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32章 向前看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32章 向前看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关允的任命,在燕市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最震惊的不是一众市委领导,市委领导虽然各有心思,但在常委上会都已经发表了意见,早早知道了最终结果。最后关允的提名在市委常委会上,只以一票的微弱优势险之又险地通过了任命。

    市委常委会的讨论非常激烈。

    有人反对,原因是关允太年轻,难以担当重任,而且关允基层的成长时间太短暂。有人赞成,说是关允作为燕省最年轻的市委一秘,他的成长之路已经证明了他的成熟,也有人站在中立的立场上,提到当年代家28岁时就是省委一秘了,现在有一个24岁的县长又有什么不可以?

    当然,以代家为例来证明关允的提拔并没有破格太多,表面上是中立,其实是打脸,谁不知道关允的突然提拔,就是为了让于繁然在代家和洪曦的斗争中后退一步,不因代家折腾而乘机拿下洪曦,等于是说,关允能顺利通过提名,还得感谢代家的发疯。

    实际上,关允得以在24岁之时就坐上了县长的宝座,背后的推动力量很多,原因很复杂,是多方共同努力推动的结果。最直接的原因是章系峰和陈恒峰的对峙,同时还有李逸风的推动,胡峻议的力挺以及齐全的默许,再加上木果法至关重要的赞成票,等等等等,才让关允脱颖而出,最终成就了盛名。

    不过如果关允非要再感谢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的话,那么此人非代家莫属。如果当初关允运作直全县副县长的任命进展顺利,而代家没有横插一手非要调关允来省委的话,关允也没有机会一步迈过副县长的门槛,直接就推开了县长的大门。

    说到底,代家阴错阳差之下,挡了关允几个月的路,却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却让关允省了由副县长到县长几年的时间跨度,真应了一句老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时之间,关于关允如此年轻就被任命为直全县长的话题,甚嚣尘上,在燕市市委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议论。有人认为关允的提拔背后,肯定黑幕重重,否则国内哪里有24岁的县长的先例?也有说人燕省在国内向来保守,现在终于有了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是一次难得的创举,为国家提倡的干部年轻化、知识化开创了模式。

    当然,以关允的个人经历来引申为模式,并不妥当,每个人的成功之路不可复制,不过关允京城大学高材生的身份也确实为他增添了不少光环,甚至有人拿同样几个京城大学高材生的例子来验证关允提拔的合理姓,以古秋实和代复盛也曾经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经历来证明同样出身于京城大学的关允,也是京城大学的又一个官场奇才。

    关允的任命获得通过后,市委和省委的局势似乎真的随着关允这个支点的转移而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仿佛由之前的对峙和紧张一下变得风平浪静了,就连代家和洪曦之间的争斗也暂时偃旗息鼓了,就不由不少人都长舒了一口气,觉得提拔关允的这一步真是走对了。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关县长?”齐昂洋懒洋洋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份资料,漫不经心地问道,“代家和洪曦,不再窝里斗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姓格。”关允笑道,他泡了一杯凤凰单枞,水晶杯晶莹剔透,里面的茶水就十分喜人,“冬天就要来了。”

    关允的任命通过之后,他办理交接手续并且到直全走马上任,中间有一周的时间差,几天前他就已经办理好了交接手续,也和秘书一处的同事一起吃了一顿饭,等于是正式宣告了他在秘书一处生涯的结束。

    吃饭的时候,马大盛再三向他表示了道歉,他云淡风轻地接受了马大盛的道歉,并且让马大盛不要记在心上,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人生的主方向是向前看。

    关允不记仇的大度让马大盛感激莫名,最后喝得大醉。

    陈星睿也是感慨万千,不想他的下属先他一步青云直上了,而且抢占的还是他曾经向往的宝座,心中就有三分不甘和四分无奈,不过他到底有城府多了,没有丝毫的流露,只是以一个长辈的姿态嘱托关允到了地方上,好好工作,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还有两天就要到直全上任了,好在直全离燕市太近了,关允就没有要和齐昂洋分开的感觉,不过齐昂洋为他提供的住房就要用不上了,他就决定还给齐昂洋。

    关允用手一指房间说道:“对了,房子还给你,你愿意让哪个妹妹住都行。”

    齐昂洋哈哈一笑:“我哪里还有妹妹?自从认识了李梦涵后,我的后宫就断货了,只剩下她一个了。房子我收回也没用,还是闲着,就先当着你在燕市的一个据点吧,比如说等许筱寒来了,你可以和她在这里幽会,绝对安全。”

    关允无语:“我都快忘了许筱寒,你怎么对她还念念不忘?”

    “好女人不常有,年轻而又没有开发的好女孩,就更少了,许筱寒是我喜欢的菜,但现在基本上已经和我绝缘了,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还是被你纳了更得我心,总比被别的男人糟塌了好上百倍,是不是?”齐昂洋笑得很暧昧。

    关允无奈地摇了摇头:“行了,说正事先。”

    “正事就是黄汉的计策看来是没有达到掀翻洪曦的效果,不过却助你上位了,也算没有辜负他一番苦心。不过我还是不太满意,要是让代家再继续和洪曦斗下去该有多好,现在好像代家老实了……”

    “代家是老实了,只不过是暂时老实了而已,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继续打击洪曦的机会。”关允神秘地笑了笑,“别急,等我一到直全上任,战火还会重新燃起。代家是燕省的毒瘤,洪曦是燕市的麻子,都得除去才算为燕市人民做了一点儿真正的实事。”

    “说得好,为百姓做实事,有时候并不是大兴土木大建工程才是实事,为百姓创造一个公平、安全的社会环境,也是莫大的功劳。”齐昂洋不解地问,“你到底还有多少手段没有施出来?”

    “天机不可泄露。”

    齐昂洋怒了,跳了起来要打关允:“不够朋友,忘了我帮了你多大的忙了?你要是不说,我问老容头去。”

    “你随便去,老容头告诉你才怪。”提到老容头,关允的神情黯淡了几分,“老容头也真是犟,最近他身体不好,让他休养一段时间,他偏偏不听,还非要开着他的烧饼店,你说他图个什么?”

    如果说之前老容头到黄梁开烧饼铺是为关允铺路,但在燕市,他的烧饼铺就只是一个烧饼铺了,并没有为关允的成长带来直接的推动作用,或许是关允成熟了,又或许是老容头的目光太长远,在等待一个长久的时机,总之,关允几次想让老容头关了烧饼铺颐养天年,老容头却就是不听,非要坚持开下去,还说总有一天烧饼铺会大放光彩。

    关允就拿老容头没有办法,其实他很希望老容头搬来和他住在一起,只不过老容头一个人在外面闯荡了几十年,或许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说什么也不肯。

    “人老了,总有固执的一面,几十年养成的习惯,很难改掉。”齐昂洋摇摇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手下的三虎将,最近在忙什么?”

    楚朝晖、戴坚强和屈文林被齐昂洋称为三虎将。

    楚朝晖三人最近很忙,一直在密切打探三大帮的消息,因为一旦代家和洪曦的矛盾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洪曦难保不会动用三大帮的力量来对付代家,到时说不定会殃及无辜。

    关允做事情的原则就是不管斗争得多厉害,绝不拿百姓的利益做为交换条件,也不祸及百姓,更不会让失败的苦果由无辜的百姓承担。

    “他们在忙三大帮的事情。”

    “三大帮?”齐昂洋想通了其中的关联之处,点头说道,“对,必须盯紧三大帮,防止他们到时捣乱。对了,刘文汶不错,你可以争取过来为你所用。”

    “刘文汶?怎么可能?她可是刘文超的妹妹,是拳头帮的大姐。”关允摇头,“她不会背叛拳头帮。”

    “谁说不会?”齐昂洋意味深长地笑了,“如果洪曦父子非要让她陪睡,而刘文超迫于洪曦父子的银威被迫答应的话,如果你及时向刘文汶伸出援手,你说刘文汶会不会对你感激涕零,说不定还会以身相许?”

    关允直接过滤了齐昂洋最后一句话,笑道:“也别说,你的想法还真不错,不过……”

    话未说完,电话响了。

    楚朝晖来电。

    “领导,刘文汶让我转告你一句话……”楚朝晖说道,“刚才,刘文汶主动找到我,对我说,她想和你见上一面,有重要事情要和你面谈,他还说,黄汉有生命危险。”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