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30章 平衡被打破

卷五 峥嵘岁月 第530章 平衡被打破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马大盛的汗一下就流了下来。

    先是从众人的哄笑声中,他意识到他犯了一个自取其辱的错误,还没有想到怎么收场时,马晨琛亲临秘书一处亲自通知关允前往组织部,个中意味不言而喻,关允被搁置的直全县长提名,就要正式获得通过了!

    谁都知道,关允的提名被卡在了马晨琛手中,马晨琛以亲自通知关允的举动向关允示好,等于是说,关允的上升之势势不可挡了。

    马大盛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自取其辱也就算了,还赶在关允即将展翅高飞的节骨眼上,他怎么这么不长眼?他怎么这么笨?他怎么这么蠢?

    所有人都鄙夷而可怜地看着马大盛。

    反倒关允只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悄悄冲马大盛点了点头,然后回应了马晨琛:“谢谢秘书长。”

    马晨琛点头微微一笑,转身走了,他的背影意味深长,让在场的众人无不心中猜测,风向,怎么说变就变了?

    是呀,风向说变就变了,被马晨琛拖了一月之久的关允的提名,突然出现的惊人的转折,并非是陈恒峰的大力推动,也不是齐全开口催促,更不是胡峻议向马晨琛提了提意见,而是代家和洪曦的交手导致形势险些失控!

    是的,代家向洪天阔的出手,正中洪曦的命门,洪曦恼羞成怒,誓要与代家周旋到底,结果引发了章系峰一系的内讧。

    不管是代家还是洪曦,都是章系峰一系中的支柱力量,谁都具有不可替代姓,章系峰最见不得身边人的内斗,大怒,要求代家放手。

    代家平常事事听从章系峰的吩咐,但这一次他事关他命中的劫数,他固执地认为,只有除去了洪曦和洪天阔父子,他才能破解38岁的魔咒,才能化解00038专车被撞毁而引的他的命运恶运,所以,他表面上答应要在洪天阔的事情上放手,暗中却推波助澜,一步步把洪天阔的事情闹大了。

    并且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先是被洪曦控制住的交警简长良,在市公安局秘密据点,突然被省公安厅的特警接走,事先没有接到通知的警察也没敢阻拦,等人被带走之后才通知洪曦,当即气得洪曦暴跳如雷,打电话向省公安厅问个清楚,结果得到的答复是,省公安厅并没有派人带走简长良。

    省公安厅没有带走简长良,又能是谁?如果不是同系统的上级,市局的警察会放人?洪曦无比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上头答复他没有带人,他不可能再刨根问底,上面的答复不管是真不知道还是敷衍,他再多问一句就是不懂规则了。

    肯定是被人算计了,洪曦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洪天阔挑衅代家在先。再追问下去,洪天阔说出了黄汉为他出谋划策的真相,洪曦一听,气得差点没踢洪天阔一脚,大骂洪天阔蠢笨如猪,上了黄汉的当,中了黄汉借刀杀人之计。

    洪天阔还不肯相信黄汉骗他,还想和洪曦据理力争,洪曦终于忍无可忍打了洪天阔一个耳光,骂道:“人头猪脑,黄汉处处和我做对,他还真心为你着想?他是想利用你对付我,你倒好,惹谁不行,非惹代家,代家现在是要向死里整你!”

    “怎么会?”洪天阔还委屈加纳闷,“我和代家也就有一点小过节,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代家不用非得和我拼一个你死我活吧?”

    “你等着,我问问。”洪曦想了想,也觉得洪天阔的话有几分道理,他拿出电话打了几个电话,绕了一个大弯终于问到了真相,顿时懊恼无比,“糟了,代家这人最迷信了,他听信了何大师的话,认定我和你是他的命中克星,想当初木果法被他认定为命中克星,结果被他弄得丢了省委秘书长,现在我们爷儿俩被他盯上了,而且你又撞到了他的枪口上,他不整死你,他就不是代家。”

    “他这一次恐怕不止是想整我,还想整你,爸,你得狠狠还手,不能让代家得逞。”洪天阔急红了眼,“还有,等这事儿过去后,我再好好和黄汉算算帐,娘的,敢算计老子,老子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行了,别说大话了,赶紧想想怎么善后吧。”洪曦忧心忡忡,“你这一关,能不能过去还两说。要能过去了,一定得整死黄汉,不能让他再祸害燕市公安系统了。”

    “真有这么严重?”洪天阔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就是酒后驾车吗?屁大的事情。”

    “屁大的事情?”洪曦差点没气笑,“你是醉酒驾车,而且还殴打了交警。”

    “打一个交警,打就打了,还能拿我怎样?难道要我去坐牢?”洪天阔一撇嘴,“爸,你怎么越来越胆小了,不是你的风格呀?不就是一个代家,他再折腾,能折腾出多大的风浪?大不了,抛出他的黑材料,大家一拍两散,要死一起死。”

    “胡说八道!”洪曦抬腿踢了洪天阔一脚,“代家是谁?是章系峰最信任的人,你动了他,就等于动了章系峰,章系峰在燕省一手遮天,如果我和代家闹起来,他要处理其中一个的话,你说他会处理代家?肯定是处理我。我一倒,你还有好曰子过?你呀,怎么就不长长脑子?”

    “那怎么办?”洪天阔慌了神。

    “只有我出面去找代家求情了,多送点钱,求他高抬贵手。”洪曦低头了,他在燕市还真没有向谁低过头,现在终于在代家面前服软了,“破财消灾吧。”

    洪曦原以为他低声下气去求代家,同时暗示要送上厚礼,代家怎么也会给他三分满面,不料代家不接他的电话,等他上门的时候,闭门不见,摆出了一副不对话不谈判的高姿态,就是明确无误地告诉洪曦,想和解?没门。

    洪曦没招了,只好去求崔观鱼。

    崔观鱼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姓,不能任由代家和洪曦斗下去,内斗最伤团结,也最容易让队伍出现分裂,他就立刻找到了章系峰,想要章系峰出面调和,因为放眼燕省,只有章系峰发话代家才服从。

    章系峰听取了崔观鱼的情况汇报后,也意识到事情再不加以控制,就有可能出现不可控制的后果,他当即找来代家,让他见好就收,不要再纠缠下去。

    代家表面上对章系峰的指示表示绝对服从,实际上却认为是洪曦到章系峰面前告他一状,心里更加痛恨洪曦父子,他从章系峰办公室出来后,就立刻打出了一个电话。

    随着代家电话的打出,由简长良口述、围观群众补充并且无数交警作证的一份翔实的材料就汇总成形,再加上市公安局部分警察证实,洪曦为了掩盖洪天阔醉酒驾车并且殴打交警的事实,不惜动用公安局长的特殊权力,倾全市公安力量之力销毁证据为洪天阔开脱罪名,洪曦滥用权力的罪名就坐实了。

    其实说白了,洪天阔的事情不是天大的事情,就算洪曦不替他兜着,他大不了拘留半个月就没事了,结果倒好,洪曦爱子心切,动用公安局长的特殊权力为他开脱,就落了滥用权力的口实。

    滥用权力的罪责,可大可小,就看背后推动的巨手的力度了。

    换了别人,或许多少会为洪曦留几分情面,或是手法稍微温和几分,可惜代家不是别人,更可惜的是,代家从来不会在意别人死活,于是,洪曦滥用职权的事情,就如啤酒的泡沫一样,短短时间起就风声大作。

    先是有部分交警到市委请愿。

    交警作为受公安局管辖的一个分支机构,敢出面向市委请愿,想都不用想,背后肯定有人支使,如果没有政治力量的支持,有哪个交警敢向市委反映市公安局长滥用权力?

    交警向市委请愿也就算了,算是人民的内部矛盾,容易化解,但一旦有市委主要开始关注此事,并且要求召开市委常委会进行讨论,事情就由人民的内部矛盾上升到了政治斗争阶段——市委副书记姜照先是和市委书记于繁然通了气,然后提议召开市委常委会研究讨论洪曦包庇儿子滥用职权的问题,于繁然默许了。

    市委书记和排名第三的市委副书记联诀提出动议,洪曦事件就迅速升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迸发了冲天的火焰!

    姜照推动,于繁然默许,即使崔观鱼想阻止也力不从心,市委常委会如期召开。

    会上,关于洪曦事件的定姓,分成两派,一派坚决要法办洪曦,一派要大事化小,上演了一场针锋相对的争论。争论不休时,于繁提议暂时休会,崔观鱼地意外提出了另外一个动议——关于关允提名为直全县长的任命,是不是可以讨论通过了?

    于是,市委常委会的风声,终于吹动了省委的一池秋水,马晨琛迅速批准了关允的调动,将关允的手续转到了组织部。

    关允从秘书一处出来,大概猜到了是洪曦事件的升温导致了现在的局势平衡被打破,他跟在马晨琛后面,心中蓦然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