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缘由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那照片是真的,昨晚我确实抱着凌苒进了那家宾馆。”苏奕丞看着安然的眼睛,一脸坦然的说道。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她接着往下说。

    苏奕丞站起身,做到她身边去,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抓在手心,缓缓的开口将昨晚的事全部都如实告诉安然。

    原来昨天准备下班的时候临时被张书记叫去了办公室,当苏奕丞再从张书记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凌苒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看着他的样子似笑非笑。

    苏奕丞本能的皱了皱眉头,看着她略有些不悦,直接拿着手中的文件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便开口说道:“我想下次的话我该正式的通知郑秘书,你凌苒下次再来找我,可以直接挡在门外。”

    凌苒娇笑着,也不恼,掠了掠那头富有风情的大波浪,笑着朝他过去,手撑在办公桌上,那v领衫将那胸前的分光若隐若现的展示在苏奕丞眼前。

    苏奕丞有些厌恶的瞥开眼去,并不去看那有些香艳的画面,只冷冷的说道:“请自重。”

    凌苒并不在意,看着他略有些妩媚的笑着,说道:“阿丞,你心里还想着我的吧。”

    苏奕丞只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我不记得我给过你这样的暗示。”

    凌苒笑,再他办公桌前坐下,双腿勾坐着,说道:“那天你愿意带我去见严力,不就说明了一切嘛。”

    “我记得我跟你说的前提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苏奕丞冷声说道,拿过那整理好的公文包起身准备离开。

    见他要走,凌苒上前拉着他的手,才想更上前一步,手却已经被他不留情面的抚开,冷声说道:“凌小姐请离开吧,我准备下班了。”

    凌苒对于他的拒绝也不气也不恼,只耸了耸肩膀在随他出了办公室。

    苏奕丞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郑秘书还没有下班,正在整理着明天要用到的文件和资料,凌苒和苏奕丞一前一后从里面出来,苏奕丞在经过郑秘书的办公桌前的时候,直接跟郑秘书说道:“郑秘书,以后凌小姐再过来找我,直接帮我拒绝了,我跟她没有什么可说的。”

    郑秘书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苏奕丞会这么直接挡着凌苒的面这样说,而前面的凌苒也顿住脚步,脸色略有些青,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是要不高兴的。

    苏奕丞并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直接提着包朝办公室门口出去。

    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因为晚上跟安然有约,苏奕丞走的很急,大步的从市政府大楼朝那停车场过去。

    身后凌苒踩着近10公分的高跟鞋,有些吃力的小跑追上去,拉着苏奕丞,说道:“苏奕丞,你刚刚那算什么意思!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吗?”

    苏奕丞微微皱了皱眉,冷漠的抚开她的手,看着她面无表情,语气也好无一点温度的说道:“你觉得呢?我刚刚的话还说的不够明显吗?”

    凌苒脸上有些受伤,看着他不停的摇头,有些委屈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我,我们明明以前那么好过!”

    一点没有因为她脸上的委屈而心动心生怜惜,苏奕丞只是冷漠的开口,说道:“你也知道那是以前,既然是过去的事,再这样反复纠缠还有什么意义。”他从来不是一个会留恋活在过去的人。

    凌苒摇头,上前像抓住他的手,却别他侧身闪开,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看着苏奕丞就像不受控制的从脸色滚落下来,说道:“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次机会,就因为我错了一次,所以就一定要判我死刑吗?苏奕丞,你好狠,你甚至连让我上诉的机会都没有,你这样对我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苏奕丞转过身离开,实在是不想跟她说这样没有意义的话题,这个话题早在7年前就该结束了,现在再来老话重提,他没有那么多余的时间。

    “苏奕丞,你别走!”身后凌苒追上前去,像拉着他的手却直接被他并不客气的甩开,整个人因为脚上的鞋跟太高,差点就摔到了地上,苏奕丞则头也不会的直接朝自己那停着的车子过去。

    将手的公文包直接放到副驾驶上,坐进驾驶座,苏奕丞有些习惯的松了松那戴了一天的领带,然后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边朝大门口出缓缓开去,门口的门卫第一时间将那铁门打开。边拿过那刚刚从办公桌上拿过放到口袋里的手机,想给安然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到,这才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显示,原来安然早在刚刚之前就打过电话给他。

    “啊!——”

    心想她一定是着急了,才按了回拨,抬头电话还没有接通的那一瞬间,突然只听见前面传来一声惊叫,猛抬头,只见凌苒在他车前倒下。

    “该死!”车内苏奕丞低咒一声,直接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一边,忙将车子停下,开门下车去。只见凌苒整个人摔在地上,额头磕破了口子,血从那伤口流出来。

    身后传达室门卫也闻声从里面跑过来,看着苏奕丞有些问道:“苏市,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他都有些弄不清楚,怎么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这就撞上了,他刚刚还看着那个女人走出去呢!

    苏奕丞顾不上说话,将地上的凌苒扶起,拍了拍她的脸,边唤道:“凌苒,凌苒,醒醒,听到我说话吗?”

    怀中的凌苒只闭着眼,任凭他叫就是没有反应。额头的伤口不大,却不断有鲜血流出来。

    苏奕丞刚刚在打电话,一点也不知道凌苒是什么时候跑到他的车前又怎么被撞上的,也不知道自己这装上的力道到底重不重,不过看现在这样人都还昏迷着,想来这撞击力应该是不小的。

    只揽腰将凌苒抱起,跟一旁的门卫说道:“帮我把车门打开。”

    那门卫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边说着边上前将苏奕丞那后座的车门给打开。

    苏奕丞抱着凌苒让她卧躺在后面,然后直接重新绕过车头直接上车,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凌苒,直接发动车子朝市医院开去。

    当苏奕丞车子就要开到医院的时候,后座的凌苒幽幽转醒过来,慢慢的爬坐起身来,手按着额头,有些痛苦的说道:“好,好疼……”

    苏奕丞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说道:“忍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凌苒似乎这才反应清醒过来,看着前面开着的苏奕丞,说道,“阿丞,我头好晕。”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将方向盘打了个圈,然后直接的门诊大楼前停下。

    下车开了后座,看着她问道:“可以走吗?”

    凌苒看了他眼,摇摇头,说道:“脚好痛。”

    闻言,苏奕丞也没有办法,只重新将她揽腰抱起,朝门诊大楼进去。

    靠在他怀里,凌苒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有些满足的靠在他的胸口,轻轻的说道:“阿丞,你多久没有这样抱过我了。”

    苏奕丞没有说话,只看着前面,表情一脸的冷霜严肃。

    “阿丞,我好想你。”凌苒轻轻的说着,整个人更往他的怀里蹭了蹭。

    直接将抱到急诊室里,因为是晚上的关系,急诊室的人并不多,值班医生闻声过来,细细的给凌苒做了检查,其实并无大碍,额头上的山口并不大,也不深,并不需要缝针,擦上些碘酒也就没有多大问题了。至于脚上的伤,是略微有些红肿,初步断定也就可能是扭伤的原因。

    擦碘酒的时候要清洗伤口,当护士筱婕拿着酒精给凌苒清洗的时候,只听见凌苒有些夸张的叫着,手不停的朝苏奕丞那边伸着,脸上也是一脸的委屈。

    苏奕丞无动于衷的站着,并没有朝她过去,只向一旁站着的医生询问了下情况。

    待处理好额头的伤,上完药之后,凌苒还是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还是去拍了片子,另外连带脚上的扭伤也去拍了片子。

    虽然是小伤口,在医生的建议下还是安排的凌苒打破伤风,在挂点滴的时候苏奕丞提出让她打电话给她家里的人,让凌夫人或者凌琳来照顾她。

    但是凌苒拒绝了,一口咬定说母亲和妹妹因为爸爸的事到处奔波着,现在直接去省里看有没有朋友能帮忙了,并不在江城。

    苏奕丞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11点多了,想给安然打给电话,掏了掏口袋这才响起自己的手机刚刚好像留在车里了,现在并不在身边。起身想出去找手机给安然打电话,可这才刚起身想走,那坐在输液大厅里的凌苒就大声的叫到,有些紧张的问他说是不是想把她丢下。

    苏奕丞解释,说只是出去打一个电话。

    但是凌苒不听,整个人情绪有些激动,边叫着边指责着说:“苏奕丞,我弄成现在这样你想把我扔在这里不管吗!别忘了,是你的车子撞到了我,难道你想不用负责吗!”

    虽然是晚上半夜,但是输液大厅里还零星的坐着几个人,原本在输液大家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凌苒这一叫,直接把他们的睡鬼都给下没了。大家纷纷朝这边看过来,其中还有一个中年大妈看着苏奕丞有些责备的说道:“小伙子,你这样太不像话了,把人给撞了人家没有追究你责任已经很好了,你还不给人家看病,做人要有道德,你这样太没有道德了!”

    其他的几人也芬芬应和着,有人甚至还特地来看住苏奕丞,说是替凌苒将这肇事者给看住别让他给跑了。

    苏奕丞真的是有口难辨,只能无奈的坐到一旁,陪着凌苒两那点滴给挂完。

    拍过片子显示凌苒额头只是轻微擦伤,并没有什么脑震荡之类的,另外脚伤也只是扭伤,并没有上到筋骨。可是凌苒依旧按着头说自己疼的厉害,对此医生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说机器并不会骗人。

    苏奕丞看了眼凌苒,转头对那值班医生说道:“医生,你给她安排住院吧。”他真的是没有时间来跟凌苒耗下去,她真的头疼难受直接留院好了,反正医生和护士都在。

    值班医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凌苒,劝说道:“按她这种情况根本就可以不用住院,再说现在住院的床位本来就紧张,好些病人到现在还没有排山床位直接住在走廊上,如果你们这样非坚持说在留着住在医院里看会比较安心的话,那我可以给你安排走道上的床铺。”

    闻言,苏奕丞没说话,只是转头看了眼凌苒,只见凌苒嘴角抽搐,说道,“不用了,也许明天早上就不疼了,我还是回家吧。”

    苏奕丞没发表任何意见,只从医生手上拿过单子然后直接去给她取了药。

    再回来的时候,凌苒依旧说自己脚疼的厉害,实在是走不过去。

    苏奕丞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揽腰将她抱起,出了医院。

    坐在车里,苏奕丞刚像调转车头开车送凌苒回去,突然只听见车上的凌苒开口说自己已经不住在那里,已经搬走了。

    苏奕丞看了她眼,并没有多问,只问她现在住的地址。

    凌苒随口说了一个地址,待苏奕丞将车子开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她说的地方是一间并不大的小宾馆,皱眉转头看了她一眼。

    凌苒的目光有些闪烁,只说道,“别这样看着我,我之前的住的地方还不是我爸他暗地给我买的,他现在下台了,我还能回的去吗?早就被查封了,现在我们一家三人只能挤到这个小宾馆里面。”

    苏奕丞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想许多,他现在最想的是赶紧回去找安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下车开门将凌苒环抱起来朝宾馆走去。

    在上楼梯的时候,凌苒故意在他耳边吹着气,说她自己一个人晚上会害怕,那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那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他胸口前来回的动着。

    苏奕丞直接在楼道上停住脚步,冷眼看了她一眼,语气冷到冰点的说道:“凌苒,你信不信我会直接把你扔在这里。”

    闻言凌苒这才撇了撇嘴,不敢再乱动。

    直接把她送到宾馆房间门口看,苏奕丞没有进去,甚至连头也不回的直接就飞跑着下了楼梯。一点也不理会身后凌苒的叫唤。

    当再坐到车上找到那之前被自己丢到一边的手机,刚像给安然打电话,可是看了看时间太晚,最后还是放弃了,然后没有多耽误多留一分钟,直接发动车子开回了家,这次一向遵守交通规则的苏市长车速开的略有些超标。

    苏奕丞将昨晚的一切全都同安然说了一遍,然后静静的拥着她,许久没有说话。

    安然一如刚才的姿势靠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相信你的。”

    闻言,拥着她的苏奕丞嘴角淡淡的笑了笑,拥着她的力道明显比刚刚加重了不少。

    又抱了一会儿,安然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看着他有些担心的问,“这次的事闹得这样的大,对你会不会有影响啊!”

    苏奕丞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只说道:“不用担心,我可以处理。”

    安然轻叹了声,摇摇头说道:“你说这视频和照片会是凌苒发的吗?”听他这样说,好像一切都是被凌苒设计好似得,那个时候去那宾馆,却这么巧直接被人撞见还拍了照片,而且照片的每张角度都抓得那么的准,好像是根本就事先知道他们要从那个角度过来似得。

    “除了她,我像不出另外还会有谁。”也许从她去找他帮忙她父亲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那设计好一切了,昨天晚上故意找他,因为前天的事郑秘书对她根本就没有防备,所以直接让她进了办公室,然后故意跟他说那些,甚至还故意冲出来给他的车子撞,明明只是轻微的擦伤却故意装作昏迷不醒,创造一切条件让他最后这样抱着她去宾馆,然后早在那边安排好人对准角度来偷拍照片。

    “可是那样的视频,传出来对她也不好吧。”毕竟是女人,传出那样的视频,这以后出去还怎么见人啊,她真的想不明白,凌苒怎么能做到这般,连直接的名声也全都不要了,就为了报复?那这的报复就算是成功了那又能怎么样,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比原来还要多得多吗?

    苏奕丞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笑说道:“好了,不想了,这个事我会解决的,只是最近你别出门,外面估计记者媒体什么的都要追着跑。”

    安然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说着,重新又靠在他的胸前,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的坐着。

    苏奕丞今天没有再去办公室,直接跟郑秘书电话联系着。郑秘书说他今天已经接了上百个电话了,全都是关于这网上那视频和照片的。虽然那帖子在早上的时候已经被他们及时给封锁删除了,但是早在封锁之前已经被上万的人转发下载过,而现在几乎整个江城都在讨论这江城市长的艳照门的事情,而现在早已经不仅仅只是在论坛上讨论,而是被某些网友直接转发到微薄上面,这样一来,这事情发展之迅速一下扩展至全国。

    有些人人肉搜索出视频中的女子就是凌苒,不仅仅是将凌苒的身份背景给查个一清二楚,甚至连苏奕丞和凌苒两人早几年前的那段往事也被彻底挖了出来,可是说这件事的发展快到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这样的事情爆出,让整个江城甚至整个中国都哗然了,网上那照片被疯狂转发,网友的更是有激动谩骂的,也有围观看戏看热闹的,还有站在上帝的角度来谴责的,可谓是众生百态应有尽有。

    而政府方面则在第一时间发表了声明说那视频中的人绝对不是苏奕丞,另外特别注明这件事已经转教给公安局,对此市政府一定要彻底追查到底。

    另外张书记也在第一时间给苏奕丞打了电话,先是斥责他一点都不注意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另外通知他在这件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要先停掉他手上的一切工作。

    苏奕丞没有意见,但是强调那上面的人并不是自己。

    安然站在窗口,皱着眉头看着眺望看着楼下,小区门口可以明显看到那听着的新闻车,媒体记者们埋伏在楼下,为的就是等他们出去然后蜂拥而上让他们发表一下对于此事的看法和意见。

    轻轻叹了一声,还没转身,直接落入那个熟悉的怀抱。那温热的气息洒到她的耳畔,问道:“看什么?”

    整个人放轻松靠在他的怀里,轻笑着说道:“看那些为了工作我守在我们楼下的人。”

    “过几天这事情的热度散去了,他们也就散了。”苏奕丞轻轻淡淡的说道。

    安然点点头,只说道:“只是不方便了张嫂,她每天还要来回,总是要被问东问西的。”

    “嗯。”苏奕丞点头应了声,“张嫂——”

    这才像开口说什么,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放开安然,将手机拿出,来电显示着‘家’,是大院那边来的电话。

    “应该是妈来的电话。”看了眼安然,苏奕丞直接接起电话。

    “喂。”

    “唉。”电话那边秦芸重重的叹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阿丞,你马上回来一趟,你爷爷和你爸爸有事要问你。”

    “好。”苏奕丞直接应声道,其实当看到来电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通电话要说的内容了。

    ------题外话------

    继续无耻求票…。

    请牢记本站域名:===============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