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算计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关于科技城项目的事,安然一直没有正面的回复黄德兴。而至于样板间坍塌和设计图被盗的事,她倒是提了想彻底调查这件事,甚至还提出了要报警,但是全都被黄德兴以不想在科技城开标这段敏感的时间被爆出公司的负面新闻而拒绝了。

    对于他的这种不合常理的做法安然虽然心中有疑虑,但是也没有再开口谈这事。

    而原本因为‘活动庄园’的案子变得异常忙碌的工作,现在因为样板间的坍塌和设计图的丢失一下让安然空闲了下来,整个人开始有些无所事事。

    偶尔还会听到凌琳和肖晓的几声闲言碎语。但是嘴长在别人身上,说不说是别人的权利,听不听才是自己的选择。其实这两天她也想了很多,要不要再继续下去心中也已经隐隐有了答案。虽然近7年的时间,可是现在回头想想,‘精诚’竟然没有她什么好留恋的地方,不管是人,还是事。

    放在桌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安然皱了皱眉,因为心情的关系原本并不打算接,可是对方显然很有耐性一个接着一个,最后甚至直接发来了短信。

    安然轻叹了声,伸手将桌上的手机拿过,打开短信,眼睛蓦地圆睁,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加上那标点符号也就八个字。

    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顾姐,我是陈澄。”

    错愕震惊过后,安然忙调出她的号码直接给她回拨过去,而电话那边的陈澄似乎一直在电话那边等着,几乎是电话一通就被她接起来了。

    “陈澄?”安然还是有些不确定,语气带着怀疑的试探。因为没有人会偷了东西还会主动重新再找丢了东西的人,这样太不合情理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陈澄那略带着哭腔的声音,想是在电话那边挣扎了很久,这才开口唤道:“顾姐……”

    安然紧了紧手机,问道:“设计图是你带走的?”

    陈澄好一会儿没说话,但是安然隐约可以听到她在电话那边微微啜泣的声音。她也没说话,只是握着手机静静的等,等她给她一个答案。

    好一会儿,电话那边陈澄终于开了口,只说道:“顾姐,我们见个面谈谈吧。”

    “呵。”安然冷笑,丝毫不留情面,说道:“你觉得我们什么好谈的?谈你是怎么从我办公室拿得设计图?”语气带着气愤的嘲讽。

    “对不起。”陈澄似乎有些忏悔,却坚持要同她见面,“顾姐,我们见面谈吧,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当安然到达陈澄制定的咖啡厅的时候,陈澄已经到了,坐在靠窗的位置,前面放着杯咖啡,而她则转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子和行人,眼神有些飘忽,根本没有焦距。

    安然朝她过去,最后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将手中的包放到自己身边的座位上,看着陈澄,淡淡的开口,说道:“把设计图给我。”语气很平淡,甚至没有一点生气和愤怒,但是很冷,冰冷彻骨。

    陈澄这才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安然,有些愧疚朝她低了低头,说道:“对不起!”

    还没等安然开口,咖啡厅的服务员及时上来,抱着菜单微笑的说道:“请问需要点单吗?”

    安然看了眼陈澄,转头朝服务员说道:“给我一杯白开水,谢谢。”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微笑的点头下。

    安然再将视线转到陈澄身上,定定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可以给我个理由吗?”

    陈澄垂下眼,双手紧紧捧着咖啡杯,许久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需要钱,有人开价,说只要我把‘活动庄园’的设计图带走,他就给我10万块,我,我是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所以我答应了。”

    她知道她这样做错得有多离谱,但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家里传来消息说妈妈的病又恶化了,继续手术,可是家里哪里还拿得出多少钱来,去年因为妈妈的病,几乎把家里的钱全掏空了,原本以为她的病有了起色,至少再活几年绝对没有问题,可是突然打电话来说病情又恶化了,医院方面天天催着手术,最后爸爸和哥哥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打电话给她。而就在她急着筹钱,却一筹莫展的时候,那人说只要她将‘活动庄园’的设计图带走,然后消失几天,那么他可以一次性给她十万。她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有了这十万,妈妈就能动手术,虽然不知道手术后妈妈的生命能再继续多久,也许几年,也许几个月,但是如果让她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痛苦而不去想办法,做儿女的,她又怎么能做得到,只是为了母亲,她伤害了安然。

    安然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继续。

    “我这几天回老家了,今天回来江城,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样板间在我离开的那天早上样板间出了事。”陈澄低低的说道,对她的愧疚让她不安,她知道在这件事里安然是最无辜的,而那些人这样做无疑是想安然毫无退路,她觉得她有必要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她,至少让她能有个防范。

    “是谁让你拿走图纸的?”安然淡淡的问,其实心里隐约有点猜测。

    陈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是总监。”

    有天黄德兴将她叫进他的办公室,似乎早就找人调查过她家里的一些情况,说愿意给她10万,只要她将设计图从顾安然手里拿走交给他,他可以当场给她现金,另外就算事发他也可以保她,不让公事对此事调查深究。所以再家里的电话一个又一个催促之下,她真的没有办法。那晚哥哥又打电话来说再不动手术医院就要下病危通知了,她难受的只能躲在楼梯间哭,那晚她等安然走了之后直接给黄德兴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可以按他说的将图纸偷走,但是他必须当晚就给她准备拿10万块钱,因为她真的等不了了。

    黄德兴很爽快的答应了,当晚9点多他们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见了面,她将图纸交给黄德兴的同时黄德兴也如约的将那钱交给她,她当晚就直接跟黄德兴口头辞了职,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坐了火车赶回了老家,这两天母亲的病情稍有好转,而她越想这事越觉得不对劲,所以这才回了江城,回来的第一时间给办公室的助理小丽去了点话,问了这两天公司的状态,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离开的当天,早上样板间就坍塌了,而活动庄园的案子也正式宣布失败。她不懂黄德兴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活动庄园这么大的项目,如果成功了不仅可以直接作为下半年公司重点项目来抓,更可以扩大公司的规模打开海外的市场,可是他竟然自己动手策划亲手毁了这个项目!实在是让人不解,匪夷所思。

    “呵呵。”安然冷笑,只淡淡的说道:“是吗。”她只猜这事黄德兴肯定知道,却没有想到原来这事根本就是他一手策划一手主导的,真的是可笑。

    “顾姐?”陈澄看着她,略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没事事吧?”

    安然转过头,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那图纸现在在黄德兴的手里吗?”语气很平淡,平淡到根本让人听不出一点情绪。

    “我不知道,不过我当初拿了图纸是交给总监的。”具体他拿到图纸后又交给了谁,她就完全不知情了。

    安然没再开口,端过桌上那之前服务员送上来的开水,仰头轻啜了口。然后站起身来,淡淡看了她眼,只说道:“谢谢你今天把这一切告诉吧,不过奉劝你一句,以后别再为了钱而做一些昧良心的事。”说完,直接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再回公司,才进办公室大厅,而正好同那准备出去的黄德兴遇到。

    甚至安然还没有开口前,黄德兴就朝她笑笑的率先同她打招呼,“刚冲外面回来?”

    安然点点头,没有多说半个字,表情看着他马上淡漠的疏离。他似乎真有事急着要往外面赶,只提醒说之前让她考虑的事希望她能就快给他一个回复。

    再回到办公室,安然愣愣的坐在办公桌前想了许多。

    对于黄德兴开出的条件她是不会去考虑的,她讨厌这样不正当的勾当,她一直觉得应该实事求是的,你有实力的话就直接去争取,只要你有实力,就不怕争取不到,这样背地里去套关系走后门根本就违反了公平公正的原则,她知道当然有很多人会如此这样做,但是别人是别人,她不愿意这样赶,说是古板也好,不懂变通也罢,她承认她其实挺别扭的一人。

    开始琢磨着离开,但是如果这样离开,估计‘精诚’也会追究她样板间坍塌事故和设计图丢失的全部责任。

    黄德兴的这步棋很卑鄙,不过倒真的是很高明,此刻的她完全是进退两难的地步,不走,就得听他的同书奕丞要科技城的项目。如果决心要走的话,那估计她在建筑这行干了这么久算是要白干了,以后在业内她的名声也会因为这次的项目而臭掉,因为如果她猜想的没有错,就黄德兴现在不愿意公开调查的态度,她走,估计全部的责任就是她的了,到时候估计样板间就不是被人动了手脚才坍塌,设计图也不是被人盗走而消失,估计会演变成她的设计失败,然后故意毁图推卸责任!

    捏了捏有些酸疼的眉,她真的讨厌这样的算计和猜测。她说过她不笨,好多事没有看明白那不过是不想明白不想知道。她只想安安分分的画图设计,关于公司的运营,她一点都不想与其挂上联系,因为那要和一些不必要的人打交道,因为能让自己赢得更多,但是也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不过很显然,她不想因为利益的关系而有没必要的麻烦,但是别人却要因为利益的关系各种算计逼她就范,她是真的讨厌真的不喜欢!

    “唉!”

    轻叹了声,实在不愿意去想这些烦人的事。而此刻她在公司似乎就是那多余的闲人,与其说是来上班,还不如说是来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晃神。

    像这样在公司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去医院看看妈妈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没有,如此打算着,安然拿过那放在桌上的公文包,直接打算离开,可抬手就看见了那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嘴角轻轻淡淡的半勾着。

    再到医院的时候安然没有直接去8楼的病房,而是直接先去了7楼林筱芬的主治医师的办公室,想去看林筱芬前先询问下她的身体状况是否一切都正常。

    因为苏奕丞找过院长,而院长对此也特别交代下面对林筱芬的情况要特别的重视,所以如此一来,各项检查全都做的格外的详细,如此原本只打算在医院观察个两天的林筱芬这一系列检查下来已经在医院足足住了5天,期间她公司的同时不放心,还特意来看过她,看过之后这才知道她是拗不过丈夫和女儿女婿的坚持留院做一个详细的全身检查。

    “叩叩叩。”安然敲门进去,只见林筱芬的主治张医生此刻正站在日光灯下眼睛直直盯着那CT认真的看着,眉头微微有些轻蹙着。

    “张医生。”安然轻声唤道,从门外进来。

    闻声,张医生这才回过头,看她进来,说道,“你来的正好,坐吧,关于你母亲的身体情况,我想我得跟你好好聊聊。”边说边从那日光灯下将那两章脑CT从上面拿了下来,拿着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安然在他对面坐下,心里略有些隐约不好的预感,半疑惑试探的问道:“张医生,是我妈妈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张医生点点头,说道:“确实有问题。”边说着边讲那刚刚看过的脑CT递给她,指着她让她看着说道:“你母亲脑袋里长了个垂体瘤。”

    闻言,安然一愣,好一会儿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他,声音都有些颤抖,“医,医生,你说什么?垂体瘤?”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张医生便知道她误会了,解释着说道:“你先别紧张,你母亲这个瘤子不大,而且也属于良性瘤,就算不切除也不会对你母亲的身体造成伤害性的威胁。”

    安然摇摇头,他说得一套一套的,她完全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就简单点说吧。”张医生重新坐了坐,再次认真的解释道,“你母亲这个瘤呢是良性的,也就是说他不会长的也不会恶化。有的甚至还可能根据药物,久而久之大封直接就没了,消失不见。所以基本不会有什么生命威胁。”

    听他这样说,安然这才放下心来,“那张医生想找我谈什么?”是良性的瘤子,没有必要开手术,那大可以不必讲,如此也不必让病人和他的家属敢觉得担心和害怕。

    “是这样的,你母亲的这个垂体瘤在这个位置,而这个位置比较接近视神经线,如若这瘤子的位子稍微一偏移,那就很有可能就要压迫到视神经线。如此一来就会容易造成失明看不见东西。”张医生将情况如实的告诉她。

    “那,那怎么办?”安然问,语气里带着焦急和担心。

    “这样一来一旦瘤压迫到视神经,那么只能将瘤子切除。不过以到时候你母亲的年纪,怕只怕她会受不了这样的手术。”张医生坦白的说道:“当然,也有可能脑袋里的瘤子永远都不会再长大或者偏移开位子。那边以上我所说的情况自然就不会发生。”

    安然皱着眉,看着他问道:“那您的意思是开刀?”

    张医生点点头,说道:“现在开刀是最佳的时候,你母亲的身体状况不错,做这类手术并不用担心什么,这类手术的成功率也是很高的。当然,这毕竟是开颅手术,肯定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的。你回去同你们家人好好商量下,这手术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安然皱着眉头,了然的点点头,又问了些关于这手术的相关的问题,和林筱芬其他的身体状况,待了解清楚了,这才转身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因为苏奕丞的关系,林筱芬的病房直接由普通的单间被换到了豪华的VIP病房,相比起普通病房,VIP病房环境不错,更重要的是安静,没有一般的吵杂声,是病人休养再好不过的地方。

    安然来到林筱芬病房的时候病房的门是虚掩着的,推门进去,门口玄关处,只听见病房里顾恒文正在同母亲两人在说着什么,安然刚想开口唤道,只见他从他们的交谈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安然停住脚步,细细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恒文,怎么办,他来找我,似乎已经知道安然的身世了。”病床上,林筱芬语气略有些慌乱,抓着顾恒文的手也仅仅的攥着。

    顾恒文拍了拍她的手,柔声宽慰她,说道:“别担心,会没事的。”

    “我不想让安然知道,更不想让安然跟他有一点牵扯,我怕安然知道了会埋怨我。”林筱芬低低的说道,情绪有些低落。

    “他不会主动找安然的,放心吧。”顾恒文宽慰的拍了拍她的手,“他现在也有他自己的家庭,他会不主动找安然说出来,这样会威胁到他的家庭,他现在的身份,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

    “真的?”林筱芬还是有些不确定。其实她知道他说的没错,只是想从他口中得到确认的答案,她是真害怕,这是她努力守了二十几年快三十年的秘密啊!

    “真的。”顾恒文点头笃定的说道。

    林筱芬扯了扯唇,却扯不出一点笑意,虽然他这样肯定,但是她终究还是害怕,“恒文,你说要是安然知道了,那该怎么办?”

    “安然永远是我的女儿!”顾恒文看着她语气是肯定没有丝毫怀疑的。

    安然紧紧抓着手上的CT袋子,她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隐约却能猜出点什么。

    提着袋子悄悄的从病房里退出去,动作很轻,轻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如她好像根本就没有来过的样子。

    在门外的走道边上的长椅上坐下,手依旧紧紧抓着手中的塑料袋子,耳边是刚刚父亲那句笃定的让人怀疑的话。

    “安然永远是我的女儿!”

    她不一直都是他女儿吗?什么时候变过?

    还有母亲的担心,谁又知道了些什么?妈妈又为什么要担心她知道什么?是怕她知道了她原来不是爸爸的女儿?

    安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一下愣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轻声的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怎么可能,那有那么荒唐的事。”

    越想却越觉得害怕,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不要再去想,不停的自我安慰道:“不是爸爸的女儿还会有谁,不要自己吓自己了,不要自己吓自己。”

    在门外坐了好一会儿,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这才起身朝病房走去,手刚想开门进去,在同一时间,门被打开了,里面的顾恒文看到她一愣,神色略有些惊慌,“然,然然,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虽然顾恒文这样的反应更加促了她心中的不安,但是安然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扯着唇,淡笑的说道:“刚从张医生那回来,检查报告我已经拿过来了。”说着将手上的CT片和检查报告递过去给他,“爸爸您这是要出去吗?”

    顾恒文忙摇头,解释道:“没,没有,刚想去张医生那问问检查结果,既然已经拿过来了,就不用过去了,对了,张医生怎么说,你妈妈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说道这个,安然的脸上表情一沉,眉也轻轻皱了起来,看着父亲说道:“爸爸,我们先进来再说吧。”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