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摔倒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林爸爸的情况还算稳定,除了人比之前见到的时候瘦了一大圈,精神到还不错。见安然过来,还很热情的同安然说话。不过相比起林爸爸,林妈妈的精神就差了许多,整个人愁容满面的,对着安然笑也是难隐苦涩。其实这一段时间来的这些事情,一系列下来,对林妈妈何曾不是打击,这里林丽才刚好些,这边林爸爸就查出了这样的病,不过用林丽的话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发现的早,现在治疗还不算太晚。

    晚上苏奕丞回来的时候,明显察觉到某人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话少了,脸上的笑容更是少了。

    所以吃完饭,安然有些魂不守舍的准备起身收拾碗筷的时候。被某人轻轻唤住,“安然。”

    安然有些反应慢半拍的回过神,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问道:“怎么了?”

    苏奕丞伸手拉过她的手,大掌磨搓着她的小手,淡淡的笑,很温和,“是我要问你怎么了,一晚上眉头都紧紧皱着,到底出什么事了?”

    安然看着他,想到林丽,心里还是难受得紧,好半响才纳纳的说道:“林丽回来了,林爸爸得了胃癌,现在在市医院里。”

    苏奕丞皱了皱眉,果然不是什么能让人高兴得起来的消息。他明白安然同林丽之间的感情,所以也很能理解她现在此刻的心情。

    轻拍了拍她的手,宽慰着说道:“放心吧,会好起来的。”

    安然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看着苏奕丞说道:“你那之前的那套公寓可以先暂时借给林丽他们住吗,以前林丽是住程翔那里,现在分手了,这次回江城,现在还是住在招待所里的。”

    苏奕丞纠正的说道:“安然,别把什么东西都分的那么清楚,这样就显得太生分了。我们是夫妻,那房子不只是我的,那也是你的,是我们共同的。再说那套房子我们反正也没住,空着也是空着,你想借给谁住都可以,你有支配的权利,不用问我,知道吗。”

    安然朝他笑,点点头,还是习惯的朝他道谢,“谢谢。”

    苏奕丞轻笑的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大掌轻抚着她的脸庞,说道:“我明天打电话给市医院的院长,让他们对林爸爸多上上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担心,知道吗?”

    “嗯嗯。”安然用力的点点头,伸手贴在他的大掌上,从他的掌心获取更多的温暖,淡淡的说道:“奕丞,谢谢你,我似乎总是在麻烦你。”

    “傻瓜。”苏奕丞骂道,可是语气里尽带着宠溺,将手从她脸上抽回,绕过吧台进厨房,上前将她拥进怀里,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轻声的在她耳边淡淡的开口,“你不麻烦我想麻烦谁,况且,我一点也不觉得你是麻烦,真要说是麻烦,那是也是个甜蜜的麻烦。”

    安然靠在他怀里低低的轻笑,那坏心情被他的几句话一扫而空,手放在他的胸膛,手指轻轻的玩弄着他衬衫口袋上的纽扣,问道:“苏领导,你刚刚那算是甜言蜜语吗?”

    苏奕丞也笑,不答却反问道:“你觉得呢。”

    安然定定点头,“算。”因为她是真的有被他的话甜到,现在心里还觉得甜丝丝的。

    第二天安然买了水果去看林爸爸的时候,林丽正好陪林爸爸去做检查,而林妈妈则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在整理着一些琐碎的东西,眉头轻轻皱着,整个人有些憔悴。

    “林妈妈。”安然提着水果从外面进来。

    林妈妈回头,见她过来,笑道,“安然,你来啦。”看着她手上提着的水果,有些不悦的责备,“人来就好,干嘛买这些,我们吃不完的。”

    安然笑着将手中的水果放到柜台上,问道:“林丽和林爸爸呢?”

    “早上有护士过来说今天安排了我们家老林做详细的检查,小丽陪他爸爸过去了。”林妈妈看着安然,问道:“那护士说是院长交代的,林丽说肯定是你家先生交代院长的,是吧。”

    安然淡淡的点点头,心想这苏奕丞效率真快,昨晚才跟他说,今早就已经安排做检查了。心里再一次特别的感激他,感激他把她的朋友当作自己的朋友似得对待。

    林妈妈拉着安然的手,真诚的说道:“安然,真的是谢谢你。”

    “林妈妈,不客气的,我跟林丽都是朋友,这些都是应该的,再说了,林丽当初也没少为我出头过。”安然回握着她的手,拉着林妈妈两人一同在床沿上坐下。继续说道:“林妈妈,你现在还和林丽住在招待所吗?”

    “嗯,小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现在暂时只能先住招待所。”林妈妈淡淡的说道。

    “林妈妈,我有个地方空着,要不你跟林丽两人先住我那去,找个合适的房子再搬也不迟,这样老住在招待所里也不是个事。”安然说道。她知道从林丽怕是不会答应的,无非就是怕麻烦她,所以只能从林妈妈这边下手看看。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已经够麻烦你们了。”林妈妈有些过意不去,上次林丽的事也全都是安然在忙前忙后,病房,医生全都是关照过去,这次昨天她才来看过,一早就有人来说让去做检查,这些全都是因为安然的关系,她怎么还好意思再麻烦安然他们。

    安然拉过她的手,长叹了声,说道:“林妈妈,我跟林丽是10年的朋友,林丽视我的父母为父母,我自然视你们也跟自己的父母一样,现在林爸爸生病了,我帮点小忙,尽一点小心意,能谈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再说了,我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的,平时根本就没有人住,与其就这样空着,现在这样让你们住进去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这还是不合适吧。”林妈妈还是觉得不妥,其实不过是不想多麻烦别人,即使安然觉得没关系,自己也还是会不好意思。

    “林妈妈,你再这样跟我见外我就真生气了。”安然故作生气的说道。

    想了想,林妈妈说道:“那,那我算房租给你,这个你就不许跟我争了,不然我们真不好意思去住。”语气非常的坚持。

    安然轻叹了声,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心想,她要给,她就意思上收点便罢。

    两人坐着又聊了会儿,林丽这才扶着林爸爸从外面进来,各项检查后林爸爸的脸色有些虚,似乎有些累,躺在床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林妈妈将安然的意思同林丽说了说,林丽看着安然,有些无奈的点点头。

    说搬下午边马上行动,吃过午饭后安然便同林丽去了招待所收拾东西,边收拾着,林丽仍有些不放心的问,“安子,我们这样搬过去住真的没关系吗?你跟你们家苏大领导商量过没有,还有,你婆婆那边会不会说什么啊?”都说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的,她可不想安然为了自己而跟他们闹不好。

    “你就放心搬过去吧,我跟奕丞说过了,他是同意的,还有,我婆婆他们不跟我们一起住,平时都住军区大院里,我跟奕丞偶尔周末会回去躺。”安然边折叠着衣服边说道。

    听她这么说,林丽这放下心来,点点头说道:“那就好。”突然像是注意到什么,转头略有些暧昧的看着安然说道:“奕丞,奕丞的,安子,你跟你们家苏领导感情不错嘛。”

    安然小脸微微有些不自然的红了,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他是我丈夫,我不跟她感情不错还跟说不错啊!”

    林丽也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安子,话说你跟你们家苏领导结婚也有段时间了吧,肚子还没动静?”

    闻言,安然羞窘,脸蛋燥红的厉害,恨恨的瞪了林丽一眼,“哪来那么多废话。”说着,因为害臊,有些赌气的转过身去。

    看着安然那红得跟红苹果似的脸,林丽很没形象的大笑开来。

    闻声,安然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她,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笑容了,似乎自从她告诉林丽程翔在外面有人之后起,这样的笑容已经有多久没有再见到了。久到让她觉得好像隔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林丽,你心里真的放得下程翔吗?”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起,剩下只有那无措的冰冷,安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把心中的话已经问出。

    “林丽,我……”再懊悔似乎已经有些晚了,愣愣的看着她,安然几次开口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根本就不知道要说道。

    许久,林丽才反应过来,看着她,定定的点头,只淡淡的说道:“已经放下了。”低头,将那叠好的衣物放进行李袋里。

    既然问都问了,安然索性今天问个彻底,之前一直怕伤到她,所以连程翔的名字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起,今天一次问个彻底,以后要帮她至少也能有个眉目,不那么茫然。

    定定的看着她,安然试探的问道,“如果程翔回头呢,告诉你他现在爱的人是你,你还愿意原谅他吗?”眼睛认真的盯着看着她,一点都不错过她脸上的表情。

    手上拿着衣物的动作一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重新将手中的衣物放到那旅行袋里。

    “林丽?”安然唤道,逼着她来面对自己的问题。

    边讲手中的衣服放进去,林丽甚至没有抬头,只淡淡的说道:“不会!”语气肯定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安然看着她,没说话。

    将最后一件衣服放到旅行袋里,林丽这才抬头定定的看着安然,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说道:“我跟他,回不去了,即使他现在告诉我他其实爱的是我,那一切也都太迟了。我爱不动了,这十年花了我全部爱人的勇气和力气,我再也爱不动了。”

    “林丽……”安然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有些后悔自己是否太急近了,她的伤口都还没有愈合,自己现在却又马上要她再去面对这些她原本就不想面对的一切。

    林丽摇头,看着她苦笑,“况且我们之间还有过一条生命,即使很小,小到他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小的胚胎,我仍然记得他一点一点从我肚子里剥离,最后跟我完全没有关系,这种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说着,林丽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手一点一点的紧紧攥握成拳。

    安然有些担心的朝她过来,伸手紧紧的握住她的,看着她的眼神,眼里略带着歉意。

    林丽回过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扯了扯唇,提起那旅行袋,朝她说道,“走吧。”

    安然点点头,从床上将另外一个袋子提过,两人一切走出了招待所。

    这一路变得有些诡异,两人几乎都不说话,安然认真的开着车,而林丽则是认真的看着车窗外面,两人默契的都不开口。

    其实苏奕丞的那套单身公寓里医院并不算远,10分钟不到的车程。

    安然将车子在门口停好,两人提着东西准备上楼,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安然不禁愣住了,而电梯里的凌苒似乎也有些意外,看着安然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安然只淡淡的看了她眼,越过她准备进去,却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被凌苒唤住,“顾小姐。”

    安然停住脚步,转头看着她,脸上淡淡的挂着不冷不热的笑意,只说道:“我比较喜欢别人叫我苏太太。”

    林丽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她感觉的出来,这气氛似乎有些不对。以她对安然的了解,安然很少会这样刻薄的咄咄逼人。

    手紧紧抓着,脸上的表情倒是未变,看着她,凌苒自顾自的说道:“我听说顾小姐被辞退了,真有这回事吗?”

    她不说还好,一说,安然更觉得来气,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黄德兴之所以买通陈澄去盗图,然后又找人毁了样板间,怕只怕根本就是有人在他背后献计出策,而最有可能的怕只怕也就凌家了,如此想着,语气略有些不悦的嘲讽,说道:“还真劳烦凌小姐为我操心了,不过我并非凌小姐说的辞退,而是辞职,这两则可有些本质上的差别。”

    “是吗。”凌苒无所谓的答,伸手抓了抓那头妖娆的卷发,眼睛看着门口处,状似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我听说你的设计出了问题,这才导致那样板间的坍塌,要不是黄总监顾及到阿丞的身份,这事定是要跟你追究到底的。”说着,别有深意的转头看着她,“顾小姐可真是幸运。”

    眼睛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安然突然轻笑出声,“呵呵…。呵呵……”

    凌苒蹙了蹙眉头,冷声说道:“你笑什么。”

    安然嘴角带着笑意说道,“没什么,凌小姐说的没错,我是很幸运遇到奕丞,不过这还得谢谢你当初的成全,不然我也不会有成为苏太太的一天。”嘴角勾着好看的幅度,整个人看上去自信且美丽。

    “你!”凌苒恨恨的瞪着她,那美目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安然转过头,不在理会她,直接对林丽说道:“我们上去吧。”

    林丽看了眼身后的凌苒,点点头,随着安然直接进了电梯。

    当电梯的门缓缓合上,安然这才放松下来,摊靠在电梯的墙壁上,因为气愤胸口起伏的厉害。

    林丽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安子,你没事吧?”

    安然摇摇头,朝她淡淡的扯了扯笑。

    “刚刚那女人是谁啊?”她看的出来,那女人对安然有敌意,而且很浓!

    安然摇摇头,只说道:“一个不相干的人。”

    林丽还想问什么,电梯在这个时候到了,安然率先从电梯里出去。

    公寓里家具等生活用品都是齐全的,只是有一段时间没人住,现在屋里到是有些些灰尘,林丽负责将带过来的衣物和洗漱用品等分类放置好,而安然则负责将整个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待两人合力将一切收拾妥当的时候再抬手看看时间,已经快5点了。

    没有再多留,林丽准备回医院去,顺便在医院外面打些饭菜回去,这两天一直都吃医院里的东西,爸爸和妈妈两人嘴巴都快吃没味道了。

    而安然则要回去蹩脚的弄顿晚餐,等苏奕丞回来两人正好可以开饭。

    两人坐电梯下来,安然准备开车先送林丽去医院,自己等下再绕道回家。这才想打开车门坐上去,突然身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朝她跑过来。边跑边叫到:“阿姨!……”

    安然回过神,转头朝身后看去,只见那周翰的儿子小斌正朝她叫着跑过来。

    安然有些意外,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这笑家伙,而她似乎也跟这小家伙挺有缘的。

    小家伙跑过来在安然面前站定,那乌黑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安然,整个人嘴里呼呼的还有些气喘。

    安然笑着弯腰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着问:“小斌,你怎么在这呀,你爸爸呢?”

    小家伙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小嘴微微瘪着,那表情看着安然似乎有些不情愿。

    安然奇怪的看着他,好笑的问道:“怎么啦?爸爸骂你了?”

    小家伙摇摇头,转身朝大楼的大厅里看了看,似乎在找什么。

    安然没在意,只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一旁的林丽疑惑的问道:“安子,这是谁家的孩子?”

    “一个朋友的,跟我倒是挺有缘,路上遇见了好几次。”说着摸了摸他的头,继续说道:“不过孩子的父亲就太不称职了,好几次——啊!——”

    没待安然说完,身子突然猛地被人一推,整个人脚下不稳,往身后倒退了好几步,然后身子往身后倒过去,手本能的想抓住什么,而车身太光滑,最后什么都没有抓到,不过手磨擦过车子的力道,同时也减轻了安然整个人摔下去的重量。

    林丽眼看着安然这样摔过去,尖声叫道:“安子!”不待多想,忙朝她跑过去。

    左手手肘撑在地上,似乎摩破了皮,火辣辣的疼痛传来,让安然不禁吃痛出声,“嘶——”

    林丽上前半扶着她,担心的问,“没事吧?”

    安然有些说不上话来,因为疼痛的不仅仅只是手肘,肚子上竟然也隐隐传来阵痛。

    见她疼的说不出话来,林丽有些气愤的转头看着眼前的‘肇事者’,严厉的说道:“你这小孩怎么回事,怎么可以故意去推别人呢!你们家大人都是怎么教你的!”刚刚她看的真真切切,她同安然说话的瞬间,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上前一步,发狠似得伸手重重将安然推到。

    小家伙瘪扁着嘴,有些委屈的看了看她们,又转头看了看身后,可是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林丽斥责了几句,也无心跟他废话,看着怀中安然那痛苦的表情,心里有些慌乱,“安然,你怎么样,站得起来吗?”按理说这跌了站起来就好,可是她看着安然的表情怎么越看越有些怪。

    安然紧紧抓着林丽的手,一手捂着肚子,有些吃力的说道:“林丽,我,我肚子好疼!”

    林丽一惊,像是联想到什么,看着她,“安然,你——”

    “怎么回事?”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林丽转身,求助的看着来人,说道:“先生,麻烦你帮我叫下救护车。”

    周翰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怀中的安然,最后看向那站着她们面前一脸做错事的周珈斌,厉声问道:“你做的?”

    被他一吼,周珈斌小朋友浑身颤栗了下,看着他,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只是不敢哭出声,小声的啜泣着。

    见状,周翰了然,没再多说什么,弯腰从林丽怀里将安然抱起,看了眼自己的儿子,朝林丽说道:“我送她去医院,麻烦你帮我把孩子带过来。”

    林丽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这男人是那孩子的父亲,忙点点头,上前拉过孩子的手,跟上他的脚步。

    ------题外话------

    最近莫上班有些忙,所以留言不能一一回复,抱歉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