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有了。”
窗外晨光黯淡,房间里温暖静谧。两人对望着,一时都没讲话。
大清早的,季白的确被这消息震得有点懵,但也只懵了一瞬间,喜悦便像大片大片清新的绿草,在心头快速而无声的滋生。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低声问:“我不是都戴套了吗?你也吃药了。”
有一段时间,季白没戴套,许诩吃一种市面常见的长期安全避孕药。她闷闷的答:“霖市天气湿润,可能是药受潮了。而且还有一次你出来的时候,套不是蹭掉了吗?”
季白凝视她片刻,将她的双手包在自己掌心,声音中有了笑意:“怪我。”
许诩低头不吭声。
见她如此沉肃模样,季白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许诩要打掉这个孩子,季白其实不会太意外。她才刚毕业,年纪也小,之前从无生孩子的打算。加之性格独立,事业心又重,很有可能做出这样的取舍。
可季白从小接受的教育,堕~胎这种事就不应当发生。
而且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去打胎?对身体伤害太大了。
他抬眸看着她安静而苍白的小脸,心头的柔软渐渐蔓延。但说服她留下孩子,也是毋庸置疑的事。沉吟片刻,刚想开口,却见她忽然抬头,一脸坚决的看着自己。
季白心口倏地一紧。
许诩盯着他,开口了:“还需要去医院复查确认,不过□不离十。”
顿了顿说:“如果怀了,坦率的说,不管你怎么想,这个孩子我都要生下来。”
窗外的天空露出微白颜色,周围的一切寂静如梦。季白看着她那双清黑澄澈的眼睛,心头唯有阵阵暖流轻快的激荡着。
也许是见季白沉默不语,许诩微蹙眉头,一板一眼继续解释:“我做这个决定是经过周全考虑:二十五六岁是女性最佳受孕年纪,堕胎对身体有一定伤害。而且这毕竟是一条生命,我不能接受……”
“好。”低沉醇厚的嗓音,打断她的论述。季白一把将她扣进胸膛,低头就吻下来。
唇舌热烈的纠缠片刻,他才放开她,黑眸依旧近在咫尺盯着她,沉沉含笑:“既然你想生,我当然听你的。”
许诩忍不住也笑了。
其实验出怀孕后,她整晚心情都有点沉重。虽然当机立断决定生,但到底事关重大又没有任何准备,如何能轻松下来?季白此刻毫不掩饰的欢喜和赞同,着实令她宽慰不少。
季白抬头看着墙上的钟:6点,离上班还有两小时。这几天白天都不能请假。
“换衣服,现在就去医院。”
“嗯。”
许诩洗漱的时候,季白已经换好衣服,打电话给朋友,联系市妇幼医院。一切安排好后,他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往门口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打开抽屉,拿出藏在一叠衣服里的戒指,揣进兜里。
——
天空阴雨绵绵,大清早医院里冷清而寂静。两人在妇产科等了一会儿,就来了位医生。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每项指标都很符合标准,确认怀孕无误。
两人回到车上时,雨还下个不停。天色也亮起来,整条街湿漉漉的像是笼罩在水雾里。
季白并没有马上开车走,而是将车停在医院外的林荫道上,握着她的手,静静望着雨帘。
许诩也沉默着。这个消息到底来得突然,她有很多事需要琢磨。
季白也在琢磨:最近都在忙案子,但必须抽个时间,去她家里提亲;原本想先举行订婚仪式,也可以省了;案子一结束就筹备结婚,但时间太紧迫,无论怎样,可能都要大着肚子举行婚礼了……
他的手也伸进口袋里,握住了戒指盒。此情此景实在太普通太不浪漫,但他嘴角的笑意还是有点抑不住。
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刚想把戒指拿出来,就听她说:“三哥,结婚的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季白心头微动:“你说。”手在口袋里握着戒指不动。
许诩转头望着他,目光坦诚:“怀孕是怀孕,结婚是结婚,我们不必为了孩子提前结婚。我们俩说到底只相处了半年,虽然我已经非常爱你,但婚姻是一辈子的承诺,还是要慎重。
我们现在还处于一开始的蜜恋期,应该对彼此了解更多,再磨合一段时间,感情稳定成熟,水到渠成再考虑结婚。这样婚姻才能更稳定、更持久、更幸福。
当然,孩子还是随你姓。”
——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季白望着许诩,沉默不语。
他早该料到的,未婚先孕在她心里,根本不算个事。她希望感情更成熟再结婚,也符合她谨慎迟钝的个性。其实他一开始也是打算先订婚,可以明年再去领证。
不过,她直愣愣的那句“我已经非常爱你”,又叫他心头阵阵悸动。两人都没说过“我爱你”这样的甜腻话,谁想她今天不经意的脱口而出。
只是……按她这么说,将来儿子都满地跑了,他也不一定有名分?
那他作为男人,也太失败了。
他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沉吟片刻,他柔声开口:“许诩,结婚的事当然要你愿意才行。不过你也不用太早下定论——你看,现在刚怀孕,生孩子还得一年时间。到时候我们也相处快两年了,那时候你的想法肯定跟现在不一样。你刚跟我好的时候,应该也没想到现在会‘非常爱我’吧?我看可以到时候再决定。这才是慎重负责的态度。”
许诩心想确实是,点头:“好。”
季白微微一笑,不再涉及这个话题。虽说是缓兵之计,说服了她到时候再决定,稍稍有点怅然,口袋里的戒指又得继续雪藏。但他倒不是很忧心——且不说到时候必然父凭子贵,她自己半年就非常爱他了,再过一年,肯定离不开他。
两人都没再说话。季白将车开得格外平稳,在车流中穿行。
遇到红灯,徐徐停下。他一侧眸,见许诩又拿出了凶案照片在看。
季白原本没在意,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这胎教着实血腥。
可她身为刑警,根本不可避免。最后季白还是开口:“能少看就少看一点。”
许诩却有点发愣,根本没答。忽的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有熠熠亮光:“我想起在哪里见过相似的画面了!”
——
季白和许诩开车行驶在城市公路上时,相距甚远的某个房间里,另一个女人,正迎来每天最惊恐战栗的时刻。
女人被穿上条浅蓝色连衣裙,整个人十分白皙干净。而她手腕脚踝都被锁在床上,根本就下不了床。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男人走了进来。女人全身微微一抖,往床里缩了缩,却只能看着他走近。
男人朝她笑笑,先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赤~裸精壮的身体,再将她抱进怀里,一件件褪去她的衣衫。等她如羊羔般躺在他面前,他却不急着征服,而是俯下头,沿着她的皮肤,一寸寸闻下来。
“你很香。”他低喃。
女人勉强笑笑,全身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男人看在眼里,并不生气,从桌上端起杯水,递给她。女人脸上浮现悲戚神色,却只能接过喝下。
很快就有了反应,雪白的身躯阵阵潮红,她听到自己抑不住的呻~吟。男人坐在床边,静静注视着她扭动的身躯,喉结慢慢滚动着。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照相机,闪光灯不断,将她迷蒙的双眼、潮湿的私~密,都清晰记录。而后他将照相机往边上一丢,握住她的腰,低头咬住一侧饱满红~蕊,狠狠就撞了进来。
空旷寂静的房间,**撞击的声音连绵不绝,一场荒糜的沉沦,仿佛永无尽头。
“喜欢我要你吗?”
“喜欢……喜欢……”女人的声音像呜咽又像欣喜。
“叫我。”
“老公……老公……”
“还有呢?”
“我爱你……我爱你……”
……
——
季白和许诩直接开车到了省厅,找到许诩的师兄——孙清林的办公室。
孙清林看到他们,有点意外,微微一滞后,问:“季队,许诩,有什么事?”
许诩将凶案照片递给他:“师兄,这个现场你有印象吗?”
孙清林接过一看,神色骤变。
许诩在警校时,协助教授重点研究美国案件,亚洲案件主要由孙清林负责。所以许诩有印象在哪里看过类似照片,却不像孙清林如此笃定。他很快从档案柜里拿出一盒资料,放到两人面前。
一张张照片,美好得就像生活里的画。一个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蜷首侧卧,躺在草地上、土地里、森林中、溪水旁……连衣服的风格,都跟死者白安安类似,都是暖色调,看起来无比清新柔和。
孙清林坐下来说:“这是三年前香港的‘天使杀手’案,目前查知受害者八人,未知受害者数目不明。全都是22-25岁企业白领,都失踪一段时间,最后死于氰化钾中毒。这个案子当时在香港很轰动。”
季白和许诩都点头。他们都听过这个案子,只是没有深入了解。
孙清林又拿起白安安的照片:“凶手当年被警方追捕,坠海身亡。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潜逃出国。但是看到这个照片,我几乎可以断定,凶手即使不是他本人,也是他的狂热模仿者。”
季白和许诩都是一静。许诩问:“师兄,你重点研究过这个案子,有他的犯罪心理画像吗?”
孙清林:“我不仅有他的心理画像,我有他的全部资料和照片。”语气愈发沉重,“他是霖市人。”
他很快找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两人。
照片上的男人很年轻,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西裤,打领带,留着平头,棱角分明脸庞上,有俊朗英气的五官,薄薄的唇角,还有温和的笑意。
孙清林:“冯烨,案发时22岁,今年25岁。因为成绩优秀,以全额奖学金考入香港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在某上市企业任职员,获得香港居民身份。案发后证据确凿,被全港通缉。后来就失踪了。”他叹了口气,“如果真是他没死,回到霖市……”
季白问:“有他在霖市的地址吗?”
“有。”他翻出页资料递给两人。
——
半个小时后,季白将车停在市里一家老国营企业的宿舍小区外,同时调集几名刑警,在周围戒备。
冯烨的资料,两人已传回刑警队,通令全市搜捕该人,同时联络香港警方,获取更多资料。大伙儿得到这个消息,振奋的同时,心情更加沉重。
沿着老旧小区的狭窄道路往里走,季白脚步一顿:“要不你回车上等着?”
许诩瞥他一眼:“没必要。”
季白便不再劝,只叮嘱其他刑警,加倍当心。
这案子的凶手是心理变~态者,许诩的工作将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他身为刑警队长,不可能让她置身事外。
只能将她保护得更好。
冯烨的家在六层,开门的是他的舅舅。是一位四十余岁的清瘦男人,厂里的技术员。
“冯烨还有其他亲人吗?”许诩问。
他答:“没有,他的父母早年就死了。”迟疑片刻问:“警察同志,你们想调查什么,香港的案子……已经过去几年了,冯烨不是也已经掉进海里死了吗?”
大家当然不答。季白说:“我们想看看冯烨的个人物品。”
舅舅点点头,把他们领到阳台,指着阳台一角的杂物:“很多都扔了,剩的都在这里了。你们看吧。”也许是不愿多聊,转身刚想走,季白又问:“最近还有没有其他人来找过冯烨?”
舅舅有些诧异:“没有。当然没有。”
“那家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
舅舅有点意外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上个月,遭过一次贼。当时是半夜,我听到动静跑到阳台,人已经不见了,东西翻得乱七八糟。但是没丢什么。”
季白和许诩都是心头一凛。这个贼,会不会跟冯烨有关?
舅舅回答完问题,去前厅了,季白和许诩拿起冯烨的东西,仔细翻看。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季白忽然一愣,将一张照片递到许诩面前。
是冯烨的高中毕业照,他站在后排正中看起来比孙清林处的照片多了几分稚气清秀。许诩没看出异样,目光快速扫过照片上所有人,看到前排的女生,心头微惊:“姚檬?”
季白点头:“他们是同班同学。”
只见照片上的姚檬留着垂顺长发,穿着校服长裙,那时候就显得娇艳动人。
许诩:“我回警局就跟她联络,看她是否了解冯烨的状况。”
两人继续翻照片,却都是冯烨小时候照片,并没有有价值的线索。季白又拿起旁边的一堆书开始翻看,忽的一怔,将一张照片抽出来,递给许诩。
许诩一看,也愣住了。
是姚檬的单人照。她穿着警校的制服,坐在阳光树荫下,正低头看书。行人在她身旁留下剪影,而她恍然未觉。
这看起来,像是一张几年前的偷拍照片。
作者有话要说:解释一下,上一章的白安安就是个炮灰,跟慈悲城没关系,老墨不会把两本书扯到一起的。
那个,“白安安”是我读者“小裤衩”的正装马甲,我的惯用龙套,看来是用得太多了,造成大家阅读障碍,下次我不偷懒了,会另想炮灰名字哈~~
————
感谢扔雷的妹纸们,过来啵个~~
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19:20:56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19:54:03
瓶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0:34:08
果冻1984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2:05:32
夢想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2:37:18
1291826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2:49:42
小玫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2:53:57
小玫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2:53:44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1 23:56:49
lilyshanghai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00:34:02
芦荟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03:04:56
我把等待唱成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12:29:26
萱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16:46:46
小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18:44:41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5-22 19:45:15
茜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20:51:00
穿越来的**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21:02:33
find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21:36:39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22:00:18
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22:06:50
零月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2 22:41:46
andyfayel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3 12:11:00
木木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23 16:53:16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