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34 妊娠反应

134 妊娠反应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那天的晚宴因为严力的出现和凌川江的被带走弄得有些无疾而终,最后大家同张书记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边草草散场了,苏奕丞被张书记直接叫进了书房,而安然则被张太太拉着在客厅说着话。

    书房里,张书记负手而立,站着窗口看着窗外,而苏奕丞则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身后,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

    今晚的月色很美也很亮,弯弯的月亮旁边点缀着些许的星光,有些清冷的美美丽。

    就这样站了许久,轻叹了声,张书记才缓缓的开口,“再过几年,他也该退下来了,何必呢。”语气里带着沉重,说不出的那种烦闷。

    “他并不这样想。”苏奕丞只淡淡的回道。

    张书记转过头,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你在气恨他上次给你摆了一道。”

    “我递上去的材料都是真实的,并没有做半点假。”苏奕丞解释道,“张叔,并不是说我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来招惹我,有时候权利就是这样一件诱惑人的东西,他怕我妨碍到他的利益,所以想尽办法想把我除掉,我不可能就这样站在那里等着别人来宰杀我。”

    张书记看着他,最终摇摇头,“罢了。”他和凌川江共事这么久,可以说凌川江是由他一手带起来的,他自然是知道他的一些处世为人的,其实对于他的一些错误他也是知道的,之前还有找过他谈过思想工作,毕竟这么多年谁都不容易。

    “铃铃铃——”

    张书记书房里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再看了眼站着的苏奕丞,轻叹口气将电话接起,电话是凌夫人打过来的。

    苏奕丞看了他眼,朝他点点头,只说道:“张叔,那我先回去了。”

    张书记只点点头,朝他摆摆手。

    再出来的时候安然和张夫人在客厅里正起劲,张夫人拉着安然的手边说边轻轻的拍着,两人脸上都是带着满脸的笑意,看的出来很高兴。

    见苏奕丞出来,张夫人看着苏奕丞笑骂道:“你这个阿丞,就知道把老婆藏起来,要不是我今天一定要你带安然过来,你是不是还要给我藏着啊。”

    “没有,安然她脸皮薄,害羞。”苏奕丞笑着朝她们过去。

    “去,安然跟我聊的可好了,是一见如故。”张夫人还特地转头看了看安然,征询的问道:“安然,你说是吧。”

    安然笑着点头,说道:“嗯,我跟阿姨一见如故。”

    苏奕丞没趣的摸了摸鼻子,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在过来的路上拉着他问张阿姨人怎么样,好说话不,和蔼不会之类的。

    送着苏奕丞和安然两人出院子,张夫人心里还有些不舍得,也许是没有孩子的关系,家里整天冷冷清清的,也没有真正热闹过。

    拉着安然的手,不舍得让她走,说道:“安然啊,要不你们俩晚上留下来住一晚吧,反正家里房间也多。”

    安然好笑的看着她,说道:“阿姨,我以后再来看你吧。”

    张太太有些失望,却也只能点点头。并一再的叮嘱他们路上开车小心,慢点开。

    坐在车里,安然看着他,忍不住的问道,“那个凌市长的事跟你有关系?”她刚刚清清楚楚的听见凌川江说算你狠,这话那时候身边没有别人,明显就是对苏奕丞说的。

    苏奕丞转头看了她眼,转过头继续看着前面的路况,只淡淡的点头,说道:“我递的材料。”

    安然点点头,有些沉默,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面,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官场是不是就是这样,他陷害来你揭发过去,反正谁都别安生。”

    苏奕丞轻笑的摇摇头,他知道她又想多想偏了什么。疼出只手,握住她的,没有转头,问道:“又在胡思乱想了?”

    安然转头看着他,手紧紧的回握着他的,“你今天揭发他,明天会有人来揭发你吗?还会像上次那样?”她自己都发现,似乎怀孕之后自己就特别的容易的多愁善感,动不动就要胡乱担心什么。

    苏奕丞有些被她打败,看了她眼,知道不现在回答她她这一路都得胡思乱想下去,索性直接将车子停到一边,拉过她的手好好端详着,放到嘴边轻轻的吻了下,然后再抬头看着她,问道,“安然,在你眼里我是一个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安然摇头,看着他有些不解,他很优秀,这是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并且从来没有怀疑过。

    “那你还为什么要为我当下有人会揭发还是陷害?”说着,苏奕丞有些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我只是怕还会像上一次那样。”看着他,安然小声的嘀咕着。

    “傻瓜。”大掌揉了揉她的头发,“上次是他们故意找茬陷害,完全没有的事情,我没有放过原则性错误,我们根本就不用怕。调查组他们也要根据所提供的线索而进行调查的。没有人会贸贸然的只凭材料而直接来判定的,调查等一切都还是需要的。”

    “真的?”安然不确定,还有些半醒半疑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苏奕丞给她肯定的答复,再伸手抚触着她的脸,同她说道:“安然,相信我,上一次那样是意外,有了那次的教训,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让别人有机可乘。”

    安然认真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定定的点头,小声的嘀咕着,“其实我都知道的,也都相信的,却总还是忍不住要胡思乱想。”

    苏奕丞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手轻轻的拍着她,柔声的在她耳边同他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嗯。”安然回抱着他,力道稍稍有些用力。

    有时候新闻媒体就是这样一个厉害的群体,即使多方面封锁消息,他们总还是有能力将消息挖掘出来。关于凌川江被纪委调查的事在几天之后被‘江城都市报’给全面爆了出来,甚至连调查的进度,凌川江利用公职之便收受他人贿赂近500多万元,其中还牵扯出了好些本事的企业,这样的消息被爆出全市一片哗然。

    苏奕丞依旧在忙着科技城的事,而科技城的各个项目的投标也逐渐上了正轨,所以相对于之前,也不至于总忙到见不到人。

    不过苏奕丞倒是慢慢的闲下来了,安然这边那一直不太明显的妊娠反应突然强烈了起来,整个人没什么胃口,闻到点味道就吐的厉害,原本张嫂三天来一次的,现在因为安然的妊娠反应严重,而苏奕丞这边又得上班,现在只能让张嫂天天过来照顾着了。

    秦芸和林筱芬也还是会隔天给她送些鸡汤过来,之前喝鸡汤还挺好的,可是现在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有些受不了,直接跑到洗手间又是一通好吐,这吓得秦芸和林筱芬都不敢再送烫过来。秦芸也不知道是哪里听过来,说吃鸽子蛋对孕妇好,所以不送汤之后隔个几天总要送一袋鸽子蛋过来,然后陪着安然聊个大半天。因为考虑到苏奕丞的工作忙,而安然一个人也不放心让她独自出门,林筱芬则时不时总要煮点安然爱吃的给她提过来。

    怀孕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口味,以前喜欢的,现在看到问道味道就受不了,以前不喜欢的,现在却有事总是莫名其妙的想吃。但是总归还是没有胃口多,嘴巴淡淡的,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吃的少,吐得多,这样一个星期下来,安然倒也不见胖起来,反而一下瘦了好几斤下来。看的苏奕丞直直皱着眉,别说有多心疼。

    这晚苏奕丞参加饭局回来,安然已经睡了,闭着眼侧身躺在床上,手放在他的枕头上面。

    看着她这几年明显消瘦的脸,下巴都尖了,有些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

    然后轻轻的掀开她那盖在身上的薄被,大掌覆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来回抚着,小声的说道:“宝贝,别折磨妈妈,爸爸会心疼的。”边说着,边轻轻的俯身下去,将耳朵贴在她的小腹上面,继续轻轻的说道:“你现在要好好吃饭,不可以挑食,以后等你出来的时候,爸爸再给你买好多好吃的。”

    “呵呵……”笑声从苏奕丞的头顶上方传过来,有些清脆,有些悦耳。

    苏奕丞抬头,这才看见安然已经醒来,正睁着眼睛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起身探头过去亲吻她的唇,好一会儿才放开她,伸手为她梳理有些乱掉的头发。轻声略有些抱歉的说道:“吵醒你了?”

    安然轻笑着摇摇头,转头看了眼时间,再看他有些心疼的说道:“又这么晚。”

    没有接她的话,也没有先去洗澡换衣服,直接脱了鞋袜,脱了西装外套,直接上床拦臂将她拥到怀里,让她枕在自己的胸膛。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问道:“今天吐得还厉害吗?”

    靠在他怀里,安然点点头,缓缓的闭着眼,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安心。突然想到什么,轻笑出声,伸手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胸口,说道:“哼哼,都是你不好,我这样还不都是你的‘小情人’害的。”怕拍疼他,下手根本没有拍重。

    苏奕丞闷笑,将她搂得更紧,主动承认错误,说道:“嗯嗯,是我不好。”

    “算了,原谅你了,看你的认错的态度还不错。”半带着哈欠,某人故意说得很大方。其实,肚子的除了是他的‘小情人’,又何曾不是她的宝贝呢。

    苏奕丞也没去反驳她,顺着她,只要她高兴就好。不过抱着她,才知道她最近有瘦得多厉害,眉头不禁紧蹙起来,明明是怀孕的人,却抱起来比没怀孕之前还有瘦,就差那骨头来咯人了。

    有些心疼的在她耳边说道:“老婆,找个时间我们出去走走玩玩吧。”整天闷在一个地方估计是把她闷坏了,出去走走看看,带动她心情的同时,也许还能带动她的胃口。

    怀中的安然有些困意,今天没有睡多久,几乎吃点什么都要吐上半天,闻到点什么味道也要反胃恶心好久,但是不吃又饿得厉害,吃的话又没有胃口。不过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宝宝,她很努力的吃了很多,当然,吐的更多。所以如此她今天一直徘徊于吃和吐之间,连犯困都没时间,现在还真的是有些累的。

    带着倦意,安然开口问道:“你有时间吗?”最近他都好忙,虽然不至于之前那样,但也没有空闲下来的时候,每天也还是很早就去办公室,当然,回来也不算早,只是比之前一段时间要好许多了。

    闻言,苏奕丞有些愧疚,“对不起,我都没有时间来陪你。”最近一段时间,他确实是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的陪在她身边,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情绪是最敏感和脆弱的,时常会感觉到孤单和寂寞,比平时更需要有人陪在她身边,可是关于这点,他似乎真的做的不好,并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傻瓜,你在为我们在奋斗嘛。”安然轻笑的说着,伸手拉着他的手一起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头蹭了蹭他的胸膛,然后微微的闭上眼,虽然很想再陪他聊一会儿,但是眼皮真的很中,肚子里的小宝贝在唤她去睡觉。

    苏奕丞轻笑,大掌轻抚着她的肚子,和肚子里的宝宝做着最亲密的接触。

    好一会儿才又拥着她轻轻的说道:“安然,周末我们出去逛逛吧,看看山,看看海,想去哪都可以,好不好?”陪着她散散心,同事也算是给自己紧张的动作来缓和一下,调剂一下。

    苏奕丞拥着她,却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回答,试探着轻唤,“安然?”

    怀中的人儿似乎有听到,蹭了蹭他的胸膛,然后呢喃着声音说道:“奕丞……”声音并不清醒,根本就是在梦呓。

    苏奕丞这才低头,这才看见怀里的人早已经眼闭上,小嘴微微张着,细听,还能听见她那略显得有些娇憨的鼾声,细细微微的,很轻,很轻。

    失笑的摇头,低头亲吻了下她那微微张开着的小嘴,只见她闭上唇,小嘴嘟囔的噘着,看着实在是可爱的紧。

    将动作放到最低最轻微,然后慢慢的将手从她的脖颈间抽走,轻轻的将她的头枕在那柔软的枕头上。这才放缓放轻动作的掀被下床,从衣橱里将换洗的睡衣拿出,直接进了浴室。

    第二天安然再醒来的时候苏奕丞已经早就去上班了,揉着眼睛有些迷迷糊糊的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张嫂已经过来,看见她迷糊的样子,笑着说道:“太太,要不要把早餐热一热给你吃掉,早餐可是我过来的时候先生亲手给你做的哦。”

    闻言,安然似乎有些清醒了许多,看着她问道:“奕丞做的?”最近因为张嫂每天来,而苏奕丞也工作实在是赶的紧,而安然最近基本都要睡到9点多10点左右,所以早餐就基本都是张嫂来了之后每天等安然醒了之后给她现做的。

    张嫂笑着说道:“是啊,先生说很久没有给你做早餐了,怕你忘了他做的味道。”哪里是怕她忘了味道,根本就是看不得她再这样消瘦下去,心疼老婆的紧才是。

    安然嘴角挂着好看的笑意,点点头,说道:“我现在去刷牙洗脸。”说着,转身直接重新紧了主卧,心情好了,声音都是雀跃的,更甚至就连那脚步也是欢快的。

    张嫂看着她,笑着,她赶帮佣保姆也好多年了,换过也好几家东家,但是却很少能看到夫妻俩感情这么好的,真的让人看着有些羡慕。

    笑着摇摇头,转身将那有些冷掉的早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然后随便给她到了一大杯鲜牛奶。

    也不知道是苏奕丞真的手艺好点是还什么,吃着他做的早餐,安然竟然胃口很好,那份量并不算小的早餐外加一大杯鲜牛奶一道全都进了她的肚子,而且最最神奇的就是,没有反胃,一点没有要吐出来的感觉。

    看的张嫂有些傻眼,甚至在收拾桌子的时候还忍不住嘀咕着,“原来这肚子里的宝宝还能认得自家人的手艺,知道是爸爸早上起早辛苦做的,就一点都不舍得浪费了,也不折腾了。”

    安然听着笑着,低头看看肚子,又伸手摸了摸它,不是手艺问题,是心意,她和她的宝贝都很珍惜他给她们做的早餐,所以吃着也是特别的幸福,高兴。

    林丽的电话是安然午睡醒来的时候进来的,说是好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晚上一起出来吃个饭,两人也好好聚聚见见面。

    安然想着也没事,苏奕丞总是要忙到很晚才能回来,晚上张嫂做好晚饭给她后面要回去,而自己吃过晚饭也就是一个人无聊的待在家里,况且她跟林丽也确实是很久没有见了,自从上次在医院里见过之后,这一晃,都快一个月过去了。所以张口边爽快的答应了。

    因为考虑到安然是孕妇的关系,林丽特地找了个离安然家近的,环境也比较安静清幽。

    安然到的时候林丽还没有过来,依旧喜欢靠窗的位置,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喝着服务员送上来的水,时不时的转头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

    服务员给她送来菜单,安然先看着,可是光是看着那彩页上的菜肴,安然就一点胃口都没有,本能的有些抗拒,有些排斥。

    林丽风风火火的赶来,似乎是跑过来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待坐到位置上的时候气还有些不顺。

    看着她的样子,安然忍不住有些埋怨,说道:“你跑那么急干什么!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的,我又不会跑掉。”

    接过服务员给送上的水,仰头一口直接一口灌下大半杯,说道:“我怕你等急了,外面车子从学士路直接堵到了花园街,差点没跑死我。”

    “你可以打个电话给我嘛。”安然说道,打个电话给她,说晚点到她又不会介意多等她一下。

    说道这个,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眼,“你最好确定自己手机有带在身上。”她以为她想跑啊,可谁让她出个门还不带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害她怕让她等久,直接半路下车,连走带跑的过来。

    “啊!”闻言,安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包,确实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这才想起,刚刚出门的时候怕晚上起风,所以临时去房里拿了件薄外套,随手就将手机直接放到了玄关处的柜台上面,走的时候也没注意,直接就关了门出去。

    有些抱歉的看着林丽,说道:“我忘家里了。”

    林丽没好气的看她眼,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跑跑就算是给自己锻炼身体。”说着,看了看那桌上的菜单,问道:“怎么样,选好吃什么没。”

    安然摇头,直接将菜单推到一旁,说道:“你来点吧,我还真不知道吃什么。”

    林丽看了她眼,也没有多说,直接拿过菜单准备看看今晚吃点什么,她毕竟当初也是怀过孕的,自然也知道那妊娠反应严重的时候确实是看什么什么没有胃口的。

    随便点了几道菜,叫了两碗白米饭,两人边吃边聊着。

    今天还算好,虽然看着并没有多少食欲和味道,但到也不至于反胃想吐,所以安然告诉自己努力在能吃的时候多吃点,哪怕是不喜欢。

    吃到一半,林丽突然想起什么,忙从包里将东西拿出,递过去给安然说道:“喏,钥匙还给你,我已经找到房子了,原来公司给安排宿舍的,我上个星期已经把材料递上去,前天已经批下来了,昨天正好调休,直接把东西打包去了公司的宿舍里去了。”

    “真的有宿舍?”安然看着她,心里不禁有些怀疑。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眼,说道:“当然是真的,你也不看看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做房地产的,卖的就是房子,难不成还让员工睡大街上去啊。”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她眼,也没在多说什么,直接伸手将她手中的钥匙接过。

    “顾安然。”

    突然身后传来声音,细听还能听出那人语气里带着的愤怒和不爽。

    安然和林丽同时转头,只见离她们不远处,凌琳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们。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