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辞职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因为下定了决心,安然也便知道了怎么做,第二天一早去了公司,在办公室里将自己的辞职信打好,然后起身直接朝黄德兴的办公室过去。

    站在黄德兴办公室门口,出于礼貌和尊重,安然抬手敲了敲门,“叩叩叩……”

    直待里面传来他扬声让她进来的声音,安然这才开门进去。

    黄德兴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看清了进来的人是安然,嘴角淡淡缊着笑意,仰身往身后靠去,似乎早就知道她会找来。

    “安然啊,坐吧。”朝自己面前的位子努了努嘴,黄德兴如此说道。

    安然也淡淡的带着笑,拉开她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

    “是有答复了?”黄德兴试探的问道,如若按照他的盘算,她考虑过来给给出他的答案应该是能让自己满意的才是,其实他不过是小心起见,以确保万无一失。

    安然点点头,只说道:“嗯,这几天想过,也考虑清楚了。”

    闻言,黄德兴心喜,看着她,慢问道:“你是答应了?”她若是答应了,那么‘精诚’在这次的竞争中的胜算就更大,而着科技城的胜算一大,那么他年底评总经理的事哪就只是个形式问题了。

    安然没说话,伸手将手中之前刚刚在来之前打好的辞职信递过去给他,那纸上甚至还残留着打印后的热度。

    黄德兴心喜的接过,低头一看,那脸上的笑容便蓦地一僵,然后再也笑不出声来,猛的抬头看她,语气一下变得有些严厉,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满以为等了几天会等来一个满意的答案,却没想竟然等来了这一张破纸!她想过她会拒绝不合作,却独独没有想过她竟然会给他递辞职信直接‘不玩’了!

    安然只没有畏惧的迎视着他的目光,只淡淡的说道,“我想了好几天,虽然当初我毕业就来了‘精诚’,7年的时间也不是没有不舍,不过有些事我想我还是很难做到,而且这次算是因为我的关系弄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我这也算是引咎辞职吧。”

    “你……。”黄德兴看着她,手上抓着辞职信的手力道一下就加重,好一会儿才开口质问的说道:“安然,你这次传的祸可不小啊,你觉得你这样引咎辞职就可以抵消了吗?那公司的损失呢,你可要知道,‘活动庄园’的项目公司投放了多大的心血,这上千万的损失又有谁来负责?”

    安然淡笑,摇摇头说道:“我有没有责任,总监你比谁都清楚,难道不是吗?”

    闻言,黄德兴定定看了她眼,忙别开眼,只说道:“设计图是你弄丢的,就算是陈澄盗走,但是图是放在你办公室里没有掉的,另外当初我说要开除陈澄的时候是谁极力担保住她的,这件事不怪你又怪谁?”

    安然淡淡的开口,说得极轻,极缓,“如果我说我见过陈澄了呢,总监还觉得这事真的是我的责任?”

    黄德兴猛的一愣,定定的看着她,有些意外,他曾秘密谋划了好久的计划竟然就这样轻轻被她给化解了?

    定定看着她,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试探的问道,“你,你真的见过陈澄了?”陈澄急需用钱,不是当天就走了吗?

    安然点点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她跟我说了盗图的原因,甚至连盗图的人也全盘说了。总监你猜那个给陈澄钱让她从办公室里将图纸盗走的人是谁?”

    黄德兴表情一僵,看着她的眼神一虚,转过头,好一会儿想到什么,突然再看向她,说道:“就算图纸丢失与你无关,你以为样品间的突然坍塌,公司会不追究你的责任吗?”

    安然叹了声说道:“关于样品间的坍塌究竟是不是真与我有关,另外图纸上是否真的有问题,我想这一切你都很清楚。”

    黄德兴冷哼,说道:“我若坚持说是你的设计问题,你觉得公司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

    安然轻笑,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承认自己并不聪明,但我也不至于笨到自己被人踩在了头上还一点自知都没有。”

    黄德兴定定的看着她,也许自己真的太小看她了,原以为她对设计上有天赋,但是对其他却迟钝的很,几次被肖晓算计也不见她反击,却没想到原来她的心如明镜似地,早就将一切全都看通透。

    “总监,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这样的无疑是想逼我就范,找奕丞帮忙。奕丞掌管科技城的建设,所有大大小小的项目必要经过他,我是他的妻子,如若我开口向他要项目,他定不会全不顾我的面子,那到时候‘精诚’投标的事那就算是稳操胜算了。我不知道关于‘活动庄园’的项目,你是从一开始就只是拿着当让我下套的幌子,还是看过设计之后根本就不对我的设计抱有希望从而决定放弃,但是我想说的是你用这样一个项目,这样一笔投资来算计我逼我就范,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黄德兴不听她的,直接说道:“安然,你想清楚,你若真要辞职,那么公司定会对这次的事故追究到底。另外,你觉得出了这样的事,你离开‘精诚’再在建筑这行干,你觉得还会有公司还会有人肯收你吗?”一个再设计上出了这么重大事故的设计师,基本很难能再在建筑这行干下去。

    安然摇摇头,轻笑出声,说道:“你不过是想利用我来获得科技城的项目,因为你知道我是苏奕丞的妻子,我开口他定会帮忙。”话锋突然一转,看着他反问道:“那你若觉得苏奕丞知道我在公司收到这样不公平的打压,你觉得他还会把项目给‘精诚’吗?”

    黄德兴一愣,这个问题他没有想到。

    安然冷笑的说道,“你觉得我可以去让苏奕丞答应将项目拿下,难道我就不能去告状让公司一个项目都拿不到吗?你可以想利用我得到科技城的项目,难道我就不能利用苏奕丞的职权而让你们什么都得不到吗?”他可以威胁她,那反过来她威胁他也是亦然。

    黄德兴定定看着她,这点他全都没有想过。

    安然看着黄德兴那愣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她知道她是吓唬住他了,站起身来最后看着他说道:“谢谢总监这近7年来的照顾,在‘精诚’我学到了很多,不管是为人还是处事。”安然意有所指。

    黄德兴看着她没说话,只是脸色早已经不复刚才,铁青难看的厉害。

    安然无视他脸上那难看的表情,只说道:“关于这次活动庄园这个项目,我自认为设计图绝对没有问题,另外关于图纸被盗后就将去了哪,还有样板间又如何坍塌的,我想总监会比我清楚明白的许多,对于这些,我并不认为我有该付,或者必要付出的责任。至于我现在提出辞职,我可以按照合约赔付我违约的金额,而对于我手上的工作我基本已经完成,当然该交接的我也会找人交接清楚。”最后看着黄德兴那气得能冒出火来的眼睛最后说道:“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说完,直接转身出了他的办公室。

    而办公室里,黄德兴抓着她那递上来的辞职信,紧紧的攥成一团,安然说的没错,他的这步棋走得极其失败,他以为可以借此让她就范,却没想到反而直接让她将了一军,这次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安然是说真的离开了,几乎从黄德兴办公室里出来便唤来了外面大厅里的同事开始交接自己手上的工作。

    其实要交接的工作并不多,不过是把以前的一些项目的档案理出来给他,而自己手上再建的案子却差不多都要全完工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如此一来,交接的事宜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当安然收拾完东西,再抱着纸盒离开的时候,走到公事大门口的电梯面前,再回头看看这些,自己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办公室小妹跟她关系还不错,送她到电梯口,看着她眼眶微微有些红,私底下为她报不平,安然淡淡的朝她笑笑,让她平时多看点书,最好是能将建造师的证书给考过来,多少对她自己有点用。

    待抱着纸箱乘着电梯下去,电梯打开的瞬间正好对上站在电梯门前等着的肖晓,肖晓见了她,微微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要走,试探的问道:“你只是干辞职了?”

    安然淡淡的朝她笑笑,“这不正合你意嘛。”

    肖晓耸了耸肩膀,只道:“确实合我意。”她走了,那么精诚就没有人再跟她争了,能不好嘛。

    安然只看了眼她,并没有多说什么,抱着纸箱冲她身边走过,直接离开。

    再抱着东西回到家的时候还没到中午。辞职辞的有些突然,接下来该如何做她根本就没有打算,其实会立即马上跟黄德兴递辞呈多少也有苏奕丞的关系,因为他昨晚的话,他说他会养她一辈子,似乎有了他这句话,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将东西拿回放到书房,给林筱芬打了个电话,原本打算下午回家去看她的,没想到她动作倒快,今天一早已经去上班了。安然有些无奈的叹气,母亲的脾气自然是知道的,就算是辞职,她也会一步一步按程序来。

    只叮嘱了她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太累着,然后这才挂了电话,对于自己辞职的事,她暂时不想告诉她,因为不想她为自己担心。

    如此一来似乎真的没有事情可以做了,靠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好半天,安然最终决定自己还是要先练练自己那实在蹩脚的厉害的厨艺。这话说以后可真的是要靠人家苏奕丞养着了,那她也不能太得寸进尺什么都不做还天天要他下班煮饭做菜给她吃,这样虽然是苏奕丞自己说的愿意的,但是她也会不好意思嘛。

    所以这样想着,安然下定决心趁着自己没有上班的这段时间,怎么也的把厨艺练练,且不说能做的色香味俱全,但至少也得做的差强人意可以勉强下饭吧。

    这么说就决定这么做了,拿了钱包和钥匙就直接出门去准备今天去买今天要做的菜去。

    推着购物车走在超市的生鲜区,安然尽可能的挑那些容易简单又易熟的食物,这次安然的目的很明确,她并不求能做的多好吃多漂亮让人有食欲,她只求不焦不糊不熟,如此简单而已。

    将新鲜的白菜放进购物车,临近中午,这个时候超市的人很少,寥寥几人显得有些空旷,所以一些稍微大声点的对话都能被听的很清楚明了。

    所以当身后传来一女子娇笑的朝身边男人撒娇的时候,安然也能很清楚的听到他们间的对话。

    “翔哥哥,我要吃这个,你等会儿烧给我吃好不好。”女子娇笑的说,声音很甜美好听。

    男人的回答有些迟缓,也有些简单,“嗯。”

    似乎看到什么更合她胃口的东西,女子朝前跑了跑,指着柜台上放着的食物朝身后的男人说道:“哎呀,对了对了,我还要这个。”

    安然并没有听见男人的回答,其实听见也实属无意,她并没有多偷听的意识,虽然她有些小羡慕身后的男女。

    继续推着车子往前走,挑选着合适自己做的食材。突然肩膀上被人撞的一疼,只见身边有个身影快速跑过,朝到她前面不远的海鲜区,指着柜子里的那包装好一条一条摆放着的鱼说道,“翔哥哥,我们等会儿做红烧鱼吧,我最喜欢你做的红烧鱼了。”

    安然这才看清眼前女人的样子,蓦地瞪大了眼,然后转身,果然身后推着购物车的男人不是程翔又是谁!

    程翔也看见了她,先是一愣,然后有些欣喜的朝她过来,“安然。”

    安然冷笑,亏她之前还真的觉得他是真认识到自己爱的是林丽,甚至还想同林丽说说问问林丽的态度,若是林丽还忘不了他,那么她可以从中帮帮他们,却没想他不过都是做戏,瞧,这不还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亲自陪着来逛超市,等下亲自回去做饭给她吃,呵呵,如果这样还说他对这个女人根本就没什么,她真的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程翔推着车朝她过来,“安然,这么巧。”

    安然冷笑,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那边的潇潇,“是啊,这么巧。”

    程翔并没有看出她那冷淡的态度,他一心只想问问她林丽的情况,“林丽,最近有跟你联系吗,她,还好吗?”他在林丽的老家待了一个多月,可是一点她的消息都没有,他知道是自己伤她伤的太深了,现在躲着自己避着自己一切都可以理解。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如果这一切是她想要的,如果这一切对她好,那么他就远远的退开,只要让他知道她一切都很好就好。

    安然看着他略带着嘲讽的说道:“她好不好还跟你有关系吗?”他还能不能再虚伪一点,这里一边说自己有多爱林丽,一边却始终还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他真的是她们当初认识的程翔吗,为什么一个人前后变化可以这么大,大到让她根本就认不出来!

    “我,我只是想知道她好不好。”林丽不给他一点机会一点消息,唯一可能还有联系的就只有安然了。

    “翔哥哥。”潇潇重新回来,拉着程翔的手,眼睛有些防备的看着安然,她记得安然,当初在餐厅里泼红酒撒泼的女人。

    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实在不愿意再跟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说的,转身直接朝前面走去。

    “安然!”程翔还想上前叫住她,手却被身边的潇潇拉住,看了看潇潇,这才有些了然安然刚刚看他的眼神,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伸手将潇潇的手拉下。

    安然只顾着往前走,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前面是不是有人,然后当她直接撞上了那停在她前面的购物车的时候,安然这才抬头注意到一个男人推着购物车站在她面前,身边还跟着个孩子,孩子正等着乌黑的大眼定定的看着她。

    安然没想到逛个超市还能遇到这么多熟人,看着周翰,为自己刚刚的失态,略有些尴尬的笑笑,“这么巧啊。”

    周翰看了看她,依旧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是啊,这么巧。”其实刚刚他并没有注意到她,是身边的小斌注意到她的,拉了拉他的衣角,指了指前面正在同人说话的她,他注意到她的表情似乎不对,所以便停住了脚步。

    安然朝他身边的孩子打招呼,“你好小斌,最近好吗?”

    小斌有些腼腆的朝她微微扯了扯唇,对于她也算不陌生了,上次在医院,还是她陪着他出院的,这些他都还记得。

    安然也炒他笑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这才抬头,看了眼他们购物车里放着的东西,随口问道:“你也来买菜啊。”心里只觉得这对父子有些怪异,有时候她总觉得周翰对这个孩子太过冷淡,好比上次,竟然让他一个人坐在酒会的沙发上,而且被她和苏奕丞带到了医院那么久竟然都没有发现孩子不见了,还有上次在医院,他竟然可以不负责任到把孩子一个人丢在医院里,而自己几天都不来看他一眼,就连孩子病情康复了,也不来接他回家。让她简直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他更不负责任的父亲了。可是现在再看他们,似乎又觉得他对孩子并没有她想象的冷淡,会带着他逛超市,买孩子喜欢吃的菜,这样的父亲怎么看也不是一个不疼孩子的人。

    周翰点点头,推着车继续朝前面走去,随口说道,“现在似乎还是上班时间吧。”言下之意就是说她竟然这么有空,上班时间还出来买菜。

    “哦,我辞职了。”安然并不在意的说道。伸手冲架子上拿了盒鸡蛋放到购物车里。

    周翰有些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多问。

    两人这样逛了一圈,然后买好了要买的东西,推着车去结账的时候,前面正好排着的是程翔和潇潇那一对。见她过来,程翔看着她表情苦涩的厉害,张口想说什么,却几次说不出来,最后苦笑的说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不用想,因为我有眼睛,我会看,只是请你以后,别再问我有关林丽的事,因为这样你会让我觉得你很虚伪。”安然冷冷的好不给他留有情面。

    一旁的潇潇有些气愤的要为程翔报不平,冲着安然说道:“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说话又必要这样吗,你知道翔哥哥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你凭什么这样说他!”

    安然冷冷的看了她眼,并不想干她多说什么。

    潇潇还想说什么,却被身边的程翔呵斥,“潇潇,够了!”

    潇潇一脸委屈的看着他,瘪着嘴,那表情看着有些委屈。

    最后直到走出超市,安然心中还隐隐的有些怒火,她真真的替林丽不值得!

    “看不出来你还有挺凶悍的一面。”身边周翰提着购物袋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

    安然看了他眼,心中的怒火慢慢消退下去,其实谁没有脾气,但是每个人总有底线,只要不要触犯到她的底线那一切都好说。

    转过头看着前面,安然淡淡的开口。“你还记得当初你转让给我的那条珍珠项链吗。”

    周翰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似乎也并不在意他的答案,安然继续说道:“那条项链是我当初买来准备送给我最好的朋友结婚的礼物,而新郎就是刚刚的男人,我们三人都是同学,认识差不多10年了,可是你知道吗,他跟我朋友10年间的感情,他却在婚礼上,为了刚刚的那个女人转身跑开了。”

    周翰有些哑然,脑海里回想着刚刚那男人的样子,似乎有些意外他竟然会如此做。

    安然看了他眼,淡淡的笑了,对此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提了提手中的袋子,说道:“似乎每次见到你都会占你便宜,那这次又谢谢了。”

    周翰淡淡的点头,“下次再这样情况的话,我不介意由你付钱。”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