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第10章 奔跑蜗牛

第10章 奔跑蜗牛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第二天许诩起床的时候,胸口五道鲜红的指印还没褪去。她皮肤本来就白,对着镜子自己都觉得挺狰狞。
于是抹了点红花油,一身的味儿。上班的时候,姚檬还凑过来闻了闻,说:“昨天还有哪儿受伤了?”
许诩答:“一点小伤。”
过了一会儿,就见季白双手插衣服兜里,闲闲散散的走进办公室,跟大家点头打了招呼,进了自己的屋。
这要换成别的女孩,见到季白,必然会有些尴尬羞涩。但许诩在这方面神经太粗糙,完全没有感觉,只礼貌的打了招呼。
季白的神经并不粗糙,但是他非常了解和善于控制自己,他清楚自己对那柔软触感念念不忘,只是生理□望压抑太久后的正常反应。所以昨晚回家后,他冲了个凉水澡,所有绮念烟消云散。今天看到许诩,他也不会有别的想法。
“哎,你有没有觉得,头儿回来之后,办公室的气氛都不同了?”姚檬看一眼季白的办公室,悄声说。
许诩点头。是不同,更紧张了。大家讲话的声音,比平时更低、更快一点。
她倒挺适应的。
***
因为杨宇案有很多后续工作,这一天许诩和姚檬都在给众人打下手,忙得不行。到下午的时候,才把案件资料基本整理完毕。许诩还没得喘口气,桌上电话仿佛掐准时机响了,是季白:“你进来。”
许诩走进去,就看到季白靠在椅背里,一只手拿着几页文件,头也不抬:“关门。”
许诩带上门,老实站着。他抬眸看她一眼:“坐。”
许诩依言坐下。
感觉到他锐利的目光盯着自己,许诩也抬眸直视他。他的脸俊朗而干净,墨黑的眼睛微眯着,有种审视的意味。
许诩喜欢观察别人的眼睛,因为或多或少会透露情绪。但是季白的眼睛似乎不管何时,都有某种懒散而淡漠的东西在里面,让人捉摸不定。
“十年来,你是霖市第一个被罪犯挟持的警察。”季白说,“打算怎么解释?”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严厉,眼神更是没有半点温度。以前他就这样训哭过局里其他几个女警。
但许诩没有半点窘迫,答:“没什么需要解释。”
倒不是许诩没有荣辱观,而是她心态太平和。她知道体能一向是自己的软肋,但她认为,任何人都有不擅长的东西,既然已经尽力,人为什么要为自己的短处感到耻辱?
季白不说话了,黑沉沉的眼睛只盯着她。许诩坦然与他对视。过了一会儿,他眼中忽然浮现淡漠的笑意。
这笑却让许诩感觉到某种无形的压力,似乎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季白将手里一直拿着的文件往桌上一丢,许诩瞄一眼就发现是自己的简历,体能成绩那一栏,被季白用红笔画了个圈。
“我及格了。”许诩强调。
“整支刑警队,你是唯一体能‘及格’的。”季白淡道,“其他人都是优秀。而且我刚才查了,你虽然及格,但是全系倒数第一。”
这时许诩的脸微微有点发烫了,毕竟“倒数第一”这个太极端的称呼,对于一个尖子生来说,还是有点刺痛感的。
季白盯着她:“三个月的时间,体能必须从及格提升到良好。这三个月你不许出警,只做文职。我不需要一个随时会被劫持的属下,拖累全队人。”
***
从季白办公室出来时,许诩还是颇有点郁闷的。因为她根本不确定,能否完成季白制定的目标。
于是从这一刻开始,许诩就被“可能无法完成目标”的压力笼罩着。下班回到家,立刻打开电脑,搜寻了一番资料后,制定了一套体能提升计划。这计划毫无疑问是苛刻的,她必须做大量的训练,也要吃得更多。
夜里许隽倒是来了个电话,问她案子是否忙完了,要给她介绍个it技术男。许诩说行。
许隽听出妹妹情绪不高,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后,笑着说:“你上司没错,就你那小体格,去抓犯人,我也担心。”
***
由于“锻炼”对于许诩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所以她觉得有必要犒劳自己。第二天早上6点她就出门,专程买了些精致的早点,才开车去警局。
警局旁边就有个运动场,隶属于警校。此刻天刚蒙蒙亮,淡淡的薄雾像纱一样笼罩着跑道。许诩跟往常一样戴个耳塞,开始慢吞吞的跑。
身边经过的有壮硕的青年,也有中年人。大多穿着警局发的运动背心。许诩刚跑了两圈,忽然听到旁边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你是蜗牛吗?”转头一看,季白穿着件灰白的t恤、深黑运动长裤,站在自己身旁。
他明显已经跑了很久。后背前胸被大片汗水浸湿,头发也是湿漉漉的。他的脸有些发红,眉目在晨光中也显得更加乌黑干净,看起来就是个英俊的年轻男人。但他的表情却是严厉的,蹙眉盯着她。
因为站得近,男人的汗味和热气扑鼻而来。许诩答话之前,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小步。这举动落在季白的眼里,却是女孩如受惊的小动物般,往后一缩。男女有别,他倒不好再逼了,只冷冷的说:“再快!”
许诩非常苦逼的用尽全身力气跑了起来。倒不是怕他,而是听说过,季白曾经几次把不满意的人从刑警队撵走,从不手软。许诩想做刑警,她绝不能让自己被撵走。而且她也明白,季白的体能要求其实是为她好。
因为怕他在后面跟着,许诩不敢松懈,跑了大半个圈,察觉身后没有脚步声,转头一瞧,雾气弥漫,他根本就没跟上来。
许诩松了口气,稍微放慢速度,体能也得循序渐进不是。
谁知又跑了半圈,却见前方的器械锻炼区,矗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此时雾气已经散去不少,晨光透射在草坪上。季白背对着她,正举起某个看起来相当沉重的器械。他的背影看起来非常高大,t恤下每一寸肌肉,都慢慢显露出紧实的线条轮廓。而当他把器械放下,那喷张的肌肉又收了回去,背部线条重新变得修长匀称,在阳光中投下柔润流畅的剪影。
许诩一直觉得他虽然高大,但不显得壮实,没想到他这么有肌肉。许诩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懂得欣赏人的外貌美。她一向不喜欢孔武有力的男人,而是欣赏清秀清瘦的男人。以她的审美观,季白长得是好,但这一身肌肉,尽管不显得肿~胀,甚至是匀称的,但还是给他外貌减分了。
正出神间,季白却像察觉了后背的视线,忽然回头。阳光下,一滴汗水沿着棱角分明的脸滑落,沉黑的眼盯着她,仿佛在无声的质问:你这是什么速度?
许诩几乎是触电般加速,默默的从他身边跑远了。
***
跑完步刚好七点半,办公室还没有人。许诩不太喜欢顶楼食堂的油烟味,把早餐放在小会议室,又拿了份报纸放在边上,就离开了。
警局大院有专供洗浴的地方,等许诩洗完澡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二十分钟后。刚推开小会议室的门,她就愣住了。
季白坐在她选好的位置上,左手拿着报纸,右手正把一个水晶虾饺放进嘴里。而他面前的餐盒,已经空空如也。
许诩愣住,他只抬眸扫一眼她:“坐。”
他为什么吃了她的早餐?
季白的眼睛还停在报纸上,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吃你这顿早餐,是想告诉你,身为刑警,懂一些人情世故是必须的。刑侦工作需要依靠群众提供线索,一个只懂专业、不懂世故的警察,如何得到群众的支持?”
许诩继续发愣。
季白:“你知道给我准备早餐,还不算没救。不过以后不必准备了,我的队伍里不需要这一套。”
许诩这才明白:季白误会了。
其实这不能怪季白自作多情。他不太喜欢食堂的油烟味,每天早上锻炼完后,都会到小会议室吃点东西,顺便看报纸。多年下来,队里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他一定会坐在这个位置,阳光正好照进来,但又不会太刺眼。
今天他一进小会议室,就看到自己的位置上,放得整整齐齐的早餐和报纸,而办公室只有许诩来了,必然是她准备的。
以前也有过一两次,女警敲开办公室的门,问季白要不要早餐,他当然拒绝了。但现在对象是许诩,他不会认为,她有别的念头。他只想这个书呆子能想到讨好上司,倒也难能可贵。不能打击她努力做出的转变,索性接受,顺便教教她人情世故。
更何况,她买的是他最钟爱的水晶虾饺。
然而他训完话,就见许诩那漆黑干净的眼睛盯着自己,秀气的眉毛已经蹙了起来:“你搞错了,这是我的早餐,不是为你准备的。”
屋内瞬间陷入沉寂。
季白放下报纸,盯着她,不说话。
许诩这才隐隐感觉,自己可能说得太直接了,扫了他的面子。斟酌片刻,决定妥协:“如果你喜欢,我明天可以给你带一份。”
“不必!”季白站起来,高大的身影像棵树一样笼罩住她,淡淡的笑了,“既然这样,这顿早餐我不能白吃。明天你提前一个小时到,我亲自监督。”
提前一个小时,就是要五点出门……许诩还有点发愣,季白已经跟她错身而过,走出了小会议室。
等许诩再跑到食堂,早餐已经卖光了。只好饥肠辘辘回到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同事们三三两两都来了。姚檬提着两袋小笼包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刚出笼的包子,我家那片儿特有名。多买了一袋,谁要?”
大家都说吃过了,姚檬拎着一袋走到季白门口:“头儿,吃了吗?”
季白还在看报纸,脸挡在后头,声音淡淡的:“吃过了。”
姚檬吐吐舌头,提着早餐回到座位,却见许诩向来清黑冷冽的眼,紧盯着她手里的包子,声音闷闷的:“能不能分我点?”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