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8 没有新郎新娘的婚礼

088 没有新郎新娘的婚礼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发布时间:2013-12-29

    酒店的房间里,这里临时被充当成了林丽的娘家,林丽已经化好新娘妆,换好了那套纯白色代表圣洁的礼服,淡笑着坐着床上,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安然站在一旁,看着新娘助理一旁还在林丽头上弄着什么,嘴角淡淡的笑着。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嫁,此刻有种说不出什么样心情的感觉。

    不禁有些感慨,时间飞逝而过过得真快,当初的青葱的少女如今要嫁做人妇了。想起她和程翔走过来的十年,原本让人嫉妒羡慕的两人经过前一段时间的事她真的已经说不出好坏。

    林丽的执着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心疼,不过似乎值得庆幸的是程翔还算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虽然相恋了十年最后却只等到了一断因为责任的婚姻,是一件多么悲情的事情,但是这是林丽的选择,是她对那十年感情的坚持,别人又能说什么呢。

    新娘助理将那头纱在林丽的头上固定好,左右看看,是否对称,最后在她那高耸的新娘发髻上别了个水钻皇冠。

    安然看着她,嘴角缓缓勾着笑,今天是她最重要的日子,不想其他,自己唯一能给的就是祝福。

    朝上前,认真的看着她,真心的说道:“林丽,你今天好漂亮。”

    林丽也笑,不似过以往想笑就大笑,今天的她,淡淡的抿了抿唇,脸上是藏不住的幸福。

    安然看着她,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半蹲着拉过她的手,脸上尽量想让自己笑,可是眼眶中的眼泪却又控制不住的要流下来。

    “哎呀,你哭什么啊!”见她哭,林丽忙有些慌乱的想找纸巾给她,可纸巾盒放在那离她有些距离的床头柜上,让她想拿,却怎么也够不着,低头见安然眼泪掉的更欢,忙嚷嚷着说道:“哎呀安子,好好的你哭什么呀!”伸手要去给她擦拭去脸上的泪水。

    一旁的新娘助理将拉过那床头柜上的纸巾递给安然,安然伸手接过,却怎么也止不住那泪水,收紧紧的抓着林丽的收,有些抽泣的认真说道:“要幸福知道吗,一定要幸福!”

    林丽看着她,情绪也被她感情,不住的点头,那眼眶一下水雾迷蒙起来,眼看那泪就掉下来了,一旁的新娘助理忙叫道:“天,你可不能哭,你要是一哭,这妆可就要花了,快抬头快抬头看天花板。”新娘助理有些紧张的边说边忙又从盒子里将纸巾抽出,赶紧递过去给林丽拿着,这新娘妆是最难画的,这要是被哭花了,那可就麻烦了,而且现在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指不定待会儿新郎就要到了。

    林丽抬头将那眼看要掉下去的眼泪逼退回去,接过新娘秘书递过来的纸巾,握在手里,笑骂的看着安然,“都怪你,我等一下要是不漂亮了,看我饶得了你。”

    安然也笑,拿着纸巾擦拭去自己脸上的泪。看着林丽那此刻空无一物的脖子,突然想起自己昨天中午在商场上给林丽买的那条珍珠项链,忙从包里将项链拿出,打开询问新娘秘书到,这条项链给林丽配新娘妆是否可以。

    新娘秘书看着那条简单的项链,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当然可以,太可以了。这条珍珠项链简单却不失大方。典雅更显高贵,搭给林丽今天的新娘妆那是再合适不过的,甚至比他们之前准备的钻石项链搭配出来的效果更好好些。

    林丽看着她手中的项链,略有些讶异的问道:“你这项链哪来的?”

    安然将项链亲自给林丽戴上,边说道:“不是我的,是你的!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

    林丽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那颗珍珠,说道:“我明明给你送的只是那几百的睡衣,你竟然回我这么大一颗珍珠!”

    说起那睡衣,安然还是有些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说道:“你最好不要再跟我说你送的那件睡衣,它已经被我彻底打进了冷宫,永世不得翻身了!”就因为那睡衣是她送的结婚礼物,所以,几次想扔,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不过,是被压在了衣橱的最最最后一层!

    林丽识趣的闭嘴,嘴角微微挂着狡黠的笑,小声尽量不让她听到的嘀咕道:“要不是我,你跟你们家苏先生能这么恩爱嘛,真是之恩不善报。”别以为她昨晚没听见她跟他们家苏先生半夜了竟然还在甜蜜的打电话!

    林爸爸和林妈妈从外面进来,端着汤圆让林丽他们几人吃。安然看了看时间,也顾不上吃,拿了伴娘礼服直接就进浴室换上,然后再让新娘秘书略微的帮她补了补妆。

    林丽只端着汤圆吃了几口,便再也吃不下去了,皱着眉头只摇头。

    林妈妈担心她等下整个婚礼下来没时间吃身体会撑不下去,再加上现在林丽有孕在身本来就情况特殊,端这汤圆劝说道:“小丽,再吃点,你昨晚都没有怎么吃,待会婚礼,你会没力气的。”

    林丽摇摇头,半捂着鼻子,说道:“妈,你快端开,那味那我闻着快要吐了。”汤圆里有桂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前还蛮喜欢吃这样的干龙眼的,现在连味道闻着都不行。

    闻言,林妈妈忙端着汤圆走开了些,可看着女儿又不免有些担心,最近几天林丽虽然有吃,但是吃了吐,这吃跟没吃似得,她真担心她身子撑不下去。“小丽,那你想吃什么,妈妈去给你弄。”

    “妈,我真的不饿。”林丽摇摇头说道。

    林妈妈无奈,转头看了眼林爸爸,摇摇头。最后,只能请安然到时候帮忙注意着点林丽。

    林丽点头应下,看着林丽,也有些担心。

    九点左右的时候林丽的那些姐妹同事也陆续过来,房间里一群女人围着,气氛一下就热闹起来。没多久,新郎的接亲团也过来的,几个女人堵着门口朝新郎要拿开门红包,还有各种的为难和玩笑。

    安然没有出去,坐在房间里看着林丽,伸手握着她的手,安然里明显感觉到她因为紧张而整个人有些发抖。

    安然好笑的看着打趣道:“你们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今天不过是个形式,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林丽没有反驳,一脸认真的说道:“不一样,今天的意义不同。”说着,朝安然看过去,“婚礼对我来说是神圣的,在今天我才真的确认自己是要嫁给这个男人,是要将自己以后的一生托付给他。”

    安然紧紧握着她的手,只是微微的笑,没有说话。

    当程翔的伴郎团成功的从那一群伴娘团的女子军中成功突围,程翔终于捧着花束从外面进来。

    今天的程翔依旧英俊儒雅,嘴角淡淡的挂着笑,眼睛直直的看着林丽,眼神温柔且专注,安然适时的推到一边,程翔半跪在林丽面前,从伴郎那拿过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钻戒,打开,深情的看着林丽,开口说道:“林丽,嫁给我!”

    林丽看着他,定定的看着,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她等这句话等今天足足等了10年,从交往开始,她就一直渴望能嫁给他,做他最美的新娘,今天,她终于等到了!

    程翔没有逼她,只是深深的看着她,等她点头。

    林丽只觉得自己鼻尖有些发酸,之前所有的难过是有的不开心都变的不在重要,是有的摇摆和不确定此刻全都消失殆尽,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里溢出,看着他,嘴角慢慢勾起笑,此刻的累,是幸福的,是快乐的,缓缓的将手抬起,轻轻启唇,说出心里自己渴望了10年的话,“我愿意!”

    随着林丽的这一句我愿意,周围想起热烈的掌声,高兴之余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助兴。

    程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胸口像是松了口气,原来自己刚刚竟然也紧张到忘了呼吸,虽然早就知道她一定会说我愿意,可是还是不免有些紧张,手中的戒指也仅仅被自己抓着。

    “新郎官,高兴的反应不过来啊,还不快点给新娘子把戒指戴上,戴上就是你老婆了!”见程翔迟迟没有动作,身后不知道谁起哄的喊道。

    有一人喊着,以至于大家都起哄起来。

    程翔这才在大家的欢呼中反应过来,难掩脸上的笑着,拿着戒指有些紧张,看着林丽,唤道:“老婆!”

    这声老婆让林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伸手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看着他,却不住的点头,算是回应他。

    程翔的眼眶也有些泛红,看着她伸手拉过她的手,眼里略带着水汽,说道:“老婆,我给你把戒指戴上。”

    林丽有些泣不成声,不住的点头。

    程翔伸手将她的手拉过,从锦盒里将戒指拿出,看着她,郑重且小心翼翼的将戒指缓缓的套进她的手里。

    安然看着这一幕,鼻子也发酸有些想哭,撇过身,抬眼将自己的眼泪给逼退回去,再回头,程翔已经将戒指给林丽在无名指上带上,将那朵新娘的胸花给林丽在胸口别上,林丽红着眼,朝安然看了,安然忙上前,将她放在自己着的戒指盒给她拿过去。打开锦盒,从盒子里将那枚男戒从盒子里拿出,然后同样的伸手将他的手拉过,轻微抽搐着鼻子,让后将戒指相同的在他无名指上套上。

    待这一略有些严肃的仪式完成,周围那伴郎团和伴娘团全都欢呼起来。

    “亲她!亲她!亲她!……”

    “亲他!亲他!亲他!……”

    纵使平时有多开朗大方,林丽在这一刻还是有些放不开,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大家看了看,而程翔则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站起身来,双手捧着她的脸,俯身唇就直接落在了林丽的唇上。

    “要一分钟,要一分钟,大家计时!”有人起哄的活跃着现场的气氛。

    安然站在一旁,看着林丽那一脸幸福的样子,也总算放下心来,或许只有的选择对林丽来说才是最好的。就如同鞋子大小,合不合适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笑闹过后在林丽的惊声和大家的惊呼中,程翔拦腰将林丽抱起,然后抱着她出了房门,抱着她进了电梯,最后抱着她直接上了过来接亲的主婚车。

    安然和其他的几位伴娘团随后坐是另外的车子,婚车队先是将人直接接到了位于市郊程家父母替他们准备的新房里。在新房里,林丽和程翔在主婚人的安排和指示在按中式婚礼的习俗给程家父母敬了茶,磕了头。

    两位老人笑着分发了两个人包给他们。

    然后林丽和安然同其他的几为伴娘团直接被安排了在林丽和程翔的新房里,等候程家的几位长辈到齐,然后大家在一行人一起去到酒店里。

    几个人在房间内给林丽换上了第二套礼服,是那天同安然特地在婚纱店里试过的特别制定的纯白婚纱,因为等一下到酒店的时候,婚礼现场,林丽将穿着这套礼服挽着林爸爸出场,将由林爸爸将她的手直接交到程翔的手上。

    几个人在房间了坐了会儿,没有过多久,等的人似乎人都已经到齐,然后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驱车前往举行婚礼的酒店。

    林丽依旧同程翔坐在主婚车上,嘴角淡笑的,今天挂在脸上的全是幸福的表情。

    反观一旁的程翔,从上车起表情就略有些不对劲,时不时的转头看着窗外,就连脸上的笑意,也有些尴尬。

    林丽自然是注意到了身边人的转变,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他这样,心里总有种隐隐约约的不好的预感。

    程翔猛的将看着窗外的目光收回,转头看着林丽,干笑的摇摇头,说道:“没,没有。”他不该多想,等一下他就要和林丽举行婚礼了,他今天全心注视的人只有她而已!

    林丽顺着他刚刚的视线往外看去,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点点头,便没有再多问什么。

    待林丽他们一行人到达酒店的时候,婚庆公司早已经把酒店的会场全都布置起来,鲜花,气球,红毯,一个都没有少。

    因为婚礼的仪式还没有开始,所以林丽喝安然他们直接被安排在了酒店里的一个小包房内,那里,林爸爸和林妈妈已经到了,见到林丽进来,忙让她坐下,有些担心的渴不渴,饿不饿。

    林丽摇摇头,只觉得有些想上厕所。

    这个包房内到也有独立的洗手间,倒也还方便,所以安然直接陪着林丽进了洗手间,伸手将她那有些夸张的裙摆拿着,让她更方便的解决个人问题。

    待一切完毕,冲了水,安然要牵着林丽准备出去的时候,林丽看着安然,张口想说什么,却有些欲言又止的闭看了嘴。

    安然看出她的不对劲,问她,“怎么了?”

    林丽看着她,本想张口说自己觉得刚刚从程家别墅到酒店的时候,程翔的表情和反应看上去略有些不对劲,可是张着口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要了要头,朝她笑笑,“没什么。”其实林丽不过是觉得自己这段时间都快要神经紧张了,总是疑神疑鬼的猜测程翔对自己的真心与否,可是就单单看程翔半跪着将戒指套进她手里的瞬间,她能感觉到他如同自己一样也的紧张,朝她问出口是否愿意嫁给她的时候拿也是真心的,甚至当他深情的叫着她老婆的时候,她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对于这段婚姻的态度同自己是一样的。或许就如同他说的,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将要同她携手走过一生的人是谁,从来没有想过要从她身边离开。

    也许刚刚只是她自己多心了,已经到了今天这一刻,再担心还能发生什么事。

    “怎么了?”安然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林丽笑着摇摇头,只借口说道:“有些紧张,原本还想问问你当初跟你们家苏先生结婚的时候紧张不紧张,这才想起你们只是扯了证,根本就没有婚礼。”

    安然信以为真,朝她伸手抱了抱她,安慰说道:“没事没事,人生一辈子也只有一次,紧张是正常的,没关系,等一下就好了。”

    林丽点点头,朝她笑笑。

    在包房里坐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新娘秘书急急的跑来通知他们说,外面音乐已经起了,仪式现在开始,让林丽准备好当音乐改换到结婚进行曲的时候,从那个走道,挽着林爸爸的手直接进场。

    林丽点点头,有些紧张的看了看林爸爸。其实林爸爸也有些紧张,却还是拍了拍女儿的手,让她放轻松。

    安然同其他姐妹伴娘团的人直接进会场在那张专属她们的桌子上落座,而林妈妈则直接被接到了程家父母那一桌。

    会场被布置的很喜气,中间红毯从司仪台直直铺到会场的门口,在门口过来一点的地方,那个花柱拱门架立着,而红毯的两边直则沿路放了好多花柱,天花板上浮着许多五颜六色的氢气球,司仪台的背景是一个大大的LED多媒体屏幕,屏幕上此刻放映着程翔和林丽这10年一路走来的各类新老照片,有生活的,也有外出旅游的,当然最多的还是两人的结婚照。俏皮,可爱,幸福,深情相望,甜蜜拥吻等等各式各样。

    当结婚进行曲在这个时候被播放出来,当在场的人从躁乱慢慢安静下来,当所有人的目光望着门口新娘等一下要进来的地方。在场的人似乎都忽略了站在司仪台下,红毯的另一端,程旭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传来短信,程旭的脸色蓦地大变。似乎发生了什么,程翔忙上前去想同司仪沟通能否将仪式押后,音乐也暂时不要开启,可这还不待司仪回答拒绝,这边林丽已经挽着林爸爸冲红毯的另一端面带着微笑,缓缓的朝他这边过来。

    就在之时,手机短信再一次响起,快速的点开,脸色一下刷白,也顾不上许多,转身便要朝会场的出口跑。

    见状司仪忙让一边的音响师将音乐换掉,这音乐一换,底下突然有些骚动起来,大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连挽着过来的林丽也有些愣住了,愣愣的站在红毯中间,看着那朝她急急过来的男人,一下略有些反应不过来。

    程翔大步朝林丽过来在她面前停下,来不及解释,只说道:“林丽,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林丽被他的话说的有些懵,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程家父母和林爸爸林妈妈也被这样的情况弄得有些莫名其妙,程爸爸忙厉声出口唤道:“程翔,你去哪里!”

    程翔停住脚步,只说道:“爸妈,我有急事,等下就来,仪式迟一点举行吧。”他真的是怕来不及了,刚刚潇潇发短信过来说,他要是再不过去,她就从酒店的顶楼跳下来,说到做到!他不敢拿她的生命来冒险,万一这是真的!所以,他现在必须赶紧去顶楼看看,然后把她给带下来。

    “混账东西,有什么事比你结婚还重要!”程家爸爸厉声说道,绕过桌子朝他过来,边说道:“不管什么事,都等婚礼结束后再说!”

    “爸,我真的没办法解释,我马上下来。”说着,转身便跑着离开。

    林丽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忙朝着程翔的背影唤道:“程翔!”他不是要跟她结婚吗?现在这样走了算怎么回事!

    程翔没有转头,忙跑着出了会场,他怕潇潇若说的是真的,那他要是晚去了几分钟,那后果他真不敢想象!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丽也丢开口中的捧花,紧跟着程翔身后跑出了会场。

    新郎新娘同时在婚礼上跑掉,众人这才缓缓反应过来,转头议论着。

    而反应过来的安然怕林丽出事,也忙起身从位置上离开,见过林爸爸身边的时候,快速说道,我去看看。

    程翔跑出去,赶忙着要坐电梯上顶楼的时候,在酒店的大厅看见潇潇此刻正拿着手机朝他笑着,朗声唤他,“翔哥哥。”

    程翔转头,愣愣的看着那个站在离他不过10步之外的潇潇,再愣愣的转头看看那还跳动着数字的电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步朝她过去,“你怎么在这!”

    潇潇撒娇的亲昵的挽住他的手,娇嗔的说道:“难道你想我在上面,你真的想我从上面跳下来啊!”

    程翔看着她,看了看手中的手机,质问的说道:“你骗我!”

    潇潇不以为然,挽着他的手,说道:“不然你怎么会出来嘛。”

    “你——”

    “程翔!”林丽在这个时候追到,看着他们亲昵的挽着手站在一起,胸口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着。整个人有些站不稳,气息也因为刚刚剧烈的奔跑而起伏喘息的有些大。

    程翔转过头想朝林丽过去,手却紧紧的被潇潇拉住,只见潇潇嘟囔着嘴,朝他摇摇头,似乎在说自己不会放手!

    “潇潇,你放开。”程翔有些动气,他是真的以为她有事,不让他不会丢下林丽就从婚礼的现场跑出来。

    “我不放。”潇潇根本就不当他的话是生气,手紧紧挽着程翔,转头脸上带着胜利般的微笑,朝林丽笑着。

    林丽只觉得自己的心被千万根针扎似地,原来想象知道是一回事,真正遇到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她曾想象过他同别的女人一起,甚至比这样挽着手还要更亲密,可是想象的疼痛根本就不及现实看到的疼!

    “林丽……”看着林丽那惨白的小脸,程翔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

    林丽愣愣的朝他过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脸上泪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刚刚在车上,她一直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却没想过他竟然会在婚礼上当场离开!

    在他们面前站定,林丽眼睛定定盯着两人挽在一起的手,曾经她也这样缠着程翔耍过无赖,每当这时,程翔总会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轻轻啄吻她的唇,然后再答应她提出来所有无礼的要求!她曾经以为这个位置这个待遇只有她才有,却没想到,别的女人也一样可以。

    哈,对了,她怎么忘了呢,那个位子从来不是她的,她不过是那个女人的替代,因为得不到,所以才会找她代替,她不过从来只是个替代,一个别的女人的影子!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即使10年的感情,即使他再疼她,心中的位子也从来不是她的!是她自己一直执著着这份感情,一直不甘心不舍得放手!

    “林丽,不是你——”程翔看着她,想开口解释什么,却被林丽直接打断。

    “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吗?”林丽定定的看着他问道,眼泪止不住的冲眼眶里滑落,无声无息的。

    “不是这样,我——”程翔再次被打断,只是这次打断她的不是林丽,而是他一旁站着的潇潇。

    “翔哥哥一直爱的是我,不然你看,只要我一条短信,甚至连电话都不用,他就这样飞奔出来了,你觉得这样的答案还不够明显吗?”潇潇看着林丽,无不得意的说道。

    “潇潇,你别胡说!”程翔斥声道,伸手要将她的手甩开,却怎知她紧紧的握着,怎么也甩不开!

    林丽点点头,是啊,答案这么明显,她还问这样的问题,这是在自取其辱吗?

    可是她真的好不甘心,10年的感情,从18岁到28岁,女人最青春最灿烂的年华,她全都给了眼前这个男人,爱她,甚至爱到不惜去做别人的影子,爱他,甚至可以不要名分的跟在他身边,远以为时间能战胜一切,远以为10年的时间,即使没有深爱,即使他心中还有某个身影,但至少也能让他对自己有着一丝情份,有着一份怜惜,甚至她此刻还怀着两人的孩子,两个人共同的延续!

    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任由眼泪双双从脸颊上滑落,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不要自己最后的尊严,最后问道:“程翔,你还要回去跟我结婚吗?”

    根本就不等程翔开口,身边的潇潇直接接道:“你这人这么重要死缠烂打的,翔哥哥根本就不喜欢你,这么明显非要人说的这么清楚,刚刚翔哥哥为了我从婚礼上跑出来这不够证明你想知道的一切吗?你还有什么——”

    “够了潇潇!”程翔真的是动怒了,厉声责斥潇潇,然后猛地将她的手甩开,冷冷的说道:“请你闭嘴,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说话!”

    潇潇被这样的他有些吓到,程翔从小到大一向温和,从来没有为什么事赤红过脸,更没有大声跟她说话一句重话!

    程翔不去看她,转过身看着林丽那苍白的小脸,心里的某一处像是被撕裂一般,疼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林丽看着他,再一次问道:“程翔,你还要跟我结婚吗?”如果他的回答是肯定的,傻了这么多年,那她就是再傻这一次也无妨,10年的感情,她真的做不到说放就放!

    程翔看着她,定定的点头!像是承诺,“我们结婚,我不会离开你!”对于她,他从来就没有想过离开。或许最开始的时候只当她是潇潇的替身,但是时间越长他越知道她只是她,从来不是别人的替代,即使发型再像,即使别的地方刻意模仿,但她始终还是她自己,他从来没有认错过!跟她在一起很舒服,可以大声的笑,可以不顾形象的吃东西。这10年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她就像是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所以要是离开,不是她离了他活不了,而是他离了她将会无法生活!

    “林丽!”安然在这个时候跑到,见到三人对峙,忙上前来到林丽身边。林丽淡淡的朝她回头笑笑,只说道:“没事了,我们回去继续婚礼吧。”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身后潇潇突然朝程翔吼道:“翔哥哥!你不是从小到大都爱着我吗,甚至在我离开的前一天还将那封告白的信给我,信上说你从懂事起就一直喜欢我,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难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吗?韦俊哥哥不要我,难道,现在连你都不要我了吗?”

    闻言,程翔顿住脚步,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那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攥握成拳。

    见他不走,潇潇继续说道:“翔哥哥,我知道你一直是爱着我的,以前是我傻,一直不知道原来对我最好,会全心全意爱着我的男人只有你,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说着,朝程翔过去,伸手紧紧拉着程翔的手,继续说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翔哥哥你了,如果你也不要我,那我怎么办?”说着,眼泪如珠子般的从她眼眶里滑落,“翔哥哥,别不要我,别不要我好不好。”

    程翔紧紧抓着手,不回头,脚下却也一步都迈不开来。

    见状,安然担心的朝林丽看去,只见林丽紧紧咬着唇,那唇瓣因为紧咬着而不住的有些颤抖,那两侧的手紧紧握着,像是竭力克制住什么。

    “翔哥哥,我知道你一直只当她是我的替身,其实你心中一直只有的我,对不对,不然你也不会知道我回来,连家都没回直接来见我,为什么你明明这么喜欢我,却不承认呢,难道真的要为那所谓的责任而委屈自己一辈子吗?你明明不爱这个女人,却因为觉得愧疚她而娶她,那么不是因为爱情的婚姻,能走得长远吗?”潇潇紧紧抓着程翔的手一字一句说道。

    程翔痛苦的闭了闭眼,他不否认自己过去真的非常希望过潇潇,甚至现在内地对她还有一份儿时的执念!这一点,她无法否认。

    潇潇有些激动的从身后将程翔的腰抱住,情绪略有些激动的说道:“翔哥哥,别离开我好不好,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你还不要我,我真的会死的,难道你真的要看着我死吗?”

    安然有些看不下去,刚想上去去质问,只见,身旁的林丽猛的一个转身,上前,猛的将程翔身后的潇潇拉出来,抬手,“啪!——”的一声巴掌狠狠的落在了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上!

    林丽的力道明显很大,潇潇被她这一巴掌打得脸颊马上一下红肿起来,那白皙的脸上鲜红的手指印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猛的上前抓住潇潇,林丽的情绪有些激动,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他的时候转身一点没有留恋,我跟他10年的感情,你凭什么说回来就要在我们着插上一脚,我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的丈夫,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潇潇被打的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伸手捂着那半张脸,哭着说道:“你你你,竟然打我!”

    “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你在抢我的丈夫!”林丽朝她怒吼,情绪很是激动,说着,眼里止不住,也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程翔和安然也被林丽这一巴掌打的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安然忙上前扶着略有些颤抖的林丽。

    潇潇则哭诉的朝程翔拉着他,委屈得说道:“翔哥哥,她打我,他竟然打我,好痛,真的好痛!”

    林丽的情绪似乎也已经被逼到了顶点,完全不受控制,挣脱开安然,上前就要去拉开程翔身边潇潇,此刻她的精神快崩溃了。

    潇潇有些害怕,本能的以为她又要上前来打她,忙又往程翔身后躲了躲。

    而此时程翔也反应过来,下意识也以为林丽还要打潇潇,赶忙挡在前面,要挡住林丽,“林丽,你冷静点,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再听你跟我编那些哄我的谎言,我知道你一直拿我当她的影子,头发不许剪不许染!我和你一起10年,我以为你对我会我一点点爱,哪怕是一点点,就算没有也没关系,我们终于要结婚了,我等了10年终于等到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在今天,为什么要今天在我们的婚礼上跑开,哪怕你是昨天告诉我说不要跟我结婚,哪怕你早上来拒绝我说我们不结婚了,可是你为什么非要刚刚,非要在我爸爸牵着我的手出来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的面从婚礼上跑掉,程翔,你还可以再对我狠点吗?”林丽有些激动的朝程翔吼着。

    而也就在这时候,林爸爸林妈妈和程家爸爸妈妈从会场那边赶过来,几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谁都没有立马上前。

    程翔被质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知道她此刻激动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上前想拉开她,却被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推开。只见林丽一脸怒气的朝潇潇过去,程翔以为她要对潇潇怎么样,下意识猛的伸手拉住林丽的手,一个用力,将她的身子拉了回来,却因为力道过大,而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及时将林丽接住,而使得林丽被外力拉得一个脚下不稳,然后脚下往身后退了好几步,重重的朝身后摔去。

    “林丽!”安然惊呼的叫道,眼看着她往身后摔去,此刻上前却已经来不及!

    “林丽!”

    “林丽!”

    身后林爸爸林妈妈和程家爸妈四人同时惊呼的叫道,赶忙的往林丽这边跑过去,但是距离太远,一切都是徒劳。

    没人能将林丽扶着,最后大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丽重重的被摔到了地上,屁股落地!

    “啊!”那剧烈的疼痛让林丽一下惊叫出声,整个人身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抽离她,她想抓,却无能为力,身子缓缓的朝朝地上躺去。

    程翔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忙跑上前将林丽扶起,整个人慌张的毫无主张,只紧紧的抱着林丽,在她耳边轻唤,“林丽,林丽……”

    林丽有些困难的抬手,想摸摸他的脸,却最终无力的垂下,身下那纯白色的礼服下,血缓缓的滩流出来,印染红了那象征圣洁的纯白婚纱。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