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09 留宿同眠

009 留宿同眠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林丽整个人有些无力的躺靠着,经过下午和刚刚这两次大吐,几乎把昨天吃进去的东西都给吐出来了,现在的她浑身真的是使不上一点力气。

    周翰出去倒水没一会儿又进来了,只是这次跟在他身后进来的还有周妈妈,看着躺在床上的林丽,周妈妈的表情可以说是有一点纠结,明明看着是有些心疼,可这嘴角却忍不住要带着笑意。

    林丽暗自有些心里叫苦,知道刚刚这一吐,那误会更大了,真的是解释也说不清楚了。

    周翰将手中的水递过去给她,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

    “谢谢。”林丽接过,客气的道谢。

    拉开周翰,周妈妈直接上前,坐在那床沿拉着林丽的手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拍着,有些高兴又有些心疼的说道:“瞧瞧,把人折腾的。”说着伸手摸了摸她那略有些削尖的脸,嘴上嘀咕着念着,“太瘦了,真的太瘦了。”

    林丽看着她嘴角微微的淡笑,真心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位妇人对自己的关心和疼爱,虽然知道这样的关心和疼爱不过是错付了对象,不过她还是很珍惜此刻心中的那份感动。

    “刚刚吐过,现在肚子都空了吧,妈去给你煮点面吃?”周妈妈问道。

    “不要。”林丽略微显得有些激动的拒绝,她胃里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吐了!

    周妈妈还真有些被吓到,定定的看着她。

    林丽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了,忙干笑着,解释着:“我,我现在真的没有胃口。”看着周妈妈的眼神,狠了狠心,说道:“我,我现在闻到那些味道就想吐。”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也不在乎被误会多还是少了。

    周妈妈心喜,心里更是笃定了她怀孕的事实,拉着她的手说道:“女人怀孕是这样的,怀孕初期吐得昏天暗地的,闻到也想图,不过啊,等你看到那孩子的时候,再多苦你都会觉得值得的,因为啊,孩子就是天赐的宝贝!”

    林丽嘴角的笑意慢慢淡去,那藏在心底的某一块似乎被人戳痛,她想起那个与她无缘的孩子,那个甚至还没有成型的胚胎,即使只有两个多月,她对那孩子还是有些难以割舍下的情感,触碰到就有种撕心裂肺的疼。

    周翰抬眼,看出了她的异样,想起昨天晚上她在自己怀里哭时的场景,那种悲情是发自内心的。

    “这孩子啊——”

    周妈妈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周翰打断,“妈,你还是去让阿姨煮点皱吧,稍晚一点我想林丽会有胃口的。”

    闻言,周妈妈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对,现在吃不下等下吃,这不吃饭怎么行,怀孕了营养可是一定要跟上的,我现在就去煮,熬久一点,加点糯米,熬得浓稠一点。”边说着边站起身来,好心情的笑着,“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说着出了房间。

    周翰转身将门带上,再转头只见林丽愣坐在床上,嘴边哪里还有什么笑意,那放在被子上的手紧紧的抓着,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微微皱了皱眉,只冷冷的开口,“难道以后提到孩子你就要这副表情吗?”

    林丽抬头,看着他,眼神如剑,一眼能将人刺穿。

    周翰无惧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她说道:“想哭的话就一次性哭出来,哭完了之后就把那些该忘的全都忘了,别再想起来的时候又来悲天悯人一回,人不能一味的活在过去的,生活是向前进的,我们也要向前看。”

    林丽定定的看着他,牙齿紧紧咬着唇,手也紧紧的攥握着。

    周翰上前,重新将刚刚被她放到一旁床头柜上的水端过去给她,说道,“喝点水会舒服点。”

    没有伸手接过,林丽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他,眼睛都不带转的。

    周翰迎着她的目光,并没有避开,端着水杯的姿势也始终一如刚刚。

    好一会儿,林丽终于缓缓的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水,撇过头,不去看他。

    周翰没有错过她眼眶中拿打转的泪,但是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其实道理大家都懂,只是时间的问题。

    周翰又在房里待了会儿,然后出去,林丽喝了水便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将棉被拉过将自己的头给蒙住,黑暗中,她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自己的眼角滑过。

    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周妈妈还在厨房里熬粥,很细心,也很用心,用那大汤匙不停的在砂锅的搅拌着,确保粥的稠滑。而周爸爸则陪着小斌坐在客厅里,将孩子抱在怀里,似乎在教他识字,倒是并没有看到周翰的身影。

    厨房里的周妈妈出来,看到她笑着朝她过去,“怎么起来了,饿了吧,粥等一下就好。”

    林丽回她笑,有些歉意的说道:“看来我真的是没用,尽给大家挺乱找麻烦。”

    “诶,特殊情况嘛。”周妈妈脸上的笑容不减,心中已经笃定的想法让她忙也快乐。

    林丽知道她是误会了,但是却无从解释,也不忍扫了她的兴,只笑着微微转过头去。

    周妈妈以为她是在找周翰,好笑的说道:“找阿翰吧,他在外面院子里,去吧。”

    林丽一愣,随即顺着她的话点点头,“我去找他。”是啊,在他们的眼中,她和周翰现在就是夫妻,找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机关大院有点似北方的小型四合院,屋落围绕着花园,院子的偏左侧是一个葡萄藤架,下面放了石板椅,夏天在下藤架下纳凉是再合适不过的,不过秋冬的夜晚坐这下面倒是显得有些凉。

    此刻周翰正坐在那石板椅上面,相比起屋子里面的亮堂,这里显得有些昏暗,看不清,之所以确定周翰在哪,是因为他那夹在手指间闪烁着的微微红光。

    朝他的方向过去,似乎听到脚步声周翰也朝她这边转过身来,黑暗中,两人并看不清楚彼此的脸,依稀的看个轮廓。

    周翰绅士的将手中的香烟拧灭,林丽只淡笑的说道:“我并不介意。”不过相处这段时间以来,她倒是第一次见他抽烟。

    “我怕被妈看见要念叨我。”周翰淡淡的开口,语气间带着淡淡的笑意,“毕竟你现在‘情况特殊’。”

    林丽有些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只小声的嘀咕,“也不知道是谁害的。”原本她可以解释清楚,是他故意模糊了问题。

    周翰淡淡的轻笑,并没有接她的话。

    两人就这样相邻坐着,今年的天气似乎冷得有些快,夜风袭来,让林丽不禁伸手搓了搓手臂。

    周翰瞥了她一眼,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将自己身上的那西装外套脱下,盖到了她的肩膀。

    接着屋里透出来淡淡有些微弱的光,林丽定定的看着他,他靠的很近,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因为刚刚抽过烟后而带着的淡淡的烟草味道,他跟程翔是完全两个类型,程翔是属于那种书生气质很浓厚的人,而他的外表算不上俊美却有这自己的阳刚味道。

    “看什么?”黝黑的眼睛被那微弱的光线照耀着闪烁着某种晶亮。

    林丽回过神,略有些尴尬的转过头不去看他,只摇摇头,说道:“没什么。”

    周翰重新在一旁坐下,开口说道:“明天早上去医院看看吧。”

    闻言,林丽皱了皱眉,转头定定的看着他,无比肯定的强调着说道:“我没有怀孕!”跟他是夫妻,却只是合同夫妻,要说孩子是程翔的,可她同程翔分开也已经4个多月了,怎么可能怀孕!

    周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怀孕也要弄清楚为什么吐吧。”

    “我…。”林丽语塞,看了他好一会儿,瞥过头去。

    “你什么?”周翰问,眼眉微挑。

    “呵呵。”林丽苦笑开,好一会儿才轻轻的说道:“你一定不相信我以前是个大胃王,可以吃得下一桌子的东西,也不觉得胃撑着或者难受。”

    周翰有些讶异的挑眉,他确实不相信,因为据他跟她这段时间来的相处,他可以肯定她的胃小的连一个孩子都不如,吃饭挑一点,几乎还不怎么动筷。以前跟凌苒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吃的不多,可是也没有她这么少过,换做别人他会以为是在减肥,可是她,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减的!

    “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当初的大胃王,现在多吃一点都会狂吐不止。”林丽抬头,看着远方的夜空,今晚的夜有些寂寞,只有一轮弯月悬挂在高空,身边连一颗星辰都没有,长长的叹了一声,林丽自嘲的轻笑,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松,说道:“也许是我当初吃的太多了,现在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周翰微微皱了皱眉,想开口,而她已经站起身来,看着认真的说道:“明天周五,明天下午抽个时间,陪小斌去开运动会吧。”

    周翰看了她许久,心想拒绝的,可话到了嘴边,说出来却变了样,“好。”

    他的回答让林丽微微愣了愣,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就答应,随即笑开来,点点头,转身进了屋子。

    待林丽刚要进屋的时候,正好遇上要出门口叫他们的周妈妈,“刚还想叫你了,快进来快进来,粥已经好了,趁热迟点。”

    林丽点头,轻笑的应道:“好。”其实吐了两次,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光了,她确实是有些饿的,只是希望待会别再吐了,胃里实在没有东西可以吐了。

    周妈妈拉着林丽进去,也不忘扬声朝外面喊了声,“阿翰,你刚刚没吃多少,也进来迟点吧。”

    “好。”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林丽听见他的脚步声响起。

    进去的时候阿姨已经盛好粥放在桌子上了,连同白粥的还有下稀饭的一些并不油腻的小菜,林丽坐下,用勺子舀了舀粥,那粥熬得很粘稠,许是加了把糯米的关系,闻着也特别的香,是浓浓的米香。

    周翰在她对面坐下,看了她眼,然后这才端起自己面前的碗。

    周妈妈原本想陪着聊会儿话的,那边周爸爸突然喊她,这才起身朝那爷孙两过去。

    林丽喝着粥,并没有动筷子去夹那菜,也不知道是真的饿了还是周妈妈这粥煮的真的香稠得宜,林丽吃了一碗竟然还有想吃的欲望,于是又起身,到厨房里打了小半碗,不敢多,深怕待会儿吃不下,胃里又闹腾。

    待周妈妈再回来的时候林丽已经快吃完了,见她吃完,周妈妈忙伸手要去端她的碗,边说道:“我再给你去盛,熬了好多呢。”

    林丽忙制止,“妈,我饱了饱了,吃不了了。”能吃下这么多也已经算不错,再吃,估计真的又要跟刚才似的。

    “这是粥嘛,又不能当饭。”周妈妈不赞同的说道。

    林丽无奈的笑,“我是真的吃不下了。”

    周妈妈坚持,说道:“你太瘦了,要多吃点,听话,我——”

    “妈,林丽吃不下就别逼她了,待会饿了让她再吃好了。”周翰放下碗筷,替林丽说道。

    “对对对,我等下再饿了再吃。”林丽附和着说道。

    周妈妈想想,也不无道理,点点头,说道:“那好吧,我去把粥倒到电饭锅了,保温起来,等下你饿了,吃的时候也烫的。”

    林丽还没说话,周翰先开口了,“不用了妈,时间差不多了,明天孩子还要上课,我们也该回去了。”

    闻言,周妈妈可不干了,沉着脸说道:“回去干什么,难得一家人回来,留家里住一晚。”

    林丽看了看周翰,只见周翰眼睛看着那客厅的方向。

    周妈妈似乎也注意到了,将碗放到桌上,对着周翰说道:“我去跟你爸说。”说着,直接转身朝客厅的方向过去。

    林丽将身上的外头脱下来还给他,周翰伸手接过,只说道,“把你的东西收一下。”那语气,似乎认定了周爸爸是不会同意他留下来似得。

    林丽没说话,只点点头,准备回房间拿她的包和小斌的外套。

    这步子还没有迈开,就听见那边周妈妈传来声音,“阿翰,你爸同意了。”说话间,语句里全是喜悦和高兴。

    林丽转头,只见周翰一愣,脸上虽然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她并没有错过,他那抓着外套的手力道有多重,紧的那外套都被他抓出了难看的褶皱。

    再转头看周妈妈那边,只见她高兴的抱着小斌亲着他的脸蛋,边问道:“小斌,晚上留在奶奶这里,高不高兴!”

    孩子只纯真的露着大大的笑脸,用力的点点头。

    在周翰还有写回不过神林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边的周爸爸已经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转头朝他们这边过来,定定的看了周翰好一会儿,只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留下来吧。”说完,并不等周翰和林丽回答,直接转身朝书房的方向过去。

    林丽转头,想再问他还要不要回去,不过当见到他那动容的表情和眼里闪烁着的微光的时候,她已经知道答案,嘴角淡淡的挂着笑意,没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朝客厅里此刻正说笑着的周妈妈过去。

    林丽起初觉得留不留下来都无所谓,可是真到了睡觉的时候,问题来了,悔得林丽觉得刚刚应该坚持说回去的!

    看着那房间里的单人小床觉得自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转头看着周翰那百年不面的脸,只见他微微的挑了挑眉。

    原本林丽想留下来晚上她跟小斌去睡客房,让他一个人睡他自己以前的房间,可谁想周妈妈坚持说要让小斌晚上跟她睡,说孩子长这么大还一次都没跟奶奶睡过,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跟她睡一晚。周妈妈都这样说了,别人还能再说什么,所以在十几分钟前,周妈妈带着孩子高高兴兴的回房准备睡觉去了,临走前还也别叮嘱周翰说,晚上待会林丽要是肚子饿了,让他就去厨房打白粥给林丽吃。

    “那个……”事已至此,林丽也只能接受现实,所以转头看着他准备商量着说道:“那个你看这房里只有一张床……”

    周翰挑了挑眉,将身后的房门关上,只说道:“我不会同意睡地板的!”直接断了她心里的想法。

    林丽简直不敢相信,瞪他,有些愤恨的说道:“你让我睡地板!”他还可以更没风度一点吗?让女生睡地板,他就不怕说出来笑掉别人大牙!

    周翰嘴角隐隐带着点玩味的笑意,眼里闪过诡计,朝她走近,将她逼退到门板上,缓缓的在她耳边说道:“我不介意你跟我一起睡床上。”

    他靠的太近,虽然两人并没有一点肢体上的接触,但是这样的姿势和距离让林丽觉得有种无形的压迫感,整个人开始有些莫名的惊慌,说话也一下吞吐断断续续起来,“谁,谁要跟你一起,一起睡。”

    周翰嘴边的笑意扩得更大些,然后起开身同她拉开距离,将外套往一旁一扔,边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给扯下来,然后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林丽瞪瞪的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心里扑腾跳的厉害,问道:“你,你干什么!”

    周翰转头,故意说道:“脱衣服洗澡。”

    “家里,家里还有客房,我,我去睡客房。”说完,林丽便伸手想去开门。

    “等一下。”身后周翰唤住她,提醒她说道:“别忘了我们现在的身份,你见过有那对刚结婚的夫妻是分房睡的吗?”

    “可问题上我们不是夫妻啊!”林丽强调着说道:“我们只是合同关系!”

    “合作的只是你我,外人眼中不是。”周翰定定的看着她,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林丽语塞,完全答不上话来。

    周翰轻笑,转身开了柜子的门,里面还挂着他高中时候的篮球衣,愣看了好一会儿,眼神没了平时一贯的冷清,温柔的可能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伸手拿过那挂在一旁的短袖T恤,和宽松的运动短裤,直接进了浴室。

    而一旁的林丽则看着那张单人床嘟嘴皱眉,嘴里还不忘嘀咕着,“干嘛非得整个单人床!”

    待周翰再出来的时候,只见林丽整襟危坐的坐在那把当初自己放学回来做作业的藤椅上,手中正拿着本当初他看过的散文集,随手翻看着。

    嘴角微微带着幅度,也许连周翰自己都没有发现,今天的他脸上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要多。拿着干毛巾擦拭着自己那头湿漉漉的头发,穿在身上的T恤略相比起十多年前,略显得有些小,那也不至于太多别扭。

    头发被擦至半干,林丽似乎依旧没有起来的打算,周翰将毛巾放到一旁,半笑着开口问道:“你准备晚上坐在那坐一晚上吗?”

    林丽没有转头,手翻动着纸张,只说道:“我再看会儿。”

    嘴边的笑意不减,周翰点点头,绕过床头在床的一侧上床,边说道,“昨天看天气预报,今天晚上似乎有冷空气要来。”

    没有转头看他,林丽咬咬牙,说道:“谢谢提醒!”

    “不客气。”周翰理所当然的回答。

    林丽有些赌气的嘟哝着嘴,那散文集上的文字一个都没看进去,翻动纸张的力道重重的,发出沙沙的声音,心里暗骂他一点都没有绅士风度。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身后周翰凉凉的说道,待林丽再转身的时候,只见他已经躺在下来盖着被子睡觉了。

    林丽看着他的背影,嘴里不满的嘀咕了几句,拿着书继续看着。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困意袭来林丽的眼皮开始有些打架,夜里寒意深深,林丽不禁伸手环臂将自己抱住,心里暗想该不会被周翰这家伙说中,晚上真的有冷空气要来吧!

    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林丽冷的有些开始瑟瑟发抖,转头朝那床上看去,周翰依旧是刚刚的姿势,似乎都没有动过,呼吸平稳,看上去应该已经熟睡。

    起身,林丽悄声上前,看到他的睡颜,确认他是真的睡着,然后这才悄悄的绕过床头,嘴里边小声念叨着,“只是同床而已,只是同床而已……”脱了外套轻轻的在他的身边躺下,背侧着身,尽量不让自己占据太大的位置。

    许是真的累了,躺在下没一会儿,林丽便闭着眼睛睡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周翰在她背对着他躺下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