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36 血缘亲情

136 血缘亲情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挂了电话,苏奕丞再转身的时候只见安然正看着他,有些疑惑的问,“出什么事了吗?”

    不想让她担心,苏奕丞淡笑的朝她摇摇头,只说道:“没什么。”

    他不愿意多说,安然也就没多问,只当他是工作上的事情。

    安然觉得最近一个星期苏奕丞变得有些奇怪,回来都很早,不过工作依旧很多,基本上回来就进书房,吃个饭都是赶着的。安然的孕吐依旧,不过近两天似乎也慢慢的平缓了下来,吐的次数明显的逐渐少了,张嫂笑话她说是因为苏奕丞的关系,因为苏奕丞最近每天都在家里吃饭,看着他,她吐的也少了。

    安然有时候晚上会赖在他怀里,说肚子里的‘小情人’上辈子肯定跟她爱的轰轰烈烈要死要活,这不每次跟他一起吃饭,就吃的特别的香,别说吐,就连胃口都大好起来,吃得比平常要多上许多。每次听她这样说,苏奕丞总是会笑,然后伸手去摸摸她的肚子,有时候还会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小声的跟里面的宝宝说着悄悄话,但是那悄悄话却也全落到了安然的耳里,说是要让‘小情人’在里面乖乖的,等她出来他们见面的时候他会带她去好多好玩的地方,去吃好多好吃的。

    安然嘲笑的问他有时间吗?他一脸认真的转头看他,说在忙也要陪女儿!

    周末这天苏奕丞没有去办公室,而是把工作直接带回了家,一整天把自己的书房当作办公室,那电话密集的几乎没有断过。

    安然有些无聊的在客厅里看旅游频道的节目,里面的外景很漂亮,介绍的城市,是法国的里昂,那是安然一直相亲的地方。

    里昂是历史名城,里面有许多中世纪的建筑,那些建筑看的安然很心动,其实当初学生时代的时候她便想要去那边看看,她喜欢那个时期的建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那边看看走走。

    突然门铃响起,安然正被电视中的那里昂大教堂给吸引着转不开眼,定定的看着电视机,也没顾上回头。还是在厨房里打扫的张嫂去开的门。

    “你找谁?”张嫂问着门口站着的男人。

    “安然在吗?”男人看着张嫂,神色有些紧张,扬头朝里面看着,正好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看得出神的安然,扬声就朝里面喊道:“安然,安然!”

    安然这才回过神,转头看去,却被张嫂挡着并没有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只是那声音有些熟悉。

    安然放下抱枕,起身,朝大门那边过去,边问道:“张嫂,谁啊?”

    张嫂侧过身,转头看了看安然,“太太,找你的。”

    张嫂侧过身去安然这才看到那站着门口的男人,顿住脚步,一愣,有些意外。那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童文海。

    童文海看到安然,有些欣喜有些高兴,直接推开张嫂便往里面进来,鞋也没换,大步就到了安然面前,看着安然,嘴角笑着,“然,然然。”伸手就要去拉安然的手。

    安然下意识的避开,看着他,表情有些冷漠,好一会儿只淡淡的说道:“请问,有事吗?”

    安然的冷漠童文海看在眼里,那伸出来想握着她的手也只能讪讪的收回,看着她,那眼神此刻看来到真的是有些愧疚,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然然,其实我……其实我……”想说什么,却似乎还没有想好要如何言辞。

    安然皱眉,只说道:“童局长请出去吧,我家不欢迎你。”她还记得那天在餐厅里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并不想再听他来对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

    童文海知道她还是为上次的事情而对他有意见,忙解释着说道:“然然,上次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怀孕了,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说那些话的,真的。”

    安然冷冷笑,转过头去看着她,问道:“不管我有没有怀孕,请问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什么?”

    “是是是,是我不好,没有弄清楚情况,要怪这一切都怪莫非,明明娶了筱婕还——”

    童文海还没有说完,直接被安然冷声打断说道:“够了,我不想听你说你们家里的事,那跟我没有关系,不想听跟是不想知道。”

    “好好好,我不说他们。”有求与她,童文海尽量顺着她,一点不敢惹她不高兴。

    他现在真的是已经走头无路了,他以为那拆迁款的事会没人知道,要查也不会查到他的头上来,当初这件事原本就是凌川江交代下去的,而大部分的拆迁款也被凌川江拿走,只是谁知道城北那些村民竟然因为钱少而闹得那么大,还惊动了苏奕丞特地去了现场,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凌川江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事,而纪委最近反腐反贪的风声又紧得很,这次凌川江的事扯出了不少人,最近严力也慢慢的查到了他这边,摸着拆迁款的这条线,估计马上就到他了,听说几位企业老总都已经被请去了配合调查,黄德兴也是其中之一。

    “我没有什么跟童局长好说的。”安然这样说道,也不去看他,直接转身朝张嫂说道:“张嫂,请你帮忙送客吧。”说着便要往房里走去,她不想看到这个人,本能的排斥。

    张嫂愣愣的点点头,看着那童文海,只说道:“请你出去吧。”

    童文海并不去看她,只盯着安然,见她要走,忙上前拉着安然的手,“然然,你帮我求求苏奕丞,让他别再查下去了好不好,然然,你也不想看到我坐牢吧,毕竟我是——”

    “董文海!”没等童文海说完,身后传来叫声,声音有些尖锐,更多带着气愤。

    身后林筱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大门没关,直接从门外跑进来,眼睛红肿着,头发也有些凌乱,身后顾恒文后脚跟到,因为奔跑,两人现在看上去都有些狼狈。

    安然愣愣的看着父母,又看着童文海,有些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书房里的苏奕丞被外面的动静惊动,脸上的金边眼镜都没有来得及拿下,就从里面出来,看到童文海,那眉头本能的紧蹙了蹙。

    上前从身后将安然扶住,看着安然那被童文海抓红了的手,不悦更加明显,伸手抓着童文海的手,一个用力,迫使童文海将安然的手放开。

    “啊!”童文海有些吃痛的将安然的手放开,这才转头看见苏奕丞已经出来,也顾不上身后的林筱芬和顾恒文,只看着苏奕丞说道:“苏副市长,奕丞,你也在家啊,那太好了!”

    苏奕丞将安然搂在怀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问道:“童局长,你这是想做什么?”

    “奕丞,我将那笔拆迁款全都拿出来,咱都不查这事了,你看怎么样!”童文海有些期盼的看着他,现在有些话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到了今天这一步,大家早就已经都心知肚明了,他再藏着掖着估计真的是要死难看了,还不如说破了,求他饶过一命,再怎么说以安然跟他的关系,他苏奕丞在不愿也得给他个面子。

    苏奕丞冷哼,说道:“童局长真的是说笑了,这个查不查可不是我说了算的,我从来不是纪委也不是检查局的,这点童局长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呵呵。”童文海干笑着,看着他,有些谄媚的说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我凭什么帮你?”苏奕丞反问道。为什么要帮他,他没有这义务也没有这责任吧!

    说道凭什么,童文海好似一下底气就足了许多,看着他上前就要说道:“你怎么能不帮我呢,你还不知道我,我可是然然她——”

    “童文海,不许你说,不许你说……”林筱芬有些发狂似得上前,抓着童文海就狠狠的往他身上打,边打着嘴里边说道:“你个王八蛋杀千刀的,不许你说,不许你说!”边说着,眼泪边有些控制不住的掉着。

    一旁的顾恒文没动,只是看着她,那垂放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攥着,像是在压抑着体内翻涌的情绪。

    安然半靠在苏奕丞的怀里,整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身子却有些不住的颤抖,牙齿紧紧的咬着唇,抓着苏奕丞的手力道大得掐疼了苏奕丞,而她自己则完全没有注意到。

    苏奕丞有些担心的看着安然,伸手拍了拍她的手。

    而最最不明真相的就数张嫂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情况!看着有些晕人。

    “够了!”童文海被打的有些恼火,一把将林筱芬推开。林筱芬脚下有些站不住,差点被摔到地上,好在一旁的顾恒文眼快,上前把她扶住拥进怀里。眼睛狠狠的瞪着童文海,朝他吼道:“童文海,你想干什么!”

    童文海自知理亏,瞥过眼不去看他们,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女,可是再怎么样我始终都是安然的——”

    “你闭着!”这次开口的不是林筱芬,是安然!

    众人转头看着安然,只见她推开苏奕丞,紧咬着呀,攥着拳头朝童文海过去。定定的看着他,说道:“你闭嘴!”

    童文海看着她,有些被此刻的安然有些吓到,怔愣的开口,“然,然然……”

    “别这样叫我,你这样叫我只让我觉得恶心!你凭这样这样叫我的名字!”安然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双手紧握着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我是你的——”童文海开口,想解释。

    “闭嘴!”安然朝他吼道,有些发狂的味道。

    “然然……”林筱芬和顾恒文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苏奕丞也有些不放心,上前想拥住安然,却被她推开。

    安然狠狠的盯着童文海看着,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许你说出来!”

    苏奕丞看着她,心里一顿,突然意识到安然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些什么。

    安然闭了闭眼,长长的吸了口气,再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给我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你是死是活,都与我们无关,先不说能不能帮的上,就算奕丞能帮你我也不会让他帮你!要是不想被调查,你当初别做那么多缺德事!”

    闻言,童文海看着她,自欺欺人的笑着摇头,只说道:“不会的,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要是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你就不会这样了!”

    “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什么都不是!”安然定定的说道,转过头不去看他。

    童文海摇头,说道:“不是的,然然,其实我跟你母亲当年交往过的,你就是——”

    同时——

    “住口,童文海你住口!”林筱芬叫到,冲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

    “闭嘴,不许你说出来!”安然也朝他怒吼,整个人情绪有些不受控制。

    但是——

    “我跟你母亲交往过,你就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亲生女儿!”童文海在她们叫着的同时说了出来,说出了他和安然间的关系,同时也说出了林筱芬和顾恒文死守了29年没有敢说出来的秘密。

    然后一切全都安静了下来,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安然整个人傻愣愣的看着童文海,牙齿紧咬着唇,直接把唇都给咬破出了血。

    林筱芬整个人一下摊了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傻愣愣的瘫坐在地上,身后顾恒文赶忙将她扶住,拥紧怀里。

    苏奕丞有些发狠的瞪了眼童文海,眼里燃烧着的是愤怒的火焰!

    而张嫂则有些傻眼,愣愣看着这一切,有些难以置信。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童文海,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有些愧疚的半笑着朝安然过去,伸手将她的手拉着,向她忏悔道:“然然,对不起,爸爸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当初是爸爸不好,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妈妈怀孕了,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我还有一个这么漂亮聪明的女儿,直到之前,直到几个月前我们相遇,我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我竟然还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

    童文海自说自话,表情很动容。看着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恨爸爸,怨爸爸,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怪你恨我。但是然然,毕竟我们是血亲,血浓于水啊,是不是。其实我早在几个月前知道的时候我就想来认你的,但是怕你会接受不了,怕你会怨恨,所以一直都没有赶开口跟你说,没敢告诉你其实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好一会儿,安然终于有了反应,没有看他,眼睛直直看着别的地方,并没有焦距,有些空洞,只愣愣的没有一点感情的说道:“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说出来!”

    童文海叹了口气,说道:“有那一个做父亲的人会不想自己的女儿亲口叫自己一声父亲,有那一个做父亲的人能长时间忍受的了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女儿,却跟自己冷淡客套的如同一个陌生人,这种滋味是真的不好受。”

    “呵呵……”安然只是冷笑,“呵呵……”

    童文海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斟酌的说道:“然然,你会帮爸爸的对不对?你不会看着爸爸就这样去坐牢的对不对?”他现在只能靠她了,他调查多,严力跟苏家的关系很好,要是苏家开口让他别查,那么一定是有用的。直接叫苏奕丞那一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透过安然,那就不一样了。

    安然冷冷动了动肩膀,扯着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见她不语,童文海诱哄着说道:“安然,叫我一声爸爸,好不好?我做梦都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

    闻言,一旁的林筱芬有些发狂的说道:“童文海,你不配,你根本就不配!”

    而一旁的顾恒文眼睛紧紧的盯着安然,手紧紧的抓着林筱芬的手,紧张到连气都不敢喘一下。

    苏奕丞上前,将安然拥住,只觉得她整个人僵硬的紧绷着。

    愤怒的看着童文海,冷声的说道:“童局长,请你出去,不然的话,别怪我要请保安了。”

    童文海转头看着他,瞪大眼,有些不敢相信似得,拉拔高声音说道:“你刚才没有听见吗?我是然然的爸爸,也就是你的岳父!”

    苏奕丞冷眼看了他一眼,坚定的说道:“我的岳父只有一个,那就是顾恒文,永远都只能是他!”他都替这个男人不好意思,他怎么还有脸上来说这些!

    闻言,安然终于有些回过神,定定的看着苏奕丞,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童文海转头不看他,只看着安然说道:“然然,你——”

    安然抬头看着他,打断他的话,只说道:“我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顾恒文!”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他不是你父亲,我才是,我跟你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女!”童文海说道,急着解释似得,“这样,我们去医院,我们去医院做亲子鉴定,这样你就知道了,我跟你才是父女,他顾恒文根本就是一个外人!”童文海知道他要是不紧紧抓住安然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那他这30年来的努力,当初放弃那么多东西也要得到的现在的地位和财富,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那他这三十年来不就等于全都白白努力了吗!

    “不需要!”安然拒绝,语气是斩钉截铁的,质问他,说道:“就算你跟我有血缘关系那又怎么样?你为我做过什么,当初我爸抱着发烧39度的我连夜赶去医院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初他陪着我教会一个字一个字教会我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当初我摔倒,他抱着我安慰的时候你又是在哪里?当初他几夜没睡终于忙完学生的考试,而却因为知道我工作不顺利而放弃休息陪我谈心开导了我一夜的时候你又是在哪里?他在为我做这些一切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凭什么你说你跟我有血缘关系我就得认你这个对我来说根本就陌生到不能在陌生的人来做我的父亲?”

    “我,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的存在!”童文海解释,“我要是早知道这些,我一定会——”

    “你会什么?”安然冷笑,“你知道我是你女儿,你只会来指责我不该破坏童筱婕和莫非的婚姻,因为童筱婕跟莫非吵架你会来指责我没有家教,除了指责,你为我做过什么?”

    “我……”对于她的质问,童文海被问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安然看着他,目光坚毅的说道。“他疼我,爱我,从小到大包容我的一切,我做的不好,会批评我让我改正,从错误中成长,我做的好他会鼓励我,让我再接再厉能做得更好,从小到现在,他从来没有让我缺失过父爱,从来没有因为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而疏离我,排斥我,不疼惜我,这样的男人才叫做父亲,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你也不配!”

    一旁,林筱芬因为安然的话有些忍不住哭出声来,而拥着她的顾恒文眼眶也是红红的。这是他们两人隐瞒了近三十年的秘密,一直都害怕被安然知道,一直担心安然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有时候甚至常常被噩梦惊醒,说是安然知道了,然后便不认他们了,有无数个日子里总要这样担心害怕。可是原来,原来说出来也不会怎么样,是啊,安然一直很好,她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而不认他们,是他们不自信,在他们过于紧张所以才会担心害怕!

    “安然,你看着我,我才是那个跟你骨血相连的人,虽然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但是我们是亲生父女,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啊!”童文海在做最后的挣扎!

    安然摇头,看着他的表情冷到冰点,“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人若只认什么血缘,只认什么鉴定报告,而不认亲情,而不懂得感恩,那就太悲哀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