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戒指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林安杰有些意外竟然会在医院里遇到顾安然。

    其实之前见过顾安然之后他后面也还陆续又看了几个女生,都比顾安然年轻,有的比顾安然漂亮,也有比顾安然不漂亮的。比顾安然年轻又漂亮的,工作不好,只是个公司的小职员,户口还是外地的,比顾安然工作好的,稳定的,可是人没顾安然漂亮,反正几趟看下来,竟然都没有看到合适的,来来去去还是顾安然的综合条件更据优势些。

    没想到两人还能在这里遇到,最近家里催得紧,或许这个顾安然还真算的上结婚的对象,虽然性格有些古板,年纪有些大,但工作体面,人也算漂亮。

    在这里遇到林安杰安然也有些意外,不过之前有过那么不愉快的事,对于此人,安然并没有好感。只淡淡的朝他点了点头。

    打定了注意,林安杰朝她过来,有些套近乎的说道:“这么巧啊,来看人?”

    安然并不想同他多讲多聊的打算,借口说道:“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诶,安然,你等等。”见她要走,林安杰忙唤道。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安然有些不耐的说道,语气冷淡,表情疏离,但凡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她此刻脸上的不悦。

    不过林安杰并不是一般人,他比较极品,甚至有些极度自恋,自我感觉超好。

    笑着朝安然说道:“之前的话我想大家都有点小误会,上次是我太冲动了,别放心上。”

    闻言,安然淡淡的看了他眼,面无表情的说道:“过去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他今天要是不叫住她,她根本就认不出他来,有些事根本就没有意义,所以她不会费力气去记住。

    不过她这样的回答显然让林安杰误会了,以为她对自己也还有念想,忙笑着说道:“你还没对象吧,其实这段时间我也看了几个,不过来来去去素质并不高,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再试着相处下。”

    安然愣了好一下,才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这男人未免也太搞笑了吧,他哪里自信觉得经过之前那样的事之后别人还会接受他?

    “抱歉,我已经结婚了,我想你是找错人了。”安然看了他眼,转身便要离开。

    林安然一愣,又看到她那空无一物的手,笑了,“我知道你这个年纪是着急要结婚了,这也不是问题,我不介意我们以结婚为前提来交往。”

    背对着他,安然有些无力的翻了翻白眼,这个男人他未免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

    见她不语,林安杰以为又被自己说中,继续说道:“你虽然工作不错,长得也还算漂亮,但是年纪稍微大了点,或许年轻几年还可以找条件更好的,但是你现在毕竟快三十了,而且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的快,而男人是越老越有魅力,所以那些大款什么都找喜欢找年轻漂亮的,像你这个岁数太尴尬了。”说着朝他过去,“虽然我的条件算不上非常好,但是有房有车在江城也不算太差,我不介意你的年纪稍微大了点,因为我注重的是内涵,外表几年几十年之后还不都一样嘛。如果你想尽快结婚的话,那也没有问题,因为本来我们相亲就是奔着结婚这个目的去的,早晚还不都一样,你说是吧。”

    安然真的有些被他那无比强大的自信有些打败,“很抱歉林先生,你刚刚没有听到我说我已经结婚了吗?”

    “你并没有戴结婚戒指。”林安杰定定的看着她说道,笃定了她肯定还没有结婚。

    安然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确实没有婚戒,因为当初结婚的匆忙,她跟苏奕丞根本就没有准备婚戒,久而久之就给忘记了,一直也没有想说去买对婚戒戴着。

    “但是她有老公。”就在安然有些晃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男音。

    闻言,林安杰抬头,只见苏奕丞从安然身后过来,安然极其自然的挽住她的肩,淡淡的看了他眼,低头温柔的看着安然,问道:“怎么来医院了?”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有些意外他在这个时候出现,“你怎么也在这?”

    “张书记最近身体有些不适就在这家医院,所以趁中午的时间过来看看他。”苏奕丞淡淡的说,伸手拨了拨她那有些乱掉的头发。

    而再看一旁的林安杰,早就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整个人瞪瞪的看着苏奕丞,他认得苏奕丞,因为苏奕丞偶尔也会下机关调查,而他还曾经接待过他!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顾安然的老公!

    林安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着苏奕丞尴尬的笑着,“苏,苏特助……”

    苏奕丞淡淡的看了他眼,并没开口,身边的郑秘书已经上来,看着林安杰冷笑着好心提醒道:“现在应该叫苏副市长才对。”

    林安杰心下一寒,嘴角抽搐得扯了扯,那笑容比哭得还要难看。

    苏奕丞根本就没去看他,更没空搭理他,看着安然问道:“你怎么来医院了?身子不舒服?”

    安然摇摇头,这才说道:“是妈妈,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晕倒了。”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问道:“妈妈怎么样?”

    安然朝他笑笑,“医生说只是累到了,并没有大碍,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让妈妈留院观察几天,顺便做下全身检查。”

    闻言,苏奕丞这才松了眉头,说,“我陪你上去看妈妈吧。”

    “我想先去超市给妈妈买点生活用品。”最基本的毛巾脸盆什么的都是需要的。

    苏奕丞点点头,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再转身,同一旁的郑秘书吩咐道:“有什么事的话给我电话,我下午就不去办公室了,另外招标办的情况你也注意下,通知下他们,明天早上10点我们开个小组会议。”

    郑秘书点点头,郑重的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苏奕丞看了他眼,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牵过安然的手朝医院外面的超市过去。

    两人提着东西再从超市回到病房的时候,顾恒文着坐在病床前同林筱芬说着什么,见他们进来,忙住了口,像是怕被安然听到。

    再看到安然身边的苏奕丞,两人皆是一愣,林筱芬有些责怪的看着安然,说道:“你怎么把阿丞也叫来了,我这不没关系嘛。阿丞工作那么忙,这样走开影响多不好。”

    “是啊,安然,我们可不能耽误了奕丞的工作。”顾爸爸也如此说道。自从上次两家人吃饭,他们这才知道苏奕丞压根不是在什么外贸公司上班,而是市委里的年轻领导班子,算得上是高官。这个认知让他们不禁愣了好一愣,他们从没想过自己的女婿能有多好,身份有多高,只要他对安然阿红就成,却没想到无意中竟然跟这些权贵成了亲戚,这种感觉有些飘渺,让人觉得不真实。

    不过好在苏奕丞除了工作特殊了点,其他并没有特别,没有一般**的那种纨绔,对安然对他们都是好的没有话说,如此他们也就放心了。

    安然看了眼苏奕丞,那表情有些得意,像是在说,‘看吧,我就知道。’

    其实刚刚两人回来的路上,安然就和他打赌,说林筱芬看见他过去一定会不高兴,苏奕丞不信,持反对意见,说林筱芬看见他过去一定会笑的合不拢嘴。

    “爸妈,不怪安然,我正巧也来医院看位领导,在医院大厅同安然遇到。”苏奕丞将手上的东西在病房里放好,然后走到林筱芬面前,说道,“妈,就算我今天没有在这里同安然遇到,你和爸爸也不能说想隐瞒我,毕竟我也是你们的半子,你身体不舒服怎么可以瞒着不让我知道呢。”

    林筱芬叹道,“你工作特殊,再说我也没什么事,因为我而耽误了工作就不好了,你是为人民服务,当然是大家的利益重要。”

    苏奕丞轻笑,上前伸手拉住林筱芬的手,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说道:“妈妈,我是一位人民公仆,但是也是安然的丈夫,您和爸爸的女婿,古人说女婿是半子,但是我并不只当您和爸爸只是我半个父母,您和爸爸对我来说就同我的父母是一样,只有知道您和爸爸的身体一切都好都健康,我才能更好的在外面为大家工作谋福利,您们是我坚强的后盾啊。”

    闻言,林筱芬定定的看着他,差点被他说的有些感动的想落泪。她突然觉得上天待她和安然都不薄,全都给了她们这么好的男人。

    “唉,妈妈怕给你添麻烦。”林筱芬拍了拍他的手说道。

    苏奕丞淡笑,只说道:“哪有儿女会觉得自己的父母是麻烦的。”

    闻言,林筱芬和顾恒文相视看了眼,然后都欣慰的笑了。

    下午的时候苏奕丞打电话联系了医院的院长,让他安排最好的医生来给林筱芬做最全面的检查。最后医院方面确定,各项检查明天全面开始,安排的都是医院里最好的医生和护士。

    而安然和苏奕丞在医院都待到了晚上才回去,原本安然还想留下来陪夜,但是林筱芬和顾恒文全都不同意,说他们明天都还要上班,非得赶他们早点回去休息。安然无奈,也只能随着苏奕丞离开,临走前还不停的提醒说道,让林筱芬多注意休息,让顾恒文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她。

    两人都没有开车,其实时间也还算早,才7点不到,外面的天空太阳的余辉才刚刚散开去,此刻天色隐隐的还未全黑。

    没有马上叫车回去,两人牵手沿着医院门前的那条街道慢慢的走着,安然转头看他,突然轻笑出声。

    苏奕丞侧身看了看她,好笑的问道,“怎么了,这么开心?”

    安然笑,脸上的笑意更欢了些,直直的看着前面,不说话。

    “嗯?”苏奕丞故意用手挠了挠她的掌心,定定的看着她,似乎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安然停住脚步,看着他笑道,“我发现你真的很适合做领导,永远知道如何把话说的漂亮,知道如何说能触动别人心底的哪根弦。”明明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可是越是平凡的话越是窝心的话,越是能触动人心,越是能让人无法抗拒。

    苏奕丞捏了捏她的鼻子,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面走,边说道:“我说的是实话,而实话总是最动听的。”

    安然撇了撇嘴,“你是人精,早就把所有人都看透了,什么人说什么话,都不带思考的你就可以张口而出。”

    苏奕丞大笑,却不否认,因为诚如安然说的,他早就把人看透了,什么人说什么话,不过值得他说好的人并不多的,他无需去讨好别人,可是却想讨好她和她的父母。

    对这个问题没有再多做深入的探究,苏奕丞转移开话题道,“公司的事处理的怎么样,很棘手吗?”

    说道这个,安然那嘴角的笑意慢慢收拢,静静沉默下来。

    苏奕丞转头看她,自然看出她的异样,只淡淡的说道,“愿意跟我说说吗,虽然未必帮得了你,但至少我是一个不错的听众。”

    安然抬头看了他眼,嘴角挂着淡淡的苦笑,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活动庄园的案子,砸了。”

    苏奕丞愣了愣,他听她说过这个项目,是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的案子。

    “样板间突然坍塌了,就连设计图也不见了,甚至连那个刚跟我实习的助理也突然消失了。”安然继续说道,“突然觉得好无力。”停住脚步定定的看着他,问道:“奕丞,你说我是不是太失败了,除了林丽,似乎再也找不到另一个朋友,我的人缘好像真的很糟糕。”

    苏奕丞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是他们太没有眼光,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像我这样独具慧眼的。”

    “噗——!”安然被他的自恋有些惹笑,好笑的问他,“苏领导,请问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赞美自己?”

    “当然是在赞美自己眼光独到!”苏奕丞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那认真的样子惹的安然直笑,完全没了刚刚那郁闷无力毫无生气的样子。苏奕丞看着这样开心笑着的安然,他喜欢这样的她,大大的笑容挂在她的脸上很漂亮,她笑起来的样子要比她不笑的时候更美,她适合笑的,忧郁和不开心并不适合她的脸。

    笑过之后,安然的心情似乎比刚刚要好了许多,眼睛直直看着前面,边走边说道:“黄德兴让我找你,让我从你这边拿下科技城里面的项目,算是将功补过,戴罪立功。”

    苏奕丞了然,所以早上他大电话给她的时候她才会那么说。

    安然继续说道,“你说是不是很可笑,关于失窃,关于坍塌,公司竟然没有一点反应,没有报警,甚至不说调查,他似乎对于这次的事故一点都不意外,好像早有准备。”现在回想,黄德兴的反应太过平淡了,平淡到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奕丞不说话,只是听着,也不给意见,可牵着她手的力道一点一点加重,似乎在给她力量。

    “我不聪明,但是我也不傻,不说不争不过是不想而已,可是似乎如此让人把我当成了傻子来耍。”安然略有些自嘲的说道。

    突然苏奕丞停住脚步,转过身伸手将她的甚至也扳过来,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安然,要回来让我养吗?”

    安然也定定的回视着他的眼神,她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毕竟在‘精诚’待了快7年了,从学校里出来就一直在这里呆着,即使再坏再不好时间久了也有了感情,真说要走,一下还真有点舍不得,下不了决心。

    苏奕丞并没有追问逼她马上做出决定,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重新将她的手牵起,“走吧,带你去个地方。”不等安然回答,拉过她的手直接朝闹市走去。

    “去哪?”安然不解的问。

    苏奕丞没回头,淡笑的说道:“到了就知道。”

    夜市已经开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由着苏奕丞这样牵着她的手穿梭在人群中。

    安然看着他的侧脸,他的侧脸似乎比正面直视他还要来的好看,刚毅的轮廓,深邃的眼眉,怎么看都很迷人。其实什么都不想,这样被他牵着的感觉很好,似乎他们两人是相恋多年的恋人。他的手很大,一掌可以完全包住她的手,感觉很奇妙。

    就在安然愣愣还有些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的时候,苏奕丞已经停下脚步。安然一个没注意,差点要撞上他,好在苏奕丞眼疾手快直接将她扶住,好笑的揶揄她说道:“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你走路都不看的吗?”

    安然吐了吐舌,问道,“到了吗?”边问边抬头看了看,只见两人此刻竟然在一家珠宝店门口停下,略有些不解的转头看他,“你带我来这干嘛?”

    苏奕丞抬起她的手,看着那空空如也的手指,说道:“我觉得我应该买个戒子将你套住的同时也可以警告那些别的男人你是名花有主的人,别想胡乱打主意。”

    安然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想起两人下午在医院遇到林安杰的事情,“我能把你这种情绪理解成是吃醋吗?”

    苏奕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当然!”

    安然被他的认真惹笑,反手将他的手拉过,看着他那同样空无一物的无名指,说道:“那你说我是不是也要买枚戒指把你给牢牢套住呢,不然我害怕有人会觊觎我最亲爱的老公。”

    “荣幸之至。”苏奕丞笑着,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一脸的温柔。

    两人十指相扣着进了珠宝店,里面的戒指很多,纯黄金的,钻石的,宝石的,各种应有尽有,款式也非常的齐全,但是最终两人只挑了对很普通的白金对戒,样子非常的简单,没有一点花哨,不过两人都非常的喜欢。

    买戒指挑戒指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到了付钱的时候,略有点小戏剧性。

    “分开来装吧,我们要分开埋单。”看着服务员打算将戒指包装起来,安然开口如此说道。

    闻言,苏奕丞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她。

    “呃。”安然的如此要求那店员不由的一愣,干笑着有些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小姐,这是对戒,一直都是一起卖的,没有单独出售过的先例。”

    安然皱了皱眉,退一步妥协道,“那刷两次卡吧。”

    那珠宝店的服务员嘴角有些抽搐,买一样东西,刷两次卡,那不如同脱屁股放屁,多此一举嘛!

    “安然,别为难人家,先由我付款,等下回家你把钱给我好不好。”苏奕丞商量的说道。

    安然看了他眼,严词拒绝,“不行,回家后你一定会说我们是夫妻,不分你我,你的就是我的,我才说不过你,反正今天你这戒指必须得由我来埋单,不然戒指都是你自己付得钱,那我还怎么用戒指套住你!”

    苏奕丞大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再转身对那服务员说道:“我太太坚持,那只能麻烦你们了。”

    客人如此坚持,毕竟开门做生意,东西还是要卖的,服务员专业的微笑着朝他们点点头,“不麻烦的。”说着便从柜台下方拿了两个纸袋出来,分别将两个戒盒装到纸袋里面然后将袋子分别推到他们两人面前。

    安然很爽快的从包里掏出卡来刷卡埋单,苏奕丞轻笑的摇摇头,同样的刷卡付钱。

    安然从小纸袋里将盒子拿出,打开将里面的戒指拿出,当着店里所有人的面,脸微红,拉过他的手,将戒指轻轻的给他套上,从此套住这个男人的一生。这样的时刻似乎变得很神圣,安然的表情虽然带有着娇羞,却非常的虔诚。

    将戒指给他戴上之后,安然这才抬头看着他,小脸红扑扑的,说道,“你要给我戴上吗?”

    “非常乐意。”苏奕丞笑着,同样的将戒指拿出,缓缓给她在无名指上套上。很简单的动作,但是他做的很轻,也很慢,足以见他对此刻的重视。

    就在安然定定看着自己手上那突然多出来的戒指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时候,原本安静无声的店里突然爆出热烈的掌声,甚至有人开始起哄拥呼。

    “接吻!接吻!接吻!……”

    呼声合着掌声,整个店内一片热闹,甚至还吸引来了好多不明真相围观的路人。

    安然整个人脸红的厉害,不好意思的将头整个埋在苏奕丞的怀里。

    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对于这样的场面,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笑,一点也没有不自在和别扭,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将怀中的安然抬起头来,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说道:“虽然我也不习惯在怎么多人面前做太多亲密的动作,但是此刻我真的非常想吻你。”说完,根本就不给安然开口反驳或拒绝的机会,直接挑着她的下巴,低头就覆上了她的红唇。

    然后现场再次爆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大家替他们见证了此刻!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