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19 老婆孩子热炕头

119 老婆孩子热炕头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苏奕丞和安然再从房里出来的时候秦芸正和阿姨准备今晚的晚餐,见两人过来,忍不住揶揄两人说道:“小两口新婚燕尔感情就是好,安然,你可不知道,阿丞她生怕我把你给藏起来,这才进门就一个劲的问我你在哪,那跑着回房间的速度你是没看见,那比他爷爷带的兵跑得都快。”

    “噗哧。”被秦芸的话给逗乐,安然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转头玩味的看着某人,竟然有些意外的发现某人竟然略微有些脸红。

    苏奕丞略有些不自然,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刚刚接到安然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办公室里,只说道,“我去训练场看看。”然后转头看向安然。

    安然才不想再被婆婆和奕娇他们笑,赶忙表明立场说道,“我来帮妈妈准备晚饭。”说着直接过去给秦芸和阿姨打下手。

    看着儿子吃瘪的样子,秦芸大笑,一旁的阿姨也跟着笑起来,整个院子里顿时充满了笑声。

    苏奕丞没趣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哀怨的看了看安然,这才转身出了院子。

    因为是替爷爷庆祝生日,虽然只是一家人聚一聚好好一起吃个便饭,不过秦芸和阿姨还是做了一桌的好吃的,安然虽然美其名曰说是来帮忙的,却也只是打打下手洗洗菜端端盘子,因为她深知道自己的厨艺绝对是上不了台的,另外虽然她的孕吐并不严重,但是在厨房待久了,总是容易恶心反胃,秦芸以为她身子不舒服,并也不肯再让她帮忙。

    苏奕丞是同苏爸爸和苏爷爷一起回来的,三人在回来的路上遇到。而苏爸爸和苏爷爷知道今天苏奕丞他们都要回来,所以这训练刚结束,便急着赶回家,正巧在路上碰上回来的苏奕丞。

    苏奕娇在开饭前从房里出来,没有中午时候安然见到的那种落寞,此刻的她笑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中午那个躲在房里哭的苏奕娇,撒娇的挽着苏汉年的手跟他说生日快了,还特别俏皮的同苏文清坐着鬼脸,孩子气的同秦芸斗嘴,看不出一点负面的情绪。

    安然甚至有种错觉,不禁怀疑自己中午见到的人真的是苏奕娇吗?

    因为是一家人,所以只见也并没有太多的规矩或者什么,人齐了之后边落座准备开饭。虽然是一家人一起的小聚便饭,秦芸还是特地准备了酒,每个人象征性的倒上一点,大家一起准备给苏汉年敬酒,祝他老人家生日快乐。

    最后待大家一起举杯的时候,突然这其中出现的一杯果汁生生的有些突兀,苏奕娇疑惑的看着安然,说道:“嫂子,你怎么喝果汁啊。”她记得安然会喝酒啊,上一次两家人一起在悠然居吃饭的时候也是喝的。

    “安然不能喝。”不待安然回答,苏奕丞替她解释道。

    其实喝什么并不重要,也不过是助个兴而已,秦芸并不在意,笑着说道:“喝什么都一样,果汁也好,来今天爷爷生日,我们大家敬一起爷爷一杯。”

    众人干杯,乐得苏爷爷原本略有些严肃不苟言笑的脸今天也堆满笑意。

    苏奕娇俏皮的从身后拿出礼物给苏汉年递过去,然后嬉笑着说着自己的祝福语,“祝爷爷越活越年轻,年年都是18岁。”

    苏汉年大笑,笑骂道:“鬼丫头,爷爷要是年年18,那还不成老妖怪了啊!”

    众人哄笑一堂。

    苏奕丞将早上买的保健品给爷爷提过去,笑着说:“爷爷,我跟安然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我们也不知道该买什么,一些不实用的礼物买的也怕您用不上,所以只买了几盒保健品,我问过,他们都说这个对对治风湿很有用,爷爷你先试试,效果好的话我再帮你买几盒。”

    “好好好。”苏汉年笑着点头,其实他并不在意有没有礼物,对他来说,一家人团圆像这样做在一起吃个饭就很不错,有没有礼物那全都不重要。

    “什么嘛,哥你是在说我的礼物没有实质性作用吗?”苏奕娇有些不满的皱了皱鼻子,“其实能送礼物主要是心意嘛,只有送自己最好的那才代表诚意,自己都不喜欢,那还算什么诚意嘛。况且爷爷那么喜欢我,不管我送什么爷爷都会喜欢啊,对吧,爷爷。”

    苏汉年大笑,“哈哈,你个鬼丫头,上次送我个什么玩偶,粗眉毛的小孩,我都叫不来是什么东西。”他这么大了年纪了,竟然送他玩偶,也就着鬼精灵想的出来。

    “爷爷,那是蜡笔小新。”苏奕娇说道,“是我上次去日本带回来的,我可喜欢了,爷爷难道不喜欢吗?”那语气像是被人抛弃似的,特别的无辜,让人不忍心说反对的话。

    “喜欢,喜欢,我们家小娇送什么东西我都喜欢。”苏汉年笑着说道。

    闻言,苏奕娇有些得意的朝苏奕丞说道,“看吧,我就说我送什么爷爷都喜欢。”

    “看你得意的,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地。”秦芸笑着说道。

    大家都笑了,气氛很融洽,愉悦。

    苏奕丞看了安然一眼,然后桌子底下,伸过手紧紧的抓住安然的手,两人相视交换了个眼神。再转过头,苏奕丞对着大家说道,“今天借着爷爷的生日,其实我跟安然也有件事要跟大家宣布。”

    “什么事啊?”苏奕娇好奇的问,眨巴着大眼,看着他。

    “是啊阿丞,你们有什么事要宣布啊,弄得神秘兮兮的。”秦芸也附和着说道,边说着,边伸手夹菜给安然。

    苏文清和苏汉年也定定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说什么。

    苏奕丞轻笑,桌子底下握着安然的手力道更紧了些,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我跟安然有孩子了。”

    闻言,秦芸和苏奕娇那夹着菜的筷子都蓦地顿住,几人愣愣的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安然,好一会儿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苏奕丞清咳了声,重复说道:“我说,我跟安然有孩子了,医生说已经2个多月了,一切都很正常。”

    秦芸最新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真的?”

    苏奕丞点头,嘴角是淡淡的微笑。

    “太好了,我要做姑姑了!”苏奕娇有些兴奋的说道。

    苏文清也反应过来,想到自己就要做爷爷了,那脸上就有抑制不住的笑意,“好事啊,今天我们家算是双喜连门了,你说是吧,爸。”转头看向苏汉文。

    苏汉年也不住的点头,连连说道:“好好好,奕丞总算是没让我白等啊。”没想到他还能等到抱曾孙的时候,这辈子算是值了。

    安然转头看了眼苏奕丞,桌子底下紧紧的回握着他的手,嘴角带着满足且幸福的笑意。

    “哎呀!”秦芸略有些责备的看了眼苏奕丞,说道:“你们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说。”

    “我们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嘛。”安然笑着说道。

    “本来就是大喜事,不管什么时候告诉我们,我们都惊喜的不得了。”秦芸看着这满桌子的菜,考虑哪些适合孕妇,又是否需要让阿姨再为安然重新做过。边说道:“安然,你想吃什么,我让阿姨给你做。”

    安然忙摇头,怕麻烦到别人,赶紧说道:“不用不用,这些我都挺喜欢的,真的!”

    “哎呀,这个蟹不能吃,太凉了,这个也不行,太辣了,这个这个也不行,似乎烧的太咸了,味精放太多了!”秦芸边看着一桌子的才边皱着眉头,原本很合胃口的菜肴,这一涉及到怀孕和孩子,突然一下就变了味,这个不行那个不好的。最后索性直接放下筷子起身,说道:“我去重新给你做点。”不待安然拒绝,直接已经转身进了厨房。

    “妈!”安然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的转头看了看苏奕丞。

    “哈哈,让你妈去做吧,她是太高兴了。”苏文清大笑着说道,虽然有些意外,但却是是件喜事。原本还想按着奕丞的性质,他总会计划安排好一切,会没这么快要孩子,没想到他真的要当爷爷了。想着,心里别提有多高兴,端起杯子,看着苏奕丞说道:“阿丞,今天陪爸和爷爷多喝几杯。”

    苏奕丞点头,“好。”

    安然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致,却又担心苏奕丞喝多了胃受不了,只得小声的在苏奕丞耳边轻轻的嘱咐,“你少喝点拉。”

    闻言,苏奕丞拍了拍她的手,点点头,“我知道。”

    也许是真的太过高兴了,这一顿饭下来,苏汉年和苏文清酒量都不错的两人竟然都有些喝多了有些醉意,最后苏爷爷还是由苏奕丞扶着才回得房,而苏爸爸虽然不至于自己回不了房间,可是那走路东倒西歪的,看着也让人不禁为他捏了把汗。

    其实苏奕丞晚上喝得也有些多,回到房间躺坐在床上整个人也微微有些醉意。

    安然推门进来,只见苏奕丞就这样,衣服也没有脱的直接躺在床上。上前伸手轻拍了拍他,唤道,“奕丞,奕丞?”

    苏奕丞没反应,闭着眼就那样躺着,似乎真的睡着了似地。

    安然轻轻摇了摇头,伸手轻轻的在他鼻子上有些恶作剧的捏了捏,小声的在他耳边威胁的说道:“真不乖,让你少喝点了还不听话,哼,看你明天起来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准备起身去浴室拧把热毛巾来帮他擦拭下,好让他能舒服点。

    可这才想起身,手腕上突然被人握住,然后一个稍稍用力,整个人跌靠在那具温热的身体上。抬眼看去,只见苏奕丞已经睁开眼,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仰头轻轻咬了下她那圆润的鼻子,苏奕丞好笑着问道:“你要怎么收拾我?”

    这样躺靠在他身上,安然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胸膛,恨恨的说道:“你以为你的胃是铜墙铁壁吗,竟然喝这么多!”上次的事她到现在还怵目惊心,真的不是一次好的记忆,她可不想再那样害怕一次。

    她拍的声音很大声,却仅仅只是声音大声,到一点也不疼,一把将她的手抓住拉过放在嘴边轻吻,笑着说道:“难得开心嘛,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爸爸和爷爷这么开心了。”

    安然不说话,她当然也看的出来苏汉年和苏文清是有多高兴,所以才任由着他喝了那么多酒,就是不想破坏了这样难得的气氛。

    “安然。”略有些朦胧的声音,苏奕丞轻轻的在她耳边唤道。

    “嗯?”安然淡淡的应着,靠在他的胸膛,听闻着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

    “我今天也很开心。”苏奕丞开口,声音里带着种满足感。

    安然耳朵贴着她的胸膛,微微被震得有些痒,点了点头,只轻轻的应道,“嗯。”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很淡却很好看。

    两人这样躺着躺了好一会儿,突然苏奕丞一个翻身将两人的位置调换,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安然迎视着他的目光,半点没有退让的意思。

    将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减轻自己压在她身上的力量。然后缓缓的底下头,吻轻轻的印在她的唇上。

    安然轻轻的闭上眼,伸手缓缓将他的背抱住,感受他的唇辗转贴合着她,微微张开嘴,放任他的灵舌进入,掠夺着她口中的一切。

    吻愈见愈烈,原本单纯的轻吻也开始在不知不觉的热情中慢慢的变了味,单纯的吻延出了欲望的味道。某人的手也缓缓开始到处在那娇柔的身躯上开始缓缓探索。然后某人的生理上明显开始起了变化,最后硬生生的停住动作,将脸紧紧埋在她的颈间,一动不动,生怕自己一动就压抑不住自己体内那原始的欲望。

    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这才从她的肩窝将头抬起,温存的轻轻啄吻她的唇。

    安然被他啄的有些痒,偏过头去,边笑着轻拍他,“快点起来啦,一身的酒味,快点去洗澡。”

    苏奕丞从她身上起来,拉着她一起坐起身来,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遵命,一切听从领导安排!”

    安然被他的样子惹笑,一脸好心情的坐在床上。

    苏奕丞冲衣橱里拿过之前留在准备的换洗睡衣,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道,“老婆,要不我们不起洗吧。”

    闻言,安然脸不争气的突的爆红,“臭流氓!”抓过床上那放着的枕头直接朝他扔了过去。

    苏奕丞将枕头准确无误的接住,然后大笑着进了浴室。

    如果要让安然用某一种动物来形容自己的话,那么安然觉得自己就是熊猫,因为熊猫是国宝,而她现在的待遇就如同那国宝差不多。

    秦芸对于安然怀孕那显然是高兴激动的,第二天得知安然已经辞职没有上班,当下就要将安然留在大院里几天,说是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她。其实安然也挺喜欢大院里的生活的,很简单,不过每天的起床号却很让人头疼。苏奕丞也许是因为考虑到自己最近忙项目的事,而安然一个人在家也没人照顾,所以对于让安然留在大院住几天,他并不反对。

    也许是因为自己快要做奶奶的关系,秦芸高兴的有些过于紧张,安然每天的饭菜几乎都是她单独开小灶为安然做的,只是她做得很开心,安然却吃得有些苦不堪言。

    秦芸特地让苏奕娇在网上打印了孕妇的营养餐,并且严格的按照那上面写的内容来执行着,什么维生素每天要摄入多少,什么钙质要不要补充等等,另外对于每天的正餐更是严格要求着,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这些都早已经制定好了方案,其实这些安然都可以接受,只是比较痛苦的事,每餐几乎全都是没有味道了,或者就是都是同一个味道了,按照秦芸的说法,味精吃多了对孩子非常不好,盐巴也要每天规定的摄取而最原汁原味大自然的味道的往往是对宝宝和母体最好的,所以虽然每天开小灶,但是那样淡而无味清水煮白菜似得烧法让安然真的是有些痛苦万分。几天天下来,整个嘴巴都是没有味道的,一说道吃饭就让她害怕。但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知道秦芸也是为了她好,想让她和肚子里的宝宝得到最好的照顾。所以即使如此,安然也每次都微笑着将那些特意为她准备的饭菜很努力的吃完。

    只所以说是‘国宝级’的待遇,除了吃的上面秦芸会特地开小灶外,对于动上面,秦芸也严格得有一套标准。每天早晚陪着她在大院里走走散散步,但是除此之外,她绝对不让安然多动什么,抬手绝对不过头顶,绝对不能拿一点有重量的东西,安然有时候闲到太无聊,便想让家里的阿姨教教她一些简单的厨艺,原本她就打算想趁这段时间把自己的厨艺学好,好歹能让以后苏奕丞回家就能有做好了的饭菜等着他回来开饭。

    可秦芸似乎在她身上装了雷达,刚刚才说要出去隔壁张副团家里跟她的一帮老姐妹一起聊聊天,可这才没一会儿功夫,安然这才拍拖阿姨来叫她几手简单的方法,想着人为教程总是要比自己对着那只有文字和彩图的菜谱要好许多,这菜刀才刚拿手上,才准备将那些等下要用到的食材给处理切断,秦芸就进来了,看着她手中的菜刀,忙上前去将拿过,然后煞有其事的说,“怀孕的人不能动刀的,不吉利。”然后不由分说的推着安然直接就出了厨房。

    “妈,没事的,我只是想跟阿姨学学做菜。”安然解释道。

    “以后在学,现在你怀孕呢,可不能累着自己,再说了,厨房油烟大。”秦芸不赞同的说道。

    “妈,不会的,不会累到,我只是想学着以后能做饭给奕丞吃。”

    闻言,秦芸笑了,直接说道:“没事,阿丞手艺不错,以后都让阿丞烧给你吃好了。”

    如此,安然只能干笑着,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苏奕丞每天都会过来,有时候很晚,安然有时候会不忍心他来回这样的辛苦,几次让他太晚了就别过来,可他总是不听,每次不管有多晚,总是要过来,其实什么都不做,当然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是那样两人相拥而眠。

    而每天见他那略有些疲惫的脸色,秦芸总是会坏心的嘲笑他,说老婆孩子热炕头,这老婆孩子跑了,家里的炕头再热某人也待不住了,想当初他总是推说自己忙没时间,现在是忙再晚也要朝这边过来,挡都挡不住。

    苏奕丞理亏,每次都是摸摸鼻子自动忽略假装没听见。

    这晚安然枕着苏奕丞的臂膀,闭着眼,却好一会儿都睡不着,轻轻的翻了翻身,却惊动了身边的男人。

    “怎么了?”苏奕丞带着浓浓的困意说道,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拢了拢。

    “吵醒你啦。”安然有些愧疚,她知道他每天来回开两个小时的车,而且原本这断时间那个科技城的项目又忙,他每天几乎累得倒床就能睡着。

    苏奕丞闭着眼亲了亲她的发心,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她说道:“怎么不睡觉?”声音还是带着浓浓的困意。

    黑暗中,借着窗外的月光,安然伸手摸上他的脸,用手指描绘着他的轮廓,轻叹了声,说道:“苏奕丞,我们明天回去吧。”她实在是不愿意他把自己弄的这样疲惫了。

    苏奕丞轻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虽然这样来回有些赶有些累,但是他甘之如饴,并不觉得辛苦。

    安然自然知道他是不会嫌累的,他对她太好,只想迁就她。轻笑的摇摇头,说道:“我才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然后神秘兮兮的悄悄凑到他的耳边,说道:“这几天我吃够妈妈给我做的饭菜了,嘴边都没味道了,再待下去,我估计我就要崩溃了。奕丞,我们回家,回家后你给我做好吃的好不好。”

    苏奕丞笑,其实他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不过说道母亲给安然做的那所谓的营养餐,他倒是真的吃过,别说味道,那根本就是清水著白菜,淡而无味,也真为难她吃了这些天。

    “好不好嘛。”安然撒娇的往他怀里蹭了蹭。

    苏奕丞失笑的摇头,抱了抱她,点点头,答应道:“好!”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