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16章 威名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16章 威名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燕省一共108个县,22个县级市,不算县级市的话,二十个县相当于全部县的五分之一数量。五分之一的县没有如期完成小康村的任务,章系峰却不认为是他制定的好大喜功的政策出现了偏差,反而认为他的话没人听,他的权威受到莫大的挑战,顿时勃然大怒。

    在常委会上被省委常委挑战权威也就算了,他没有权限摆布省委常委,但小小的县委书记也敢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都以为他这个省委书记当得窝囊?都以为他这个省委一把手连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的命运都左右不了?

    章系峰有没有想到关允事件不得而知,有没有因为关允被提名为直全县长而迁怒于在座的县委书记,也无人清楚,反正章系峰怒不可遏之下,声色俱厉地说道:“小康村的建设是一项感姓指标,是一项政治任务,不许讲条件,必须按时完成。谁如果完不成任务,我就免谁的职。”

    钱县县委书记王伟波是燕市人,自认在省委和市委都有关系,而且钱县又是燕市的市辖县,在全省各县中,经济问题也名列前茅,他以为章书记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就不以为然地说道:“章书记,这小康村不是说有就有的,省里出台小康村的政策,我们基层干部也是举双手欢迎,但非要制定一个数量,就和当年严打的时候规定每个县要抓多少流氓、枪毙多少死刑犯一样,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能按一个套路下棋?当年严打有多少冤假错案我就不说了,枪毙了多少罪不该死的罪犯也不用提了,如果以后不反思以前政策的失误,往后国家还会出现严打一样的错误,当然,我就是打个比喻,并不是说一定会再来一次严打,而有可能是**,**变味了,就成了黑着心以权谋私地乱打,就是黑打了。”

    “在基层工作过的干部都知道,老农民自家养的鸡,两天到三天才下一个蛋,到冬天,几天都不下一个蛋。你非让它一天下一个蛋,就和让女人生孩子必须生儿子一样,这不科学!鸡没那天天下蛋的本事,你非让它下,是杀鸡取卵。女人也没有生孩子一定生儿子的本事,你非让她生,是故意刁难她。你说鸡想不想每天都下一个蛋?它也想,关键是它得有那水平才行。有的鸡个子大一点儿,下的蛋就大就多,为什么,因为它壮它有力气。你不能非让个子小的鸡下的蛋和个子大的鸡一样多一样大,是不是?女人也一样,有的女人壮实,生个儿子没事儿人一样,三天就下地干活了。有的女人娇气,生个闺女还得在肚子上割一刀才能生出来,割完后还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都干不了活,这样的媳妇谁也不想娶,但问题是,天下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生儿子并且还能干活。”

    “县和县的情况不一样,有的县大,有的县小,有的县富裕,有的县穷得叮当响,一刀切要求都建议小康村,这不科学!国家级贫穷县就和一个病鸡一样,它病歪歪的,走路都成问题,你还要求它一天必须下一个蛋,这是要蛋,这是要命。我媳妇给我生了三个儿子,我邻居家生了八个闺女,也没生出来一个儿子,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鸡比鸡,气死鸡……”

    王伟波话粗理不粗,他的话一说完,顿时引发了哄堂大笑。

    章系峰一点儿不笑,脸色紧板:“说了一大堆,你的意思就是说,钱县完不成小康村的任务了?”

    “是呀,章书记,我是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县委书记,了解农民的疾苦,知道基层工作的难做,小康村的建设是好事,如果让各县根据各县的实际情况制定小康村的目标,我个人认为才符合科学发展观。我还想提一个意见,小康村的建议不能规定数量,也不能规定时间,这事就和让女人生孩子一样,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一定怀上,更不能保证怀上了就一定是儿子。再说了,让一些穷得揭不开锅的村也建设小康村,就和让根本就没有生育的女人生儿子一样,她的地是贫地,连草都不长,你非让她给你当吨良田,这不是强人所难,这是无理取闹,这是胡闹台。”

    十几年后,王伟波的话都得到了应验,比如黑打,比如科学发展观,等等,如果到时王伟波还在人世的话,他当无比欣慰他以一个县委书记的眼光就能有这样的远见卓识,确实非同一般。但现在,他却不知道,他彻底惹怒了章系峰。

    “王伟波同志,这是在开全省小康村建设会议,不是你在基层召开的田间地头的会议,注意你说话的方式。”章系峰不满地瞪了王伟波一眼,没再理会王伟波,而是又问众人,“还有哪些县有困难?”

    “苦中县。”

    “远会县。”

    “远风县。”

    “牛县。”

    十几名县委书记纷纷举手,争先恐后地报名,都想借机让省里降低小康村的数量标准,也好让工作可以顺利开展。

    “一共二十一个县。”章系峰数了数数量,还用笔一一记录在案,等众人报完之后,他放下笔,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要拿小康村建设这样严肃的政治任务和鸡下蛋、女人生孩子相提并论,这能一样吗?鸡每天下一个蛋,不是鸡不努力,是养鸡的人没有找到科学管理方法。同样,女人生孩子的问题,等医学发展了,说不定生男生女随便选,所以我要说的是,哪个县有困难,就是哪个县没有认真执行省里的政策,就是哪个县的县委领导能力不够,既然能力不够,就不要赖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了,是不是?”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大吃一惊,还有几个正犹豫要不要也报名上去的县委书记立刻一缩脖子,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还是算了吧,虽说完成小康村的任务困难不小,但好在还可以弄虚作假,只要糊弄过关就行,省得被章书记点名批评,再万一真被章书记就地免职就太冤枉了,小康村的任务实在完不成不要紧,不管怎样总能想办法过关,反正亏的不是自己,但因此丢了官儿,就亏大了。

    “刚才报名完不成任务的县委书记,全部就地免职!”章系峰“啪”的一拍桌子,呼地站了起来,“谁觉得如果完成小康村的任务有困难,可以主动请辞,让能者上。”

    一句话如晴天霹雳,顿时将王伟波震惊当场,堂堂的省委书记,高高在上的省委一把手,一言不和就意气之下当场罢免了二十多名县委书记,放眼全国,也是闻所未闻的大事件,章书记真是威风,县委书记在他眼里就不是官员?就说免就免,而且一次姓罢免二十多名县委书记,章大书记想要立威,也不用拿在基层工作的县委书记出气不是?

    有多少人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才爬到县委书记的位子,被他一句话就一免到地,而且起因还因为一个不符合实际的小康村建设的政策,章系峰这个决定,绝对是全国独一无二的官场大事件!

    确实,章系峰一口气罢免二十多名县委书记的决定,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例,也让他的威名一夜之间传遍了神州大地,他的强势霸道的省委书记之名,也终于由此事冲出燕省走向了全国,从此,章系峰的大名人人皆知。一提起章系峰,官场中人无不竖起大拇指,含义丰富地夸上一句:“知道,章书记就是一口气罢免二十多个县委书记的全国最牛省委书记,可不是牛嘛,人家的后台硬,别说二十多个县委书记了,就是二十多个市委书记,不也是说免就免?”

    “牛吹得太大了吧?燕省一共才十几个地市,章大书记去哪里免二十多个市委书记?”

    “别急,以章书记的实力,早晚会再升上一步,等他担任了国家领导时,就可以一口气罢免二十多名市委书记了……”

    当然,此时此刻章系峰还没有听到以上的议论,他余怒未消,不理会台下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目光又落到了现场唯一一名县长的身上——远思县委书记生病了,没有与会,县长代劳了——他用手一指远思县长郑凯升:“郑县长,你说,一只鸡一年会下多少个鸡蛋?”

    郑凯升早就被章系峰的威风吓得战战兢兢,一听章系峰指名道姓问他问题,他一下就蒙了,当即支支吾吾地说道:“不,不知道,我没下过……”

    本来这样的话肯定会引发哄堂大笑,但会场上却没有一人笑得出来,因为章系峰当即变了脸色,一甩手中的本子说道:“你怎么当的县长?一只鸡一年下多少蛋都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就地免职!”

    章系峰的威名经此一事,传遍全国,有人夸他行事果断,有人骂他是鸡蛋书记,不管怎样,章系峰终于成功地扬名立万了。

    比起章系峰拿县委书记出气的做法,代家在和关允、齐昂洋的一战中,吃了暗亏,却有气无处发泄,他选择了另外一条出气之路。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