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45章 或许的转折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45章 或许的转折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关书记,秘书人选,您决定了没有?”

    一到办公室,宋策就送来了茶水,以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屈尊担任起了秘书的职责。

    “还没想好,我再考虑一下。”关允其实早就想好了,就用俞翼然了,却有意拖上一拖,考验一下宋策。

    对宋策的感觉不太明朗,总觉得宋策在必恭必敬之下,总有一丝让人不太信任的迹象,究竟是哪里不对,关允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直觉让他觉得宋策为人不太可靠。

    也是,毕竟他才来直全,宋策在直全四五年了,而沈学良在直全也四五年了,如果说宋策和沈学良没有交集,谁也不会相信。

    “秘书人选还是早定下来好,要不会影响关书记的工作。”宋策点到为止,不再多说,转移了话题,“沈书记请您过去一趟,要开个小会。”

    “好。”关允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水就走,“对了,宋主任,我的办公室装修草案,你先出一份让我看一下,装修风格以简约、实用、大方为主,多用暖色调,少用冷色调,还有,家具的颜色不要太深了。”

    “好,好,我记下了。”宋策心想,看来关县长非要在办公室的装修问题上较真了,这不是摆明了要打王天风的脸吗?关县长也是,刚来直全,就不能忍一忍,非要因为一件小事闹到不愉快不可?

    宋策前面带路,领关允到了沈学良的办公室,转身就走了。路过秘书科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就敲门进去,见俞翼然还在伏案工作,他就叫过俞翼然说道:“翼然,你跟我来一趟。”

    俞翼然抬头见是宋策,就说:“宋主任,找我有事?”

    “让你来你就赶紧来一趟,废话那么多。”宋策不快地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俞翼然却没有马上跟在宋策身后,而是又坐了下来,不慌不忙完成了手头的工作,三分钟后,才起身朝宋策的办公室走去。

    他一出门,秘书科的几个同事就一脸窃笑。

    “这个书呆子,真是太逗了,领导有事,他还能坐得稳,这样的人,怎么有吃得开?”

    “你也别说,听说关县长相中他了,他可能要当县长秘书了,以后就是直全二秘了。”

    “不是吧,关县长怎么会看上他?这个呆头鸟完全就是一个愣头青,要有多傻就有傻,要有多二就有多二。”

    “就是,一个人一两天犯二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犯二。”

    在几人的议论声中,俞翼然安步当车地来到了宋策的办公室。

    “宋主任,你找我?”

    “翼然,交给你一个任务。”宋策抬头看了俞翼然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关县长的办公室要重新装修一下,关县长的意思是,风格要简洁、大方、朴素,你见多识广,装修的任务就交给你,怎么样?”

    “好,我没问题。”俞翼然想也没想到就答应了,“快的话,明天就能出来图纸。”

    “那好,你去忙吧。”宋策没想到俞翼然这么容易上套,替关允装修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干好了,是份内事,关县长也许不会表扬,但肯定会被沈书记记上一笔。干不好,又会被关县长批评,成为夹在关县长和沈书记之间的夹心饼干。

    宋策很为他的计谋高兴了一番,总算将烫手山芋交到了别人手中,至于俞翼然是死是活,就不在他善良的考虑之内了,他首要的是保住自己的位置要紧。

    关允坐在沈学良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言不发。

    房间不大,和他的办公室差不多,装修风格却要活泼许多,家具明显也高上一个档次。关允并不在意装修风格的奢华和办公家具的档次,他在意的是应有的尊重。

    县长是二把手,虽然比书记的权威稍逊,在党内排名位于书记之后,但也是政斧班子的一把手,作为政斧班子的一把手,如果连决定自己办公室装修风格的影响力都没有,以后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

    等于是刚入直全,就先输了一局。

    官场无小事,小事的输赢,往往决定许多中间力量的追随。

    关允初来直全,最重要的任务是站稳脚跟打开局面,他只身赴任,除了一个有待经过人大选举承认的县长头衔之外,身边连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单枪匹马,和当年在百万曹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的孤胆英雄赵子龙的情况还真有几分类似。

    不过,关允一向信奉吃自己的饭,流自己的汗,自己事情自己干,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汉的信条,就连直全县长的宝座,不能说是全凭他自己一手努力得来,至少他没有让金家在背后出手推动。

    “关允同志,甄小河同志的追悼会,安排在后天举行,闽省省委副书记文远和同志,也要参加,你先安排一下前期的准备工作。”沈学良一只手轻轻敲击桌面,一只手拿着一份文件。

    甄小河是直全人,作家,先后担任过燕省政协常委、燕省作协副主席,他患癌症在京城住院期间,文远和就去看望过他,现在他病逝,文远和还不远千里特意前来参加追悼会,甄小河面子真不小。

    不过,文远和前来参加追悼会,应该有省委相应的领导出面接待,直全方面,也要有一把手主抓才对,怎么沈学良却让他负责?不合常理,关允想不通,就问:“这事儿,应该由沈书记主抓才符合规矩。”

    “省里和市里肯定有主要领导出面,我最近要去京城参加一个区域合作会议,时间不上凑巧,就由你全权负责好了。”沈学良站了起来,“就先这样了,你先准备一下,后天文远和同志就到了。”

    说话间,沈学良还递来一份资料。

    直接拍板了?关允接过资料,心想沈学良怕是没安好心,难道说出面接待文远和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算了,既然沈学良拿出了一把手的权威直接定下了,他就不再推辞。

    回到办公室,关允打开资料一看,一桩关于文远和的久远往事就浮现在了眼前。

    文远和在直全任职期间,非常关注知识分子和拔尖人才。甄小河是自学成才的作家,文远和对他十分关照,而且私交也很好。一天晚上,文远和到甄小河家中聊天,由于聊得非常投机,不知不觉夜色已深,二人回到县委时,县委有大门已经关闭了。

    甄小河要去喊醒门卫开门,文远和没有同意,他笑了笑,蹲下身子指了指围墙,甄小河会意,就踩着文远和的肩膀翻进了大院,又悄悄为文远和打开大门,二人哈哈一笑,没有惊醒门卫,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越墙。

    文远和在和甄小河交往期间,最喜欢甄小河家中的玉米饼子和咸菜。机关食堂的饭虽然也不错,但他在尝过一次甄小河家里自做的玉米饼子和咸菜后,就一直念念不忘,每过一段时间就跑到甄小河家中大吃一顿玉米饼子和咸菜解馋,久而久之,文远和和甄小河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既不抽烟又不喝酒的文远和,在直全的几年时间了,给直全人民留下了艰苦朴素的好印象,由于经常下乡,有一次文远和回到县委后误了饭点,就花了5块钱到街上买了两个罐头,是一小罐鱼罐头和一小罐牛肉罐头。在他办公室兼宿舍的房间里,有一个小柴油炉,就用这个炉子煮挂面,然后拌酱吃。

    文远和一下煮了两碗面,吃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吃不了了,就赶紧让人叫来了甄小河,甄小河虽然吃过饭了,但还是不忍拂文远和好意,再加上罐头实在好吃,又吃了一碗面,结果撑得连连打嗝,文远和哈哈大笑,指着撑得弯不下腰的甄小河说道:“你这条小河,肚量有限,却又不顾后果地大吃,看看,这就是盲目追求发展的后果。”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关允才清楚原来文远和当年在直全结识了这么多的朋友,也在直全留下了这么多动人的往事,在几则生动的故事中,文远和的姓格和为人跃然纸上,让他第一次近距离和过去的文远和有过一次跨时空的对话。

    而时隔这么多年,文远和不忘旧时的好友,如今身居省委副书记之尊,也要亲自为甄小河送行,由此可见,文远和是一个念旧并且重情重义之人。

    联想到老容头和金家都看重文远和的为人,再联想到木果法和文远和的关系,关允脑中蓦然灵光一闪,文远和的这一次燕省之行,或许就是燕省局势的一个重大转机。

    再深入一想,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文远和就算再念旧情,他现在毕竟是省委副书记之尊,不方便亲自参加甄小河的追悼会,因为他一出面,必然要有燕省同级别的官员对等接待,是一件劳师动众的大事,但他偏偏来了,而且还是在燕省局势即将大变的节骨眼上。

    莫非是……木果法的转机来了?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