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7 我原谅你

077 我原谅你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周翰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开门进去,屋子里一片漆黑,灰蒙蒙的只有客厅阳台那边传来的一点微弱的光。

    将手中的钥匙放大玄关处的柜子上,将手上移直接按了电灯的开关。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一下光亮起来。

    只见林丽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如他之前送她上来时候的样子,就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从鞋柜里将拖鞋拿出换上,脱去身上的西装外套,将衣服随手放到沙发背上,经过林丽身边的时候也没说话,直接转身便朝厨房进了去。

    开了冰箱看了看,并没有什么食材,只有几颗鸡蛋,和一盘冷剩饭。

    挽起衬衫的袖子周翰从冰箱里将鸡蛋和剩饭拿出,准备晚上将就着就炒个蛋饭就好。

    将饭炒好,周翰又热了两杯牛奶,待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再回过头朝客厅看去,只见林丽依旧是刚刚的模样。

    轻叹了声,将热好的牛奶放到餐桌上,再转身朝客厅走去。

    也没开口,上前就伸手将她的手拉过,直接就朝餐厅那边过去。

    林丽似乎这会儿才回过神来,想抽回手,却被他紧紧的握着。

    周翰拉过椅子让她坐好,将炒饭和热牛奶移过放在她面前。

    林丽这才注意到他之前说去接孩子,却似乎并没有把孩子接回来,看着他问道:“小斌呢?”

    周翰看她一眼,在她对面坐下,“现在才想到孩子。”语气不轻不重,却带着暗讽。

    林丽也不在意,她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小斌在哪里?“你不是去接孩子了吗?怎么没接到?”

    周翰也不去看她,端过牛奶喝了一口,这才开口说道:“我送他去大院了。”

    林丽想开口问为什么,只是那疑问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对面的周翰接着开口说道:“你现在的状况不合适照顾他。”

    林丽愣了愣,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低头吃了口饭,周翰的手艺不错,可是她却是实在没什么胃口。

    放下手中的勺子,喝了口牛奶。

    周翰吃了口饭,抬头看她,问道:“不合胃口?”

    林丽摇摇头,整个人只是沉默,手中的勺子拨动着盘中的炒饭,明明很香,却一点都提不起食欲。

    周翰也不再说话,只低头吃着他的饭,这一顿饭下来,气氛安静的只剩下餐具碰到发出的声音。

    吃过晚饭后周翰就直接进书房了,关于程翔的事情一句话都没有问过提过。

    林丽无心去猜测他的心思,整个人现在乱乱糟糟的,心里烦乱得一点头绪都理不出来。

    站在客厅的阳台上,冬夜的冷风吹来有些刺骨的寒冷,不过再怎么寒冷却也冷不醒她那有些糟乱的头绪,她还是担心程翔,有些放心不下他。不知道他会不会选择手术,如果不选择手术……

    毕竟是有过那么多年的爱恋,怨恨归怨恨,但是如果说如今他这样是为过去的事情付出代价,那么代价也太大了点!

    心里的烦闷实在无法排解,掏出手机,林丽只能打电话给安然。

    接到林丽电话的时候安然正在听着胎教音乐,婚礼过后苏奕丞带着安然去外面蜜月了几天,两人也自婚礼后便没见过。

    此时接到林丽的电话安然显得很是开心,说道:“喂,林丽,我还正想着给你打电话呢,我们什么时候出来坐坐啊。”

    “安子,陪我说会儿话吧。”相比起安然的愉悦,林丽整个人烦闷压抑显得有些低沉,声音暗暗的,语气有些沉重。

    毕竟是多年的姐妹,两人彼此都了解彼此的性格,这一天语气,安然便听出来了,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林丽朝身后退了退,身子靠在那落地窗前,闭了闭眼,想起今天下午在医院里见到程翔的样子,想起他说宁愿死也不愿意少一条腿的表情,还想起当初两人一起时的那些快乐和痛苦,心里难受的拧着,说不上来的滋味。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林丽的声音,电话那边的安然有些担心,她了解林丽,林丽平时大大咧咧的个性,可那是心里没事儿,可这心里要是一有事儿,那就会变得特别的沉默,越是沉默越是代表事情的严重性,不过自从之前的婚礼过后,林丽的性格也比之前改变了许多,不过变的不是大咧的个性,而是遇事儿更加比之前沉默不开口了。

    “林丽,你说话啊,到底出什么事了?”电话那边安然因为她的沉默而变得有些着急和担心。

    林丽想着,鼻子泛着酸意,眼眶也红红热热的难受,仰头将眼中的泪意给逼退回去,咬了咬唇,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程翔生病了。”

    闻言,电话那边的安然沉默了,气氛突然死寂一般,安静的只留下了林丽耳边吹过的冷风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那边的安然这才缓缓的开口,“林丽,你还忘不了他吗?”声音低低沉沉的,一时间听不太出来到底是什么情绪。

    林丽答不上来,只觉得心中难受的紧,至于这种感觉,究竟是始终放不下还是其他,她自己都有些模糊不确定了。

    听不到她的回答,安然那边心中隐隐有了答案,轻叹了声,苦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林丽,你真没出息!”她替林丽觉得委屈,觉得不值得,尤其是明白了程翔对林丽10年来的好全然只是当林丽是一个替身,她更是替林丽着10年来的感情付出而觉得悲哀心痛。

    但是换个角度她又能理解,理解她心中的无奈,自己当初花了六年的时间才遗忘当初跟莫非在一起四年的感情,心中让林丽短短这半年就遗忘去之前10年的感情,确实是太过牵强。

    “安子,我现在心好乱。”她自己都有些不确定自己对程翔是还有之前的爱放不下还是只是同情和出于朋友同学之间的感情,她会因为看到程翔此刻的样子而心有不忍,可是也会时不时想起那天周翰跟她说的话,他说她不是替身,他说他之前不敢爱只是怕受伤,但是因为是她所以他想重新再尝试。

    “林丽,问问你自己的心,如果你还放不下他,那就回去吧。”如果再回到程翔身边能让她变得重新快乐起来,让她重新变回当初的林丽,那么作为朋友,她会支持她的决定,当然,前提是这次的程翔必须处于真心!

    林丽微愣,呐呐的反问,“你是说回到程翔身边?”说话的同时脑海里却突然冒出周翰的那张冷脸,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却有着真挚的眼神。

    “你想吗?”电话那边安然反问着,不是她说她就要回去,而是她心里到底想不想,这才是关键!

    林丽愣住,在心里反问着自己,她真的想和程翔重新开始吗,他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电话这边的林丽好半天都没说话,电话那头安然轻声叹息,说道:“林丽,好好想清楚,别因为同情而重新开始。”

    如果只是因为同情,只是因为一时间的不忍心,那即使再回去,也不会是当初的那份感情,委屈自己也苦了别人。

    沉默了许久,林丽才缓缓的开口,只说道:“你休息吧,我先挂了。”

    电话那边的安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因为知道感情的事情只有自己拿捏才清楚纠结有几分的真情,只临挂电话前说了句,“林丽,别因为一时的不忍而委屈自己,同情是对别人最大的残忍。”

    挂了电话后林丽继续在阳台站了许久,等冬夜的冷风吹得她整个人有些发抖,这才抬起过分沉重的脚步转过身来,而身后阳台的门口周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那深如幽潭的双眸定定盯着她看着,有着林丽读不懂的情绪。

    看了他一会儿,林丽收回目光,有些不敢同他对视,似乎有着莫名的心虚,没说话,侧过身子从他身边经过。却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被他伸手将手拉住,定住脚步,紧紧咬着唇,心头有种莫名的委屈,也不知道突然间这股情绪是从何而来,难受的她鼻子直发酸,眼眶直发热,似乎那眼中的眼泪忍不住马上就要掉落下来,难受溢于言表。

    周翰轻声叹气,伸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拥抱住她那被冷风吹得有些发冷没有一点温度的身体,他的拥抱变得更紧了些,似乎想将自己身上的体温和热量全都过渡给她,让她重新温暖起来。

    当身体触碰到他的体温,林丽心中的委屈和难受再也有些抑制不住,靠着他的肩膀,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手无意识的拍打着他的背,也不知道是想将他推开还是将他拉进,亦或者只是想找个宣泄的出口,宣泄去心中的难受和烦闷。

    周翰任由着她怕打,只抽手将那原本大开着的阳台门给带上,然后拥抱着她大掌轻抚着她的短发,那动作带着无限的安抚。

    林丽是哭着睡着的,再醒来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自己躺在周翰房间的大床上,抬眼天花板上是那并不太陌生的水晶吊灯,当初也有好些个早晨在这里醒来,一段时间没来,比起自己房里的灯,似乎还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偏过头去周翰已经没再床上,不过被子底下的床铺还带着余温,似乎在预示着这个房间的主人刚起没多久。

    一如之前很多次在这间房间里醒来的一样,林丽这样躺着睁着眼睛看着那水晶吊灯许久,这才翻身从床上起来,那软柔的蚕丝被从身上滑下,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自己平时穿习惯的睡衣,想来是昨天晚上周翰给自己换上的,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房间的大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周翰拿着从隔壁房间拿过来的衣服进来,见她已经醒来,上前将手中的衣服给她拿过去,只淡淡的说了句,“换了衣服出来吃早餐。”

    林丽看着他,只轻轻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林丽洗漱过后出来的时候周翰已经坐在位置上吃早餐,手中还拿着今天早上的报纸,边看,边喝口牛奶,身上穿的是平时在家时候穿的居家服,似乎这一天都没有打算要出门似的。

    林丽在他对面坐下,拿过牛奶喝了口润喉,看着盘中的食物并没有多少食欲,似乎一下又回到了前几个月,对着食物有点厌恶的情绪。

    不过即使没有什么食欲,林丽还是动手吃了口,两人间的气氛安静的有些奇怪,林丽便有些没话找话说道:“你今天不准备去公司吗?”

    闻言,周翰抬眼看了她眼,只微微点了点头,应声道:“嗯。”

    他的回答过于冷淡,一下让林丽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拿着手中的刀叉在那瓷盘上切着,将那煎的微焦的火腿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却也不吃,心里想着等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程翔的情况,如果他真的不愿意手术,那又该怎么办!

    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盯看着对面有些晃神的人,启唇开口问道:“不合胃口。”该是疑问的语气的,却被他讲成了陈述句。

    林丽回过神来,看了眼周翰又看了眼盘中的食物,略有些尴尬的摇摇头,拿着叉子叉了块火腿放到自己的嘴里。

    周翰没再说话,拿过全麦吐司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就着牛奶喝配下去。

    林丽看着他,有些疑惑更有些不解,从昨天从医院回来到现在,她一直在等他开口问她些什么,可他却闭口不提一个字,整个人似乎比平时更要沉默些,关于医院关于程翔的事情,一个字也没问没说。

    看着他半天,林丽还是有些忍不住直接问出口,“你,你昨天为什么要跟着我去医院?”

    周翰拿着刀叉的手蓦地停住,缓缓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放下手中的刀叉,缓缓开口说道:“从那天以后我一直在等你一个答案。”声音平淡的没有一点起伏,让人听不出一点情绪。

    林丽瞥开去眼睛,有些不敢与他对视,明白他口中的‘那天’指的是安然婚礼的那天,答案指的是自己对他那天酒后告白的回答。

    握着刀叉的手下意识的有些紧握,之前答不上来是因为害怕,是因为不确定,现在再来问她她还是不知道答案,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逃避。

    伸手端过牛奶喝着,掩饰去自己此刻的尴尬。

    周翰没有逼问,只低头重新吃着东西,并不是他多有耐心,他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来把她逼得太紧。

    昨天因为觉得她的情绪不对所以才会不放心跟着她一起去了医院,而跟着她去到医院他这才知道程翔的事情。

    他试问自己若是现在的林丽他会怎么样,其实他们何曾相似,当初他在医院的花园里徘徊不下要不要上去看凌苒,其实现在的她何尝不是当初的自己。

    他知道她不管对程翔是否还有感情,让她现在此刻不管程翔的死活对于他的病情不闻不问的话那无疑是把她从自己的身边推开,朝程翔的方向推去。

    那天酒后他很明确自己要的是什么,既然已经明确了目标他不是一个轻易会放手的人,他跟程翔比他优势是他没有伤害过林丽,也因为两人有过近乎相似的经历,他懂得林丽心里想要的东西,不过同样跟程翔比,他比不上程翔之前与她那段10年的感情。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不会逼迫她做决定或者给答案,因为现在的大环境对他完全是不公平的,他不想让自己输得冤枉,也不想让她因为心软同情而做错了决定,他能做的现在最多就是守在她的身边。

    早饭还没有吃完医院那边程妈妈来了电话,说程翔昨天她离开之后就没再开口说过半句话,甚至连饭都不吃,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吃过,早上护士小姐给他量体温的时候说他又烧起来了,说如果温度一直下不去的话只会让病情加剧恶化的速度,她跟程爸爸无能为力,只希望他能听她的,所以这才又打电话过来。

    挂了电话,林丽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周翰,只见他也正看着自己,没等她开口,他已经开口说道:“我送你去。”

    觉得有些不妥,林丽拒绝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我送你。”周翰坚持,那表情大有一副你不同意也得同意的架势。

    林丽没再多说什么,只点点头,起身去房间里拿了包包就出来。

    到医院的时候程爸爸程妈妈已经因为程翔突发高烧的事情急得站在门口有些团团转了,见林丽过来,程妈妈几乎都快哭出来了,拉着林丽的说,直求她说一定要劝劝程翔。

    林丽有些动容,动容程妈妈当初那么一个骄傲的人,如今却这般乞求自己,为得全都只是爱自己的儿子。

    推门进去,只见程翔面无表情的靠坐在床上,姿势跟昨天的相差无几,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昨天是转过头去看着窗外,今天是直着双眼并没有焦距的落在对面的电视上。

    整个人似乎比昨天见到他的时候还要憔悴了,脸色比昨天看起来还要苍白没有血色。

    林丽伸手敲了敲门,里面的程翔却跟丢了魂似的,没回头,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姿势盯着看着。

    林丽轻叹,伸手将门带上,朝他过去,直直的站在床头,挡住他的视线。

    好一会儿,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目光被人挡住,程翔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涣散的眼神慢慢的聚拢,看着林丽有些意外,更有些不确定,呢喃着声音很轻,“林丽……”

    林丽直视他,轻声开口,问道:“你还要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语气虽然很轻,很平淡,但是那心中的那份难受是溢于言表的。

    程翔笑了,扯着嘴角笑着,似乎并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只自顾自己低语的说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现在在想,我当初为什么会爱上你这么自私的男人?”林丽有些气愤,气愤他竟然是一个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只沉浸在自己的生活,却一点都考虑不到别人的感受,以前是,所以才会把她当做潇潇的替身,现在也是,所以才会无视去别人的担心和害怕。

    这回程翔听见了,愣了愣嘴角扯着苦涩的笑,带着自嘲和讥讽。

    “你永远都只会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当初你没她努力过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潇潇跟着别人走,然后一直活在对她那段没有断掉的念想里,而我则成了你来思念她的一个代替。”

    程翔转过头去,“别说了……”拒绝去听那些赤裸裸的控诉,这些只会让他更悔恨,更懊悔。

    不去理会他的话,林丽继续接着说道:“我是第二个潇潇,你在我身上重复着当初潇潇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只有当你真的失去了你才会去懊悔当初自己没有珍惜,你爱的永远不会是那个留在你身边的人,以前是我,那下一个又会是谁?”

    “别说了……”程翔有些痛楚的仰着头闭着眼睛,那放在棉被上的手紧紧的攥握着。

    “我不知道下一个我会是谁,我只知道因为你现在这样,最受伤害的是你的父母,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母亲为了你,甚至不惜下跪来求我,求我来劝劝你,你又知道不知道,你的父亲因为你,整个人一下子老了近10岁,满头的白发还要为你担心?你现在这样是准备要把他们逼死吗?”

    “呵呵……”程翔仰着头靠着,闭着眼睛笑着,“呵呵……呵呵……”只是他笑着笑着便哭了,那笑容苦涩的让人有些心里发酸。

    林丽有些不忍心看他这样,瞥过头去不去看他,咬着唇才没让自己的眼泪从眼眶里落下。

    “你说的没错,是我太自私,我只想着我自己,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男友,甚至是一个极不合格的父亲……”

    林丽浑身震了震,语气有些凛冽的说道:“够了,别说了!”

    程翔瞥过眼去,嘴边的苦涩,低声说道:“对不起。”

    林丽难受,逼迫自己不要去想过去的事情,有些事可以放下,但是有些伤口还是会疼。

    偏过眼看着窗外,程翔自嘲的说道:“活着,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意义吗?”

    林丽咬唇,鼻尖的酸涩逼退回去,再转过头看着程翔的眼睛,问道:“程翔,你要我原谅你是吗?”

    转过头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着,点头,有些急切的说道:“你愿意原谅我?”那表情带着不敢相信的意外。

    林丽看着他,想着门外程爸爸程妈妈刚刚在门口乞求她的样子,想着程妈妈眼中含着的泪水,点头,重重的点头,说道:“对,只要你答应手术,配合治疗,我就原谅你!”

    闻言,程翔几乎是想都没想的,直接点头答应,“好,只要你能原谅我。”他不敢奢求她还能继续爱他,他只求她能原谅他。

    林丽点头,原本那紧握着包包的手此刻这才放松开来,就这样吧,如果她的一句原谅能挽回他的一条性命,那就原谅吧。

    “我出去叫医生。”说着背过身朝门口过去。

    “林丽。”身后程翔有些激动的坐整身子,有些急切的想从床上下来。

    林丽回过头去,见他还挂着点滴的手乱动着使得血液有些回流,忙上前去制止道:“你干什么,躺好。”

    程翔也不管其他,只是盯着她看着,说道:“真的吗,真的愿意原谅我吗?”他想亲口听她说,她亲口说愿意才行。

    林丽有些生气,却还是扶着他重新躺好,点头,“真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程翔笑了,仰着头抬手挡着自己的眼睛,“谢谢!”

    林丽看着他,没错过他的手臂下,眼泪顺着他的脸滑下。自己也背过身去,咬着唇捂着嘴不去看他,眼泪一下就模糊了眼睛,让她的视线变的模糊不清。

    在房里又站了会儿,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林丽这才开门出去,只是那红着的眼眶欺瞒不了她哭过的事实。

    门外程爸爸程妈妈都站着,当然还有一旁背身站着的周翰,听见开门声,几人同时转过头来。

    见她出来,程妈妈忙推开程爸爸上前一把就拉住林丽的手,急切的问:“怎么样怎么样,程翔答应了吗,答应了吗?”

    程妈妈身后程爸爸也着急的等着,看着林丽的眼神透露着他此刻的情绪。

    林丽尽量让自己扯了扯笑,回握住程妈妈的手,点点头,说道:“程翔答应手术了。”

    闻言,程妈妈似乎愣了会儿,然后哭了,是高兴的哭了,抓着林丽的手整个人有些说不出话来,身后程爸爸也激动,双手抓着程妈妈的手不住的有些颤抖。

    林丽转过眼,却正好对上周翰的眼睛,只见他只是那样定定的看着她,脸上并无过多的表情。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