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等夜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秦芸因为十一跟着团里搞活动的事最近几天一直抽不出时间来看安然,不过每天还是会打电话来问安然的一些基本状况。而林筱芬已经正式退休了,没事便会煮些汤弄点小糕点给安然送过来。自从安然的身世彻底说开了之后,林筱芬整个人看上去也轻松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关于童文海的事她没有朝苏奕丞问起,苏奕丞也不曾跟她提,不过她倒是在报纸上看到说是记了重大处分,停了手上所有的工作,关于这样的处分纠结合理不合理还是他之后又找了别人通了关系她具体就不知道了,也无意知道。

    坐在书房里,安然随手翻开着自己之前买的建筑杂志,几个月没有接触这些东西,感觉上都变的生疏了。上次萧应天跟她说让她帮忙参与一个项目的时候,不是没有心动的,只是考虑到孩子,另外她也不想让苏奕丞在忙工作的同时还要为她担心,所以再刚刚萧应天打电话过来问她的考虑结果的时候她直接拒绝了。

    不过她倒是像萧应天推荐了陈澄,她一直觉得陈澄很有天赋,对于设计上特别的有感觉,她现在不过是太过年轻,没有经验,只要给她空间和时间来锻炼,那她绝对会给大家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叩叩叩…。”书房的门被敲响,张嫂端着热牛奶进来,“太太,该喝牛奶了。”

    “谢谢张嫂。”安然道谢,阖上手中的杂志,伸手将牛奶接过。

    有时候无聊的时候总在想,还好她并不排斥牛奶的味道,不然一天几杯的喝下去喝上几个月她会郁闷死,怀了孩子才真正深刻的体会到做母亲的伟大,不过再辛苦再难熬当自己的手覆上自己的肚子上的时候,当肚子里面孩子胎动的时候,那一切又变得如此美好,那一刻就会觉得再多的辛苦也都是值得的。

    张嫂接过安然那喝完牛奶的空杯子,看了看时间,开口问道:“太太今天不午睡吗?”

    安然早上睡了一小会儿,现在倒是一点没有困意。只说道:“等会儿,现在还不想睡。”

    “嗯。”张嫂轻轻点头然后从书房里推了出去。

    安然将杂志放回到身后的书架上,然后再想拿什么书看却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像看的书,苏奕丞收藏的书很多,只是都有些过于烦闷,全都是一大段一大断文字的叙述,安然一点想看下去的**都没有。

    重新转过身拉开书桌的抽屉,从书桌被整理的情况上看来,苏奕丞是一个严谨的人,文件归类放好,一点都不乱,高低有序,分类有别。就连抽屉里,也是收拾的很整齐的。

    无聊翻看东西的时候竟然在抽屉里翻找到当初的那张她打印出来的‘夫妻协议’。

    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份‘夫妻协议’上被某人硬生生狡猾得添上的,安然不禁有些摇头发笑,嘴里轻轻的笑骂,“骗子,‘奸官’!”

    手有些留恋的在那纸上来回的抚触着,看看手中的协议,再看看自己那隆起的肚子,想想都觉得奇妙,这才多久,真的就如同苏奕丞说的那样,缘分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突然有些想将两人的结婚证拿出来看看,她就是到现在还记得当初自己看到结婚证上他的名字的时候那时的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当时会认错人。不过也多亏的当初的错认,才会让她现在觉得如此的幸福。

    从抽屉的最里面将那两本大红色的结婚证拿出来,翻开来看着结婚证上两人疏离的合照,安然不禁笑出声来。“呵呵。”

    再看看那签发的时间,突然才惊觉时间过得真快,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半年过去了。

    “原来,我们都结婚半年了啊。”安然摸着结婚证上两人的照片,低低的呢喃着说道。

    看着那上面的照片,反而越发的想念。

    国庆过后苏奕丞似乎更忙了,每天早出晚归似乎都成了生活的常态,两个人每天生活在同一个屋子里,而安然却有种错觉总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似得,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苏奕丞总已经不见,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而他总是还没有回来,如此一来,她总是错开他的时间,要不是苏奕丞每天早上都会替她做好早餐再出门,安然真的不知道他前一晚到底有没有回来。

    那出手机调出他的号码,这刚想打电话过去,却又怕自己会打扰到他的工作,直接改发短信。

    短信发送出去没一分钟,苏奕丞的电话就进来了。

    看着那上面闪烁着的来电显示,安然嘴角不自觉的笑弯起来。

    伸手直接按了接听,“喂。”声音甜甜糯糯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语气里带着浓浓撒娇的味道。

    “想我了吗?”苏奕丞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略微带着笑意,听上去很舒服,很好听。

    “我才没有。”安然嘴硬的不承认,那纤长的手指却在那结婚证的小照片上来回抚触着,嘴角带着好看的笑意。

    电话那边苏奕丞也不恼,只轻轻叹了声,说道:“可是我想你了。”声音低低沉沉的,很富有磁,听着他说着这样的情话,特别的能迷惑人。

    安然心里有丝悸动,不自觉的就说道:“我也想你。”

    “呵呵。”闻言,电话那边苏奕丞低笑开来,心情也一下好了许多似的。

    安然也不计较,她是真的有些想他,拿着手机轻轻喃喃的说道:“奕丞,怎么办,我怎么觉得我好久没有见过你了。”

    “对不起,最近有些忙。”每次回去的时候她都已经睡着,起来的时候她都还在熟睡,他不舍得叫醒她,而两人却这样一连着好几天也没说上一句话。

    “我刚刚看了结婚证,原来,今天竟然是我们结婚半周年的日子。”安然低喃着说道。

    “晚上我早点回去。”听得出她语气里的落寞和想念,电话那边苏奕丞如此说道。

    “真的?”安然有些不相信,最近他工作有多忙她自然是清楚的,因为凌川江的事太过突然,对于市长的人选之前根本就没有储备,现在一些市长的事务也只能让苏奕丞代为处理,原本自己的事就有一大堆,现在又多了个职位,那事情自然就更多了。想了想,还是说道:“你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工作拉,我只是说说而已。”

    苏奕丞轻笑,因为她的体谅和理解,只说道:“今天的事差不多了,只是晚上的时候有一个饭局,到时候让郑秘书代替我去就好,我早上回去陪你。”

    “真的不耽误工作吗?”安然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了解苏奕丞知道他为了像哄自己开心,即使还有一大堆工作没有完成也会先来陪自己,然后自己再熬夜加班,作为妻子,她不能为他在工作上分担些什么,但是至少不能再造成他工作上的负担才行。

    “没关系。”苏奕低声的说道,“安然,我也想跟你一起好好吃个饭。”

    听他这样说,安然没有再多说,只轻轻应下。

    挂了电话,安然直接挺着肚子出去找张嫂,张嫂打扫完此刻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张嫂,你教我做菜吧!”安然一脸期待的说道。晚上她准备亲自下厨做一顿晚餐。

    其实说到学做菜安然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这没上班已经2个月了,说来惭愧,这么久的时间内,她竟然一道菜都没有正经学会。她的厨艺虽然不至于被说成一点进展都没有,但是除了能不将菜烧糊烧焦掉,只是那味道依旧是不敢恭维的。也就苏奕丞不嫌弃愿意吃光她做的那么难吃的菜,估计这世上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愿意吃了。

    张嫂笑,说道:“怎么又想着要做菜了,上次先生不是不让你做了吗?”上次安然拿刀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虽然伤口不大也不深,可是让苏奕丞知道了,还是心疼了一把,然后就说不要让她学了。

    “没事,上次是意外,我自己没有注意。”安然不以为意的说道:“今天是我们结婚半周年,刚刚打电话,奕丞答应了说晚上要早点回来跟我一起吃饭,我像亲自下手做一次,张嫂,你在旁边教我好不好。我调味料不知道该放多少,每次做不是咸了就是淡了。”

    张嫂来这帮忙算起来也有两个月了,早就看习惯这对夫妻两的恩爱和甜蜜,也打心里羡慕这对夫妻的感情,相比起自己儿子和儿媳妇整天为了一件小事都要朝吵吵闹闹的,她打心底喜欢安然和苏奕丞两人的相处方式。

    拿过那矮几上的遥控器,将那电视直接关掉,站起身来,笑着看着安然说道:“好,我教你。”

    “嗯。”安然笑着点头,“张嫂只要就站在一旁教我怎么做就好了,看着我不要让我弄错步骤和放错了调料。”

    张嫂点头,“好,我只说不动手。”

    因为安然动作慢,手又生,怕来不及,所以明明离晚上还有好几个小时,安然早早的就开始准备工作。

    张嫂负责跑腿,去超市把晚上准备要做的食材给买齐全。

    张嫂体谅她是孕妇,怕她中午没睡会困着,提议让她来把这些材料准备好,等一下她睡醒的时候正好就可以直接来做了。

    但是被安然固执的拒绝了,她是真的要自己动手做一顿晚餐,所以从洗菜处理材料等等,每一样都是自己亲手处理的。

    在张嫂的指示下将所有的食材处理好,然后又在张嫂的指示下每一道菜按照张嫂教的步骤来做,待全都做好的时候,安然特地夹了一口吃着,味道算不上非常到,但是也算不错,绝对不会难以下咽,比她之前做的要好太多。而待这些菜全都做完的时候,时间也已经五点多了,按她的预算,苏奕丞大概会在六点左右到家,那么那个时候菜还温热着,正好下饭。

    算是两人的烛光晚餐,安然特地让张嫂早点下班,张嫂看出她的小心思,暧昧的朝她挤挤眼,然后带着笑声提着她自己的老式包回家去了。

    在张嫂走后,安然特地将之前苏奕丞给准备的蜡烛和烛台拿出来放在吧台上放好,特地用那灯光遥控将整个屋内的灯光调至一个非常浪漫且富有情调的光线。甚至还特地进房间给自己换上一套漂亮的孕妇装,鹅黄的颜色,直筒及膝的裙子,中间稍稍有束腰的设计,直接在身后打一个蝴蝶结,简单又大方,挺耐看的一个款式,穿着也特别的舒服。

    换好衣服之后有进洗手间稍稍给自己擦了点唇蜜,让自己整个人看上去更有精神一些。

    看着镜中的自己,安然突然顿住了动作,然后好笑的笑出声来,想想都觉得好笑,手覆在自己的胸口,手心明显可以感受到自己此刻的心跳不断的在加速,竟然有点紧张,这总感觉就如同是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两人第一次牵手,两人第一次拥抱,两人第一次接吻的那些时候的感觉一样,心跳不断的加速,紧张,却又有些激动,这种感觉,她当初最初时候同莫非恋爱的时候经历过,那个时候还单纯的被这种心跳吓和悸动吓到,有些慌张的拉着林丽问她说自己是不是病了,还被林丽很不客气的嘲笑了一番,说她不是病了,只是害了相思了。甚至还大喇叭的回到寝室大肆的宣传,然后没几天全班乃至全校全都知道她和莫非恋爱了,只是现在再回头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另一只手覆上自己那隆起的肚子,低声轻喃着说道:“宝贝,你说妈妈是不是好没用,爸爸只不过是答应晚上早点回来陪我们一起吃饭,妈妈就高兴的跟个孩子似的,真的是很没出息对不对。”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感应,在安然这样感慨的时候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竟然回应的动了一下。

    安然有些感动,手摸着顺着那动的方向摸抚着肚子,好笑的说道:“你们也这样觉得啊!可是没办法,妈妈好几天没有看到爸爸了,真的好想他,你们也想他的,对不对?”

    像是真的听懂了安然的话,待安然说完之后,肚子又被踢了两下,力道比之前几次的都要重许多,让人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安然呵呵的笑着,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这样的胎动也许只是巧合,但是这样的巧合让安然特别的开心,轻哼着小曲坐到一旁的客厅的沙发上等着苏奕丞回来,无聊的时候用手摸摸肚子跟肚子里的她的宝贝们说说话。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外面的天色暗的很快,过六点的时候苏奕丞还是没有回来。

    安然心想他应该是还没有忙完,也没有打电话给他,只是依旧坐在客厅里等着,翻翻杂志,或者看看电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7点多的时候苏奕丞还是没有回来,而安然的肚子在这个时候有些饿了,抗议的咕噜的叫出了声。嘟了嘟嘴巴,微微蹙了蹙眉头,伸手轻轻拍抚这自己的大肚子,轻声说道:“再等等好不好,再等一下爸爸就回来了,我们等爸爸回来的时候一起吃饭,我们都好久没有跟他一起吃饭了呢。”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待八点的时候那门还是没有被人从外面打开过,安然原本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掩淡过去,慢慢的被担心和不安所代替。

    拿过手机给苏奕丞拨过去,手机响了很久却并没有人接起。

    安然不知道苏奕丞出了什么事,只当安慰自己说他应该还在忙,或许还在开会,临时出了状况却并没有时间来打电话通知她。

    这样安慰着心里的担心也少了一半,因为下午一直在厨房里同张嫂忙碌准备着晚上的晚餐,所以就连点心都没有吃,现在肚子真的是饿得有些难受,因为怀着孩子,安然可不敢太大意,起身还是去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牛奶热了热给自己充饥。然后重新坐到客厅里等着苏奕丞回来。

    等着等着眼皮却越发的沉重起来,一点一点的有些强撑不开来,慢慢的阖上,意识也开始变得有些朦胧,是真的有些困,下午几乎一整个下午在厨房,午睡自然也是没有时间了。

    就这样抱着抱枕迷迷糊糊的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安然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灯还亮着,吧台上的晚餐早已经冰凉如水,就连那红烛也燃了一大半,拿过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已经10点半了,可是苏奕丞还是没有回来,重新重拨过去,依旧是没有人接听。

    安然担心,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此刻了却有些怪自己竟然没有问他办公室的号码和郑秘书的号码,不然找不到他的时候也可以找郑秘书问问情况。其实主要是当初他做的太好,即使再忙碌,却也从来没有让她找不到人过。

    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没有人接听的。

    有些无奈的起身,拿过保鲜膜将吧台上放着的才保鲜起来,或许等一下他就该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或许没有吃饭,可以直接热了吃。

    而此刻的安然除了担心早已经没有肚子饿的感觉了,抱着保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眼睛直直的看着门口,好想那门下一刻就会被人打开,然后苏奕丞就会微笑着从外面进来似得。

    等着等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又开始越来越沉重,最后抵不过困意,又这样迷迷糊糊的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梦中安然只觉得一阵眩晕,然后眼皮微微动了动,幽幽的转醒过来,迷迷糊糊间只看见苏奕丞的俊脸就在自己的眼前,而此刻自己正被他悬空揽腰抱着。

    “奕丞?”安然呢喃着轻唤,伸手轻轻的去触碰他的脸,确定不是自己的梦见,此刻抱着自己的人正是苏奕丞。

    苏奕丞转过头,淡淡的温和的同她微笑,却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回来晚了。”抱着她进房间,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

    安然看着他,有些委屈的说道:“我等了你好久,打你电话给没人接,我都不知道你是是不出什么事了,好担心。”

    闻言,苏奕丞低头亲吻她的额头,低喃着说道:“对不起,临时出了点状况,手机也落在办公室了,所以才没有接到你的点头,抱歉,让你这么担心。”

    安然摇摇头,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只问道:“事情处理好了吗?没事了吧?”她只是担心他出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现在他回来了,知道他没事了,她也就放心了。

    苏奕丞淡淡的朝她点点头,说道:“嗯,都处理好了,没事了。”

    安然微微笑笑,突然想起什么,半撑着要坐起身来,问道:“你晚上吃了吗?是不是忙忘了?”

    苏奕丞笑笑,按着她不让她起来,边说道:“别起来,别担心我,我自己会去弄东西吃。”

    安然摇摇头,摸了摸肚子,俏皮的吐了吐舌,说道:“我也还没吃,我也好饿。”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赞同的说道:“你这么晚了还没吃,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怀孕着吗!这么能饿肚子!”

    安然嘟着嘴吧,说道:“我像等你回来嘛,谁知道怎么也等不到。”

    轻叹了声,苏奕丞摸着她的脸说道:“你不一样,以后别等我,起码别饿着肚子来等我,知道吗?”

    安然点点头,然后扬着笑容说道:“今晚的菜都是我做的,在冰箱里,等一下拿出来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味道不错哦。”语气里尽带着自豪。

    苏奕丞也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我去热菜,你别起来了,我等一下端过来给你。”

    安然点点头,笑的一脸满足。

    第二天早上再起来的时候苏奕丞已经去上班了,安然还在刷牙的时候林丽的电话打进来,语气很急。

    “安子,你看到今天网上的那个视频了没有?”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