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两天后的正午。
秋日的阳光,温暖而明亮。照得山岭越发翠绿幽深,广袤无边。
许诩一上午都在山脚农舍里,跟几个同事一起整理案情资料。眼看到了中午,她回到房间休息,才看到手机上多了条短信。
是姚檬:“你是在山下农家院吗?我跟同事也在山区,晚点想过来找你聊聊。有空吗?”
许诩明白过来——姚檬的杂志社也获准进山区采访了。她立刻打过去,可一直占线。
——
姚檬正在跟林清岩打电话。
她是今天一早进山的。她的杂志关注女性生活健康,这次的连环杀手案会是很热的话题。而她是犯罪心理专业出身,由她来带队采访,当然能比普通记者获得更加深刻精准的结论。
她也有私心。如果山区杀手存在属实,就能替林清岩洗清嫌疑。所以潜意识里,她也憋了口气,想替他做这件事。
只是她来山区,林清岩事先却不知道,还以为她在公司加班。此刻电话打过来,才察觉不对劲,他声音里就有了不悦:“你怎么去那里了?听说凶手还没抓到,太危险了。”
姚檬正和两个同事坐在采访车里,这里是山脚的一片空地,被临时充当为停车场,周围全是车和人,吵吵闹闹。她笑答:“没事,我跟同事在安全地方。不安全的地方警察也不让去。”话锋一转,声音柔和了几分:“你按时吃药了吗?”
那头林清岩静默瞬间,语气也平和了:“吃了。老婆,你早点回来。山上不安全,我不放心。”
姚檬的采访任务还没做完,可听到他此刻的低语,心里却是又怜又痛,生出一股想要马上见到他的冲动。她看一眼天色还早,答:“嗯,那我现在就回来。”
“走大路,手机一直开着。”
“好。”
挂了电话,姚檬对两个同事说:“我先回市里,剩下的你们继续。有问题随时电话。”
她开车离开山脚,在山路上走了一阵,前方已经看到警方的路障,就快驶入大路。她想给林清岩报个平安,拿出手机,才看到许诩的未接来电。
“许诩,刚才我在打电话。”
许诩之前打不通她的电话正担心,就快给片区巡警打电话找她了,此刻才放下心来。
上次许诩跟姚檬聊完之后,才看到林清岩的口供,承认是别有用心接近姚檬。虽然她不确定林清岩是否跟本案有关,但想到这个人,心里总是梗着不舒服。她觉得有必要再提醒一下姚檬,但之后一直在山区忙案子,现在姚檬找到她,于是答:“没事。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也有话对你说。”
姚檬原本想说要回市区了,听到她语气有异,也就按下不提,问:“你想跟我说什么?没关系,直接说吧。”
许诩顿了顿,就把林清岩跟冯烨的关系讲了,然后说:“我觉得这个你有必要知道。”
姚檬静了一会儿,答:“谢谢你许诩。不过这件事,那天从警局回来,清岩就跟我说了。他……什么都跟我说了。现在我只想陪他度过最后的时光。”
许诩:“但我还是觉得你要当心他。”
姚檬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了,但还是忍住了,说:“这样吧,我们当面谈。你在哪里?”
许诩以为她就在山区不远,说了地址,姚檬说:“好,我到了打你电话。”
许诩:“行。我到农舍门口接你。”
——
此时,季白正跟十来名警察坐在半山腰的树林里,混着清水,大口大口嚼着随身带的干粮。每个人的脸庞灰黑而风尘仆仆,眼神里的冷肃坚毅却是如出一辙。
“都吃好了?出发。”季白站起来沉声说,这时手机却响了。
是霖市信息技术科的同事,声音有抑不住的兴奋:“季队,我们真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人!”
“说!”
“谭良,25岁,林业大学毕业,今年年初从县林业厅,下放到林区当守林员——这肯定是工作犯了错误的。有工作用车、一个人在山上住、劳保用品登记表上鞋码是42码,对了,第二起案件死者就是在他负责的片区里,他现在人还在山上……”
谭良的照片和居住地址很快传到季白手机上。只见照片上的男人穿着深绿色守林员制服,戴一副眼镜,清秀而年轻,白白净净,眼神非常平静,看不出任何异常。
季白:“把照片传给各个搜索队队长,让他们留意这个人。暂时没有证据,遇到人先扣留下来。”
——
谭良的独居房屋,在一片高高的山岭上。偌大的小院寂静无声,几间青色水泥房舍阳光通透。
季白领着众人,小心翼翼从各个方向包抄。他一声令下,众人一起发动,持枪冲进去——却只见屋内一片空荡荡的,哪里有谭良的人影?
季白仔细环顾周围。屋内摆设十分简单,亦干净整洁,看不出什么异样。一名刑警挂了电话说:“林业厅那边说,昨天开始就联络不到谭良了。”
如果说一开始众人对于季白锁定谭良这个嫌疑犯的原因还不是很明白,此刻见这人无缘无故失踪,反而都开始怀疑他了。
这时另一名刑警检查完院内痕迹,跑过来汇报:“季队,从车轮印看,他开着一辆林区作业车下山了。”
季白沉声低喝:“追!”
——
季白带着自己的小队一路冲下山,在山腰处遇到一队巡警,经沟通后,他们说三个小时前,的确看到一辆守林员作业车经过。
季白看着他们指的车行方向,心头倏地一紧——许诩所在的农舍,正在这个方向。
他坐上巡警的车,拿出手机拨打许诩电话,却一直占线。山间信号断断续续,后来就打不通了。
此刻山脚已不平静,数辆警车来回奔驰,追查谭良的踪迹。巡警的车刚到农舍门口,还没停稳,季白就推开门跳下去,三两步冲进院中。
院内本该有两名民警执勤,此刻却不见踪迹。许诩的房门微掩着,里头静悄悄的。季白的呼吸瞬间停滞,大步冲过去,“哐当”一声推开门。
阳光几静,空无一人。
季白只觉得整颗心直直下坠,转头看着跟进来的几个警察:“她人呢?人呢?”
大伙儿都答不出来,季白铁青着脸就往外冲,同时拿出手机,继续拨她的电话。谁知这回却通了,季白猛的刹住脚步,只听到她的声音传来:“季白……”那声音竟有点发颤。
“你在哪里?有没有事?”
“我在山路上,我没事。”许诩的呼吸似乎也有点迟滞,“可是姚檬很可能出事了。”
——
季白赶到许诩说的地点。这是一段偏僻的山路,现在已经聚集了十多名警察。许诩就站在人群中,脸色发白——她收到队里发的谭良照片时,已经联系不到姚檬了。
山路旁停着辆守林员作业车,看车牌号正是谭良的,此刻里头空无一人。而旁边地面上,还有两条急刹车的痕迹。一名刑警走过来对季白说:“头儿,看车轮痕迹,跟姚檬驾驶的宝马车相符。”
距离谭良下山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也就是说,姚檬很可能已经被劫持了有一段时间。
季白看着地面的车轮印:“通知所有人,追踪这辆车!”
——
不知过了多久,姚檬的意识渐渐恢复了一点。可脑子还是很沉,始终睁不开眼。她清楚这是麻醉药的后效。
一些零星的记忆片段,也在她脑子里浮现:她把车掉头往回走……路边冲出一辆绿色的作业车……她下车查看车况,对面走来个清秀白净的陌生青年,穿着守林员制服,礼貌的朝她微笑道歉……
然后她的胸~口就一麻——是麻醉枪!守林员都有麻醉枪!
这是哪里?恍惚间她看到一片漆黑的岩壁,是某个山洞吗?
她努力想睁开眼,却感觉有人捏住了自己的下巴,然后有种淡甜的液体往里灌。
不……不要……
她看过天使杀手案的资料,那是日本产催~情药的味道……
意识渐渐变得更涣散,她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热,她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呻~吟,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然后她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自己。一具陌生的、温热的身体覆盖上来,男人狠狠进入了她。
这个过程,对于姚檬来说,无比漫长。大多数时候,她都昏迷着,偶尔醒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再加上药物的作用,她什么也看不清,她似乎说了很多话,但是一句也记不住。唯一的印象,是男人将她翻来覆去,仿佛永不知餍足。
后来一切终于停止了,山洞里没有光,她感觉男人站在黑暗里,低头看着自己。而她只能恍恍惚惚的说:“别杀我……我不能死……清岩救我……清岩救我……”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完结前总要来一次二更!才不负鸡血墨之名!
咳咳,开玩笑的,二更刚开始写,晚上10点见!万一没写完别怪我,我在努力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