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第9章 神探辣手

第9章 神探辣手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夜色已深,微风从敞开的窗户,轻拂进来。这个位置在公园一角,很安静,只有屋内的电视声。
八目相对的一瞬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小伙子神色一怔。
只一眼,他就看到保安队长又青又白的脸色,也看到赵寒腰间露出的枪套。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复杂:愤怒、惊惶、得意……混杂在一起,令那张原本还算秀气的脸,变得戾气十足。
这下连赵寒都能确定——是他!一定是他!
然而杨宇反应也快,猛的转身,夺门而出。
“站住!”赵寒怒喝一声,也追了出去。
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瞬间远去,丁队长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许诩也没动,只看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转头对丁队长说:“马上让你的人,守住公园所有出口。如果发现他,不要近身,只报告位置。小心,他有刀。”
丁队长听到她一番话不急不缓,字字清晰,顿时也冷静下来,立刻拿起对讲机,大声呼喝着手下。
许诩又拨通手机:“吴警官,我是许诩,你们到哪里了?”得知附近的片警已经抽调过来,三分钟内就能将公园包抄,许诩放下心来——他跑不掉了。
挂了电话,丁队长瞪大眼睛望着她。这名热心的保安队长,脸上的表情是愤慨和毅然的:“警官,现在怎么办?”
许诩拿出包里的警棍,沉声说:“出去看看。”
***
尽管夜色依旧深沉,可诺大的公园,明显不再平静。所有的灯全部打开,树林愈发森然,路面暗白一片。急促的脚步声忽远忽近,手电筒的光柱晃来晃去。闻讯而来的保安们,高低起伏呼喝着:“李哥,那里好像有人!”“这边!二球你在哪里?”
混乱的动静中,两人站在屋外的空旷处,丁队长一颗心怦怦的跳。他转头一看,许诩拎着警棍,盯着不远处幽黑的树林,半点不急的样子。
尽管许诩看起来很瘦弱,现在在丁队长心里,她就是个“神人”。他忍不住好奇又敬佩的问:“警官,你是怎么知道杨宇平时是什么样的?”
许诩不答反问:“杨宇住在哪里?几个人住?”
丁队长往前方一指:“宿舍在那边。我们是两人间,他那间现在只有他,另一个人回老家探亲了。”
“叫几个人守住宿舍。”许诩立刻说。
杨宇不笨,如果他逃不出去,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将证据毁掉。他的作案工具,很可能藏在宿舍里。
丁队长立刻通过对讲机下达命令,这时里头却传来一阵噼啪声,有个焦急的声音喊道:“丁哥!我们发现他了!”丁队长顿时紧绷:“在哪里?”
“他往宿舍方向跑了!我们只有两个人,丁哥,你快来!”
丁队长提着一根粗木棍,就往前跑。许诩快步跟上。但她的体能成绩向来是勉强及格,刚跑了几步,人高马大的丁队长已经把她甩出一截。也许是太激动了,丁队长完全没注意到她,瞬间就拐了个弯,跑得没影了。只有他的声音还随风传来:“在哪里在哪里?我来了……”
等许诩追到拐弯处,却只见两排低矮的植被间,一条窄窄的狭长的路。这里没有灯,光线很暗,远处树影婆娑,看不到宿舍的位置。而丁队长已经跑远了,一时间小径上竟是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许诩索性不跑了,提着警棍,沿着小径,警惕的往前搜寻。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像是有人不经意踩到了树叶枯枝,喀嚓轻响。
就在身后,很近很近。然后立刻又没了声。
饶是许诩向来沉稳,此刻也难免心怦怦的加速。她握紧手里的警棍,视线缓缓下移。只见月光稀疏的路面上,自己的影子模糊而瘦小。而另一道高大的投影,正从背后,缓缓将她的影子覆盖住……
就在许诩全身紧绷的时候,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迅速由远及近,同时伴随的,还有赵寒一声厉喝:“站住!”
许诩拎起警棍就向后抡去!转身之际,便看到杨宇狰狞紧绷的脸,他手中刀光一闪,向她疾刺过来!
转瞬间,她的警棍已经扎扎实实,击打在杨宇的胸口。虽然她力气不大,但这全力一击,普通人也是吃不消的。那杨宇闷哼一声,手里的匕首已经叮当落地。
然而杨宇反应也是很快,反手一把抓住警棍,猛的一扯,力气大得惊人。许诩手掌吃痛,警棍脱手,毫不迟疑转身就跑。
杨宇一把抓住许诩的衣领,结实的手臂一拦,已经将她勒住了,同时从口袋里摸出另一把刀,颤抖着抵住了许诩的脖子。
等赵寒气喘吁吁的赶到时,就看到杨宇正勒住许诩,把她一步步往身后暗黑的小树林拖。赵寒简直怒火万丈:“放开她!”
这时丁队长也带着三四个保安跑到赵寒身后,看到眼前的一幕,面面相觑。
“我……我要一辆车!”杨宇站住了,梗着脖子答道,“警察全都走!马上走!我安全离开霖市就放了她!不许跟着!不然我就捅了她!”
赵寒脸色铁青,周围手电的光芒,能够让他看清:杨宇双眼通红、面如死灰,持刀的手,更是不停发抖,仿佛随时都会在许诩纤细的脖子上,划一道口子。
而许诩个头本来就小,此时被他胡乱箍在怀里,整张脸被他的胳膊挡住大半,看不清表情。
赵寒深吸一口气,朝杨宇说:“你别冲动。先放下刀。如果误伤了她,你的罪行就严重了。”
身后的保安越聚越多,丁队长看着也急了,喊道:“杨宇!你别冲动,一失足成千古恨!放了警官!”
其他保安也说:“是啊杨宇,莫冲动啊!”
可杨宇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语言已经有些混乱:“车呢!我要车!我要走!”看着他晃动的刀尖,赵寒的心提到嗓子眼。放杨宇走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许诩在他手里,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不可能。”
众人一惊,杨宇也愣住了,因为声音正是从他怀里发出的。他下意识侧头看去,就看到女人秀秀气气一张脸,苍白瘦弱。可她的眼睛格外的黑,黑得渗人,那冷酷至极的眼神,叫他心头一震。
“你说什么?”他低吼着,刀尖已经抵上她的脖子。
许诩盯着他:“没有车,更不可能放你走。没有任何谈的余地,想都不要想。”
杨宇完全没料到人质会这么嚣张,他呆住了,周围其他人也全愣住了。
许诩:“你立刻放下刀,否则我的同事会将你击毙。杨宇,你只是想给那些人一点教训,难道你要为了这件事死掉?”
她的话让杨宇心头一惊:难道他要为这个事情死了吗?他的确只是想报复一下而已!
只听许诩继续说:“你之前犯了错,是会坐几年牢,情节并不严重。但如果挟持过我,那就不一样了,你就算逃出去,一辈子都是通缉犯。通缉令全国发布,你的父母、邻居也会看到。那时候他们会说,杨宇果然没用,跟他爸爸一样……”
杨宇全身都僵住了:“你……你……”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许诩瞥他一眼,又说:“现在放了我,一切还可以挽回,知道的人也不多。你还可以东山再起。两相比较,你是聪明人,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把刀放下。”
杨宇脸色变了又变,喘着粗气,不说话,也不动。许诩的声音非常稳:“把刀放下。还在想什么?”
杨宇手一抖,面如死灰,持刀的手缓缓的往下放。赵寒松了口气,周围的保安更是看得心惊胆战。
许诩虽然严词厉色,但手心亦是浸出了层层的汗。她知道,杨宇此刻心情还在激烈斗争,必须等他完全放开自己,才算脱险。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密集而模糊的警铃声,突兀的从夜色中传来。
是警车。
许诩暗叫一声不好,杨宇浑身一抖,脸上闪现犹豫痛苦的神色,重新提起匕首,对准了她:“你是什么人?你说的话算数吗?真的只有几年?你怎么知道我爸爸……不行,我不能坐牢,我不能坐牢!车!我要车!不然我跟她、跟她同归于尽!”
身旁的男人呼吸粗重得像濒死的牛;眼前是一张张惊惧的脸。而不远处,已经能看到闪烁的警灯。
刀锋微不可闻的擦过冰冷的脖子,许诩定了定神,刚要再次开口,忽然瞥见,赵寒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亮光。
背后有人。
这念头刚冲进脑子里,许诩就听到杨宇“啊”一声痛呼。
一只手悄无声息的从背后伸过来,牢牢钳住了杨宇的手腕。“喀嚓”一声脆响,他的手掌被掰成一个扭曲的形状,匕首应声落地。尽管只有一瞬间,许诩却看清了那只手,黑色的衣袖,非常的修长,干净,有力。
杨宇几乎是立刻松开了许诩,表情痛苦的握住自己的手腕,跪倒在地上。
下一秒,许诩感觉到胸口一紧,她被人用力往后一拽,落入了一个怀抱里。
这怀抱宽阔而温热,她忽然闻到似有似无的青草气息。而这人的力气非常大,箍得她心口生疼。
赵寒惊喜喊道:“头儿!”他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了杨宇的胳膊,利落的将他双手反转拷住。保安们也一拥而上,杨宇哀嚎连连,面如死灰。
许诩一抬头,就撞进一双极黑极深的眼睛里。那目光清冽而锐利,令她心头一凛,敏锐的感觉到某种令人镇定的力量。
季白。
他穿了身黑色大衣,非常的高大挺拔。五官深邃柔和,甚至可以算漂亮,但生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就透出一种温润的硬朗。但他看起来又比照片上年轻,乌黑的短发和眉眼,有种生动的英气。
饶是许诩,猛的看到这样醒目的容颜,都会有刹那的怔忪。更何况此刻她生平第一次被陌生男人紧紧扣在怀里。柔和的路灯下,许诩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忽然毫无逻辑的联想到,沉浸在晨光中的画,英俊又朦胧。
然而季白只居高临下盯着许诩一瞬,就将她松开。
许诩恢复镇定:“季队好。”
季白不答,目光下移至她纤细的脖子上,伸手就摸了上去。
他的动作很快,许诩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略带薄茧的手指,飞快摩擦过皮肤,带来微微的刺痛。
许诩条件反射皱眉,偏头躲开。
这刺猬般的反应,让季白瞥她一眼,冷冽从他眼中褪去,浮现笑意。因为笑意极淡,反而透出散漫和疏离。
“伤口不深,自己处理下。”他的嗓音听起来比电话里更醇厚,也没有以往那样咄咄逼人,倒显出几分温和。
许诩摸了摸脖子,有血,原来被刀锋擦破了:“哦……”
想到他刚才救了自己,身手和判断力十分惊人,许诩尊敬而真诚的说:“谢谢。”
季白:“不必。晚点我会找你谈今天的事。警察反而被罪犯挟持,你给我长脸了。”
许诩:“……”
这时周围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队里其他同事都赶到了。
“头儿!”
“头儿,你回来了!”
好几个人都喊道。姚檬也来了,看到季白,微微一愣,脆生生的喊了句:“头儿好!”
季白的目光滑过众人,没再管许诩,跟赵寒一起押着杨宇走上前。看到平日的搭档和部下们,那双墨黑的眼睛,终于变得笑意沉沉,俊朗的轮廓也变得柔和。
其他人也笑了,是那种温暖又默契的笑容。只是当大家看到被俘的杨宇,目光多有愤恨和鄙夷。
没有任何寒暄,季白不带停顿的沉声说:“老吴,带两个人,去搜杨宇的住所;小陈,你跟大胡押嫌疑人上车;小郑,带其他人去录口供;姚檬,带许诩去处理伤口。”
大家都看向许诩。姚檬失声:“许诩,你没事吧?”快步走上前。
“没事。皮外伤。”许诩笑笑。
***
许诩没要姚檬帮忙,姚檬也就没坚持,跟着其他人走了。
许诩自己走回警车上,翻出急救箱,对着镜子,往脖子上贴了个两个创可贴,忍不住皱眉——最痛的地方不是脖子,而是胸。
刚刚季白把她从杨宇怀里拖出来,手箍得很紧,当时没注意,现在才发觉,他恰好握住了右胸,力气又很大,现在还隐隐生疼。她的皮肤比较敏感脆弱,照这个痛的程度,应该是淤青了。
这感觉陌生而古怪,似乎他带来的不光是痛感,还让她有点不自在。但许诩没有多想。周围没有人,她胡乱揉了揉胸口,感觉缓解了些,就下车,也去杨宇的宿舍了。
这晚后来非常顺利。从杨宇宿舍床下,搜出了一堆裁纸刀,还有他亲笔写的“行动计划”,上面记载了每次作案的时间、地点和他的感受。他本人亦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他原本生活在霖市周边的小县城,家庭环境很好,从小娇生惯养。然而十六岁那年,父亲生意失败,举家清贫,母亲也跟父亲离婚。他的成绩本就不上不下,这一变故,高考失利,进城打工。只是他总觉得自己不该如此,工作表现非常浮躁,所以到霖市三四年,没有一项工作干久。上一份工作是老乡介绍,结果他值勤期间多次擅离岗位去打游戏,才被辞退……一切跟许诩所料基本吻合,倒让刑警队众人非常惊叹。
收队的时候,季白让忙了数天的大伙儿到警局交枪后直接回家睡觉,他和经验丰富的老吴连夜审问杨宇。
坐上车的时候,老吴却提起了许诩:“我听说许诩被挟持的经过,几乎说服了杨宇认罪投降。你这个徒弟不简单。对了,还真有点像你刚加入警队的时候,牛逼哄哄的。”
像他?这个说法有趣。
季白笑笑。
今天他一下飞机,得知许诩二人在公园后,立刻赶了过来。然后刚进门,就发现不对——平日宁静的夜晚的公园,嘈杂又紧张。
等到小树林边,看到杨宇挟持许诩。他正想从后面包抄,却听到许诩那一番冷冰冰的威胁。
她表现得倒是出乎他意料的好,身为人质,却完全控制住局面。
等他把她从杨宇手里救出来,首先看到的,是一双非常沉静漆黑的眼睛。即使刚刚被劫持,可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她眼中闪过的不是惊恐和慌乱,而是迅速的了然和放松。
她认出了他,然后不紧不慢的跟他打招呼:“季队好。”丝毫没有察觉,那细细小小白白嫩嫩的脖子上,还挂着三两道吓人的血痕。
她的心理素质的确强大,人也有够呆,那张波澜不惊的小脸,仿佛时时刻刻还散发着书呆子的迂气。
另外,让他意外的是,她实在太纤细了,抱在怀里仿佛没有一点重量。眉眼倒还算清秀细致,只是皮肤太苍白太薄,几乎没有血色。整个人……像个脆弱的小僵尸。
这么个小女孩,跟个小动物似的,将来怎么跟着他出生入死?
而且,他还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
当时没太在意,现在回想起来,是手感不对,太柔软了。把她拽进怀里时,刚好握住了她的胸。
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觉,异常清晰,仿佛残余在指间,挥之不去。
看着人小,倒是不瘦……
忽略指尖的异样感觉,季白对老吴说:“是不简单,你见过身为人质,比劫匪还凶的吗?”
老吴:“关键还是个小不点,爆发力这么强。”
两人都笑。
老吴又说:“好好带,将来没准儿是个女神探。就是身体素质好像不太行,这是个问题。”
“不会是问题。”季白淡笑,“让她累脱几层皮,身体素质自然上来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