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两人就近去了闹市区的一家餐厅。
正是下班高峰,人多,还要等位。但是走进餐厅后,有宽敞的暗红色沙发和柔和的灯光,璀璨夜色映在落地窗上,闹中取静,充满烟火气。
许诩坐进一侧沙发里,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低头刚翻了几页,身旁沙发微微下陷,熟悉的温热气息似远似近将她包围。
季白将两人的外套和包都放到对面,自个儿坐了过来。一只胳膊还搭在她背后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她点菜。
对许诩而言,既然已经是男女朋友,身体亲近天经地义。而且,她还是比较喜欢季白的身体外形的。于是抬眸朝他微微一笑,主动往他那边又挪了一点点。
季白倏地失笑。
两个人耐耐心心一起看菜单。
季白爱吃鲈鱼,许诩翻到那一页,问:“师父,鲈鱼清蒸还是红烧?”
季白凑近她耳边,嗓音低沉:“你叫我什么?”
许诩侧眸看着他。
回忆了一下周围人谈恋爱时的称呼,套路应该都差不多,她斟酌开口:“季白?honey?季季?白白?你有什么偏好?”
季白又笑了。
笑罢,轻声提示:“你在北京叫过我什么?”
季三哥,季三,三哥。他很喜欢她那么叫,低柔细软的声音,有种依赖而缱绻的味道在里头,撩得人心头又痒又舒服。
许诩很干脆:“季三哥。”
“哎。”季白立刻轻轻答应了一声,黑眸似笑非笑盯着她。
明明是很简单的应答,却让许诩的脸莫名有点发烫。又翻了一会儿菜单,忽然顿悟:季白……刚才的眼神语气,是在对她调~情?
调得真好。
——
许诩点菜不像别的女孩子客气犹豫半天,而是干脆利落选定几个菜色,然后问季白:“可以吗?”
强势中带一点主导姿态,仿佛她才是男朋友,
季白当然答可以——吃饭这种家常事,今后都由女朋友管,多么惬意又省心?
更何况,她点的也是他爱吃的,多默契。
然而他提到这个共同点时,她却淡道:“不是默契。我研究过你的爱好。”
这话实在令季白通体舒畅,抬眸看她一眼,微笑:“哦?都有些什么研究结论?”
——
这顿饭两个人都吃得舒舒服服。季白把许诩送到家楼下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夜风徐徐,小区里灯光柔暖,树影婆娑。两人面对面站着。
虽然喜欢她一直陪着自己的感觉,但毕竟连日出差,她眉宇中也有倦色。于是季白说:“上去吧,明天见。”
许诩点头,没动。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色长裤,低头看着她,在路灯下显得更加高大挺拔,容颜英俊沉毅。
许诩任凭胸膛中心跳无声加速,盯着他的眼睛开口:“昨天在响川县,下雨的时候,你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腰间一紧,他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许诩只瞥见一眼他微微上翘的唇角,他已经低头,柔软的嘴唇,再次轻轻落在她头顶。
他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低沉柔和:“你说的……是这样?”
许诩默默点头,就是这个感觉。
“谢谢……那我上去了。”目的达到,许诩心满意足。谁知一推他,他却不松手,反而将她往怀里扣得更牢。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近,这么安静的相拥了一小会儿,许诩忽然感觉到,季白的脸,似乎正沿着她的发梢额头,往下一点点移动。
周围好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仿佛缠绕在一起。她甚至能感觉到那挺拔的鼻梁、正挨着她的脸颊,一点点摩挲轻蹭下来……明明很轻微的触感,却令许诩全身皮肤都敏感的紧绷起来。
这时季白已经低下头,脸完全与她平齐。幽深黑眸极静的看她一眼,没有笑意,嘴唇就压了上来。
男人的气息清冽温热,亲吻却很有力。在她唇上稍稍停顿摩擦片刻,舌头就坚定的长驱直入。这感觉对许诩来说有点陌生,但她觉得很舒服,隐隐有些悸动兴奋。她并不知道怎么用舌头回应,只能在他怀里站得笔直,微微仰起脸,方便季白蹂躏她的唇。
季白动作的确有点强势,力道略重——毕竟肖想她的唇太久了,而她的气息果然如预想一样清新。实实在在的汲取了一阵后,他微感满足,才移开唇。
两人近在咫尺的凝视着彼此,季白的大手捧着她的脸,略带薄茧的手指沿着柔嫩的皮肤,轻轻的无声的摩挲着。
“感觉怎么样?”季白的声音很轻很哑,带着淡淡的笑意,黑眸中仿佛有水波流转,“喜欢我吻你吗?”
许诩想:他又在对我调~情了。
点点头,调~戏回去:“感觉很好……季三哥。”
果然,话音未落,季白唇畔笑意倏地加深,再次密密实实吻了下来。
——
许诩进屋的时候,嘴唇明显有点红肿,脸颊也是通红通红的。因为拥抱得有点用力,衬衣也有点凌乱。
许隽今晚孤家寡人,只吃了个难吃的外卖,就直接杀到妹妹的公寓里等。以他的情场阅历,此刻看她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既有“我家有女初长成”的强烈欣慰和畅快感,又对把妹妹吻成这副模样的男人,有点不满——他~妈的才好第一天,就亲上了?来势汹汹啊。
许诩一回来就去洗澡,洗澡时还很难得的哼起了歌,听得许隽心里跟个小爪子在挠似的。等她洗完出来,坐在沙发上吹头发,许隽淡淡的说:“进展挺快啊。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哥瞧瞧?”
许诩点头:“过一段,等我跟他有了实质性进展,再带回来见你。”
许隽眉头轻颤:“‘实质性进展’什么意思?”
许诩答:“感情更深厚更稳定。”
许隽松了口气,自己又觉得有点好笑。
过了一会儿,兄妹俩都坐在阳台上,看着满城灯火夜色。
“季白。”许隽说,“北京人,28岁,加入霖市刑警队7年半,战功赫赫名气很响,在警务系统人脉也很广很吃得开。哥哥查不出,但是能大概猜出他的家庭背景。说实话,这种家庭背景将来也许会带给你压力。”
许诩答:“他自己都觉得家世背景不重要,我为什么还要在乎?”
这答案在许隽看来,太过理想主义太过孩子气。沉吟片刻,他问:“你说过适合低难度的技术男人。这个季白我虽然没深入接触过,也能感觉出他不简单,你真觉得能驾驭得了他?”
许诩静默片刻,答:“以前我希望,爱情跟工作一样,也能在我的控制中。但喜欢上之后,我才发现,我并不想驾驭他。他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他想要什么。我可以全心全意对他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
第二天一上班,季白先去了局长办公室。
“我跟许诩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他开门见山,“来跟您报备一声。”
局长看他一眼,慢悠悠的答:“处对象我不反对,但在办公室还是要注意影响。”
季白笑:“当然。我向来公私分明。许诩也是。”
临出门,季白又说:“您跟刘厅说一声。让她也替我高兴高兴。”
局长笑骂:“你小子,赶尽杀绝啊!”
——
两人果然是很有默契的低调着。
上班铃响,季白道貌岸然一脸沉静的步入自己的办公室;而许诩全天目不斜视,看到他时语气神色都是淡淡的:“头儿。”比之前还要疏离。
刑警队众人本来都听到了些风言风语。看到两人这架势,都有点吃不准了。吃午饭的时候,赵寒偷偷问老吴:“他俩是不是吹了?”
老吴笑:“没点眼力,这就是成了!”
——
市中无大案,刑警队风平浪静。转眼到了周末。
季白知道,两人进展已经挺快了。一天内就确定关系,还把人给吻了。
但是男人嘛……还是大龄未婚、身心发育成熟多年的男人,总是想要得到更多。倒不是现在就把她生吞入腹,那样她肯定不乐意觉得唐突。他也希望,两个人每一步都走得水到渠成牢固坚实。
但是向她索取多一点亲昵,多一点缠绵,简直是男人的本能驱使。
周六一早,他收拾好屋子,准备好抒情音乐、电影碟片还有食材和红酒,神清气爽给许诩打电话:“今天有时间吗?来我家?”
许诩含笑答:“不去你家,我已经安排好了今天的约会地点和内容。”
季白微觉诧异和喜悦,小家伙也很上心嘛。
——
然而季白是真没想到,许诩会把约会地点安排在警校。
看着眼前肃穆的校舍建筑、高大挺拔的乔木,成群齐步跑过的警校学生,还有墙上“忠诚、责任、奋斗”的六字铁血校训,季白含笑看着一脸淡定的许诩:“接下来的安排是?”
参观校舍?八荣八耻教育?或者去档案室查看疑案卷宗提升专业技能?
都不是。
许诩把他带到了警校图书馆的南配殿。
这里是警校平时专门用来放映影音资料的地方,七八排座位,最多也就容纳个四五十人。许诩把季白带到正中一排坐下,从座位下拿出爆米花和汽水递给他。然后灯光暗下来,前方屏幕闪现光影。季白才确定,许诩今天是带他来这里看电影。
放的是一部美国高智商犯罪电影,内容又重口又血腥,国内并未公开上映。不过很合季白口味,许诩当然也看得目不转睛。
看了一会儿,季白看了看空荡荡的周围。今天虽然是周末,也不至于一个人没有。
“怎么没有其他人?”季白盯着她,轻声问。
她果然给了他预料中的答案:“我昨天去拜托了导师,包场了,给我们约会腾出地方。”继续转头认真看电影。
季白盯着她在光影里白皙平静的小脸,忍不住笑了。过了一会儿,侧头吻了下去:“以后这些事,交给男朋友做。你提要求就可以了。”
——
结果看完电影,季白还是如愿以偿将她带回家。
吃了晚饭,两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季白搂着她的肩膀问:“身为男朋友,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许诩得到过哥哥“不能太早发生性关系”的要求,于是严肃的问:“什么要求?”
季白:“很简单的要求,你只需要动动脚。”
动脚?许诩想了想,明白过来。望一眼他高大结实的身躯,心头略有点燥热,但并不排斥,答:“好,可以试试。”
季白松开她起身,进了另一屋。许诩拿出手机上网,百度“踩背速成”和“踩背入门技能”,还把鞋也脱了,光着脚等。
她一目十行看了个大概,这时季白也回来了,手里拎着双眼熟的蓝色细跟凉鞋,看到她的赤足,淡笑:“你猜到了。”
许诩看着他手里的鞋,点头:“……嗯,我猜到了。”
换了鞋,许诩跟上次一样蹙眉:“还是觉得一般。”
季白目不转睛盯着她的双足,答:“行了,脱了吧。”
许诩上次听过哥哥关于女人装扮的理论,大概也猜出,季白可能喜欢这个调调。于是直接问:“你看够了?”
季白没答,拎起鞋放回屋里。
够?当然不够。只是那纤白细嫩的小脚,越看越有**越看越上瘾,这才好了几天啊?不能再看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会儿我要再修改修改,先去吃饭~~~下午可能会出现伪更修改啊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