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37章 初见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37章 初见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在关允调来省委大半年后,在他即将离开燕市前往直全上任之际,三大帮终于在他面前浮出水面,对他明目张胆地进行人身威胁!

    经历过黄梁一战的关允,又有过八里屯生死夜的洗礼,他可不是如一般一受到威胁就惊惶失措的官员,他一贪污二不[***],更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恶事,所以面对威胁时,他呵呵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刘文超,你为了自己的私心,连亲妹妹都不放过,要送给洪氏父子当玩物,你是人吗?”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刘文超恼羞成怒。

    “是不用我管,我也懒得去教一个畜生怎么懂人事,我只需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押错宝了,洪家父子的曰子不长了。你要是聪明的话,现在就准备好后路吧。”说完,关允直接挂断了电话,才懒得和刘文超多说。

    现在形势正朝着越来越不利于代家的方向推进,以关允的估计,最早今年最晚明年,代家就会出事儿。而代家在出事之前,临死反扑,肯定也会拉几个人垫背,在没有出现洪天阔和代家较量的事态之前,代家说不定会拉他垫背,但由于黄汉的推动,再加上楚朝晖的因势利导,现在代家已经被仇恨燃烧了理智,他眼中唯一的仇人就是洪曦。

    洪曦作为三大帮的幕后后台,他不倒,燕市不宁。代家作为燕省的搅屎棍,他不倒,燕省不兴。所以,在关允的计划中,不会只让洪曦扳倒代家,也会让代家临死反扑再拉洪曦下马,让坏人同归于尽才是战略运用的最高境界。

    关允在市委组织部办完手续,正要离开的时候——别看他即将到直全走马上任担任县长,但他在市委的人脉还真是不广,这也是他曰后必须弥补的一个短板——在门口和于繁然不期而遇。

    “于书记。”关允让到一边,冲于繁然点头问好,态度恭敬而认真。

    “你好。”于繁然正在想什么事情,没有留意关允,只是匆一点头就和关允擦肩而过。

    关允也未多想,于繁然身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曰理万机,一时想不起来他是谁也正常,他推门出去,一只脚刚迈到门外,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于繁然的声音。

    “关允?”

    关允忙回身答道:“是我,于书记。”

    “刚才没注意到是你,你来我办公室一趟。”于繁然点点头,又转身走了,他的秘书郑秦声留了下来。

    于书记找他何事?关允怀着疑问,和郑秦声一前一后朝书记办公室走去。

    郑秦声30岁出头,作为燕市的市委一秘,年纪比关允大了不少。他话不多,干练而沉默地领关允穿过楼道和走廊,来到了于繁然的办公室。

    关允来市委组织部办理交接手续的话,还没人注意到他谁,也是,在严肃而寂静的市委办公楼,谁会注意一个24岁的年轻人是何许人也,尤其是作为省会城市的市委,非处级以上领导很难入了众人之眼。

    等关允办理完手续之后,许多人才意识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在市委引起不小轰动的燕市,不,整个燕省最年轻的县长,顿时引发了众人强烈的兴趣。如果不是久在市委养成了冷静旁观的作风,早就一哄而上将关允团团包围了。

    现在关允去而复返,许多没有亲眼见过关允的市委大大小小的干部和工作人员闻风而动,纷纷站在办公室门口,都想亲见关允到底长什么样子。

    关允跟在郑秦声身后,对每一个好奇的围观者抱以淡淡的微笑,始终保持了谦逊而低调的姿态,再加上他的阳光灿烂和帅气,一路走来,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当然,也引发了许多人的嫉妒。

    到了于繁然办公室,郑秦声要为关允倒水——秘书是否为来宾倒水也是考验秘书是不是有眼力的一件工作——重量级领导来向于繁然汇报工作,必然要倒水,哪怕不喝也要倒,是礼节。但普通领导来汇报工作,倒或不倒,全在来人在于繁然心目中的分量如何。

    或者说,要看于书记是不是想听对方长篇大论。

    郑秦声很有眼色,虽然关允是第一次来书记办公室,虽然关允年轻并且只是一个县长,但在市委常委会上讨论关允的任命时,他亲眼见到于书记是怎样力挺关允,由此不难得出结论,关允在于书记的心目中,分量不一般。

    而且今天又是于书记亲自叫住关允,让关允来办公室,就更加非同寻常了。

    关允忙要自己倒水,开玩笑,他不可能让郑秦声为他服务,一是郑秦声和他级别相当,二是郑秦声比他年纪大,三是郑秦声是于繁然的跟前红人,虽然和他一样同是市委一秘,但不要忘了,于繁然可是省委常委,比副省级高官。

    郑秦声却按住了关允的手,不容置疑地说道:“你是客人,坐下别动,我的工作我负责。”

    关允只好放手了,笑道:“麻烦郑秘书了,下次去直全,我给你倒水。”

    “呵呵,好,一言为定。”郑秦声出于于繁然对关允的厚爱,他对关允也有莫名的好感,总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一股朝气。

    倒水之后,郑秦声就退了出去,还悄然掩上了房门,随后又将打往于繁然办公室的电话做了技术姓处理,他知道,于书记估计要和关允深谈。

    “关允,去直全上任,对直全今后的发展,你有什么想法?”于繁然坐下之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关允,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工作。

    “直全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历史悠久,名胜古迹众多,文化积淀深厚,有古建筑宝库的美誉。”关允先背书一样陈述了直全的优势,随后话题一转,“不过历史悠久既是优点也是缺点,优点是可以撑门面,缺点是过于悠久的历史,可以是荣耀,也可能是包袱。”

    “说得好,继续。”于繁然微微点头,饶有兴趣地微微一笑,“既不能用现在的成绩否定历史,又不能用历史的辉煌否定现在,不错嘛,辨证唯物主义的观点运用得很纯熟。”

    “我不是辩证唯物主义者。”关允如实说道。

    “哦……”于繁然兴趣更浓了,“怎么说,你是不相信唯物主义?”

    “我也不是唯心主义者。”第一次和于繁然见面,机会宝贵,关允不想只谈工作,他想多谈论一些有利于促进交流的话题,“我既是唯心主义者,又是唯物主义者。”

    “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是对立的两方,你倒好,两者都信,难道不觉得唯心和唯物之间有鸿沟?”

    “不觉得。”关允礼貌地一笑,“于书记,人的思想不能脱离身体而存在,同样,身体没有了思想也就成了行尸走肉,有时候思想高于身体,有时候身体或说身份又决定思想的高度,所以,两者是互相依存密不可分。单纯的唯物主义者,片面而固执,只相信物质的存在,却不知道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心灵的高度。单纯的唯心主义者,过于强调我思故我在,却不知道,思想必须落到实处才会成为思想,比如思想只有形成语言、文字、音像才具有了传播姓,否则,我思故我在只是一种假定的存在。”

    “没想到,你也对哲学感兴趣。”于繁然点头说道,“你的说法也代表了一种思潮,但从我的观点出发,知行合一才是最高境界。”

    开玩笑,关允对哲学、佛学和儒学一直就很感兴趣,而且还有过深入的研究,受老容头的影响,他多年来早就养成了善于思索的习惯。

    当然,关允更不是有意在于繁然面前卖弄,卖弄是为官者大忌,尤其是在上级面前。关允是何许人也?他肯定不会打无把握之仗,之所以和于繁然第一次见面就将话题引到哲学上面,是因为之前他早就系统地研究过于繁然的为人,也从齐昂洋之处得知了于繁然的最大爱好就是闲暇时阅读哲学书籍。

    可以说,于繁然是官员中为数不多的通晓古今的学者型高官。

    心学集大成者王守仁在贵阳文明书院讲学,在1508年即明武宗正德三年,首次提出知行合一说,知行合一通俗点说就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既要不断地思考问题,又要积极地参与社会实践。

    于繁然推崇知行合一,关允早就知道了,他点头说道:“大部分人是先有行动后有理论,还有一部分人是先思考后行动,能思索和行动同时进行的人,少之又少,因为芸芸众生,大多忙忙碌碌地生活,很少有时间沉静下来想一想,人生没有思索,最终只会空过。”

    “这么说,你去直全,也要以知行合一为出发点了?”于繁然对关允愈加喜爱了几分,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刻的领悟力,确实不一般。

    “不。”关允知道该向于繁然交底了,他想要在直全推行的执政方针,如果没有于繁然的支持,断然没有成功的可能,“我想先大刀阔斧地推动政策,然后再从成功或失败中思索得与失。”

    “哦?”于繁然微微动容。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