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48章 电话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48章 电话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莫非真如他推测的一样,文远和此来直全,确实是为了木果法的远航?

    如果木果法跳出燕省,调往秦省担任了省委组织部长,等于是一次迂回的胜利。毕竟根据国情,就算章系峰再不对,木果法再无辜地受打打压,但在省委班子中,书记是一把手,本着老大优先制的原则,只能调整别人来为书记让路,来维持整个班子表面上的和谐和统一。

    “消息确定?”关允不是不相信金一佳,而是不想是误传,此事对燕省的局势影响很大,更会对木果法今后的政治命运,带来至关重要的长远影响,“别是空穴来风。”

    “确定了,我办事,你放心。要是你不放心,可以直接打电话问我爸。”金一佳嘻嘻一笑,“不过我劝你别打,你一打电话,他就会问你结婚的事情,昨天他还问我来着,说是婚礼该在哪里举办,都邀请谁来参加,是不是要在京城和孔县都各办一场,等等,哎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爸爸这么啰嗦……”

    不啰嗦怎么能显示出父爱?关允从小深爱小妹,所以能深刻地体会到一个父亲的爱女之心,何况金全道膝下只有金一佳一个女儿,他肯定是想办一场盛大而奢华的婚礼。其实以关允之意,他宁愿和金一佳旅行结婚,简单至上,快乐第一。但肯定不行,人生天地间,不是为自己而活,是为了父母、亲人,是为了许多对你有所期待的人而活。

    “一切都按照金伯伯的意思办吧,我尊重他的意见,嫁女和娶妻不一样,俗话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妻,金伯伯算是低门嫁女,他肯定想让你风光大嫁……”

    “拉倒,什么高门低门?情投意合就是门当户对,我才不管高门还是低门,我只在意是不是真的开心,真的愿意嫁。”金一佳说道,“不过呢,你抽时间来一趟京城,该有礼节还得有,爸爸比较在意传统的习俗。”

    不用金一佳提醒,关允当然知道该怎么做,古人讲究明媒正娶,现在虽然不需要媒人了,但正娶还必须要有,如一佳一样的世家,每一个环节的礼节都不可少,他必须亲自登门求婚,然后正式下聘书,请求金家下嫁金一佳。

    想想一佳和他生死相依,对他不离不弃,又是一家有女百家求的京城第一千金,他也应该给足金一佳应有的礼数。

    和金一佳通话过后,关允没有睡意,想了一会儿事情,又拨通了夏莱的电话。

    “关允,你还好吗?”夏莱空灵如天空的声音,比某个号称天籁之声的女星的嗓音还要纯净,“我就算着你该打来电话了,有一段时间没你消息了。”

    关允微有愧疚:“忙不是理由,疏忽了你和儿子,就是有错。”

    “别这么说,我从小就习惯了爸爸的忙,知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你不是当上了直全县长?太厉害了,应该是国内最年轻的县长吧?关允,你30岁之前能不能当上省长?”

    关允笑了,夏莱虽是官宦之家的女儿,她对国内的官场序列和升迁规则,还是所知甚少,他虽然24岁就担任了县长,但别说30岁可以担任省长了,能在30岁时迈进副省级的行列,就是难得的成就了。

    官场不比商场,商场的富二代们可以直接继承家产,20多岁的亿万富翁不算什么,但官场还是一个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30岁的副省?如他一样平民出身的草根,还是想都不要想了。

    “儿子还好?”关允转移了话题,“温琳呢?”

    “儿子好得很,能吃能睡,胖嘟嘟的,可可爱了,现在越来越好玩了。”提及儿子,夏莱兴奋了,“可惜你不在他身边,要不你肯定喜欢得不得了。其实在美国也挺好,美国的单身妈妈可多了,我也就不觉得别人都有有眼眼镜看我了。温琳出去忙了,她现在也不得了,生意越做越大了,我挺佩服她,真的,和她相比,我就是温室里的花朵,生存能力太弱了,她就是一粒顽强的种子,落地就生根……”

    “我和一佳……”关允犹豫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准备结婚了,你和温琳是不是回来一趟?”

    以为夏莱会敏感而脆弱,不料夏莱的声音依然欢快:“当然要回去了,你和一佳结婚是大事,必须回去。不过我不想见爸妈他们,怎么办?”

    也许夏莱的心结已解,也许是她早就心安,她的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儿子身上,不管怎样,她能坦然面对生活中的变迁和无奈,就证明她在历经了人生的波澜之后,终于成熟了,可以从容地面对人生了。

    “这个……”关允想了想,“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你现在也是孩子的妈妈了,再恨父母,也应该感谢他们给你的生命和养育之恩,还是见见吧,至少让他们心安,不再对你牵肠挂肚。”

    夏莱也够厉害,一去一年多,愣是没有和家里联系过一次,从小的乖乖女在叛逆之后,居然如此狠心,也是让人惊叹。其实关允倒是理解夏莱的决绝,夏莱表面上软弱,从小听父母的话,骨子里,她却是事事自有主意,只是出于孝心不愿意让父母难过罢了。

    终于被父母逼到了忍无可忍的境界,她才有了若我离去后会无期的毅然决然,作为本该最了解自己女儿的夏德长和李玉欢却一直没能真正走进夏莱的内心,恐怕也不仅仅是夏德长和李玉欢的悲哀,是天下所有父母的悲哀。

    “好吧,我考虑考虑。”夏莱动摇了,“等温琳回来,我和她商量一下。可是,如果见到他们,他们问孩子是谁的,我怎么说?”

    “你想说真话就说真话,想说假话就说假话,随你。”

    “好吧,我想好了,就说我在美国交了一个男朋友,最后分手了,他留了一个孩子给我。”夏莱咯咯一笑,“你会不会觉得冤枉?自己孩子还不能认,但他姓关,是不是也要告诉他们说是巧合?”

    “哎,正好,温琳回来了,你和她说几句……”

    “小关子,你要大婚了?”温琳的声音透露出喜悦和轻快,“恭喜你呀,可以抛下美国两个为你含辛茹苦的女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男人都是陈世美,对不对?”

    “陈世美的事情是假的,就和三国演义一样,属于篡改历史。”关允哈哈一笑,“温琳,听说你成了女强人?恭喜你,终于被美帝国主义腐蚀了。”

    “屁,狗屁!”温琳笑道,“从小接受的教育是美帝国主义如何如何,结果到了美国一看,敢情我们的官二代富二代全在美国,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后来一想我总算想明白了,国内教育的用意就是向你灌输资本主义国家怎么不好的错误思想,让你到了累死累活地在国内水深火热,然后他们都争先恐后地送自己的子女出国,你想呀,要是全国人民都明白了资本主义国家比社会主义国家更幸福更自由更富裕,都非要出国怎么办?”

    “行了,你别高谈阔论愤世嫉俗了,国家的教育都是出于统治的需要,美帝国主义也一样,总要有一个自由、公平的口号来凝聚向心力,说正事,你什么时候和夏莱一起回国?”

    “等你定下婚期再说,反正你的大婚如果我不参加,会是终身遗憾,我和夏莱要到你的婚礼上捣乱,说我是你的青梅竹马,夏莱是你的初恋情人,然后我们一起痛哭流涕,揭穿你的本来面目……”温琳恶狠狠地说道。

    关允大汗,温琳太坏了,这一手真要使出来,他肯定会身败名裂,最毒莫过妇人心,果然不假,他一边擦汗一边说道:“这个,这个,小琳子,你不要污人清白,我是好人。”

    “哼,哼,你只能算是半个好人。”温琳嘻嘻地笑了,“算了,暂且饶过你,我和夏莱会准时回去,绝对误不了你的大事。”

    “对了,你和夏莱最好提前回来几天,我想安排一次聚会,大家聚在一起,一起去为老容头祝寿。”

    “啊,容伯伯要过生曰了?咦,你怎么知道他的生曰,他不是从来不说?”

    “我不知道,主要是老人家最近情绪不高,可能是想你和夏莱了,他老是一个人,难免孤单。我想我们凑在一起,挑一个好曰子给他过寿,管他是不是老人家的生曰,就当成我们的孝心曰不就行了?”

    “……”沉默了片刻,温琳轻轻地说道,“我也想容伯伯了……夏莱说,她也想容伯伯了。”

    老容头人缘还不错,夏莱出国一年多,从来没有说过想家,却说想老容头了,相信老容头听到了,也会欣慰了。

    刚和夏莱、温琳通完电话,关允上床正在入睡,夏德长的电话打了进来。

    通常情况下,夏德长不会晚上打来电话,甚至不会在工作之外的时间打电话,他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突然深夜来电,肯定有大事发生。

    关允一下跳下床,急忙接听了电话。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