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相亲

所属书籍: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4-01-06

  他正徐徐穿行过阳光,穿行过七年的光阴,向我走来。在他身后,纷飞的是樱花,坠落的是我的心。
  被麻辣烫的电话吵醒时,正在做春梦。
  梦里我二八年华,还是豆蔻枝头上的一朵鲜花,那个水灵劲,嫩得拧一下,能滴出水来。
  我站在操场边看他打篮球,篮球打偏了,滴溜溜地飞到我的脚下。他大步跑着向我冲来。
  白色的球衣,古铜的肤色。
  头发梢上的汗珠,随着奔跑,一滴滴飞舞到空中,在金色阳光照射下,每一滴都变成了七彩的宝石,我被那光芒炫得气都喘不过来。他向我伸出双手,没有捡篮球,却抱住了我。他的头缓缓俯下来,那样一张英俊的脸在我眼前缓缓放大,我血上涌,心加速,就要窒息得晕过去,身子幸福地颤抖着……
  “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我没听见,我没听见,就像聋子听不见!我很努力地精神催眠,可是他显然不配合,身影消失了。
  就差0.1cm,0.1cm!
  我闭着眼睛运了半天的气,才没好气地摸出手机。
  我还没“喂”,麻辣烫已经先发制人,“你丫干嘛呢?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掉马桶里了!快点出来,陪我去逛街。”
  这世上除了我爹妈,敢这么对我叫嚣而不用担心生命安全的人只有她了。
  “我刚醒,等我冲个澡,四十五分钟后老地方见。”
  挂下电话,摇摇摆摆地晃进卫生间,莲蓬头下冲了几分钟后,才算彻底清醒。想着梦里的情景,忍不住仰起脖子,一声长长的哀嚎。
  “啊!”
  这么多年,春梦常常做,可我的狼欲从没有得逞过,总是不是这个意外,就是那个意外。刚开始,我每次都在他刚抱住我的时候就晕过去,然后梦就醒了,后来,我不晕倒了,我在他要吻我的时候,下意识地闭眼睛,结果眼睛刚闭,梦就醒了。
  下一次,我一定要在他刚抱住我的时候,就主动“献唇”。我不能主宰现实生活,难道连自己的梦都无法主宰吗?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一边擦着沐浴露,一边摇头晃脑地对着莲蓬头高歌。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
  就算很受伤
  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飞过绝望
  ……”
  浴室里唱歌,很容易凸显歌喉,总会让人的自信心极度膨胀。
  我常常思考像我这样的天赋怎么还没被发掘?我若当年一个不小心去参加超女,玉米、凉粉都得改名——馒头。我叫苏蔓,我若有个粉丝,叫馒头挺合适。
  刚给身上擦完沐浴露,“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又响了起来。
  麻辣烫!你丫太没人性了!我没理会,继续洗澡,铃声停了一下,又响起来,当铃声响第五遍的时候,我脑子里,已经有一个交响乐团在演奏,“我恨你,我恨你,就像老鼠恨大猫”。快速冲完澡,随手裹上浴巾,就向外跑。瓷砖地上,拖鞋打滑,差点摔一跤,这要真摔下去,我只怕就要去医院报道了,恨得我接起电话,第一句话就是“你丫赶着投胎呀!洗个澡都不得安生,去你母亲的。”
  麻辣烫江湖气重,爱说粗口,张口闭口,“她妈的!”刚开始,我不太习惯,和她婉转建议,你也算一文艺青年,说话应该文雅书面。麻辣烫眨巴眨巴了眼睛,爽快地说:“行!”
  我正为自己能令浪子回头而感动,她又甩了我句,“你她母亲的可真矫情!”我反应了会,只能学着星爷的语调来一声“果然书面”!
  自此,我对麻辣烫彻底投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时间久了,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我也会对她爆几句粗口,就算是我和麻辣烫之间特殊的情感交流方式吧!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回来当着我和你爸的面说……”
  一把雄厚的女中音彻底把我吓呆滞了三秒钟,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手机往远处移了移,可耳朵已经木了。等手机里的狮吼咆哮了整整三分钟后,我才揉着发木的耳朵,小心翼翼地说好话,不过老妈压根不吃我的糖衣炮弹,我只能继续聆听教诲,本来以为这一顿骂肯定要到手机没电为止,轻轻地把手机放到桌上,刚偷偷摸摸地要穿衣服,不想老妈突然停住,我心里一惊,不会这么神仙吧?
  “光忙着骂你,忘记正事了。”
  我身上顿时一寒,老妈的正事?
  “蔓蔓呀!你陈阿姨有个侄子刚从国外回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事业有成……”
  我小声嘀咕,“这么牛掰的人还需要相亲吗?”
  老妈大声问:“你说什么?”
  我立即说:“没说什么,您继续。”
  “听你陈阿姨说,因为他一直专心事业,所以一直没有女朋友,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对方的父母愁得不行,好不容易等到他回国,立即四处拜托人帮儿子介绍对象,你陈阿姨就替你们约了个地方见面,在清华南门附近的一个咖啡馆。”
  老妈的语气是越来越低声下气,越来越温柔,我却是觉得她的声音如天蚕丝,把我裹了一个透心凉。
  “妈,这相亲的事情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了吧!上次,我不是还碰到一个无赖了吗,天天半夜给家里打电话……”
  “你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年纪轻轻,一点点挫折都承受不起,遇见失败,不是想着逃跑,而是要翻越它!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
  好嘛!老妈把在国企搞宣传工作的劲头都拿出来了。
  软的,硬的,不软不硬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交替运用,最后,老妈用颤抖的声音表明,如果我今天不去相亲,我就是古往今来第一不孝女,她的白头发全是被我气出来的。
  不孝女的骂名,我的小肩膀应该还能扛得住,可想到老妈烧的那一手好菜,只得投降,老妈把陈阿姨的手机号码用短信发给我,都已经挂上电话,却又打了一个过来叮嘱我千万要好好打扮一下。
  我声音温柔,面部表情狰狞地说:“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打扮’自己的。”
  三十分钟后,我坐上计程车奔向清华南门。司机师傅看到我的第一眼,脸刷地白了一下,我对自己的打扮很满意。
  刚哼着小调坐进计程车,麻辣烫的电话立即追进来,我很有先见之明地将手机移开一段距离。那一串嘹亮的国骂让旁边开车师傅的手都颤了几下。本来,我打算等她骂累了再解释,不过为了保全自己的小命,我悍然截断了麻辣烫的骂声,“我妈逼我去相亲,如果我不去,她就和我断绝母女关系。”
  麻辣烫沉默了下来,作为大龄剩女一枚,她被她娘逼迫的次数只比我多、不比我少,只不过,她性格比较激烈,很少投降,所以母女俩闹得鸡飞狗跳,距离反目成仇仅差0.1cm。
  一瞬后,她蔫蔫地说:“那你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去逛街。”
  “不用!我就去坐一会,嗯……”我看了一眼车上的表,“你去洗个头,或者做个面膜,我们五十分钟后见。”
  麻辣烫心领神会地笑起来,“你丫今天很另类吧?”
  “很哥特,很玄幻,很希区柯克。”
  “好,我先去做指甲,我们美容院见。你要再放我鸽子,我卸了你脑袋!”
  “是,是,是!”
  我的相亲活动触动了麻辣烫对她悲惨世界的怨恨,正事说完,仍不肯挂电话,“你说我老妈,从中学到大学,再到我工作,一直都教育我要以学业为重,不要胡思乱想,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和小男生多说句话,她能盘问一个小时,裙子不能太短,衣服不能太透,不许穿小吊带,不许穿露脐装,恨不得在我脸上刻上‘男人勿近’,为什么我一过二十五岁,突然之间,她就换了风格,每天不问我工作如何,光问我有没有认识有发展机会的男生,有没有人追求我,回答的NO多了,她就说我穿衣服太嬉皮,没有女孩子气。靠!她以为招蜂引蝶那么容易?她前二十五年都不教我,也不准我学,我怎么会?古代妓女上岗前都还要老鸨调教个几年呢……”
  司机师傅的手又开始跳,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我只能赶紧哼哼唧唧了几句把电话挂了。
  十五分钟后,我和陈阿姨在咖啡馆碰上头,陈阿姨看到我,脸色变化和莫奈的油画很像,色彩那叫一个缤纷夺目、迷离摇曳。我很淡定,很淡定地坐下来,还没要咖啡,先把烟灰缸放在自己右手边,手袋里烟、打火机都准备好,只等那位海草同学一出场,我的表演活动就开始。
  五分钟后,离约定时间还有三十秒时,海草同学仍没到,我睨着表想,看起来他也不积极呀!如果他迟到,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走人了。正想着,陈阿姨激动地说:“到了,到了!”
  我一面手探进包里摸烟,一面顺着陈阿姨的目光看向玻璃窗外。一个刹那,如被魔女的魔法棒点中,我的一切动作静止。窗内的世界变成了黑白定格默语片,而玻璃窗外,却阳光灿烂,樱花纷飞。
  他的身材依旧修长提拔,他的眉目也一如我梦中英俊。
  他正徐徐穿行过阳光,穿行过七年的光阴,向我走来,在他身后纷飞的是樱花,坠落的是我的心。
  我的脑袋里电闪雷鸣、面部表情却麻木不仁,如一只提线木偶般,由着陈阿姨一戳一动。
  他如何介绍的自己,我如何和他握的手,他如何坐到我对面,我如何送走陈阿姨,我一概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我暗恋了十年的人,这个我追着他上高中、考大学的人,这个我以为已经永远消失于我生命中的人,这个我白日里永远不会去想,晚上却无数次梦到的人,竟然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用了十分钟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严重怀疑仍然是自己的春梦,最后不惜自己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确认我的确不是在做梦。
  我又用了十分钟消化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对脑袋里的轰鸣声,不停地喊“停”,“停”,“停”!
  当脑袋终于不再轰鸣时,我再用了十分钟狂喜,还不敢表露出来,只能自己在心里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他也来相亲哦!单身,单身!
  来来来我是一个菠萝,萝萝萝萝,来来来我是一片芒果,果果果果……
  我的水果草裙小舞曲还没跳完,看见了咖啡匙上反射出的自己的形象……
  啊~~~~~~~~~~
  惊天!动地!惨绝!人寰!
  我内心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怨恨,恨不能当场掐死自己。
  我盯着小小的咖啡匙里的那个小小的我发呆。竟无语、泪凝噎。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包里的手机开始响,我一声不吭地按掉,继续搅拌咖啡,手机又响,我又立即摁掉,手机再响,我再摁掉,正偷偷摸摸地摸索着寻找关机按钮,他说:“如果你有急事的话,可以提前离开,陈阿姨那边我来说。”
  “我没有!”
  我的语气太热切,姿态太急切,让他一愣,我想解释,可舌头如打了结,什么都说不出来。难道告诉他,虽然你对我没有丝毫印象,可我已经暗恋了你整整十年,所以,我一见你就紧张,就不会说话,就四肢不听脑袋支配。
  “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这首口水歌被咖啡厅里低缓的钢琴声一对比,再配上我的装扮,让所有瞟向我的眼光都如一道微积分题目一般变幻莫测。
  他倒是表情温雅依旧,淡淡地看着我,在他的目光下,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再去按掉手机,所以,我只能慢吞吞地把手机从手袋里翻出来,那短短一瞬间的心情变化让我理解了走向刑场的死囚。
  “求求你,老天,让麻辣烫性情突然大变!”我心中一边默祷,一边接通了电话。电话接通的一瞬,一串清脆明亮的谩骂直接飘了出来,我简直就能看见一个个具体的五线谱音符在我们的咖啡桌上幸灾乐祸地跳草裙舞,每一个的表情都和撒旦一模一样。
  他是个很有修养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修养下更多了几分历经世事的气度,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他的神色一直平和,端着咖啡杯,遥望着窗外,好像在欣赏景色。
  玻璃窗上映照着一个衣着得体的男子和一个五颜六色垃圾场一般的女子,所有的客人都禁不住地打量我们,而侍者也一直在好奇地窥伺我们。突然间,我心灰意冷,一边手足无措地跳了起来,一边说:“抱歉,我还要去赴一个朋友的约会。”
  他礼貌地站起来,很客套,也很陌生地说:“再见。”
  我在麻辣烫的骂声中逃出了咖啡馆,拉开计程车门的一瞬,我对着她咆哮:“你如果再不闭嘴,我就把你的肠子掏出来,绕着你的脖子缠两圈,勒死你!”
  司机师傅那一瞬间,肯定有拒载的想法,但是我已经坐进车里,怒气冲冲拍出一张百元大钞,“去……”我愣了愣神,对着手机咆哮,“去哪里?”
  刚把手机往司机的方向移了移,麻辣烫立即很乖巧地报上她所在美容院的地址。计程车“嗖”的一声飞出去,麻辣烫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又碰上瘪三了吗?你别动怒,咱回头慢慢整治他,保证让他从此再不敢在京城露面。”
  我嬉皮笑脸地说:“没!我碰见一大帅哥,丫身板那叫一个正。”
  “你动春心了吧?”
  “是啊!看得我口水飞流三千尺。”
  “你想扑倒人家?他从了没?”
  “想是想,可人家瞧不上俺,宁死不肯从!”
  麻辣烫大笑,“晚上去夜店,环肥燕瘦任你选,我买单。”
  “我要一个古天乐的脸蛋,梁朝伟的眼神,郭富城的身材……”
  我们两个在手机里发出狼外婆的笑声,司机师傅的车开得一跳一跳的,可我再懒得去担心什么自己的小命。
  我没心没肺地笑着,我是什么人?新一代的白骨精,早被这残酷的社会锻炼成了蒸不熟、煮不透、砸不碎、嚼不烂的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他陌生疏离的语气?为什么我的笑声这么响亮,我的心却这么空?
  从见面起,他就没怎么说过话,只是我一个人呆坐在那里,外表沉默、内心狂野地上演着浮生六记。这一次的见面何其象我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已经跋涉了千山万水、风尘满面,可他仍微笑地立于玉兰树下,尘埃不染。
  ~~~~~~~~~
  我和麻辣烫血拼一天后,去吃了麻辣烫,喝了点小酒。酒足饭饱后,两人挥手作别。
  一进家门,刚打开电脑,就看见她的QQ头像在跳。
  “到家了没?”
  我和麻辣烫的认识很有些意思,当我们两个还是青春美少女时,在网上相遇,聊天的时间长了后,越来越无话不谈。她的本名很文艺,叫许怜霜,可她的网名很彪悍——“我要做泼妇”,我当时正是自卑自怜期,看到这么彪悍的网名,立即加了她。她说话很尖锐,常常一针见血,让人又麻又辣,我就叫她麻辣烫,她也默认了这个称呼。聊了一年多后,在一个月不黑风不高的晚上,我们约定地点见面。那个一袭红色风衣的美貌女子和我一起在寒风中哆嗦了半个小时,我都没敢把她和麻辣烫之间做任何假定与联想,后来,还是她犹豫着走过来问我,我们才算胜利会师。
  我喝了几口果汁,定了定心神,才慢悠悠地敲键盘。
  “嗯,刚进门。”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就知道我的笑声遮不住麻辣烫的激光眼,我盯着屏幕发呆,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相亲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她逼问了一句。
  “一个人相亲时遇见曾经暗恋的对象,概率有多大?”
  “暗恋?初恋?唯一恋?”
  “都算吧!”
  麻辣烫发送给我一个惊叹的表情,“曾经?不曾经吧?”
  我被她的话刺得心脏痉挛了一下,手蜷成一团。
  她发送给我一个抱抱的表情,又送给我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我的感动只持续了0.1秒,丫恶毒皇后的本色就又暴露了。
  “他去相亲,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自己想找女朋友,二是如同你,被父母所逼。不管哪种原因,都证明他如今单身。男未娶,女未嫁,你趁早把你那林妹妹的海棠泣血样收起来。她母亲的!如果老娘能有这等好事,笑都笑死了,你还在那惆怅?我想掐死你!”说完她就发了一幅把我抡起来狂扁,鲜血四溅的图片,临了,还把我挂在树上,吊死了我。
  我回敬了她一个我骑着马,把她挑在刀尖的暴力图片。
  “对方有可能是座冰山。”
  “你有焚身欲火,再冷的冰山都能融化!”
  “我有可能需要趟过火海。”
  “你都欲火焚身了,还怕什么火海?”
  “我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去忘记他,死灰一旦复燃,我怕自己……”
  屏幕上没有回应,我找出手机,给老妈打电话,“妈,是我。”
  正当我拐弯抹角地指示老妈向陈阿姨套取他的联系方式时,一串鲜红的粗体大字跳到对话框上,“你不是早有主意了吗?还和老娘装娇嫩?你丫去死!”
  我虽然是只小狐狸,可我老妈那是一只已经成了精的老狐狸,我这还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呢!老妈已经完全地、彻底地领悟了我的中心思想。相亲那么多次,我头一次表现出兴趣,老妈乐得一个劲地笑,“好好好!蔓蔓,我和你爸全力在后方支持,你就放心往前冲,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这都哪和哪?我又不是去占碉堡,不敢再和老妈胡扯,赶紧挂了电话。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