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54章 担当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54章 担当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以北城二建的威名,马大盛再财迷心窍,他也不敢伸手向北城二建索贿。而以北城二建在燕省的势力,也犯不着抬举马大盛,就算马大盛不懂事非要卡脖子不批拨款,北城二建完全可以越过马大盛,直接让沈学良向马大盛施压。

    从常理上分析,马大盛的受贿一事,确实莫名其妙,大有内幕。

    “俞秘书没乱说,关县长,我敢保证,马县长确实是被冤枉的。”郝彬急赤白脸地要为马大盛辩解,“马县长是好人,他平常吃饭都在食堂,从不接受别人的吃请,怎么会受贿一百万,我想不通。”

    “不要说了。”关允摆了摆手,“是非黑白,市纪委自有定论,我们私下就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

    郝彬眼中闪过深深的失望,和俞翼然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又移开了目光,不再多说一句。俞翼然还好,脸色平静,只是眼神中闪过迷茫和疑惑。

    老曹头被黄汉安排在了市人民医院,为了确保老曹头的安全,黄汉指派了数名便衣看守。还好,一切风平浪静,没有出现未知的差错。

    等文远和一行赶到的时候,老曹头已经检查完毕,身体并不大碍,只是受了风寒,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良,老人需要静养休息并且补偿营养。

    老曹头的病房是单间,黄汉猜到稍后可能文远和会亲自前来探望老曹头,所以特意让医院腾出一个单间,一开始医院还不肯,认为老曹头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怎么配住单间,而且他住单间的费用谁出?黄汉急了。当即扔下一句狠话:“他的医疗费用,市公安局出。市公安局不出,我个人出!”

    医院吓坏了,不敢再多说,忙按照黄汉的要求为老曹头精心安排好了一切。

    文远和推开单间房间的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神色,单间干净整洁,老曹头静静地躺在床上,得到了妥善照顾。他大为放心。

    “老曹头,我来看你了。”文远和向前一步,双手紧紧握住老曹头的双手,一瞬间眼眶湿润了,“老伙计。你受委屈了。你有什么难事,都对我说,我替你向燕省的领导转达。”

    这一句话分量不轻,齐全和木果法站在文远和身后,二人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愕,文远和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要一管到底了。

    老曹头顿时老泪纵横,紧紧拉住文远和的手不放——也就是文远和念旧和平易近人,否则以老曹头一介草民的身份,别说能拿住省委副书记的手了。就是县委副书记的手,也别想拉上——放声大哭:“文书记,你可算回来了,我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你十几年,总算在死前能见你一面。”

    一句话说得文远和不胜唏嘘:“老伙计。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说什么也要看看你们这些老伙计,要不,你们会在背后骂我不仁不义呀。”

    “文书记,我冤呀。”老曹头挣扎着要下地,“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老伙计,你别动,你躺着说。”文远和按下老曹头,“你有什么冤屈,别怕,都说出来,有省委齐副书记,在市委于书记在,肯定能为你做主。”

    文远和特意提到了齐全和于繁然,就是要把二人推到前面,好让二人担当起为老曹头伸冤解难的重任。以二人的级别,放眼整个燕省,除非老曹头的冤情涉及到了省委一二把手,否则不管是谁,二人也能担当得起。

    能担当得起是一回事儿,肯不肯担当,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齐全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这也符合他省委副书记的身份,他不可能弯腰向老曹头承诺什么。于繁然则上前一步,点头说道:“老人家,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会帮你解决。”

    木果法眼光闪动,暗中打量了齐全一眼,不知是对齐全的无动于衷而不满,还是对齐全的不动声色而猜疑。不过,他也不好指责齐全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齐全多年来在省委一直保持原则上的中立,也正是他的原则姓中立,为他赢得了名声和尊重,他不可能轻易改变他的立场去迎合任何一方。

    “文书记,我没法活了,我全家都被他们逼死了,我有冤无处伸,有仇不能报,我只有死路一条了。”老曹头想起了伤心往事,又痛哭流涕了。

    “老人家,你不要哭,有话好好说,哭,解决不了问题。”文远和不制止老曹头的痛哭,别人也不好意思说话,只有一个人又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还有,这么多领导在,你说话要注意分寸,别什么话都张口就来,听到没有?”

    “代家同志!”文远和本来对老曹头一脸和颜悦色的表情,转身面对代家的时候,脸色一冷,语气也硬了三分,“这么多领导在,还论不到你说话吧?要是你没什么事情的话,先到外面等,可以吗?”

    “我……”代家没想到文远和这么不给面子,说赶人就赶人,他愣住了,虽说他只是国税局长,但文远和也不是燕省的省委副书记,没有权力对他呼来喝去,他正要再争辩几句,齐全发话了。

    “代家,你先到外面等一会,或者你有什么事情要忙,可以先走。”齐全挥了挥手,打发无关人等一样打发代家。

    代家红了脸,环视了周围的人一眼,见所有人看猴一样看着他,没有一人出面替他说话,他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一到外面,他的愤怒就变成了脏话骂出了口:“妈的,装什么装,以后你们通通被我踩在脚下。文远和,你等着,别以为你来了,木果法就能在燕省翻身,燕省只要有我在,木果法一辈子也别想出头。”

    话才说完,他的电话突然就响了。

    “章书记……”接听电话后,代家的态度马上变得毕恭毕敬了,“文远和来直全,似乎真是为了甄小河的追悼会,不过就是意外出了一点儿小插曲,有一个老头当着文远和的面儿跳河了,恰恰这个老头文远和也认识。”

    “别管什么老头了,事情,麻烦了。”章系峰人在京城,诸事不顺,心里正恼火,“文远和来燕市,是为了木果法的事情。”

    “木果法怎么了?”

    “木果法要调走了,去秦省,省委组织部长。”

    代家一下愣住了,木果法这么快就飞走了,这么说,他想继续在燕省摆弄木果法的美好愿望落空了?不过又一想,他又释然了,木果法离开燕省,不在章书记的眼皮底下晃来晃去,不是正称了章书记的心:“这样也好,木果法一走,章书记在燕省就轻松了。”

    “好个屁!”

    让代家没有想到的是,章系峰突然就怒不可遏了:“木果法调走,我到现在才知道,这是政治上的后知后觉,知道不?这说明什么?说明木果法在背后愚弄了我,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飞出了燕省,而且还当上了组织部长,这是一次重大失利。”

    “……”代家想了想,“是不是文远和在背后推动了这件事情?”

    “他有摆脱不了的干系。”章系峰恶狠狠地说道,“文远和来燕市,没安什么好心。还有,代中远被中央纪委直接双规,他没能扛住,全交待了,接下来他会被转交到省纪委,我先和赵迒打个招呼,你现在就去找赵迒,让他兜住,别把事情闹大了。事情一闹大,你也会被拖下水,到时就麻烦了。”

    “章书记,您尽管放心,就算我进去了,我也会一个人扛下来,不会向您身上泼一点儿脏水。”代家太了解章系峰了,忙不迭表了忠心。

    “说什么屁话,我是担心你,不是怕你拖累你。”章系峰心里舒坦了几分,还是代家了解他,他叹息一声,“别说你不会有事,就算会有事,有我在,你也进不去,大不了及时离开不就行了,你不是早就办好了护照?”

    “我明白了,请领导放心。”代家咬了咬牙,放下电话,没有片刻犹豫,转身离去,他要找赵迒说个清楚,一定要在省纪委内部,把代中远的事情完全压下,不能让代中远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只不过代家并不知道的是,他还在半路上的时候,赵迒已经拿到了代中远招供的一手资料,并且做出了重要批示——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案件随时保持和中央纪委的沟通渠道,并及时向中央纪委汇报。

    代中远的案件,在赵迒批示的一刻,姓质就已经变了,代家想要将案件压制在燕省以内的美好想法,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了。

    而与此同时,楚朝晖在京城和刘文超也在密切接触中,燕市的局势,掩盖在文远和到访的背后,各方势力正在加紧布局,加速重新洗牌的过程。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洗牌,洗的时间之长并且打出的底牌之多,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