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63 代替品

063 代替品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周翰回来的时候林丽正在儿童房里陪小家伙睡觉。

    这一天许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小家伙从下午开始,睡一下醒一下,醒了就哭,哭累了又睡,这样反反复复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回了,林丽担心他肚子饿去煮了面条打了两个鸡蛋给,但是小家伙愣是一口都不吃。

    林丽没办法,只能陪在他身边,小声安抚着,好不容易折腾到现在,小家伙这才有些安稳的睡过去。

    听到外面动静,林丽看了眼安睡的孩子,低头亲吻了下他的额头,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了句,“好好睡吧。”这才小心翼翼的翻身起来,开了门出去。

    从小家伙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只见客厅的大灯亮着,沙发的边上周翰平时用的那个公文包随地扔着,甚至连那皮鞋也掉落了一只在地上。

    林丽疑惑的皱着眉头,下意识的转头朝主卧那边看去。

    “砰!——”

    只听见外面的公用洗手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林丽赶忙朝洗手间过去。

    才推门想进去,就闻见里面那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抬眼看去,只见周翰此刻正半跪在地上狂吐不止。

    林丽上前,没有开口,在他身边半蹲下身子,手放在他的背后拍抚着,试图能让他舒服一些。

    周翰对着抽水马桶狂吐,由于一整天没有吃东西,此刻吐出来的全都是下午和晚上在酒吧里喝的酒。

    周翰就这样吐了好一会儿,整个人几乎吐得有些虚脱,这才摊靠在一边,意识有些并不清醒。

    待他转过身子过来,林丽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伤和那衣服上的裂痕。

    林丽皱眉,轻声的呢喃着说道:“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到底是去喝酒还是去打架。”说着直接站起身来朝洗手间外面走去。

    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倒了一杯温开水,扶着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让他喝下漱去口中的难受和异味,然后这才有些吃力的扶着他回房间。

    周翰原本就生的高大,而林丽本身就属于娇小清瘦型的,加上这几个月来又稍微有些厌食,整个人更是看上前如纸一般的风一吹就能倒下似的。

    所以当林丽将满身酒气意识模糊的周翰搀扶着回到主卧室的时候,自己也整个人一同陪周翰摊倒在那大床上。

    周翰呢喃着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林丽只当他是酒后醉话,躺在床上待自己缓过气来,这才重新爬起身子将他的鞋袜脱掉,将他身上的西装外套换下,然后拉过被子给他先盖上。之后这才转身进了浴室,打了盆热水出来,拧着毛巾给他擦拭着脸和手。

    之前在酒吧的时候是意识强撑着他才不至于昏醉过去,后来在江边的时候,冷风吹散开身上的酒气,吹清醒他的意识,但是这一回来,没有冰水没有冷风,周翰的酒劲就在这个时候全上来了,今天喝得实在是太多了,实打实的几瓶洋酒灌下去,想不醉都难。

    将那毛巾重新放回到脸盆里,林丽幽幽的轻叹了声,伸手轻轻的扶着他的脸,轻抚平他那紧皱着的眉,她无从怪他,甚至有些心疼,因为这件事从始至终受伤最深就是他,他心中的压抑和难受是外人无法体会得到的,想到这,她的心中隐隐得有些作痛,

    在他身边坐了好一会儿,林丽这才端着脸盆起身,先将脸盆放回到浴室,然后又有些不太放心睡在隔壁的小家伙,出去看了看他,确认孩子睡得很稳,林丽这才放心,重新回房。

    才推门进来,就看见周翰整个人有半个身子挂在床外面,嘴里似乎有些难受的哼唧着,身上的被子也被掀开大半,露出之前因为打架而袖口扯裂了大半的衬衫。

    林丽担心他着凉,忙上前去有些吃力的扶着他重新躺好,不过酒后的某人显然有些不太配合,呢喃着说道:“走,走开,好热……”说着直接伸手去扯自己身上的衬衫。

    看着那因为他的蛮力拉扯而变得有些红肿的脖子和胸口,林丽忙出声说道:“好好好,我来帮你脱衣服,你别动你别动。”

    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的衬衫给换下,林丽再抬头的时候只见周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眼睛微张,眼神还有些迷蒙。

    林丽微讶,问道:“醒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痛不痛?”说着伸手朝他的额头探去。

    周翰看着她,定定的看着,也不说话,眼睛迷蒙得有些模糊,有些看不太清楚的感觉。

    见他不说话,林丽轻声试探的唤着,“周翰?”

    周翰突然伸手拉下他的脖子唇直接贴上她的唇。

    林丽先是一愣,整个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周翰拉着带到床上,整个人被他压在身下,他的手已经探进她的衣内,唇摩斯着她的唇,舌缠绕着她的舌,林丽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但是他身上的酒气浓烈到让她快有些喘不过气来。

    林丽伸手去推他,抵不住他的力道,今晚的周翰比平时要来得狂野猛烈,抓着林丽的手腕力道有些重,那手腕上的传来的疼痛让林丽不禁闷哼出声。

    房间里很安静,耳边只剩下周翰的呼吸,那样的清晰分明,低低的回荡。

    周翰吻得急切又霸道,整个人也因为酒精的关系散发着那灼热的温度,有些灼烧了林丽的肌肤,更是灼烧了她的心。

    体内的那股燥热让林丽不禁有些难受的低吟出声,身上的衣服也在撕扯间被周翰扯下,两人的身体紧贴着,周翰身上的热度这样明目张胆的熨贴在林丽的身上,透过肌肤,直接印在她的体内。

    原本略带着清冷的身子也因为他身上的热度而开始慢慢的发烫发热起来,林丽只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也开始有些沸腾。

    低喘一声,林丽情不自禁的抬手,攀上他那坚实的背脊,迎上他,整个人口干舌燥的意识也开始模糊,最后只剩下略有些颤抖的喘息和呻吟。

    男人在这方面似乎就全靠本能,无需太多的清醒,所以即使周翰已经醉得根本就浑然不知,在这个时候周翰还是很熟练的下意识的伸手解除去两人间的束缚。

    唇重新吻向她的唇,撬开她的牙关,吞噬去她全部的呼吸。

    身子如过电般地颤栗着,甚至连睫毛都在微微颤抖,整个人如脱了力气一般,只剩下那低低的喘息。

    周翰卖力的动着,头埋在她的颈边粗声的低喘着。

    林丽整个人有些承受不住他今晚的激烈和缠绵,那快感如溶浆湮没了她,林丽咬紧牙,可终究咬不住那低低的呻吟。

    模糊的意识间,林丽听见耳边他粗重的喘息,那喘息间还符合着低低的呻吟,林丽知道,那是她的。

    周翰的动作越来越快,林丽有些承受不住,微抬着身子牙齿直接咬在了他那有力的臂膀,以此来压抑住自己那眼看就要脱口而出的惊叫。

    当激情过去,周翰并没有翻身下来,还趴在林丽的身上,脸仍然埋在她的肩窝,那热烫的呼吸直接洒在耳边,痒得林丽不禁缩了缩脖子。

    林丽伸手推了推他,才发现自己完全使不上力气,整个人酸软且疲惫,眼皮也有些沉重,最后迷迷糊糊间阖闭上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这样睡了多久,林丽被一阵微弱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原本趴在自己身上的周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翻身下来,单手拦臂直接将他拥在怀里,就如之前一样,而不同的是此刻身边的男人在说梦话——

    “凌苒……”

    当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传过耳膜的时候,林丽浑身一震,眼睛蓦地大睁,睡意顷刻间消失殆尽!

    躺在周翰的怀里,林丽突然觉得自己全身冰冷,就如被冷水浇过一般,身心泛着透骨的寒冷。

    “凌苒,为什么……”睡梦中的周翰呢喃着,神情有着那难以抑制的痛苦,手上拥着林丽的力道也越发的紧了些。

    林丽枕着他的手臂,转头朝他看去,只见他此刻表情痛苦难受着。

    嘴角弯起一抹笑一,只是那笑太过苦涩,苦涩的就如同她现在的心情。

    从他的怀里退出,撑坐起身来,看着他此刻脸色那抑郁的神情,耳里回荡着他痛苦的梦呓,脑海里想起他方才紧抱住自己的激情。

    原来她还是代替品,还是另一个女人的影子是吗?

    一颗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滑落,林丽冷笑,那笑容凄楚不带一点温度。

    她想,她就是一个笑话,她只有过两个男人,可两个男人都拿她当做别人的代替。

    掀开被子直接从床上下来,赤脚从衣橱里拿了衣服,转身走向浴室,扭开那水龙头,闭着眼睛站在莲蓬头下冲洗自己布满吻痕的身体,想洗净与那男人翻云覆雨后的所有痕迹。

    突然胸口剧烈的疼痛起来,疼得她有些站不直身子,卷缩的靠在身后那冰冷的墙上,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林丽不明白为何此刻自己胸口为何会疼得如此的厉害,而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林丽摇头,苦笑着,脸上那流水混合着泪水滑下,只摇头低声呢喃,“不会的,只是合作而已,怎么会丢了心呢?不会的……”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