有选择走,她在最后关头跳回大船,选择和Jack一起面对死亡。故事的结局是Jack带着她历经周折后,寻找到一片漂浮于水面的船体残骸。但是,很不幸,残骸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所以Jack让Rose待在上面,自己选择泡在海水中。当援救船发现他们时,Jack已经被冻死,Rose一个人活了下来。我记得一个同学在看第二遍时,看到Rose从救生船上跳出来奔向大船,她破口大骂,说Rose太愚蠢,如果不是她拖累Jack,他一个人逃生的机会更多,最后就可以待在残骸上,不会被冻死,他们俩都可以活下来。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我都开始糊涂自己究竟要表达什么?我昨天晚上突然在想为什么Rose自始至终没有怨怪自己的选择?作为当事人,她难道没想过,如果她当时安分地待在救生船上,Jack就不会为了把生存机会让给她而冻死吗?难道无数个夜里,她不会因为自责而痛苦失声吗?
  我想她一定想过。痛失爱人,她肯定想得比我们旁观者更多。生活注定不是平坦大道,每张不再年轻的面孔下都带着时光刻下的伤痕,可他们仍会选择勇敢地向前走,追寻光明与幸福。
  当年,我认为《泰坦尼克号》是一部很商业很俗滥的片子。现在,我认为是当年的自己太简单,这部片子其实讲述的是人性的坚强和勇气。、我已离开北京,不能去机场为你送行,就在这封信里祝你一路顺风。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只希望你能看见阳光和希望。
  苏蔓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