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23章 疯狂之路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23章 疯狂之路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秋季可不是放风筝的季节,黄汉所说的放风筝,是指戴坚强和屈文林手中掌握的关键证据。

    戴坚强和屈文林的章程之行,收获颇丰,一来戴坚强和屈文林特种兵出身的身手,确实让人防不胜防,二来也是章程卷烟厂厂长代中远确实身上有事,而且还不止有一件事情。

    代中远和代家同姓,又同是章程人,二人早年就认识,在代家调到省委之后,不但没有断了联系,反而关系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在代家从中牵线搭桥介绍了代中远和章系峰认识后,善于察颜观色的代中远立刻就敏锐地发现了自己政治生涯中的机遇。

    章系峰当时正为儿子章羡太谋求生财之道,卷烟厂向来是利税大户,在全国无数不要命的抽烟爱好者的支持下,卷烟厂的利润高达百分之几百,一盒市场上售价十元的香烟,成本不过一块钱!

    章系峰介绍了章羡太和代中远认识,对代中远说道:“太太刚刚出校门经商,你要多帮助帮助他,支持支持他。”

    太太可不是章系峰的夫人,而是章系峰对章羡太的昵称。

    代中远闻弦歌而知雅意,很快就支持了章羡太十几万元的广告费,至于是用在了哪里的广告费,就天知地知了。

    儿子收了好处,章系峰也算仗义,当即打电话给代中远说:“中远,你放心,只要我在位,你就不存在退休问题。”

    作为最早一批帮助章羡太在燕省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的官员之一,代中远不但和章系峰关系密切,和代家来往过密,也和章羡太关系非同一般,当然,他关系最近的一人还是代家。

    也正是因为代中远的特殊之处,他几年来和代家、章羡太交往,手中掌握了大量代家和章羡太的秘密,而且代中远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经手的每一笔帐目,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他随后携带一个十分机密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他近年来送出的每一笔赃款,不但有数额,还有准确的时间和地点,以及当事人。

    戴坚强和屈文林拿到了代中远的笔记本后,复印了一遍,又物归原主,放回了原位。如果让代中远发现原件丢失,势必会打草惊蛇。

    当然,只拿了代中远的笔记本还远远不够,戴坚强和屈文林在章程停留了一周,暗中走访了许多地方,在楚朝晖的指引下——楚朝晖身为国安人员,他可以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暗中动用国安力量为戴坚强和屈文林铺路,而且还不会被当地公安机关察觉——顺藤摸瓜,终于掌握了代中远贪污受贿的大量证据。

    许多人都以为查处贪官污吏是纪委的功劳,当然,也不能否认纪委也确实主动查处了一批大案要案,不过真要实话实说的话,许多贪官的下马,还是广大人民群众坚持不懈的举报的结果。

    代中远虽然只是一家地级市卷烟厂的厂长,不过才处级,但位高权重,手中大笔一挥,就可以随意调动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卷烟厂财大气粗,向来不差钱,也正是因此,他才得以进入了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的视线。

    能进入章系峰视线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能在经济上支持他的儿子章羡太的企业家或大财主,一种是能在政治上和他完全保持一致,除此两种人之外,都难入了省委书记的法眼。

    作为燕省最早进入章系峰视线的企业家,放眼整个燕省的官场和商界,代中远或许不值一提,但对章系峰和代家而言,代中远却是一个无比重要的人物。也正是代中远的重要姓不可替代,关允才派出戴坚强和屈文林,下大力气深挖代中远身上的事情。

    若要请走章系峰这尊将燕省搅得乌烟瘴气的瘟神,从代家入手是最好的切入点,代家如果被中央纪委正式立案的话,就意味着章系峰政绩上失分政治上失势的开始。而要扳倒代家这个燕省的搅局者,除非章系峰倒台,但章系峰在燕省如曰中天,在中央后台强硬,如此一想,似乎成了一个死局。

    其实不然,任何死局都有漏洞可以利用,代家和章系峰的死局看似是一个闭环,也确实,章系峰为人虽然跋扈霸道,但他在经济上不贪,在作用问题上清白,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躲在幕后,将所有的利益都给了儿子,不过只要有私心杂念,就会有以权谋私的事实,章系峰的软肋是代家,代家的死穴是代中远。

    因此也可以说,代中远若倒,代家必倒。代家若倒,章系峰必定受到牵连。

    于是,代中远很不幸首当其冲成了许多人眼中的炮灰。

    在之前有没有人暗中调查代中远,关允不得而知,他只是知道的是,他让楚朝晖坐镇指挥,让戴坚强、屈文林亲自出马的调查工作,行之有效,最终的收获比他期待中还要好上许多。

    戴坚强和屈文林的调查结果,不仅仅有代中远和代家、章羡太之间的经济来往,还包括章系峰几年来为儿子四处打通环节,亲自出马,不惜降低身份,四处批条子打电话,终于将燕省经营成他为儿子谋取私利的自留地的翔实资料。

    为了让章羡太在经商领域快速成长,章系峰在章羡太从代中远手中掘了第一桶金后,决定请一个燕省商界的高才教导儿子怎样更好地学好空手套白狼,怎样充分将手中的权力转化为不花一分钱却能赚取大钱的影响力,在这种大私无公拿国家和人民的钱随便装进自己口袋中的指导思想的指引下,他为儿子引荐了布言。

    提及布言,在燕省赫赫有名,号称燕省首富!

    布言是南方人,从沿海下海经商几年后,转战到了燕省,还当了几年某国家级报社驻燕省记者站的站长。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布言,能说会道,和人说话时口若悬河,能一口气说上两个小时不停嘴。从南方一路北上到燕省,他一路成立了108家公司,号称个人资产超过30亿,来到燕省之后,本来还想北上京城,但在结识了章系峰之后,就留在了燕市,自称燕市首富。

    如果说起身为南方人却是燕市首富的布言的发家史,完全就是一部空手套白狼的诈骗史。

    小个子布言,个子虽小,心眼却多,他最早是靠女人发家的,确切地讲,是靠他的情人给他的十万元,在南方某地注册了一家公司,然后利用做假帐的手法,让公司的资产扩大。扩大之后的肥皂泡公司,账面数据不错,再向银行抵押肥皂泡公司申请贷款。

    当时的国家政策是鼓励贷款,只要公司的帐面上有钱,银行就会批准相应数额的贷款。布言打通了银行高层的关系,将肥皂泡公司抵押之后,成功地从银行贷到了300万的贷款,而他的公司实际上只有10万元的资金。

    布言就充分利用国家银行贷款政策的漏洞,贷款成功之后,又注册了另一家公司,再做假帐扩大帐面数据,再贷款……最后如法炮制,一路注册了108公司,共向国家银行贷款3亿多元。

    最后布言又让一百多家公司相继宣布破产倒闭,银行收购并进行拍卖,共拍了1亿多元,如此,2亿多元的银行贷款就此成了死帐坏账,国家因此遭受了巨额损失,而布言却将国家的钱据为己有,摇身一变成了亿万富翁。

    国家损失的钱,反正最终有埋头苦干的老百姓用辛苦一辈子赚来的血汗钱抹平,银行高层好处收了,又不用承担任何决策失误上的风险,只需要大笔一挥将贷款做平就行,2亿多元的损失究竟损失的是谁的钱?

    毫无疑问,是每一个自力更生的穷苦大众的血汗钱。也许有人说,银行损失的钱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罢了,无数银行贷款的死账坏账,无数国有资产流失的巨大亏空,最后还是平摊到每一个人的人头上。

    如果非要具体到对现实生活的影响的话,从93年之后几乎失控的物价飞涨就是。物价飞涨的直接后果就是收入大幅贬值,无数财富在物价上涨中无形地消失了。同样的钱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背后由于政策或个人原因而造成的巨大亏空,就此悄然地被百姓降低的购买力抹平了。

    布言一路从南到北,靠骗贷空手套白狼积攒了巨额财富之后,在燕市落地生根,开始了第二次空手套白狼的创业。燕市,成就了他燕市首富的名声,也让他在燕市市长崔观鱼的介绍下,认识了省委书记章系峰,然后进一步认识了省委书记公子章羡太。

    从此,布言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更光明的大门。

    布言第二次空手套白狼的创业,是和崔观鱼的城中村改行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房地产行业,或者说,也是和燕省最大包工头章系峰支持的北城二建的兴起密不可分,由此,布言成为章系峰系中在经济上最有发言权的一名要员。

    也正是在布言的指导下,章羡太在燕省开始最疯狂的空手套白狼的敛财阶段。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