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感冒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林丽感冒了,昨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不小心睡着的时候感冒的,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头晕得厉害,整个人昏昏沉沉的,鼻子堵塞得几乎喘不了气。..

    量了体温,38度5温度有些偏高,周翰说让她去医院,但是林丽坚持说吃药就会好。

    于是周翰便去药店给她买了感冒药和退烧药,林丽吃过药,因为是周日,不上班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出去,所以林丽在家里睡了一,不过似乎也没有见太大的好转。

    “阿嚏——”拉过一旁床头柜上放着的餐巾纸,单手擦了擦鼻子,另一手还拿着手机放在自己的耳边,不住的点头应声说道:“好,我知道了,有吃药,等下睡一觉应该会好些。”

    电话是周妈妈那边打过来的,周妈妈原本是想打电话给林丽让林丽劝劝周翰让周翰回去看看小斌,通了电话之后才知道原来林丽也感冒生病了,所以就免不了又要关心叮嘱一番。

    “别光吃那些西药,等下去煮点姜糖水,喝了保准好,比那些药啊针啊的好多了。”电话那边周妈妈不厌其烦的叮嘱着说道:“等下喝了姜糖水就躺床上睡觉去,被子这些多盖点,把自己捂得严实些,多出点汗就好了。”

    林丽心暖暖的,直点头,边应着答应,“我会的,等下就去煮姜水,谢谢妈妈。”只有真正的亲人心疼你的人才会这样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关心着你,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温暖。

    “哎呀,要不我等下过去吧,你们年轻人哪里会弄这些。”周妈妈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可答应过你父母的,可不能让你有什么病啊痛啊的。”她是真心绝对林丽这孩子不错,心疼她嫁得远父母不在身边,处处便想多照顾着。

    “妈,不用拉,你告诉我怎么煮就好,我会的。”林丽婉拒道:“再说了现在小斌也感冒着,还要你照顾呢。”

    电话那边周妈妈沉默了会儿,轻叹了声,说道:“小丽啊,其实这些话不该对你说的,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对小斌也好,但是你说有没有可能因为怕你不高兴,所以阿翰才特别的冷落小斌呢?其实也是,你们毕竟还是新婚,总想要多点自己二人的空间的,要是孩子在跟你们住在一起不方便,那以后就让孩子留在大院这边好了,反正家里也有司机,上下学接送也方便的。..”

    林丽愣了好一会儿,有些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忙解释道:“妈妈,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你有什么误会了?我从来没有觉得小斌妨碍到我们什么。”

    “没有没有,你没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跟你爸两人都看的出来你是真心的喜欢小斌这孩子,知道你对小斌很好,我们没有说怪罪你的意思,真的没有,别多想啊。”不想让儿媳妇误会,周妈妈忙解释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因为阿翰想宠你,怕你心底有芥蒂,所以故意的有些疏远了孩子,你知道,孩子总是很敏感的,况且小斌从小就一直都跟着阿翰生活,即使阿翰平时脸总是又冷又臭的,但是毕竟是小斌最亲的人,两人在美国相依为命那么多年,小斌对阿翰多少是有些依赖的,这两感冒生病,晚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都是叫爸爸的,我看着呀都替这孩子心疼。”说着,周妈妈不禁有些带着哭腔。

    林丽知道周翰平时对孩子的态度,也记得昨晚他接到电话知道孩子生病之后却依旧冷漠和不关心,且别说周妈妈心疼孙子,就连她也替小斌心疼,想了会儿,于是问道:“妈,我能怎么做呢?”

    周妈妈轻叹了声,说道:“小丽啊,今周翰下班回来你帮妈妈劝劝阿翰好吗,让他抽时间来看看小斌,孩子真的挺想他的。”

    当周翰提着公文包从公司里回到家里来的时候,才开门进去就听见屋里传来一个接着一个打喷嚏的声音,眉头不自觉的微微轻锁,下意识的小声嘀咕着说道:“那家伙没吃药吗,怎么听上去感冒比早上还要严重些?”

    换过鞋,直接朝客厅进去,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周翰看到某人正穿着睡衣喷嚏接着喷嚏的在厨房里拿着刀不知道正在切着什么。

    “阿嚏——阿嚏——阿嚏——”

    林丽有些难受的抬手揉了揉鼻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过来,专心的拿着刀切着砧板上的老姜,因为实在是难受的厉害,所以她准备等下就按周妈妈说的方法来煮姜糖水喝,希望是真的能像周妈妈说的那样有效才好。

    “你在干么?”身后周翰突然出声,吓得林丽差点一不小心就把那原本该落到老姜上的刀给落到自己的手指头上去。

    转过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身后的周翰说道:“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走路怎么没声音啊!”她真的是完全没有听到一点动静,抬手看了看表,而且他这个时候回来是不是太早了点,才5点多,六点都还没有到。

    周翰看了她眼,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眼睛瞥了眼那砧板上的姜段,指着那些被林丽切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姜段子问道:“你切这些准备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准备拿过来炒菜。”

    林丽白了他眼,拿着那自己刚刚切下来起码有一公分厚的‘姜片’说道:“有人会拿这么大块的姜片炒菜吗?”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那神情似乎是在笑周翰有多无知似得。

    周翰挑了挑眉,环手抱胸问道:“那你准备拿来干什么。”

    “当然是住姜糖水。”林丽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说完后便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多切几片,想着多放下姜估计能更有效果点。

    “是谁告诉你姜糖水要用这么厚的姜来煮的?”身后周翰凉凉的问。

    “妈妈啊。”林丽理所当然的说道,后又觉得自己嘴快,改口说道:“周,周妈妈啊。”

    周翰看了她眼,上前伸手姜她手中的刀和老姜拿过,边说着边将那老姜切成薄片说道:“你切得那么大一块一块的,你也不怕被辣死。”

    “不,不是有要切大块点才会有效果吗?”林丽不解的问。

    周翰也没回头,只凉凉的问道:“请问是那位老师教你的?别告诉我说是我妈,我喝了我那么多年她煮的姜糖水,没有一次看见过碗里出现过你现在切得这样的东西。”

    林丽撇了撇嘴,没反驳,周妈妈确实没有说姜要切多大多小,是她自己想当然尔。

    “你之前没怎么下过厨房吧。”将姜片又重新切成姜丝,周翰有些不经意的随口问道。

    林丽愣了愣,回想起来确实没有怎么下过厨房,不是不愿意,是没机会,上大学前是父母,上大学后有程翔,确实没什么机会给她学着下厨。

    姜切好的姜丝放到锅里,加了水又加了些许的红糖,然后这才开了火,将锅盖盖上。

    待做好了这一切周翰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只见林丽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恍神。

    伸手朝她额头探去,手上因为刚刚洗过手的关系略有些冰冷,不禁让林丽浑身打了个寒颤,这才让她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些走神了。

    看着周翰有些不解的问道:“你,你干什么?”伸手便要去拉下他的手。

    在林丽伸手拉下他的手之前,周翰直接将她的手拉住攥在自己的手心,另一手贴着她的额头探知温度,摸了她好一会儿,收回手又放到自己的额头,皱着眉,问道:“怎么还这么烫,早上买过来的那些药你没吃吗?”

    林丽下意识的摇头,随即又猛地点点头,说道:“吃了,都吃了。”

    “还在烧,不行,我陪你去医院吧。”周翰紧拧着眉心,今之所以会早点回来就是担心她,果然烧还是没有退下去。

    林丽摇头,拒绝说道:“不用拉,就是感冒而已,周妈妈说喝这个就会好的,等下我喝了之后就马上去睡一觉就是了。”

    周翰皱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说道:“回房去吧,等下好了我给你端过去。”

    也不知道是今在床上躺久了的关系还是因为感冒发烧的关系,这样穿着睡衣在这里站久了,确实有点丝丝冷意。没再拒绝,点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当周翰端着那煮好的姜糖水进卧室的时候,林丽整靠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将糖水递过去给她,林丽回过神来,点头道谢,伸手接过舀起一汤匙就往嘴里送去。

    “小心——”周翰嘴边那个烫字还没有说出口,那边林丽已经烫得直捂着嘴,那表情叫一个痛苦。

    周翰忙将她手中的碗接过,就怕她一不小心全洒到了床上去。严肃着表情有些责备的说道:“怎么跟孩子一样,这么烫就往嘴里送!”

    林丽捂着醉,委屈着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也不提醒我!”

    周翰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将那碗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重新站起身来出了房间。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