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告别

所属书籍: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4-01-06

  星期一上班时,我仍然没有任何宋翊的消息,去问Karen,她也满脸不解,说自己一无所知,宋翊从离开北京到现在一直没有和她联系过,甚至连去新加坡都没有告诉她。
  我终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找了个借口去见陆励成。
  我拿着一堆不甚紧要的文件请他签名,他没有任何表情地把所有文件签完。我拐弯抹角地试探:“老是麻烦你签名,真不好意思,不知道Alex究竟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上次说就这两三天,已经三天了。”
  他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盯着我,“你很关心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不!”我手背在后面,绞来绞去,“我就是随口一问,大家都有些工作必须等着他回来处理。”
  陆励成沉默地盯着我,眼睛里流转着太多我完全看不懂的思绪。在他的目光下,我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透明人,似乎我心里的秘密他都一清二楚。我不安起来,匆匆抱起文件,“您忙,我先出去了。”
  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听到他在我身后说:“应该就这一两天回来。”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赶紧走出他的办公室。
  就这一两天,那究竟是今天,还是明天?我给宋翊发短信,请他回到北京后尽快和我联系,我很担心他。我希望他一下飞机,打开手机,就能收到我的短信。我的日子在焦躁不安的等待中度秒如年。
  星期二下午我接到麻辣烫的电话,她的声音甜得要滴出蜜来:“蔓蔓,今天晚上出来吃饭吧,我想你见见他。”
  我把自己的愁苦压下去,尽量分享着她的幸福,“好!”
  她细细叮嘱了我见面地点和时间,还特意告诉我是一家高级会所,要求我下班后换一套衣服。我知道这次麻辣烫是绝对认真和紧张了,笑着打趣她:“如果他不喜欢我,怎么办?我们两个,你选谁?”
  麻辣烫悍然说:“不会,他肯定会喜欢你。”
  “我是说万一呢?你要知道两个好人不见得就是两个投缘的人。”
  麻辣烫沉默着,好一会儿,她才说:“不会!你们两个一定会投缘。你是我的姐妹,我们说过是一生一世的朋友。我会爱他一生一世,也会爱你一生一世,所以,你们一定能投缘!”
  她的声音紧绷得如快断的弦。
  真是关心则乱!竟然聪明洒脱如麻辣烫都不能例外。我再不敢逗她,向她郑重保证:“不要担心,我们会投缘的,因为我们至少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都爱你,都要你快乐。”
  我穿了一件最昂贵的衣服。这件衣服是离开美国前买的,本来打算要穿给宋翊看的,现在只能让麻辣烫先占便宜了。
  紫罗兰色的真丝,贴身剪裁,腰部宽宽地束起,下摆自然张开,领口开得稍低,用一圈同色的镂空紫色小花压着,香肩就变得若隐若现。再配上珍珠项链和耳环,镜中的人倒也算肌肤如雪、明眸皓齿。
  我想了想,又拿出一只碧玉手镯戴在手腕上。虽然与别的首饰不协调,但是这个玉镯有特殊的意义,我希望它能见证今天晚上这个特殊的时刻。
  我特意用了艳一点儿的唇彩,将心中的不安都深深地藏起来,只用微笑和明媚去分享麻辣烫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
  漆木的地板,水晶的吊灯,男子衣冠楚楚,女子衣香阵阵。
  迷离的灯光中,我穿行在一桌桌的客人中,如一个即将要参加姐姐婚礼的人,紧张与期待充盈于心中。
  我远远地看见麻辣烫他们,也许应该叫许怜霜。她一身苏绣短旗袍,夸张的水晶坠饰,典雅中不失摩登,腕子上却没戴水晶,而是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碧玉镯。我心中一暖。
  她正侧着头笑,手无意地掠过发丝,碧玉镯子映出的是一张如花娇颜,还有眼中满载的幸福。
  那个男子背对着我而坐,还完全看不清楚他的面貌,但是,这一刻我已经决定要喜欢他,只因为他给了麻辣烫这样的笑颜,任何一个能让女人如此笑的男子都值得尊重。
  麻辣烫看见我,欣喜地站起来,半是含羞,半是含笑。我微笑着快步上前,那个男子也站了起来,微笑着回头。我和他的动作同时僵住。
  “宋翊,这就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苏蔓。苏蔓,这位是宋翊。”
  我的眼前发黑,膝盖簌簌地抖着,人摇摇晃晃地向地上倒去。宋翊一把抱住了我,侍者赶紧拉开椅子,让我坐下。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房顶上的吊灯都在我眼前闪烁,闪得我眼前一片花白,什么都看不清楚。
  “蔓蔓,蔓蔓,你别吓我!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去……去叫的士,我们立即去医院……”
  麻辣烫的手紧紧地抓着我,她腕子上的碧玉镯子和我腕子上的碧玉镯子时不时地碰在一起,发出脆响。
  “这对碧玉镯子,我们一人一个,一直戴到我们老,然后传给我们各自的女儿,让她们继续戴。”
  “如果我生儿子呢?”我故意和她唱反调。
  “那就定娃娃亲,两个都让女孩儿戴。”
  “如果你也是儿子呢?”
  “那就让两个媳妇结拜姐妹,敢不亲密相处,就不许进我家的门。”
  我大笑,“小心媳妇骂你是恶婆婆。”
  ……
  她送我镯子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我是独生女,麻辣烫也是独生女,在这个偌大的北京城里,她不仅仅是我的朋友,还是如我父母一样的亲人,我们一同欢笑,一同受伤,一同成长,一同哭泣。
  凌晨四点半,我做了噩梦时,可以给她打电话,她能在电话里一直陪我到天明;我不能在父母面前流的眼泪,都落在她面前,是她一直默默地给我递纸巾;在地铁站,我被一个太妹推到地上,我看着对方的红色头发、银色唇环、挑衅的眼神,敢怒不敢言,是她二话不说,飞起九厘米的高跟鞋,狠狠踢了对方一脚,拉着我就跑。
  这世上,能为别人两肋插刀的人几乎绝迹,可我知道,麻辣烫能为我做的不仅仅是两肋插刀……
  四年多了,太多的点点滴滴,我不能想象没有她的北京城。
  我反握住她的手,“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大概是中午没吃饭,所以有些低血糖。”
  要去叫计程车的侍者听到后立即说:“我去拿一杯橙汁。”
  麻辣烫吁了口气,“你吓死我了!一瞬间脸就白得和张纸一样。”
  我朝她微笑。麻辣烫苦笑起来,眼光却是看着另外一个人,“这……这你们也算认识了吧?”
  我笑,“我们本来就认识呀!”麻辣烫愣住,我轻快地说,“宋翊没有告诉你他在MG工作吗?是我的上司呢!如今我可找着靠山了。”先发制人永远比事后解释更有说服力。
  “MG?”麻辣烫愣了愣,笑容似乎有点儿苦,“又不是相亲,还需要把车子、房子、工作、工资都先拿出来说一通?我不关心那些!”
  我点头,心里一片空茫,嘴里胡说八道,只要不冷场,“是啊!我去相亲时,还有个男的问过我‘你父母一个月多少钱,有无医疗保险?’”
  麻辣烫笑着摇头,“真是太巧了!宋翊,你有没有得罪过我家蔓蔓?”
  宋翊没有说话,不知道做了个什么表情,麻辣烫嘴角微微一翘,微笑地睨着他说:“那还差不多!”
  我一直不敢去看他,我怕一看到他,我的一切表情都会再次崩溃。我的眼睛只能一直看着麻辣烫,凝视着她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千种风情,只为君开。
  我站了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要我陪你去吗?”
  “不,不,我自己就可以了。”
  我匆匆扔下麻辣烫,快步走着,等他们看不到了,猛地跑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那些拥抱、那些话语、那些笑声都是假的吗?我只是去了美国一个月,可感觉上如同我做了一次三十年的太空旅行,我的时间表和他们都不一样了,等我回来,一切都已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只有我还停留在过去。
  一只手抓住我,“你打算穿着这个跑到寒风里去?你的外套呢?”他的手强壮有力,我的身子被带入了他的怀中。
  我这才发觉自己泪流满面,连眼前的人都看不分明,我急急地擦着眼泪,“我要去洗手间的,我只是去洗手间的……”
  眼前的人渐渐分明,竟是陆励成。而我竟然站在酒店的门口,进门的客人都看向我,被他冷冷的目光一扫,又全都回避开来。
  他扶着我转了个方向,带着我穿过一道走廊,进入一条长廊,已经没有客人,只有我和他。他推开一扇门,里面有沙发、桌子、镜子,一个白衣白褂的人立即恭敬地走上前,陆励成给他手里放了一张钱,“这里不用你服务。”
  侍者立即回避。陆励成扶着我坐到沙发上,“这是私人卫生间,一切随意,如果想大哭,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
  我默不作声地捂住了脸,眼泪顺着指缝不停地往下流。七年前,我曾以为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可现在才知道,我虽然频频在梦中哭醒,却没有真正被摔痛过。我就如同一个站在悬崖底下的人,只是因为渴望着能够爬到悬崖上,因为得不到而难过。而现在,我一点点地艰辛地爬上悬崖,终于站在了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是,没想到就在我最欢喜的时候,却一个转身间就被狠狠地推下悬崖,粉身碎骨的疼痛不过如此。
  我哭了很久,伤心却没有丝毫减少,脑袋里昏乱地想着:为什么?为什么?又在刹那间惊醒——我不能这么一直哭下去。我扑到洗手台前,看见自己妆容残乱,两只眼睛红肿。我赶紧洗脸,又拿冷水不停地刺激眼睛,却仍然很明显。
  陆励成一直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吸烟,见我拿自己的脸不当脸折腾,实在看不下去了,“你要不想人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回家,睡一觉,明天自然就好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镜子练习笑容。微笑,对,就这样微笑!没什么大不了,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三步之内必有兰芝……宋翊……
  胸口骤然一痛,我的眼泪又要涌出来,闭上眼睛,深深地吸气。苏蔓,将一切的一切都遗忘,唯一需要记住的就是:今天是你最重要的人最快乐的日子!
  我挺直腰板,带着微笑走出了洗手间。
  大厅里,灯正红,酒正绿,人间还是姹紫嫣红,我心已万古荒凉。
  刚到走廊尽头,我就看到麻辣烫扑过来,一把抓住我,“你去了哪里?你要吓死我吗?我以为你又晕倒在哪里了。”
  “就是去了洗手间。”
  麻辣烫盯着我说:“你撒谎,这一层共有两个洗手间,我一个个全找过了。”她的眼睛里有恐惧和慌乱,“苏蔓,你别在我面前演戏,老娘在人前演戏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你告诉我,宋翊是不是他?”
  麻辣烫以为自己很镇静,其实她抓着我的手一直在轻轻发颤。
  我笑着,“什么他?哪个他?”一颗心却在冰冷地下沉,我们两人中至少应该有一个幸福。
  “你的冰山!是不是宋翊?你去MG是不是为了他?”
  我仍在努力地笑着,可微笑僵硬得就像一个面具,“你神经病!我喜欢的另有其人。”
  “那你怎么解释你今天的反应,还有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哭?”
  “我……我……”我该怎么解释?
  我和麻辣烫一个尽力微笑,一个好似冷静,身子却都在发颤。
  “打扰一下。”陆励成站到我身后,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微笑着对麻辣烫说,“许小姐,我想我可以替她解释一下她刚才在哪里,因为我经常在这里请客户吃饭,所以在这儿有一个私人洗手间,她刚才在我的私人洗手间里。”
  “励成?”麻辣烫的脸竟然一下子绯红,有些无措地说,“陆……陆先生,你也在这里?”
  陆励成笑着说:“至于她为什么会哭,我想许小姐应该能猜到原因。不过,现在已经雨过天晴了。”
  麻辣烫连耳根都红了,尴尬得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陆励成微笑着弯下身子,在我耳边说:“要我送你过去吗?”
  我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即点头。他微微曲起右胳膊,我挽住了他的胳膊。他笑着对麻辣烫说:“请!”
  麻辣烫看看我,看看他,咬着嘴唇,幽幽地说:“陆先生可真是让人意外。”
  陆励成含笑说:“人生中有很多意外。”
  麻辣烫在前面领路,到了桌子边,宋翊也刚回来,一看到她就问:“找到她了吗?”
  麻辣烫指指身后,宋翊这才看到我们,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陆励成微笑着上前和他握手,“我那边还有朋友等着,先把苏蔓交给二位照顾,我晚一点儿再过来。”
  宋翊看着我,没有说话,麻辣烫讥嘲道:“得了吧!让我们照顾她,至少不会让她变成一个泪人,是我们不放心你!”
  陆励成笑着替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躬着身子,在我耳边小声问:“你一个人可以吗?”
  我点点头。他直起身,向宋翊告辞,转身离去。
  侍者见我们三个人终于都到齐了,立即开始上菜。我们低着头,各怀心事地吃着。麻辣烫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时,咬着唇问我:“陆励成,是不是他?”
  我呆呆地看着她,脑子里转不过来她在问什么,她气得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冰山呀!是不是他?”
  我只能点头,还能有更合理、更天衣无缝的解释吗?
  麻辣烫鼓着腮帮子,似乎又是气、又是恼、又是羞。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事情哪里不对劲儿,“你怎么认识陆励成?”
  麻辣烫眼中闪过几丝尴尬和羞愧,用笑意掩饰着不安和紧张,“北京城能有多大?他又不是国家主席,认识他有什么奇怪?”
  我低下头,默默地往嘴里塞东西,虽然胃里如塞了块硬铁,但不想说话时,掩盖不安的最好方式就是埋头大嚼。
  我们开始吃甜点的时候陆励成才返回来。他的加入令席间的气氛突然活泼起来,有了朋友聚会的感觉。他和宋翊有说有笑,如多年的老朋友。麻辣烫也加入了他们,聊音乐、聊股票、聊投资,甚至聊中国的沙漠化问题。每个话题,陆励成都会给我留几句话说。不会太多,让我难以负荷;也不会太少,让人觉得我不快乐。表面上,我们四个人竟然相处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融洽快乐。
  一顿饭终于吃到尾声,四个人站在酒店门口告别。我和麻辣烫都穿得很单薄,虽然有大衣,可冷风从大衣底下直往里钻。麻辣烫十分兴奋,不停地说着话,一边发抖,一边跺着脚,却就是不肯说最后的“再见”。
  陆励成笑着向她讨饶:“许大小姐,你心疼一下我们家这位的身子骨吧。如果真要是谈兴未尽,我们索性找个酒吧,彻夜畅谈。”
  麻辣烫捏捏我的脸蛋,“这丫头就这样,占了脸小眼睛大的便宜,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好了,让你们走!”
  陆励成有自己的车,宋翊和麻辣烫要打车走,所以我们先送他们上车。麻辣烫已经坐进车里,却又突然跑出来,抱住我,“蔓蔓,有一天我做梦,梦见你和你那位、我和我那位,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爬山,没想到美梦真的能够实现,我今天真开心,幸福得简直不像真的。”
  我用力地抱了她一下,“我也很开心!”
  她朝我一笑,飞速地跑回计程车。等车驶出视线,我的肩膀立即垮下来,陆励成一言不发地牵着我上了他的车,帮我系好安全带,我闭着眼睛由他折腾,感觉似乎我一生的勇气和力量都在今天晚上用完了。
  车子划破了城市的霓虹,向着夜色深处奔驰,车厢里只有发动机的叹息声,连绵不绝地响着,好似向夜色寻求着答案,可沉默是它唯一的表情。
  我的疑问没有人可以回答,不过,我至少可以回答陆励成的疑问。可陆励成竟然没有问任何问题,他心无旁骛地驾驶着他的坐骑,让他的黑色骏马与夜色共驰。他眉眼专注,令人想起远古的牧马人,坐骑并不仅仅是代步的工具,在每一次飞跃与奔驰之间,它还放纵着你的心灵,释放着你的情感。
  一直到车子停下来,他都没有说过话,似乎今天晚上什么异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们两个只不过恰好下班时相遇,他送我一程而已。
  下车后,他要送我上楼,我说不用了,他直接抓起我的胳膊,把我塞进电梯。等到我家,他却连电梯都没下,只是站在电梯门口看我进了门,对我说了声“晚安”后就走了。
  我忘记了开灯,就直直地走进屋子,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人重重地摔到地上,心灵上的疼痛早已经让全身麻木,所以一点儿没觉得疼。我蜷缩起身子,脸贴着冰冷的地板,眼泪无声无息地坠落。
  没有光,没有人,只有黑暗。我任由自己在黑暗中沉沦,真想就这样睡过去,最好再不要醒来,那些旧日的光影却不肯放过我,一一在我面前闪过。
  经过叼着烟斗的闻一多塑像,继续向前走,会看到一片小小的荷花池,据说这里才是朱自清《荷塘月色》的真实地点。不过这个小荷塘的荷花不多,和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相去甚远,再加上清华还有个大荷塘,所以这里人迹较少。
  宋翊也许就偏爱这里的宁静,所以常常捧着书本在这里的亭子里看书。我也常常拿着书到这里看,不过不是坐在亭子里,而是坐在池塘边的树丛中。荷花虽不多,可树木繁茂,池水清澈,有时候看书累了,就抬头远远地看看他,再赏赏周围的景色,方寸之间,却也有白云悠悠、绿水迢迢之感。
  那个时候,宋翊应该在备考GMAT和TOEFL,每日里带着个随身听、一本红宝书,常常倚着栏杆,一坐就是半天,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在发呆,实际上他不是在默背单词,就是在练习听力。左右无人的时候,他也会吟诵出声,在亭子里来回踱步。那个时候,我就会放下手中的书,静静地看着他。
  整整半年的全心投入,考试结果出来时,他的成绩却远未达到他的期望值,那个时候GMAT还是笔考,他根本没有可能参加第二次考试。而距离申请,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更重要的是,明天就是他是否接受保研的最后时间。他的辅导员劝他暂时放弃出国,接受保研,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一条是完全无风险的康庄大道,一条是已经快要看不到希望的荆棘小路,选择其实很明显。
  我听到消息时,立即就往池塘跑,果然,他在那里。
  正是晚饭时间,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闷热的风。他不是站在亭子里,而是高高地站在亭子的栏杆上,风吹得他的白衬衣如张起的风帆。乍一眼看去,只觉得古旧的红亭、繁茂的古树都成了他的底色,只为了衬托他这一刻的轩昂挺拔。
  一阵风过,将四周的树木吹得哗哗作响,他忽地张开双臂,面朝着天空,朗声吟诵:“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窗中云影在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
  然后,他跳下了栏杆,高高兴兴地向外跑去。我凝视着他的背影,轻声吟诵出了横联:“水清木华。”
  那天夜晚,篮球场上,他和队友打得电子系惨败,他的笑容灿烂耀眼,没有人能想到他刚刚经历了一次失败,也正面临着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抉择路口。
  第二天,他告诉辅导员,他仍然决定放弃院里的保研名额。半年后,他用其他方面的优异成绩弥补了GMAT考试的失利,成功地拿到伯克利的入学通知书。
  他就如同他当年鼓励我一样——不到最后,绝不轻言放弃;即使到了最后,也仍不会放弃。
  从十七岁开始,我经历了无数次的失望、失败。伤痛或小或大,每一次我都能擦干眼泪,握一握拳头,再次出发,只因为篮球场上他眼底的阳光,荷塘边上他水清木华的身影。可是这一次,谁能告诉我,我该如何再次出发?
  屋子的门突然开了,保安打开灯,“苏小姐,苏小姐……”
  宋翊看到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的我,一把推开保安,奔到我身前,低头看我。我猛地扭开头,用手遮住眼睛。
  保安站在一旁,不安地解释:“宋先生说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他来敲门,也没有人开门,却听到手机的铃声在屋子里响,他不放心,所以请我们开门。我……我想着宋先生是苏小姐的男朋友,保险起见,还是开门看一眼……”
  我捂着脸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也没吃安眠药,我就是太累了。”想坐起来,手上却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宋翊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用被子捂住我,又赶紧打开空调。我拉起被子蒙住头,听到他送保安离去。
  感觉他坐在了床沿,我疲惫地说:“请你回去,我和怜霜是好姐妹,请不要陷我于不仁不义。”
  长久的沉默。我感觉到他的手从我手边轻轻拂过,似乎想握住我的手,却在最后一瞬间缩了回去。好几次,我都感觉到他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一个带着疲倦的喑哑声音:“对不起!”
  我感觉到床垫一松,关门的声音响起,屋子里再次彻底死寂。
  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漫延开来。原来,所有的男女关系不管在开始时多复杂,不管过程多么甜蜜,在结束时,都可以只用这三个字做告别。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