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49章 指路明灯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49章 指路明灯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代中远被双规了!”

    夏德长上来就直接说明了来意,以他省委组织常务副部长的身份,说话这么直接,很少见,可见他极度兴奋了。

    “太好了。”关允兴奋地大喊一声,“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终于推倒了。”

    夏德长了解一些内幕,兴奋之余,他向关允透露了一些抓捕代中远的细节。

    代中远退休后住在烟草局家属院,每天早起都要出去打太极拳,他以为退下来就安然无事了,在位时贪污的巨额公款、挥霍的人民血汗以及从他手中流向章羡太的公款,都可以从此一笔勾销,再也无人追究了,他可以安生地颐养天年了。

    一大早,代中远还和平常一样出门,穿着太极服手拿宝剑,飘飘欲仙,心情无比舒畅,想想这一辈也值了,以前在台上叱咤风云,挥手间,百万千万任他挥霍,退下后,银行的巨额存款,几辈子也花不完,每月还有高额的退休金,没有后顾之忧,只需安心享受晚年生活。

    出门不远就是一个公园,章程地处塞外,冬天漫长而寒冷,本地人就养成了懒散的生活习惯,不像大都市忙碌的生活节奏,公园里人满为患,除了退休下来的老头老太太之外,有一大半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个城市,在公园无所事事的全是年轻人,这个城市就是老人城市,没有什么活力和未来。

    代中远也不喜欢章程的落后,这里的人太散漫,不是知足常乐的散漫,而是懒到一定程度的散漫,不过谁让他是土生土长的章程人,只能落叶归根了。

    其实按照代中远的人生规划,退休后,他打算去京城养老——他已经看好了京城的一处院子,也谈好了价格,就等随时搬过去就行,可是突然就出现了意外,他被迫提前退下,而且有人再三告诫他,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低调行事,什么事情也不要做,就当成一个安度晚年的普通老人。

    有章系峰在,他还能出什么事?代中远不理解,不过不理解也得照办,谁让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厂长,虽是副厅级待遇,但有级别没权力,不能硬来。

    代中远来到公园的一块空地,周围青松青葱,空气清新,章程是山城,空气好,这也是他留在章程唯一可以欣慰的好处。

    打了一套太极拳,代中远又抽出宝剑,舞剑,才舞了几下,就见两个陌生人迅速地逼近了他身体的两侧,一开始他还没有多想,以为只是路过的路人,虽说两个人都比较年轻,但在章程公园到处是年轻人聊天打扑克无所事事的大前提下,对于两个年轻人的逼近,他也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主要也是代中远认为既然他退了下来,远离了政治中心,也就远离了人们的视线,谁还会记得他这个偏安章程的糟老头?

    代中远哪里知道,不但有人时刻惦记着他,而且还在惦记他贪污的上千万民脂民膏。古往今来,有多少贪官以为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可以一退了之,又有多少恶人以为曾经的杀人如麻,大不了一死了之,却不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为别人着想,一定就有人想着你,让别人无路可走,最后你自己一定也是无路可走的下场,这就是因果,这就是规律。

    一剑刺出,代中远对他今天的剑法非常满意,正要收剑时,眼前人影一闪,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将他夹在了中间。

    其中一人低低的声音说道:“代中远同志,请跟我们走一趟。”

    代中远大脑缺氧,脑子短路:“你们是谁?光天化曰之下,竟敢绑架?”

    “绑架?”年轻人冷笑了,“我们中央纪委的工作人员,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

    “我没犯什么事儿呀?我都退休了,你们凭什么抓我?”代中远醒过神儿来,急了,“不行,我要向省委通报,你们不能越过省委抓我。”

    “代中远同志!”年轻人一伸手就抓住了代中远的胳膊,“中国的贪官,中央纪委想抓哪个抓哪个,还抓不了你?你要闹的话,惊动了周围的人,你不想给自己在章程百姓心目中,留下最后的好印象了?”

    一句话击中了代中远的软肋,他手中的宝剑咣当一声扔到了地上,长叹一声:“我跟你们走。”

    “代中远现在被关在了哪里?”听完代中远被抓捕的经历,关允心中激情澎湃,“章系峰知道了没有?”

    “章系峰已经知道了,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听说章书记气得大发雷霆,先是向京城打了电话,放下电话,就去京城了,现在估计都走了一半了。”夏德长呵呵一笑,“代中远现在应该被转移到了西省,被关押在一处秘密地点。以我对代中远的了解,不出一周,他就会交待清楚所有问题。”

    “好呀,燕省的局势,快要开了。对了,木果法可能要调离燕省了?”关允虽陈述,用的却是疑问的口气。

    “哦,我还没听到风声,难道是和……文远和来直全有关?”夏德长立刻想到了其中的连接点。

    “**不离十。”关允现在和夏德长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除了夏莱的因素之外,似乎在政治诉求上,也越来越有共同点了。

    虽说不至于成为关允最密切的政治同盟,但至少现在的夏德长,对关允不会再有任何算计的心思。

    “木果法离开燕省,对他个人的前程来说,是好事,对你来说,失去了一大支点呀。”夏德长说道,“你除了继续借齐昂洋加深和齐全联系之外,还要想办法加强和胡峻议的关系,这样,才能确保不会在接下来的变动中被波及。”

    夏德长现在是真心关心他的处境了,关允微微感动,实在忍不住说了出来:“夏莱说,等我和一佳结婚时,她会回来。”

    “……”夏德长沉默了,他心情也不知道是沉重还是欣慰,沉默了半响他才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是呀,回来就好,当一个人没有希望时,最微小的希望也是人生中最耀眼的光芒,以前,夏德长对夏莱爱如掌上明珠,并且寄予厚望,现在夏莱远走高飞,以永不相见相威胁,夏德长终于败了,知道人生中许多事情不由他决定。

    只是夏莱要回来,却是参加关允和金一佳的婚礼,偏偏金一佳还是他的外甥女,而关允本该是他的女婿,让人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的不仅仅是夏德长,还有章系峰和代家。

    章系峰听到中央纪委绕过燕省省委、省纪委,直接杀到章程双规了代中远的消息后,勃然大怒,当即打电话向中央求证,得到确切的消息后,再也坐不住了,立刻直奔京城而去,他要亲自到中央为代中远开脱。

    章系峰知道事情的重要姓,代中远只是开始,暗中推动此事的人的真正目标是代家。而代家只要出事,他就有可能被牵连在内,代中远的落网,只是一系列事件的开端,他必须尽最大可能将代中远事件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

    就在童系峰启程前往京城的同时,得到消息的代家也气急败坏,在一顿针对家具的拳打脚踢的发泄之后,他马上开车去见了他人生的另一盏指路明灯——何大师。

    代家人生中有两盏指路明灯,一盏是章系峰,另一盏是何大师。如果说章系峰是他厅级之前的领路人,那么在代家心中,何大师就是他厅级以后的领路人。

    代家固执地认为,他能否从厅级跨越到副省,决定权不在章系峰手中,而在何大师手中。厅级之前,或许人力可以左右运数,但厅级之后的升迁,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现在,天机就掌握了何大师一人手中。

    何大师住在一处十分僻静的地方,七拐八拐,穿过一个城中村,再绕过一个小巷,才能找到何大师的隐居之地——说是隐居,其实每天来拜访何大师的人都络绎不绝,或许正是应了一句话,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富贵人。

    不过何大师有三不见的规矩——时机不对,不见。机缘不到,不见。不合眼缘,不见。前两个不见还可以理解,最后一个不见明显就是何大师的傲慢了,言外之意就是,他看你不顺眼,他也不见你。

    最初有人引荐代家和何大师认识,何大师让代家登门两次,第三次才接见了他。代家当时恼火得很,就想挑战何大师的权威,结果何大师三句话后,代家顿时目瞪口呆,并且对何大师口服心服,从此,代家视何大师为人生指路明灯。

    何大师对代家说的三句话是:“第一,代家你8岁之前有过一难,不过你吉人天相,过关了。28岁时,你又遇到一难,差点要了你的命。现在,38岁之前,你还有最后一关,过关了,龙腾九天。不过关,遗臭万年。”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