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许诩,只有我的女朋友能管我。徒弟不行。”说完这句话,季白就神色自若的盯着她。
许诩也看着他,她答得非常干脆:“我不想管你。”
季白看着她坦荡明亮的双眼,只觉得胸口冒出一股闷气,无声无息堵了上来。她一向心直口快,这么说,是对他没有半点意思了。
心头的烦躁逐渐放大,季白神色淡淡的拿起烟又往嘴里送。
谁知她却继续说:“师父,我是在关心你。”
她一脸认真诚挚。也许是还不太习惯主动向人表达好意,那白净的小脸也透出了红晕。
季白静默片刻,倏地沉沉笑了。
他把烟掐熄在烟灰缸里,侧眸看着她:“好,听你的。”
许诩微微一笑,继续说:“其实减压的方法有很多种,吸烟是最不健康的方法,相信你也知道。戒掉烟瘾也不是很难……”
她一板一眼的说着,季白听着耳边低沉细柔的声音,心似乎也变得懒懒的很舒服。心想:季白啊季白,她心思多单纯多迟钝!你今天怎么被她几句话搞得心情忽上忽下,跟个毛头小伙子似的。得让她不知不觉死心塌地跟着你走,可别先被她绕晕了。
想到这里,他神色平淡的开口:“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烟瘾大,自己戒挺困难。你是专家,又想要关心我,以后就由你配合我戒烟。”
许诩:“好的。那我回去查查资料,研究一下,我们再制定一个计划。”
——
两人正说话间,包间门被推开。
老吴拿着电话在讲,朝两人随意点点头,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继续说。
有其他下属来了,季白自然要收敛,刚想把搭在许诩身后椅背的手臂放下,姚檬走了进来。
她迎面就看到季白的动作、以及老实坐在他身旁的许诩,明显一怔。
季白神色不变,手臂也就没动,目光淡淡滑过姚檬的脸。姚檬嘴角扯出个笑意,放下包落座。
季白这才自然而然放下手臂,姚檬正好抬头,眼神再次跟他撞在一起。见他一脸波澜不惊,姚檬心头隐隐冒出猜疑和失落,可又看不透他,只好垂下了目光。
这时老吴挂了电话,神色有些兴奋:“头儿,有两个重要的新发现。”
——
老吴带来的消息,非常关键。
第一,老二叶瑾有了不在场证据。她在口供中提到,当晚23点多一个人在楼下花园坐了一会儿。叶家有一名年近五十的老司机,这几天刚好请假,今天上班接受警察询问时,他说案发当晚见过叶瑾——他住的佣人房离老二夫妇的别墅不远,每天睡得晚,听到响动,看到叶瑾在花园里散步。
听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在场证据,季白和许诩都是一怔。
老吴带来的第二个消息,是关于老三叶俏。
警方一直在查看叶家和凶案现场附近的公路监控摄像头。今天终于排查到,一个摄像头拍到,案发当晚21点47分,叶俏驾车经过。也就是说,当晚她外出过。
听完季白和许诩对于张士雍情夫身份的推断,老吴赞同:“现在看来,嫌疑最大的就是老三夫妇。但是头儿,你说的证据,是怎么回事”
季白微微一笑:“衣物。”
许诩茅塞顿开:“张士雍从凶案现场带走的个人衣物?”
季白点头。
老吴沉思,姚檬迟疑。
季白淡淡解释:“从凶案现场的凌乱衣柜可以判断——张士雍是在叶梓夕死后,才临时把个人物品带走。当时是凌晨,他会如何处置这些东西?
扔在路上?不会。他的衣物,都是名牌手工定制,目标太醒目。警察很快就会搜查整座林安山附近,扔掉衣物无异于暴露自己;
带回公司?也不会。大厦每部电梯都有摄像头,警方也会彻查监控记录,他在案发第二天早上提着这么一大箱衣物上楼,太惹眼;
放回家里?这几天叶宅一直有警察进出。
而且从案发次日一早,我们的人就24小时监视叶家的人,他没有其他机会脱手。”
老吴接口:“所以他的衣物,还留在自己手里——最可能就是放在车里。只要找到这些衣物,就很有可能找到凶案现场痕迹。”
四个人静了一会儿,许诩问:“那我们可以申请搜查令吗?”
季白还没答,老吴摇头:“目前没有其他证据,只是我们凭我们的推论,对方又是本市知名人士,申请搜查令比较困难。”
还以为有突破口,谁知又陷入僵局。老吴三人蹙眉沉思,季白却笑了。
他下意识摸出一根烟,刚想往嘴里送,忽听许诩极快极轻的喊了声:“师父。”抬眼望去,小家伙直勾勾看着他手里的烟,递给他一个严肃的眼色。
季白心里无法抑制的泛起一丝甜意——舒服!
然后他捏着烟,露出有点为难的神色,最后同样严肃的朝她点点头,放下烟。
一旁的老吴笑了:“许诩,你连师父抽烟都管?”
许诩答:“不是管,师父决心戒烟了,我替他监督。老吴,你要不要也戒了?”
姚檬看着这一幕,感觉自己的笑容已经有点僵了,她听到自己轻快的声音岔开话题:“头儿,没有搜查令,我们怎么办?”
季白这才看着她,淡笑答道:“没事,我会再想办法。”
——
刚吃了一会儿饭,季白手机就响了。看一眼号码,他唇畔浮现笑意,起身去了屋外。
电话那头的叶梓骁,客气中透着疏离:“季警官,刚才在开会,没接到电话,有什么事?”
季白声音低沉:“关于叶梓夕的案子,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叶梓骁的声音变得凝重:“你说吧。”
季白靠在小店的墙边,看着墨黑的天空,星光稀疏如水色。他淡淡的说:“相信你也注意到,叶梓夕的别墅,少了她那位情夫的衣服,我们推测衣物上可能会有凶案现场痕迹,那名情夫应该还没找到机会扔掉,是本案的关键证据。如果有可能,希望你能帮警方留意叶氏集团里,是否有人有异常举动。当然,这样也是希望你的家人能够尽快洗脱嫌疑。”
而叶梓骁听完,沉默片刻答:“好的,我会留意。”
结果这顿饭还没吃完,才过了半小时不到,季白就再次接到叶梓骁的电话,语气决绝隐隐愤怒:“衣物和情夫都找到了!你们过来。”
——
叶梓骁不是傻子。虽然季白在电话里不说怀疑叶家人,只说叶氏集团,但他头一个想到的,还是家人。
接到电话时,他正在家里吃饭。今天警察到公司查案,叶澜远要求所有人回来吃饭。人到齐的时候,叶澜远说:“以后每天饭前,为梓夕默哀。”
没人反对,也没人出声。
只是他坐在餐桌前,越想越怒。索性冷着脸把筷子一放,也不顾父亲沉下来的脸色,三姐的阻止,走了出去。
因为都在大屋吃饭,所以大家的车也都停在外头的花圃旁。叶梓骁站在幽暗的夜色里,看着一溜儿的好车,根本不需要多想什么,转头叫来叶宅的司机队长和保安队长。
“把所有车的后备箱打开。”
“让你的人拦着,谁都不许过来。”
司机和保安队长都呆住了,见两人不动,他笑笑:“快去!不然明天就让你们滚蛋。今天听我的,一人奖五万。”但叶梓骁从来就是家里的霸王,老爷子的心肝小儿子,谁敢忤逆?两人平时跟他关系也不错,索性咬牙去了。
后备箱一个个被打开,叶梓骁冷着脸挨个检查。这动静惊动了屋里人,全都跑出来,叶梓强最先变脸:“老四你干什么?”
叶梓骁看都不看他一眼,对身旁一队保安吼道:“拦着!”保安哪敢真拦,推推搡搡装傻充愣间,叶梓骁又开了几辆车。叶瑾站在廊下,沉默着,叶俏抄手抱胸,脸上的笑又冷又嘲讽。张士雍脸色微变,冲上前:“梓骁,你这是干什么?”
其实叶梓骁原以为会在吴榭的车里找到东西,谁知空空如也。此时他正对着一辆宝马x5,司机队长却说没有这车钥匙。
“姐夫,你别管,没你的事。”叶梓骁对张士雍说,然后抬头看向门廊前的众人,“这车是谁的?”
张士雍脸色沉下来:“这是我的车。”
叶梓骁心头微震,看着这个一直被自己当成哥哥尊敬的姐夫:“你的车?打开。”
张士雍脸色也有点冷:“我不喜欢有人动我的东西。”
叶梓骁看他一眼,心头隐隐闪过许多模糊的念头,猛的朝旁边的保安队长喝道:“给我砸!”
后备箱被强行撬开,里面的大皮箱被刀剖开,男人的西装、睡衣、内裤、皮鞋、茶杯、洗漱用品散落出来。周围的人全都没吭声,张士雍脸色淡淡的:“你到底在找什么?”
叶梓骁却不理他的淡漠,一把揪住他的领带,狠狠一拳揍在他脸上:“他~妈的竟然真的是你!”
——
当季白等人赶到叶家时,叶梓骁鼻青脸肿坐在那辆车的后盖上,身旁一堆保安,谁也不准靠近。张士雍衣服头发凌乱,站在数步远处,脸色阴沉。
而叶家其他人,神色各异的沉默着,叶澜远没有露面。
见到季白,叶梓骁才从车上跳下来:“警官,我有证物要提交。”
许诩看到他狼狈又狠厉的样子,没出声。再看到季白神色淡然的脸,顿时明白了——季白之前说的,会再想办法找到这些衣物是什么意思。
他是早料到叶梓骁会这么做吧。
——
正式被请到警局,坐在灯光炽亮的聆讯室里,西装革履的张士雍毫不紧张,只是青肿的半边脸颊,显得格格不入的狰狞。
“我不明白为什么半夜被带到警局。”他神色从容,“我会等律师。”
季白和老吴亲自审讯他。老吴将手中的鉴定报告一丢:“别装了。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与叶梓夕的消费记录一致,她送你的吧?皮鞋里有凶案现场的泥土痕迹——你大概不知道,世界上每个地方的泥土成分都是不同的。更何况洗漱用品里,还有叶梓夕的dna。张先生,你怎么解释?”
许诩、姚檬等人,都隔着一面深色玻璃,静静聆听观察。
然而面对铁证如山,张士雍微一沉吟,往身后椅背一靠,像是彻底放松下来:“没错。叶梓夕是我的情妇。但人不是我杀的,也不存在什么同谋。女人,玩玩而已,我的女人很多,她只能算跟得久的一个。不可以吗?”
玻璃这头,姚檬骂了句:“禽兽。”许诩也蹙眉。
这时季白淡淡的问:“案发当晚,你去过现场。”
张士雍抬眸看着季白:“我是去过。不过我到的时候,她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还在写,估计下午3点前,下一章会把两个凶手都揭晓!大家可以安心看了,不会吊着捏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留言满25字送积分,每月300分送完为止,积分可以用来看vip章节哈!
我继续去写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