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已是半夜,窗外深黑而寂静,刑警队办公室却是白亮如昼。
季白、许诩等人隔着深色玻璃,看着审讯室里静坐的林清岩。他今天穿的是西装,没打领带,衬衣扣子松开一颗,令他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清俊柔和几分。而他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修长的眉微蹙着,眼神也有点冷。
这头房间里,赵寒拿着叠资料走进来:“头儿,香港那边终于核实了——林清岩的公司,当年跟冯烨所在公司有业务往来!有好几份合同,他俩都有签字——他们当年肯定认识!”
众人都是精神一振——既然两人有渊源,林清岩就有可能模仿冯烨!
季白接过资料,仔细看完,跟老吴交换个眼色,两人推门进了审讯室。
——
林清岩听到动静抬头。他跟季白也算是朋友了,此刻以这种方式见面,他只盯着季白不说话。
季白:“林先生,你好。很抱歉今天突然打搅,请你回警局协助调查。”
林清岩:“你们是姚檬同事,有些事我不想追究。但是我很不明白,你们办案为什么会牵扯到我和姚檬?希望你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玻璃这头,赵寒忍不住嘀咕:“别说,他看起来倒像是无辜的。”
许诩也点头——迄今为止,他的所有反应都很正常。
面对他的质疑,季白英俊的脸在灯光下平静如水:“的确有原因。我们怀疑‘天使杀手’冯烨,近期回到了霖市。他跟姚檬是高中同学,所以我的同事一直跟踪保护姚檬。今天他们在别墅外听到她的叫声,以为是冯烨出现、伤害到你们俩,才会破门而入。事出突然,希望你理解。”
林清岩一怔,静默不语。
许诩却是微微一笑。季白讲话实在太有策略了,三两句就把关系撇清楚,话语也是似是而非。如果林清岩真的是凶手,只怕此刻是吃不准季白到底知道多少。
不过林清岩的反应,也值得推敲。
这时季白话锋一转:“不过,既然今天已经请你回来,我们也有一些问题想问清楚。”
林清岩神色不变:“问吧。”
老吴开口:“林先生,过去三个月,你的私家车频繁进出林区,是什么原因?”
林清岩淡淡答:“装修别墅。就是你们今天进去那栋。”
老吴:“你是公司高管,平时工作也很忙吧,装修房子这种事,需要亲力亲为?”
林清岩答:“个人偏好。喜欢做的事,我不介意花费时间。”
玻璃这头,赵寒低声说:“我们进去的时候,别墅的确有些新油漆味,家具也是全新的。”
许诩点头——没有直接证据,他的回答也无懈可击,看来季白只能从别的方面下手。
这时,季白将一份病历推到他面前:“姚檬知道,你只能活一年了吗?”
林清岩的表情仿佛瞬间凝滞了,看一眼病历,静静将目光移开。
季白和老吴都静默片刻。老吴说:“她不知道?你既然患了病,为什么还要向她求婚?目的是什么?”
林清岩很淡的笑了笑:“这种私人的事,我不想回答。”
季白淡道:“你可以不回答。但是与冯烨有关的事,希望你配合。”季白将签署有林清岩和冯烨姓名的文件复印页,推到他面前:“你跟冯烨认识,在检查出绝症后,你很快就跟姚檬相爱。而她,是冯烨的初恋对象。”
老吴也看着他:“不要告诉我们,这是巧合。为什么?”
这时,有人将聆讯室的门口推开一条缝:“许诩,姚檬说……想跟你谈谈。”
许诩看一眼隔壁房间沉默的林清岩,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
许诩有点不知道如何形容眼前的姚檬。她坐在一间审讯室里,穿着华贵清艳的长裙,妆容亦是精致如花。但眼睛有点红,隐隐有泪。
看到许诩,她毫不迟疑的直视着她:“你们怎么会怀疑清岩?”
因为姚檬跟林清岩的关系,她也算跟本案有了牵连,许诩不可能对她全盘托出,但也不能完全不提醒她,于是答:“不是怀疑。只是我们列了一些筛选条件,在大范围排除嫌疑人,林清岩也在其中,所以请他回来做例行询问。”顿了顿说:“不过你最好先跟他保持距离,这样对你们俩都好。”
姚檬却不答这一茬,盯着她问:“什么筛选条件,他也符合?”
许诩不吭声,她当然不能说。
姚檬自己之前因为冯烨,也琢磨过这个案子,轻声问:“他拥有独立房屋?他有香港工作背景?这根本不能作为依据。”她脸上浮现一丝柔色:“还有,他这几个月进出林区,是在装修送给我的别墅。有两次还是我跟他一起去的。许诩,这真的只是巧合。”
许诩微怔,点点头。
姚檬又问:“你们还有什么依据?”
许诩望着她坚毅的表情、明亮的目光,却沉默了。姚檬接受了林清岩的求婚,她打算跟他过一辈子。
万一他不是凶手,他得了癌症的事,不应该由她如此突然的告诉她。她转而问:“介意我问几个私人问题吗?”
“你问。”
“你跟林清岩朝夕相处,他在性方面的表现是否正常,你应该看得出来。”
姚檬答得非常坦荡:“很正常。”
许诩追问:“他有用药嗜好吗?是否会迷恋气味、是否会影像记录、用什么牌子的沐浴液、会让你穿上特定的衣服吗?”
姚檬的表情完全不可思议,脸色也更红了:“怎么可能?你说的这些都没有,他连我用什么牌子的沐浴液都不知道。许诩,他是我遇到过的最温柔、善良、稳重的男人,从我们好的第一天起,他就把我当成珍宝一样爱护。你也谈恋爱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感受。相信我,他绝不可能是凶手。”
——
走廊那头的审讯室里,林清岩面对季白等人冷峻的目光,露出个淡淡的自嘲的笑意,也开口了:
“没错,我一开始接近姚檬,的确有目的。
我以前是认识冯烨,我们甚至还成为了朋友。但我恨不得一辈子没认识过这个人。
当年‘天使案’的受害者里,有一个女孩叫张晓鸽,是我的未婚妻。至今没有找到尸体。”
赵寒迅速翻找档案,果然找到这名女子的资料,快步走进去,递给季白二人。
老吴看了之后,问:“所以……你的意思是,找到姚檬,是想报复冯烨?”
林清岩看着他们,幽黑的目光却似看着极远的地方:“当年冯烨总是随身带着姚檬的照片。冯烨死了这么多年,我也快死了,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跟冯烨这种畜~生相爱。
但……她根本跟冯烨不同,她很正直善良,也非常痛恨冯烨做的事。”
季白和老吴都静默不语。林清岩偏头,看着寂静的窗外:“我已经立了遗嘱,所有财产留给姚檬,你们可以去律师那里查。结了婚,我走了,她继承这一切也不会惹人非议。我之前几次去林区装修别墅,装修公司都有人在那边,你们也可以打电话去问。希望你们尽快核实,让我和姚檬回家。”
——
夜色越来越深,天空仿佛浓墨一片,浑浊难辨。远山轮廓起伏,如同黑兽在地平线奔跑。城市灯光星星点点,清冷而静谧。
季白站在走廊里,扶着栏杆远眺。过了一会儿,就感觉到熟悉的温软躯体靠近自己,也静默的站着。此时众人或是在补眠,或是在忙碌。季白伸手轻轻搂着她:“冷不冷?”
许诩摇头,问:“你信林清岩吗?”
“我只信证据。目前他的答案暂时都解释得通。”季白轻声答道,“而且两起案发时间,他的车都没有进出山区。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直接证据。”侧眸看着她在灯下柔白的小脸:“你怎么看?”
许诩蹙眉:“我不知道。不过从第二具尸体来看,凶手的心态应该有些不稳。但刚刚无论你们怎么询问,他的反应都很正常。”
季白点头:“羁押24小时,查证他说的话属实,只能先放他走。”
许诩就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静静转头望向他。此时夜色幽暗,办公室里的灯光透到走廊里,黯淡如薄纱。而他眉宇中有一丝倦色,神色却沉毅硬朗。许诩伸手搂住他的腰,抬头凑过去,亲亲他冰凉的脸颊。
季白勾唇而笑,低头看着她:“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这样要幸运很多。
她轻声答:“希望姚檬以后能遇到真正适合她的人。”
季白摸摸她的头:“别想了。去我办公室睡会儿,我处理完工作就过来陪你。”
——
大屋不少人趴在桌上,抓紧天亮前的一点时间补眠。许诩走进季白办公室,躺了一会儿,脑子里却还想着案子的事,索性起身,走到桌前坐下。拿过来些白纸,却在桌上找不到笔。
季白之前还来过办公室,抽屉也未锁。她顺手拉开抽屉,果然找到两支笔,把抽屉又推上。
过了几秒种,忽然反应过来,重新拉开,只见一叠文件下面,赫然露出黑色丝绒盒一角。
打开盒子,看着里头璀璨晶莹的戒指,许诩有点发愣。她忽然就想起刚刚姚檬说话的时候,左手有几次轻轻摩挲着右手上的戒指,或许是还不适应,但更多的是温柔。
许诩抬起头,外屋静悄悄的,没人看过来。她拿起戒指,套进右手无名指。
季白选的,自然大小刚刚好。款式也精致大方,很合她的心意。只是……原来他打算向她求婚了?
许诩举起手,在灯光下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微笑。过了一阵,放下手,把戒指往外推……愣住。
在指关节处卡住了,脱不下来。
她又推了几下,还是不行。她想:莫非是最近吃太多,手指粗了?抑或是怀孕导致手指肿了?
试了五六分钟,死活脱不下来。刚想拿出手机百度解决方法,就听到外头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
季白一进屋,就见许诩双手插裤兜里,站在屋子正中,有点愣愣的望着自己。
“还不睡?”他关上门,在沙发坐下,将她拉进怀里。
“睡……”许诩神色淡然的打了个哈欠,头老老实实靠在他肩膀上。季白已经累极了,很快就陷入沉睡。只是感觉许诩似乎睡得不安稳,总是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他闭着眼,将她的腰搂紧,喃喃:“不许再动。”
——
第二天许诩醒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沙发上只有她一个人,身上搭着季白的外套。
她是被手机吵醒的,季白的声音听起来很清朗,似乎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沉声对她说:“十分钟后来大会议室,大伙儿开个会。”
许诩马上弹起来,火速冲向厕所。
虽然季白到最后关头才叫醒她,是心疼她,但却叫她一番兵荒马乱。快速洗漱完了,到了会议室,人都坐满了,好在时间刚刚好。
大部分刑警还在外头,只有老吴赵寒几个留在办公室。季白简单说了后面的工作安排,这时赵寒问:“许诩说的几点筛查条件,我们还继续吗?”
季白沉吟片刻,看向许诩:“你把几点条件写到黑板上,我们再梳理一遍。”
许诩点头,起身走到会议室前头的黑板前,刷刷刷开始写。写了几行,忽然感觉身旁的季白目光灼灼盯着自己,有点异样,猛的反应过来,看向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脸顿时烧了起来。
此时正是清晨,警局许多人还没上班,整座办公楼安安静静。几个刑警也有些睡眼惺忪,可个个依旧目光如电,此时都看到了许诩停顿的动作和手指上多出的戒指,全都“明白”过来,看向季白笑了。
季白看着许诩绯红的脸,眼中也浮现浓浓的笑意。但到底是将目光从她身上生生收回来,凝神继续跟大家讲案子的事。
碰头会很快结束,大伙儿都起身,许诩低着头谁也不看,季白目光似有似无落在她身上。
这时老吴走过来:“虽然案件紧张,但生活是生活,该恭喜的还是要恭喜。恭喜你们。”季白淡笑:“谢谢。”
赵寒几个也凑过来,一个个说恭喜。季白全盘照收。赵寒说:“头儿你太厉害了,昨晚那么忙,居然还有空送戒指。”
季白笑答:“是仓促了点,好在许诩肯戴。”
许诩的脸就快着火了。
等人都走完了,季白转头,静静看着她。
许诩低着头,把手伸到他面前:“我昨天好奇试戴了一下,取不下来。你帮我一下。”
“哦,是这样。”季白接过她的手,仔仔细细端详了一会儿,抬眸淡笑,“我脑抽了才会帮你取下来。”
许诩:“……”
她又好气又好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季白也不讲话,黑眸沉沉凝视着她,这目光叫许诩心头一撞。
“我不催你,不过我的态度始终明确——对我来说,这半年已经足够让我确认,你是我要娶的人。”他轻声说,“等案子结束,我一定把昨天的求婚、送戒指都补上。你慢慢考虑。”
“嗯……”
季白看着她通红的脸,还想调侃几句,却听到急促的脚步声,赵寒几乎是大步冲到门口。
“头儿,刚刚来的消息,林区发现了第三具尸体。初步判定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
季白和许诩都是心头一震,同时看向走道对面的审讯室。
林清岩整晚都在里面,第三具尸体却在这个时间出现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正文估计还有十章左右就完结(不含番外,可能有2-3章偏差),老墨最近在想,下一部书,要不要再写犯罪心理都市言情。
因为《蜗牛》是我第一次写这个题材,难免很多地方很粗陋生涩。有了经验,下次应该能写得更成熟专业。当然如果写,人物、情节、案件、言情都是不同的,不会重复。你们看老墨写了4本科幻,都不同哈。还有你们说这本言情太平淡,下本可以整激情点,其实老墨最擅长激情了,哈哈哈。就是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兴趣继续看
不过也有点想写科幻。每次我只要一看到科幻电影、视频片段就热血沸腾。嗷,我再想想。最近主要精力还是把蜗牛好好收尾,写完再仔细盘算下~~~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