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5 借酒耍无赖

105 借酒耍无赖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安然将那束盛开的玫瑰用花瓶装好放到房里,坐在床上看书,却一点没有看进去,眼睛总是会飘到那花上面,然后看着看着就傻傻的笑。

    晚饭还是苏奕丞做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其实她也奇怪,她甚至没有告诉过他自己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可他每次做的菜几乎全都是她合胃口爱吃的,其实很窝心他这种体贴的关心,吃着那饭菜,心里也总是甜甜暖暖的。

    因为之前就说道,饭他煮,所以碗筷就由她来收拾,这样算分工合作,倒也公平。所以吃过饭依旧是安然收拾碗筷,不过今晚某人倒是很殷勤的上前说要帮忙,但是被她果断的拒绝了。

    不过苏奕丞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死心,所以在她洗碗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将碗擦拭干净放到消毒柜里,边擦边在旁边说道:“媳妇儿,晚上让我回房睡吧。”抱她睡习惯了,突然不抱着她睡让他一个人睡,还真有些睡不着。

    安然也不说话,只是转头淡淡的看了他眼,转过身去,重新认真的清洗着水槽里的碗筷。

    苏奕丞着才发现原来安然的脾气拗起来还真倔,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有些纠结的皱了皱眉。

    余光看到他那略有些纠结的脸,安然突然觉得有种想要笑出来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然后郑秘书的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拿着电话就直接进了书房,而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其实期间她有想送咖啡进去给他的,只是到了门口,踟蹰了好半天,就是没有伸手敲门,端着咖啡又回来了。

    将手中的书放下,掀被从床上下来,走到那花瓶前面,低头轻闻那淡淡的花香,其实说真的生气也就昨晚一时的事,今天早上起来她就一点气都没有了,现在是别扭多过生气。

    手轻轻拂过那娇艳欲滴的花瓣,嘴角轻轻的勾勒起笑意,看了看那紧紧关着的房门,其实她并没有锁门,并没有想真的不认他回房睡,在他怀里安睡惯了,离开他的怀抱,他还真的有些难以入眠。

    看了看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间已经不早了,安然不知道他从书房里忙好了出来没有,并没有打算出去看究竟,安然直接掀被上床,按了灯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睡去。

    当苏奕丞开门进来的时候已经近11点多了,晚上郑秘书临时来了电话说他白天把材料给弄错了。忙了一晚才直到刚刚才把所有的事情搞定。

    直接在客房洗了澡换了睡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进来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卧室的房门并没有锁。开门进去,只见安然已经侧躺在床上,呼吸平稳,悠远绵长,似乎已经熟睡。

    尽量将自己的动作放轻,并没有开灯,而是摸黑借着窗外那透过窗帘而照耀进来的白色月光,轻声从床的另一侧掀被上床。小心翼翼的将床上的人儿轻轻抬起头,手臂从她脖颈下伸过,让她如同以往,枕着自己的臂膀。床上的安然轻轻嘤咛了声,然后一个转身直接辗转滚进了他的怀中。小脑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然后似乎找到了一个自己舒适的位置,然后安心睡去,那呼吸也逐渐平缓起来。

    苏奕丞看着怀中的人儿,轻笑的弯了弯嘴角,然后低头在她发心落下亲吻,待做完这一切,这才闭上眼,合着她的呼吸一同睡去。只是他不知道,在他闭眼的瞬间,他那怀中的人突然睁开眼,嘴角勾着抹狡黠的微笑。

    果然是习惯了他的怀抱,习惯了夜里有他的温度,这一夜,被他拥抱着,安然睡的极好,几乎一次都没有醒来过,一夜睡到大天亮。

    迷迷糊糊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眼前一个放大的俊脸,见她醒来,弯着眼眉朝说道:“早。”然后根本就不待安然有所反应,突然欺身上前,亲吻上她的唇。

    安然挣扎的拍了拍他,却推不开他,最后只的由着他来了个法式热吻,这才有些喘息的将她放开。

    靠在他怀里,好一会儿才将气息捋顺,安然一把将他推开,佯装生气的看着他,怒道:“你怎么在房里!我们不是在冷战吗!”

    苏奕丞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问道:“那昨晚怎么不赶我下床?”他当然知道她昨晚他进来的时候她并没有睡着!

    “我,我睡着了。”安然说道,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们说道:“我怎么会知道你竟然这样无耻的偷偷进来!”

    “是吗?”苏奕丞邪魅的勾着笑,看着她,伸手去撩开她那落在额前挡住她视线的刘海,有些无辜的说道,“我以为是你故意给我留的门。”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自然不会承认门确实是她特意替他留的,嘴硬的说道:“我才没有。”

    苏奕丞只是笑,并不戳破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掀开被子起身,今天他估计是要忙一天的,早上9点钟的会议,他八点半就得到办公室,然后准备材料和发言稿。

    吃早餐的时候苏奕丞告诉她晚上自己可能会晚归,晚餐让她自己解决,不用等他。安然点点头,她记得他之前说今天他的人事命令就会下来,估计今天他是有的忙了。

    有些消息总是传的很快,明明这边还没有定型,而外边已经传得总所周知。安然这才刚到公司将公文包放到自己办公桌上,电脑的还没有打开,那边黄德兴依旧嬉笑着进来,看着安然,忙恭喜道:“安然啊,听说苏特助升迁,真是恭喜恭喜哈。”

    “呃。文件今天才下,估计是升了还是降了,现在还不一定呢。”安然淡笑着说道。

    “哈哈,一定升,一定升,以苏特助的手段和能力,绝对没有问题的。”黄德兴一脸笃定的说道。

    安然只是淡笑,朝他点点头,“那就借总监贵言了。”

    “安然,什么时候你回去问问苏特助看,看我们公司对于科技城那块,投标哪胜算比较大。”黄德兴意有所指的说道。

    毕竟还要在这里上班,也不好直接拒绝得罪他,安然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应下,“那我什么时候问问看。”能拖就拖吧。

    “好的好的。”黄德兴高兴的连连点头,然后又同安然说了会儿工作上的事,这才转身出了安然的办公室。

    下午的时候安然同陈澄一起去了样板间,样板间的进度很顺利,甚至比预期计划的进度还要快一些,如此一来安然便放下心来了,不必害怕赶不上最后的评比。

    因为知道苏奕丞今天晚归,所以并没有着急赶着回去,如此一来,不知不觉在办公室里画图一下就画忘了时间,待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的时候,这才发现窗门的天已经慢慢黑去。还好公寓里公司并不远,走几分钟便可以到家。

    收拾了东西出来,整个办公室静悄悄的,办公室大厅的灯还亮着,陈澄的电脑也还开着,她的包也被放在办公桌上,显然整个公司此刻除了她还有陈澄还没回去。

    原本想在办公室里等她回来两人再一起出医院大门的,可是等来等去等了好几分钟也不见她回来,最后安然准备放弃自己先行离开。

    在等电梯的时候,隐隐约约安然似乎听到安全走廊那边传来轻轻的啜泣。皱了皱眉,安然有些好奇的朝那边过去,那啜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而且甚至就了那声音,安然听着都觉得有些耳熟。

    待走近,在那安全楼梯的转角,安然终于看见了那个边啜泣,边隐忍着自己的情绪的人,而此人还不是别人,是陈澄。

    安然站她身后站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安然伸手将手中的餐巾纸拿出递给她,陈澄这才转过头来看见身后站着的两人,忙擦拭着脸上的泪,尴尬呃朝安然扯了扯笑,只是那笑,似乎比哭还要难看。

    “顾,顾姐,你还没走啊。”

    安然点点头,将手中的餐巾纸拉过递过去给她。淡淡的问,“出什么事了?”

    陈澄伸手接过,却只是摇摇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不说,安然自然也不好多问,只点点头,并没有发表意见。

    两人重新回到办公室,安然问她走不走,只见陈澄摇摇头,淡淡的说自己还有些事没有好,还要过一会儿再离开。

    安然点点头,自然不会勉强,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她,淡淡的开口,“要真有什么事,别放在自己心里,说出来,也许我们帮不了什么,但是起码自己心里舒服一点。”

    陈澄看着她好一会儿,点点头,眼里却有些闪烁。

    回到家,安然直接给自己下了点挂面当做晚餐让自己凑合着吃。边吃边开始有些唾弃自己的厨艺,真的是不敢恭维。许是她最近胃口全都被苏奕丞养叼了,以前还觉得凑活能应付下肚的东西现在是一点都吃不下。而想起苏奕丞每次吃总是津津有味的样子,而且每次还将面汤都喝得一滴不剩,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他,可是委屈他归委屈他,心里因为他这样的行为,暖得不可思议。

    并没有吃多少,最后实在是觉得难以下咽把那碗中的面全都倒进了垃圾桶。没有苏奕丞的晚上似乎显得有些无聊,百无聊赖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却一点都不知道看些什么,当电视里某女演员哭得梨花带雨有些黯然**的时候,安然看着看着竟然睡着了。

    “叮咚——叮咚——”

    安然是被门铃惊醒的,那略有些急促的门铃声持续的叫嚣着,将安然从睡梦中惊醒。

    迷糊的有些还反应不过来,愣坐了好一会儿,脑袋里还是昏昏沉沉的,那液晶屏幕上那梨花带雨的女星早已经不见,此刻正在播放着午夜新闻。

    “叮咚——”见屋里依旧没人反应,门外的人又按了遍门铃。

    安然这才反应过来,忙站起身来,看了看手表,已经快12点了,他不知道这么晚了还会有谁过来,连忙整了整自己身上那略有些皱掉的睡衣,这才朝大门过去,透过显示器上显示的画面,只见一个男人扶着苏奕丞站在外面,而苏奕丞眉紧紧皱着,似乎有些难受。

    见状,安然忙将门打开,这才开门,就闻到那满身的酒气,显然某人是喝多了,还喝到自己回不了家要别人扶着回来。

    “夫人,市助他——”郑秘书才想开口说,又想到什么,忙改口道:“哦不,现在应该是苏副市长了,副市长他今晚太高兴,所以有些喝多了。”

    安然朝那男人点点头,她认得这个男人,当初她和苏奕丞领证那天见过他,后来才知道他是苏奕丞的秘书,跟了苏奕丞三年多,算是他的得力助手。

    “快进来吧。”安然忙侧过身让郑秘书扶着苏奕丞朝卧室里过去。

    待郑秘书将苏奕丞扶着在床上躺好,安然忙去厨房给郑秘书倒了杯水,“来,喝口水吧。”

    似乎真的是有些渴了,接过杯子猛地就一口给灌了下去。郑秘书身高虽然也很高,但是同苏奕丞比起来要矮半个头,人也比较偏瘦些,苏奕丞看着不胖,但是很健硕,整个人肌肉也紧绷的,这估计和他每天坚持晨练有关系,所以饶是让郑秘书一路抚着他回来,确实是略有些吃力的。

    看他渴的样子,似乎一杯水并不够,安然试探的问道:“要不我再给你倒一杯吧。”

    郑秘书忙摇头,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而且我女朋友还在下面等呢。”今晚他也喝了不少,待饭局散的时候,他才想拦出租出送苏奕丞回去,正好女友的电话就进来了,说在附近,问他饭局散了没,要不要一起回家,如此他就索性直接让她过来了,然后由她开车先将苏奕丞送回来,这不,此刻她还坐在车里在楼下等呢。

    “这样啊。”时间确实不早了,安然点点头,也不好多留,朝他淡笑着道谢,“谢谢你送奕丞回来,另外也替我谢谢你的女朋友。”

    郑秘书憨笑的朝她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安然礼貌的送他到门口,这才关了门回房。

    回到房里,只见苏奕丞躺在床上,此刻已经微微有些鼾声。他的酒品还算不错,即使喝醉了也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着睡着。

    安然轻叹了声,上前将他的鞋袜脱掉,解开他那衬衫的纽扣,让他的呼吸更顺从自然些。待做完这一切,安然这才转身去洗手间给放了点热水,拿了毛巾端出来,拧了把,轻轻擦拭着他的脸和手。边擦拭边嘴里嘀咕着,“都说让别喝酒,一点都不听话,这次还好只是喝醉了,要是再喝的胃病复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有些恶作剧的轻轻用手弹了弹他的额头,睡梦中的苏奕丞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安然可爱的吐了吐舌,这才起身端着水回洗手间准备倒掉。

    而安然没有发现,就在自己转身的瞬间身后床上那原本该醉着的人突然睁开眼来,眸子里还带着种得逞的狡黠,哪里还有半点醉意。

    夜里安然躺在他身侧,睡得有些浅,因为有些担心他半夜会不舒服,她醒着也好照顾着。

    而苏奕丞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受或者酒醉后的各种表现,安静的躺在那,略带着点微微的鼾声,似乎睡的很不错。

    安然再次闭上眼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突然只觉得身上一重。睁开眼,只见苏奕丞与刚刚翻了个身,大腿压制着她的双腿,手有些霸道的将她的腰扣住,让她整个人更万自己身上带。整个人此刻就犹如只树懒紧紧的巴着她。

    安然被他抱的有些紧,几乎有些喘息不过来,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奕,奕丞,你醒了吗?”

    苏奕丞没有回答,只是闷哼几声,头埋在她胸前蹭了蹭,手上拥着她的力道更紧了些,那强有力的大腿磨搓这她的,若有似无的挑逗着她。

    安然整个人被他撩拨的有些燥热难耐,伸手想推他,却抵不过他的力道,不禁有些怀疑的问道:“苏奕丞,你该不是给我装醉吧!”

    苏奕丞依旧闭着眼不说话,似乎真的醉了似得,头继续在她胸前蹭了蹭,还邪恶的故意用嘴隔着睡衣亲吻着她。

    “嗯——”安然浑身一振,有些敏感的情难自禁的闷哼出声。

    “苏奕丞!”安然几乎有些咬牙,伸手捧着他的脸让他同自己对视着,这家伙该不是真的在装醉吧!

    借着酒意,某人的手也开始不安然起来,原本扣着她的大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钻进她的睡衣下面,流连在她那如丝如缎的光滑肌肤上。

    安然被他弄得有些手忙脚乱的,这边固定住他的头让他不能借机占便宜,这边他有马上用手故意在她身上游走,再将他的手抓住,可恶的是他竟然用腿磨搓着他,如此循环,安然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几次怀疑他是不是装醉,再看他一脸迷蒙的样子,还真有些分不清楚他是真醉还是装醉!

    昨晚终究还是被拆吃入腹了,床底下地上两人的衣物散落了一地,被子下,两人身子纠缠在了一起。

    再醒来的时候苏奕丞还睡着,窗外的阳光透过那米白色的窗帘将整个房间照射的略带着微黄的光晕,让人整个仿佛置身在一片朦胧迷蒙之间,略有些梦幻的唯美。

    安然轻叹,看着他那干净的如孩子一般的睡颜,不禁伸手轻轻的在他脸上抚触,她知道他昨晚根本就没有醉,不过是借酒意耍无赖,因为她记得自己昨晚被他挑拨的有些难耐的时候,这个男人竟然还可恶的故意问她原不原谅他,还生不生气,只要她的答案是否定的,他就故意变着法折磨她,最后直到她求饶为止。

    想着,安然有些气不过,小声的骂道:“坏蛋,大坏蛋!”然后欠身上前,张嘴直接轻轻咬在了他那高挺的鼻子。

    苏奕丞闷哼着醒来,睁开眼,见看上眼前那放大了的容颜,鼻尖传来轻轻痒痒的感觉,突然伸手环抱着她的腰,一个翻身整个将他压到了身下,轻轻啄吻她那秀美小巧的唇,脸上扬着大大的笑脸,“早!”心情很是不错!

    安然还是生气,小声再骂了句,“臭流氓,大坏蛋。”然后有些赌气的转过身故意不去看他。

    苏奕丞大笑,整个人故意埋在她的颈间,张嘴轻轻咬了下她那略有些圆润的肩膀,然后轻声在她耳边说道,“我只对你耍流氓。”被子下,两人不着一物的纠缠在一起,那盈握在她腰间的手轻轻一带,让两人的身子更加紧密的相拥着。

    安然猛地转头,瞪大眼看着他,被子下她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异样,忙伸手要去推他,“你,你下来。”

    苏奕丞看着她,眸子突的变得有些深邃,眸间似乎有把火焰熊熊的燃烧起来,轻轻的在她耳边唤道:“安然……”

    安然有些快哭了,她身子到现在还酸疼的厉害能,实在经不起他再次的折腾,忙求饶道:“苏,苏奕丞,我真的好累,让我起来好不好。”

    苏奕丞笑,将头埋在她的脖颈,深深吸附了口,声音略有些紧绷的说道:“别动,就这样让我抱会儿。”

    闻言,安然可真的是不敢乱动了,她差过资料,似乎男人在晨间总是容易冲动些,她可不想‘惹火上身’。

    两人就这样相拥了好一会儿,慢慢感觉到他身上的异样消退下去,这才轻拍了拍他,说道:“让,让我起来。”

    不待苏奕丞回答,安然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苏奕丞翻身从安然身上起来,伸手将她的手机拿过递给她,这才翻身下床直接朝浴室的方向过去。

    “呼——”安然长长的舒了口气,这才按了接听,“喂。”听着对方说着,安然蓦地睁大眼,情绪有些激动,“什么,怎么会这样!”

    ------题外话------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