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华灯初上。
许隽在柔光静谧的餐厅里坐了一会儿,就见许诩拎着个鞋盒,挂着副白色耳塞,慢悠悠的走过来。
看来这丫头今天心情不错。
吃了一会儿,许隽问:“你到底看上个什么人了?”上次许诩只提了一句,就闭口不谈了。
许诩:“有结果再告诉你。”对许诩来说,局面还不明朗,就没必要兴师动众。
许隽瞧她一眼,笑笑:“说实话,我不是很赞同你找同事。先不说警察是否合适,办公室恋情最大的问题——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将来没结果,多尴尬。”
许诩点头:“这点我想过,有把握他会接受之前,不会让同事知道。”顿了顿,“也不会轻易让他知道。”
许隽一听,倒有点心疼了,默了片刻,问:“有什么具体打算?要不要哥教你?”
许诩放下汤匙:“说说看。”虽然她不赞同许隽的私生活方式,但论到男女关系,他的确比她擅长熟练太多。
许隽没有马上发表高论,而是仔细细细将妹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开口:
“首先呢,男人都是视觉性生物,你那个小警察再高尚正直,也不会例外,除非他不是男人。我妹妹长得挺耐看,但这身……”他瞥一眼许诩的衬衣,“office lady装扮,并不能把你身上最吸引男人的特质,衬托出来。”
许诩:“我的特质是什么?”
“嫩啊!柔弱又干净,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许隽不紧不慢的答,“你更适合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那种打扮,走清纯秀气路线,绝对杀伤一大片。”
许诩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蹙眉。
许隽又说:“打扮是第一步。这第二,千万不要倒追男人,掉价。你这么擅长分析,分析分析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有什么兴趣爱好。然后不动声色投其所好,把他吸引过来。不容易得到的才会珍惜,这是男人的天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学会适当示弱。没有男人喜欢女人事事比自己强。”
许诩沉默不语,许隽看她凝重脸色,补充:“我也就指个方向,肯定没错。具体怎么做也要靠悟性,你自己琢磨吧。”
许诩却抬头:“你说得有道理,但是你说的我都不会做。”
许隽一怔,听她坚定的说:“我有自己的方式。”
——
这晚回到家,许诩早早就睡了。第二天很早就起床,小火熬了锅生滚牛肉粥。这是季白喜欢的,也是她喜欢的。
季白追求人的方式,是先画地为牢,把人纳入自己的羽翼下,再一步步吸引,一步步占有,直至水到渠成牢不可摧。在爱情里他像狼,有点骄傲,有点狡猾,还有很多很多不动声色的霸道。
而许诩喜欢和追求一个人的方式,非常非常简单,就是对他好。
真心实意、力所能及的好,就够了。
许隽那些扮嫩示弱、投其所好的心眼和技巧,她不想学。
这天跑完步,季白喝着她的粥,微微扬眉:“今天味道很好。”
许诩心头升起淡淡的喜悦,答:“好。”
以后可以每天都这么好。
——
没有案件的时候,刑警队的工作还算规律和轻松。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许诩跟姚檬到食堂的时候,人已经挺多挺嘈杂。买好饭,许诩的目光快速搜寻一周,指向与季白老吴等人隔了条过道的空桌:“坐那里。”
“好啊。”
落座的时候,姚檬笑呵呵的跟众人打了招呼,许诩也微笑点了点头,正好与季白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各自淡淡移开。
男人们聊着某分区一个外号“蛮牛”的刑警彪悍的酒量和铁塔般的体格,姚檬时不时插上句话,又跟许诩聊两句,清脆的声音宛如银铃。许诩一直盯着老吴或者姚檬,做认真倾听状,实则用余光打量着季白的餐盘:他吃了很多肉……他吃两个馒头一碗米饭……他不吃辣椒……他把大蒜和生姜从盘子里挑走……
原来他的饮食习惯是这样的。
而季白神色沉静的夹着菜,偶尔瞥她一眼,心想:她今天怎么破天荒对男人的话题如此感兴趣?那个“蛮牛”刑警她是认识还是怎的?
后来大伙儿换了话题,她依旧听得专注,季白这才垂下眼帘。
午休时间,同事们有的去散步,有的在走廊里抽烟,有的趴在桌上睡觉,办公室里稀稀落落。许诩见左右无人,打开电脑进入内部系统,调出了季白的基本资料。
身高180cm,体重81公斤……
大西南警区比武万米障碍跑、射击成绩记录保持者……
荣立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五次……
鼠标往下滚动,一行行文字跃入眼帘,也被她默记。不经意间,瞥见右侧的一寸免冠彩色照,男人看起来严肃而平静。
许诩清楚记得,最早见到这张照片,她也就有个“五官端正”的概念。可现在看着同一张照片,还是刻板的证件照,怎么觉得无论头发、眼神、鼻梁还是下巴,都透着俊朗生动的英气?
默默凝视片刻,许诩选择“图片另存”到电脑,建了加密文件夹。想了想,文件名设为“私人文件,不可擅动!”
——
又看了一会儿,办公室的人也多起来,许诩关掉电脑,顺手把面前的一张纸拿起来——她默记东西的时候,喜欢顺手用笔写写画画,此刻纸上就写了一堆零碎的数字文字:“180、81、995环、10000m……”
“写什么呢?奇奇怪怪的数字。”赵寒从旁边探头过来,颇为好奇的看一眼纸。
许诩面不改色:“普朗克常量。”
赵寒实在没听说过这个天文学数字概念,似懂非懂的点头。
许诩刚要把纸折起来,就听到背后响起低沉的声音:“聊天文?”季白不知何时从内间出来了,不急不缓的走到她桌旁。
“嗯。”许诩淡定的把纸撕掉,扔进垃圾桶。
——
接下来两个星期,对许诩来说,生活和工作平静安稳、感情循序渐进。
每天一起晨练,给他做早餐;
白天两人说话不多,她也专注工作,但休息闲聊的时候,会留心和了解有关他的一切。
不知为什么赵寒周末总是有事,老叫季白来教。但这样也好,中午可以一起吃饭,下午有时候还逛逛街,。不过每次他手把手教射击的时候,她还是会心跳加速;而他的手难免会碰到她的腰、她的肩膀,一开始她没太在意,有了几次,才发觉那里的皮肤隐隐灼烫,持久未褪。
许诩并不习惯这样的状态——他的一缕气息、一点触碰,就能把她从来平静沉稳的心态,搅得有些浮躁,有些紧张,还有些难以控制的窘迫。但她又不排斥这种无声煎熬的感觉,甚至在煎熬过后,有点食髓知味的满足,可又感觉不够。
但正因为知道自己的心绪变得敏感而反常,怕季白察觉心思,她表面上变得更加淡定内敛。一板一眼客客气气叫师父,脸红心跳的时候从来低头避开他的目光,想要得到他更多触碰的时候立刻冷静控制保持距离……她认为现阶段这样就可以了,她正在一点点渗人季白的生活,自然又舒服。
而季白的感觉,也跟她类似。由于许诩装得太淡定,看他的目光跟看赵寒老吴乃至路人都无分别,他吃不准她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多半是没有。但他看得出来,小家伙越来越习惯跟他呆在一起,而每每他“不经意”的靠近、触碰时,她也会脸红,会目光游移躲闪。他想她对自己应该已经有了好感,只是她太木讷单纯,可能自己还没发现。
不过,一点好感自然是不够的。现在表白,搞不好她会“感到很怪异然后不假思索的拒绝”——毕竟她早早就有过“他不适合她”的论断。他也不想唐突了她,希望感情再深入些相处时间久一些,她能很自然接受自己的时候,再确定关系。
所以他还是要再接再厉。
不过这段时间,倒是发现她身上的优点越来越多——口味挺挑剔,每天还自己做早饭,但厨艺精细,让他也饱了口福;看似迟钝,实则细心,说要帮他戒烟,每当他烟瘾发了摸口袋,她总会第一时间递出口香糖……真适合当老婆。
——
这天晚上,许诩照例跟许隽吃饭。许隽自然而然关心进展:“跟那个‘他’怎么样了?”
许诩答:“一切尽在掌控中。”
看着妹妹隐隐含笑的眉眼,却死活不说那人是谁,许隽颇有些不甘,话锋一转说:“对了,下周詹姆斯的表演赛,我能弄到门票,你要不要?”
许诩抬眸,看一眼哥哥。
最近nba无赛事,许多大腕来中国。许诩也听说一个叫詹姆斯的篮球巨星会来霖市。不过哥哥一向知道她对这个没兴趣,如今主动赠票,显然是想引她带季白显身。
真幼稚。
不过许诩还是答:“好。谢谢哥哥。”因为听赵寒说过,季白很喜欢詹姆斯。
——
隔天是周五,午休的时候,办公室只有赵寒和许诩,季白也不在。许诩把两张票递给他:“要吗?我记得你说过喜欢。”
赵寒惊喜:“这票好难搞,你怎么弄到的?还是第七排!”
许诩笑笑:“我哥给的。”
“头儿最喜欢詹姆斯了!”赵寒又迟疑,“只有两张……那你和头儿去吧。”
许诩摇头:“我没兴趣,不去。”
赵寒:“许诩,你对我太好了!够义气!”
票送出去了,许诩心情很好。她一开始就没想要去。一是的确没兴趣,绝不会为这种事浪费几个小时。至于有机会跟季白单独相处约会什么的,她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当然这也会是因为最近两人经常在一起,所以潜意识也不稀罕;二是许隽铁定拿个高倍望远镜坐在某个角落里窥探,她当然更不会去。
至于把票给赵寒是必然的——不然被季白发现她暗恋他怎么办?
上班铃响的时候,季白才拿着车钥匙走进来,看样子是出去跟人吃饭了。刚进办公室,就把赵寒叫进去。
许诩之前觉得,票的事已经了结不用挂心,可此刻却不由自主抬头看进去,她发觉自己很想看到季白接过票时喜悦的表情。
结果……
季白的神色始终淡淡含笑,跟赵寒说了几句什么,然后……递了一叠票给赵寒。
赵寒出来的时候相当兴奋,大声宣布:“今晚詹姆斯表演赛,头儿搞到票了,人手一张,还是第一排vip票!”
大伙儿一阵欢呼,蜂拥而上,姚檬更是兴奋得一声尖叫。赵寒边发票边笑着说:“别抢别抢,头儿说了,中间位置给女同志,姚檬,拿着!”
过了一会儿票发完了,大家消停下来,喜气洋洋回座位。赵寒探头过来,递给许诩三张票:“你的,最好的位置。还有之前两张,你给其他朋友?”
许诩没接:“不用。”
赵寒有点讶异,但也理解:“真不要?考虑清楚了?那我可给其他科的同事了?”
许诩点头。继续开始工作的时候,她想:是了,季白怎么可能搞不到票?她居然没想到,果然关心则乱。想到这里,她微微一笑。
——
季白这次托朋友弄这么多票,本意是想犒劳刑警队众人前一段的辛苦。不过把票给赵寒前,他还是把最中间的位置抽出来留给自己,然后理所当然嘱咐赵寒,最好位置留给女同志。女的只有姚檬许诩,这样许诩自然就坐在他身边了。
但他没想到,许诩竟然不去。
周五的夜晚,城市灯火通明,夜风习习。市体育馆外停满了车,篮球场内更是灯光炽亮、人声鼎沸。季白找到自己位置,含笑抬眸望去,微微一怔。
左边坐着姚檬,右边……是老吴。再看一圈,有几个经侦科的同事,真没见许诩身影。
在人群中坐下时,季白问身后的赵寒:“都来了?”
赵寒答:“许诩没来,她说没兴趣,我走的时候她还在办公室呢,说还有点工作没完。”
这时姚檬神采奕奕的转头:“头儿,詹姆斯跟科比谁厉害?”
季白答:“各有所长。”
隔了个位置,老吴身旁坐着名经侦科的女孩,也探头笑:“听说季队喜欢詹姆斯,我更喜欢科比。”
季白笑笑没答。
这时响起了激昂的暖场音乐,灯光闪烁,穿着短裙的拉拉队蹦蹦跳跳上场。大家先是一静,随即热烈鼓掌,气氛一浪高过一浪。季白看了一会儿,转头跟老吴要了烟和火机。
老吴:“怎么,逮住机会就抽啊?”
季白笑而不答,起身。赵寒看到了,奇道:“头儿,都要开始了,你去哪儿啊?”姚檬等人也看过来,季白淡笑着扬扬手里的烟:“出去抽一根。”
体育馆外夜色幽深,树影婆娑,场内的欢呼声阵阵传出来,引得路上行人侧目。季白在外头站了一会儿,把烟头一丢,就去取车了。
其实喜欢詹姆斯,是更年轻时候的事,现在兴趣也淡了,可看可不看,只当消遣。而众目睽睽,他也压根儿没把今天当成跟许诩的约会。
可这么热闹的场景少了她,再想到她一个人愣愣的留在办公室加班,怎么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呢?
把车开进警察大院里,抬头熟悉的窗口还亮着灯,季白忽然就感觉心落到了实处。
——
办公楼里一片寂静,许诩坐在电脑前出神。
她有点懊恼,因为发觉自己后悔了。
当时只觉得没必要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但是此刻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看着网上关于今天球赛的报道,她忽然就联想到季白一脸淡笑坐在观众席,愉悦观看的样子。
好像如果跟他一起呆着,就算有点无聊,也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她也就落寞了一小会儿,不再放在心上,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刚要关电脑,却听到楼道里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她一愣,就见季白一脸淡然、双手插裤兜里走了进来。
“你没去看球赛?”她很意外。
季白晃了晃手机:“局长急要一点资料。”淡淡瞥她一眼:“还不走?”
许诩:“哦,我还有点事。”低头随便打开电脑上的一个文档。
季白见她神色专注,倒不想打扰,也晃进自己办公室,打开网页随意浏览。
这么静静的呆了半个多小时,季白手机忽然响了,是赵寒:“头儿,你还不回来?都打两节了!”
季白语气严肃:“手头有点要紧事,不来了。”抬头看去,许诩正好也看着他。
“饿不饿?去吃宵夜?”季白问。
——
警察局外隔了条街,有些雅致干净的小店。季白找了家面馆,带许诩坐下。
两碗面端上来,季白很快干掉一碗。抬头一看,许诩低着头,用筷子夹着一根面条,细细的嚼着。他不由得失笑:“怎么跟猫似的?”
许诩哪里饿?而且她根本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但又想跟他呆在一起,所以才在这里艰难的数根根。
“有点辣。”她面不改色的答。
季白一看,果然一碗红汤。
许诩继续低头吃,季白安安静静的等。小店里灯光柔和,只有他们一桌客人,店主站在柜台前摁着计算器算今天的营业额,他几岁大的儿子趴在柜台上低头皱眉写作业。店外街道人声稀落,路灯朦胧。
季白看着她微微垂落的发丝,还有纤秀白皙的下巴,想:有詹姆斯不看,却在这里看她吃面条。偏偏他还看得有滋有味、心甘情愿。
——
从店里走出来,两人回到警局停车场,各自取车。
其实许诩的心情已经默默的变得非常好非常好,临上车时,忍不住转头对他说:“那师父……明天见。”
季白的心情也非常非常好,微笑点头:“嗯。八点,我在枪房等你。”
很平常的一句话,却让许诩的脸热起来。她想自己是做贼心虚了,立刻低眉敛目,淡淡点头,上车、走人,没有回头。
——
季白看着她的车离开,才坐上车。想到今晚,莫名有点想笑。刚发动车,手机却响了。
这回真是局长。
“小季,响川县刚刚报上来一起凶杀案,可能与本省的人口拐卖犯罪团伙有关。省厅下令我们重点督办。你今晚就赶去响川县。”
“好的。”季白答得干脆。
局长又说:“可能会涉及一些跟当地警局、政府的联络工作,还有被拐人员的安抚。把你们队里的联络人带去。”
“好。”
对外联络人是姚檬,季白当即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半个小时候到警局汇合,开车去响川县。
——
第二天一早,许诩七点半就到了枪房。专心致志打了一会儿枪,到八点的时候,季白还没来。
八点半,还没来。
刚拿出手机,他的电话却先打过来了。
“响川县出了案子,我和姚檬昨晚过来了。”他的语速很快,“离开一个星期,你自己好好练枪。”
“好的!”
挂了电话,许诩也没什么感觉,有工作的时候,她理所当然不会想到儿女私情。只想着一会儿去办公室,查查案子相关资料,也许能给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只是过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就冒出季白的话“我和姚檬昨晚过来了。”
她想起了上次姚檬跟季白比赛跑的灿烂笑容,也想起姚檬望着季白时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许多以前她没注意的点点滴滴,电光火石般在脑子里串了起来。
扣动扳机的手指微微一顿:原来姚檬也喜欢季白。
作者有话要说:放心,现阶段言情为主,暂时不会大规模引入案件和剧情,否则文章结构就有点失衡,人物和言情也没办法发展了。
今天真肥啊,两章的量了有没有?你们忍心潜水捏?忍心养肥捏?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