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眼前的山峰巍峨而寂静,据说是附近最险要最高的一座山,连当地人都很少上去。
数队人马,从各个方向包围山岭。前锋已经冲到了半山腰,数道亮白的手电在夜色中闪烁。
刑警们第一时间追踪姚檬的车,一路找到这里,但离她被挟持,也已经过去了大概六个小时。
季白也带着一队人,沿深黑的小路攀爬而上。他的脸色紧绷而沉默——姚檬出事的消息传来,整个刑警队的人都是切肤之痛。
攀过一片陡峭的岩壁,眼前出现一片幽深的树林,有几名先到的特警在林间搜寻,忽听一人高声喊道:“在这里!”
手电照得林间光影扑朔,只见前方低洼的泥地里,一个人影低伏着一动不动。她全身上下只穿件衬衣,勉强遮住大腿根,还能看到许多红紫痕迹;而长发如瀑散落,露出半边秀丽的脸庞——不是姚檬是谁?
特警们围着她,全都没说话,季白在姚檬身边蹲下,拿起她的手腕,霍然抬头:“还活着!”
——
许诩跟其他人一起,留在山下守候。
她非常的担心。按照她的判断,嫌疑犯的心态之前已经有些狂乱的征兆。此刻他穷途末路,姚檬只会被他视为最后的盛宴。
又等了一阵,忽然见到前方山路上,有一队人跑了下来。其中一人怀中还抱着个人。许诩整颗心都提起来,跟众人快步迎上去。
“医生!”“医生!”许多人都在大喊。
姚檬被放到了救护车里,身上包裹住毛毯。随行医生快速检查一番,松了口气:“没事,晕过去了。”
就在这时,姚檬幽幽醒转,睁开眼望着众人,目光有片刻迟滞,忽的面色一黯,眼中痛楚难掩。
“没事了,你没事了。”许诩握住她的手。
姚檬死死盯着灰白的车顶,眼泪大滴大滴掉下来。车旁的警察们见状都沉默不语,走到一边去了。
许诩的眼泪也无声滑落。静默片刻,她轻声说:“什么也别想,好好休息,我在这陪着你。”
姚檬迎着她的目光,静默了一瞬间。
她并不是自己逃出来的。
残留的药效还没过去,她的脑袋始终很沉,而从山洞中逃脱那段记忆,也是模糊和支离的。
她记得自己醒过来时,山洞里有了盏烛光。她一眼就看到之前那个守林员,光着狰狞的下~身,躺在旁边的一张小床上。而她双手双脚都被锁链束缚,躺在床边地面的毛毯上,浑身狼狈不堪。
她怕得要死,可铁链根本挣脱不了;她想杀了他,可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从洞口走了进来。她恍恍惚惚看着他走近,他穿着半旧的林业工人的衣服,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一脸络腮胡子看不清长相。他从桌上拿起一串钥匙,走到她面前,试了一阵,就打开了锁链。
她一下子跌落在他怀里,而他有力的双臂抱紧了她,那怀抱紧得有点让她喘不过气来,扶着她就往洞外走。
出了洞,他牵着她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前方隐约看到手电的光芒,他忽然就松开她,闪身进入边上的树林。那背影很陌生,可又似曾相识。她在哪里见过?这样印象深刻?
“你是不是……”她哑着嗓子问,“你没有死……为什么……”
那人脚步一顿,却走得更快,很快就不见踪迹。而她精力不支,走了几步,就又倒在地上。
……
姚檬缓缓挣扎起身,许诩连忙扶住她。她指着前方寂静的山峰,轻声说:“他在山洞里,方位我记得不太清楚……应该是西面的一处山林里,靠近山顶。”
——
许诩想跟医生一起送姚檬就近的医院,姚檬却坚决拒绝了。
“不用了。”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有点空寂,“我要在这里等。许诩,我想自己呆着。”
不等许诩再说,她闭上眼,不再看她。
——
深夜的山林越发清冷,树影在月光下如鬼魅摇动。
季白带一队人,缓缓逼近前方峭壁下的山洞。
山洞静而深,看起来像个黑色的窟窿。洞口隐隐透出一丝火光,里面有人。
洞外的警察越聚越多。大胡接到后方消息,走到季白身旁,压低声音说:“姚檬醒了,她说的方位也是这边,应该是这个山洞没错。”
季白沉着脸一挥手,身后一人手持探照灯,猛的朝洞内照去。果然见洞内站着个人影,许是被灯光惊到,他迅速侧转身体,贴着岩壁。而他身后,隐约可见张小床、桌椅、矮柜,还有数条垂落在地的锁链。
“谭良,你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出来!”有人喊道。
洞中人影一闪,季白低喝:“小心!”话音刚落,两道“砰砰”的破空声传来,里头那人似乎低笑了一声。
“是麻醉枪!”大胡也惊出一声冷汗,好在无人受伤。
只听“哐当”一声,谭良把什么东西丢在地上,然后人影慢慢朝洞外走来。
所有人持枪严正以待,季白凝神端枪,瞄准他的额头,一旦有任何异动,即刻击毙。
他渐渐走入了光线中。那身守林员服有些凌乱,他的表情却很平静,炽亮的灯光打在他脸上,透出种异样而渗人的白。而那双清秀的眼,黑亮黑亮。
“双手抱头趴下!”大胡喝道。
谭良的脸上忽然闪现一丝笑意。
季白心头一震,然而来不及了,谭良嘴角已经逸出缕鲜血,那是氰化钾中毒的迹象,而他眼中笑意更浓。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他的声音很温和,“我总算没有白过这辈子。”
所有人看着他仰面嘭然倒地。
——
灯光将山洞所在的整片山林,照得通亮如昼。不断有警察从洞中出来,拿着证物袋向季白报告:
“发现了残留的氰化钾和催~情药。”
“洞内有一些女人头发,已经收集好。”
“杂物堆里找出了市内租车票据——他用的是化名和假证件租车。”
“柜子里有一些女人衣物,还有强生沐浴液、剃须刀等。”
……
季白负手站在洞口,沉肃不语。周围人来人往,气氛紧张而凝重,唯有谭良身体覆盖着白布,静静躺在泥地上。
——
消息很快传到山下,整个山脚都沸腾了。其他片区的警察往这里越聚越多,逗留在农舍的媒体也蜂拥而至,被警察们拦在外围,可他们的闪光灯几乎要将夜色照亮。
许诩一直坐在一辆警车里等候。收到确切消息,她下车、穿过喧嚣人群,径直走向不远处的姚檬。
姚檬已经起身,坐在救护车后车厢,身上披着毛毯,捧着杯热茶。她的情绪已经平复,只是眼眶还是红的,目光依旧空滞。
许诩走到她跟前,轻声说:“谭良死了。”
姚檬肩膀微微一抖,点点头,嘴角露出个讥讽冷漠的笑容。
许诩想说点什么,可说什么都不可能减轻她受的伤害。看着她微缩的肩膀,许诩眼眶又泛起湿意,最后依然只能沉寂不语。
这时车旁走来个人,是姚檬同事,将手机递给她,声音放得很柔:“林总电话。”
姚檬静了一瞬,接过贴到耳边,本已干涸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嗯……我在这边。好,我等你。”挂了电话,她抬眸,看向许诩。
“清岩马上就到。”她深吸了口气,眼神也有了几分冷意,“现在凶手死了,我也这样了。许诩,你还要坚持怀疑清岩吗?你现在相信是你错了吗?我当时就不该掉头回来……”
她话没说完,许诩只觉得胸口一阵滞涩沉痛,整个身体也有些发僵。两人静默片刻,许诩低声说:“对不起。”
姚檬没再说话,转头看着一边。许诩又说了声“对不起”,静默着转身走开。
——
季白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眼前人潮涌动,群情激奋,都想看看变~态连环杀手的死状。
他内心生出一丝疲惫,绕开人群,目光在停车坪搜寻了一会儿,就见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垂头站在一辆警车旁。
唯有看到她,才令他冷硬的心头一软。季白快步走过去,在她跟前停步。
看着她红湿的眼眶,季白没有多问,而是温柔的将她抱进怀里。
许诩心里始终堵着,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季白见她目光一直望着自己背后,便也转头看过去。
那是一辆救护车,车内灯光明亮。林清岩的西装和头发都有些凌乱,抱着姚檬坐在里头,俊脸紧绷而铁青,眼神冰冷而沉寂,整个人一动不动。
季白淡淡收回目光,清冽的黑眸盯着她:“别想了,先回家休息。我心里有数。”
许诩不出声,视线越过他的身躯,依旧停在林清岩身上。这时,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他缓缓侧转脸庞,目光正好与她对上。
那眼神是冷漠而痛楚的,像是每一个为爱侣的不幸而愤怒悲伤的男人。
许诩执拗的与他对视不动。
过了一会儿,他眼中的悲痛慢慢平复,修长眉眼变得平静。而那薄薄的唇角,忽的勾起一丝微笑。
此刻没人看向这边,更没人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唯有许诩心头剧震,胸中阵阵气血翻涌。
她这几天本就疲惫不堪,此刻急怒攻心,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前一黑,昏倒在季白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不少读者说上一章被虐到了,摸摸
明天更新还是晚上10点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